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稳住不要慌,一个一个来!

包包包子铺!:

早上起来一脸懵逼,wtf,连小编我自己都收到了通知




“。。。。。。。存在违规内容,已被屏蔽,请修改。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,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。”






我是谁?我在哪?


喂喂!!我是小编啊!!!为啥我的文章也封了???明明都充满正能量好不好???


这一定是bug对不对,快告诉我对不对@开发哥哥






注意!!以下是解封流程
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
大家收到了通知,先别慌,按照我的提示来:


1.深呼吸


2.反思一下内容是否有开车、涉及政治敏感信息,如果有,建议先自己修改


3.如果文章内容完全没问题,参考这个教程,找到自己的文章(注意手机端暂时不能修改,需要到PC端登录网页版修改)点击编辑然后发布,一般情况下都可以得到解放


4.如果编辑后还是无法解封,或者实在太多,懒得一个一个处理。可以在这篇文章下留言给我。格式:求解+1,求解+2,。。。。求解+10086




我会整理后在今天帮大家统一反馈,如果太多可能会拖到明天


再次感谢大家的反馈(撒泼打滚比个心)






(为了保障每个用户问题都得到完善的解决,不是申请解封的评论,我会先删除一下哈~~不然一大波涌来,可能会比较难筛选)

首页有南京、苏州和杭州的朋友吗?求推荐景点!搞完研究生的事情,去放松一下!

今天推研面试。其他再说吧。

【獒龙】圈画圈画圈CH3-CH7(科幻AU/HE)

前文链接

【CH3】

 

不是个道士,不是个大侠,也不是个上班族。

他叫马龙,正穿着一身白大褂,走在一个黢黑幽寂的楼层里。

 

瓷砖坚硬。脚步声在幽闭空间里回荡。

一步、一步都像踩在他心上。

 

气氛很紧张。他屏着气,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

面前是一扇电子门。

他需要输入密码。

 

血液流得很快。

 

他微颤着手,一键一键按下密码,按下指纹,接受瞳孔扫描。

他看出来了,这门被做了手脚。

 

一路上的蛛丝马迹都在说着同一个事实:有人闯进来了。就在里头。

 

不要进去……

预感到了接下来的恐怖,他本能地产生抗拒。

但没有用。电子门阒寂无声地打开了,马龙一脚踏了进去。

 

里头仍然漆黑一片,只有仪器的几点亮光,绿幽幽的。

 

他绕过两张办公桌,绕过那堆仪器,朝更里头的一个房间走去。

 

这个时候,马龙已经面色惨白了。

不能过去了。会发生很痛苦的事情。

 

眼眶撑到了最大,睚眦欲裂。额上布满冷汗。

走到最里面一扇电子门前,他的身体抖得像是筛子。

 

四周一片黑暗。

有人闯进来了。人在哪儿。

 

人可能就在他的身后。

 

这个认知令他猛地转身。但背后空无一物。

他只感觉神经更加紧绷了。脑袋嗡鸣。

 

门里面应该就有他要的答案。

但这一刻,他却越来越害怕。

 

透过一扇厚实的电子门,他仿佛在一片黢黑中,看见了匕首、绳子和水缸,似乎他死亡的各种方式。

 

他瞳孔缩小,冷汗流了一脸。

 

「嗒。嗒。嗒——」按密码的声音被无限放大。

除他自身之外,这个密闭空间里,似乎全是针对他的敌意。

又黑,又安静……

 

他手抖得按不下去了。

他知道进去后会是什么命运。

 

仿佛演过上千遍。

 

不……

 

他抗拒。

 

不……

 

窒息感扼住了他的喉咙。

 

如果这是梦,赶紧醒来吧,他不要再继续下去了。

 

不……

 

如果这是梦,让他醒来吧……

 

张继科…!!

 

「啪」地一下,马龙打开了眼。

床头小夜灯还亮着。

 

他坐起身来,长长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

那种浑身发抖的恐惧感还真实地残留在四肢。

 

他抹了把冷汗,突然发现,张继科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。

 

小夜灯只能照到他的下半身。

他的面孔浸浴在黑夜之中,看不大清。

 

「继科儿?」马龙试探地叫了一声。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没说话。

 

「继科儿?没事吧?」

 

「……对不起。」张继科崩溃失声。

 

 

 

【CH4】

 

马龙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。

 

每个月大概一两次。

一模一样的梦境。

 

一个研究所。他穿着白大褂。输密码。被入侵的痕迹。

里头的电子门。惊惶的心情。

 

他从没进入过电子门。因为他潜意识知道,那里有不好的东西。

每次到那里,他都分外恐惧,自己将自己拉出梦境。

 

他问张继科。

 

张继科说,因为他是用意念在都市找人,有时候消耗过度了,妖力不起效,马龙的潜意识会占据上风,根据他自身的记忆或认知,给他揉制一个梦境。——匕首、绳子、水缸,他对这些有阴影?

 

「我替你捏造梦境时,我的思维跟你的梦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所以我的记忆也会影响你的大脑……」张继科说过,「……研究所、白大褂、仪器,如果我没猜错,那是我生前的记忆……我忘得七七八八了,你还活着,替我投影出来了……可能是这样吧。」

 

这个梦,似乎一直是张继科的心结。

 

他第一次从这恐怖梦境惊醒时,张继科就悬在他身上,两臂撑在他耳边,眼泪啪啪地掉他脸上,带着哭腔痛苦地直说:

 

「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 

过后,他问张继科,为什么要哭。

 

张继科说:他的爱人会死于这些残酷手段中的一种。

 

 

 

【CH5】

 

他睡觉的时间似乎越来越长了。

 

有时候,夜幕降临,他躺在床上,回忆白天的事情,记忆似乎有点模糊。

 

是错觉吧?

 

 

 

【CH6】

 

白日恍恍。

 

太阳直射眼球。

一低头,水泥地面又反射了满眼亮光。

 

炎炎日光下,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惨淡的白。

 

马龙在大街上等绿灯。周围是看不清脸庞的人群。

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,他仍旧满头大汗。睫毛上大颗的汗珠不断被眨入眼睛。白晃晃的世界又被水雾模糊了一重。

 

绿灯亮了。

他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踏上斑马线。

 

就在这时,一辆轿车突然加大了马力,从侧面朝他撞过来。

人群发出尖叫。

 

马龙平时练过一点。他扔下西装,飞身一跃,扑倒在一旁,堪堪躲过了汽车的冲撞。

但他刚爬起来,就听见车胎与路面的摩擦声。他一抬头,那辆汽车正掉头,打算再来一次。

 

马龙这下心领神会了:不是意外,就是冲着他来的。

他不是束手就擒的人。

 

那辆车猛踩油门。马龙拔腿就跑,绕到道路对面的路灯杆后。

 

「砰!」那车不管不顾撞折了路灯杆,然后迅速打方向盘,朝马龙撞去。

 

马龙喘着气狼狈逃开,闪身躲进了最近的一家珠宝店,一路狂奔。

那家伙是个狠角色。撞进了珠宝店,油门还使劲踩。

 

尖叫声、发动机声、玻璃碎裂声交混在一块。

店内一片狼藉。

 

马龙不敢回头,一路冲到后门。

但他隐约听见,冲撞声停了,可能是汽车被墙堵住了去路。

 

他心焦地打开后门,白花花的阳光又涌入了眼帘。

后门出来是条小巷。大车进不来。

 

马龙刚松了一口气,突然,一把匕首从他身后刺了过来。

太阳太刺眼了。

 

整个世界白惨惨的。

 

马龙知道,是那个要他命的司机。

是他认识的一个人。跟他曾经是一个地方的。

 

但他不知道是谁。

也不知道他们曾在哪个地方。

 

他回过头去,想看清那一张脸,世界却在一片花白之后,陷入了昏暗之中。

 

 

【CH7】

他醒了过来,心有余悸。

 

张继科仍然坐在椅子上,沉郁地低着头。

 

「继科儿?」他叫了一声。

 

张继科没应他。

 

「继科儿?你还好吧?」马龙隐约察觉到哪儿不对。

他打开大灯,掀被子下了床。

 

等马龙走到他跟前,张继科终于抬起了头。

灯光下,他一张脸发白。

 

马龙的心揪紧了。

「你怎么了,继科儿?」

 

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,摸了摸张继科的脸颊。

 

张继科也慢慢抬起了手,掌心覆盖马龙的手背。

他没说话,只是眼神悲伤地盯着马龙。

 

「你怎么了?」马龙有了不好的预感。「你出什么事了吗?你妖力不稳定的现象越来越频繁了。」今晚的梦,本应该是他过马路,当个英雄救了别人……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张张嘴。第一次,没说出来。第二次,他用几不可闻的音量,说,「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是他心急了……
 



TBC

【獒龙】圈画圈画圈画圈[CH1-CH2](科幻AU)

无论看到什么江湖恩怨,什么神仙鬼怪,都请跟我大声念三遍:这是科幻AU!这是科幻AU!这是科幻AU!

放飞脑洞,写得超爽



CH1

 

剑锋迎面袭来。

他瞳孔一缩,猛地向后折腰。冰凉的剑气离鼻尖不过毫厘。

 

他叫马龙,武林盟主。

 

五年一回的武林大会,他站擂,迎战各路高手。

方寸之间,剑拔弩张。

 

四周鼓声震天。

各门派的大旗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

场上气氛紧绷。

对手已有穷途末路之势,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鬓边滑落。

 

马龙从头到尾气势凛冽。

他不搞从容悠游那一套,出手便直取命门。

 

对手绝技在于手快剑快,迎面扎刺,自诩如暴雨倾盆,叫人躲闪不及。

提起「玉龙」招架,马龙趁抵住他的一瞬,足尖轻点,一跃翻身,到对方身后,便一个手起剑落。对手堪堪躲过,却仍被削去袖肥大半,剑气在他臂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,渗出血来。

 

马龙狂纵一笑,突然复制起了对手招式,以密集的剑势封住对手动作。

对手被逼得步步后退,咬着牙,脸色惨白,招架也愈渐吃力。

 

「马龙!马龙!马龙!!」

 

眼见马龙胜利在望,场外呼声甚高。

 

马龙毫不掩饰眼中的狂。

无路可退,对手使尽力气将「玉龙」挡下,妄图扳回一城,马龙眸光一沉,以柔化刚,玉剑顺着对方的剑刃削下,同时侧身后撤,在玉剑摆脱的一瞬,他照着敌方的肩膀就劈了下去。血花飞溅,哀嚎震天。马龙宅心仁厚,没废掉他手臂,抽回「玉龙」后,左手掌心运气,只白袖一挥,对手便飞下了擂台。

 

一时间鼓声大噪,呼声震天。

马龙收起剑,抱拳致谢。

 

胜利的喜悦洋溢心中。

但是,就在这时,一柄暗剑从背后扎穿了他的身体。

 

有人来到了台上,而他没有感知到。他浑身僵硬,低下头来,看着刺穿腹部的剑尖。血淋淋的。

 

人群仍在欢呼,鼓声活跃。

没人看见他被杀。

 

鲜血一滴一滴掉在擂台上。

 

他想回过头去,但意识逐渐模糊。

 

是谁?

 

他背后那个方向,站着的,都是他的同门兄弟。是他这一边的人。

到底是谁要杀他?

 

抱着强烈的疑问,马龙脱离了混沌梦境。

 

他悠悠转醒,打开了双眼。

发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。

 

他头昏脑胀。

一看窗外,已经晨光熹微。

 

 

 

CH2

 

他叫马龙,真实身份是一个上班族,不是武林盟主。

 

他跟都市许多人没什么不同,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。紧张打卡,挨上司骂,听同事阴阳怪气,一天熬到了头,便拖着疲惫身躯回家。又单身,无牵无挂。

 

日复一日的生活令他有些麻木。

玻璃大厦林林总总,街道被太阳晒得晃眼,人来人往中全是陌生的面庞。

但他似乎没有作出改变的意愿。

 

脑子里模模糊糊有个认知:他似乎本该如此。

 

可是,其实他也没那么普通。

他结识了一位「思梦」,据说是介于妖怪和灵体之间的一种东西。

 

这可是个稀罕事。

 

据说,老祖宗有本书记载了,「思梦」就是现实中没亲身经历,而凭空想象出来的梦*。

据说,全天下人大多做过这种梦,但真正见过「思梦」本体的人,寥寥无几。

据说,灵质特殊的灵体才能掌握「思梦」的能力。

 

以上「据说」,出自张继科本人之口——嗯,果然叫「张继科」顺口一点。

张继科就是那个「思梦」。

 

他跟马龙住在一起已经很久了。

 

似乎从少年时代就开始了。

马龙印象十分模糊。

 

他跟张继科是各取所需。

张继科毕竟是灵体,晒不得太阳,白昼需要一个栖身之所。

他不吃饭不喝水,马龙多养他一个,没有任何压力。

 

张继科可以捏造梦境。

从捏造的梦境里,获得别人的精神力量。

 

他生前有一个深爱之人。

 

成为灵体后,他没转生,记忆也就一点一点流失了,慢慢地,他连自己爱人的面孔都想不起来了。可那份感情仍旧刻骨铭心。他想去找他的爱人,见那人一面。

 

所以,到了晚上,他就借助马龙的精神力量,一个城市一个城市搜寻。

 

作为交换,马龙可以自由选择梦境,张继科亲手替他捏制。

做梦是一件很爽的事情。世界辽阔延伸,时间纵深流淌,奈何人生苦短,困守一隅。能在梦境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,特别带感。

 

马龙,一个铁杆漫威粉,隔三差五就会体验一次当美国队长、钢铁侠的滋味。大多时候,他也会换换口味,比如当个探险家到埃及、在斗牛场刺杀公牛、纽约大街警匪追踪,再来个谍影重重……再夸张一点,比如世界末日打个僵尸,再比如当个火影炸月球……

想清静一点时,就安安静静世界各地旅个游……

 

比起他朝九晚五的现实生活来,这个「第二人生」不知精彩到哪儿去了。

张继科再三保证,他的举动绝不会对马龙造成伤害。精神力量这东西,做梦一定会产生。不吸收利用,也会自然挥发。

 

张继科没骗他。

这么久了,马龙的身体和精神确实没什么异样。

只是,梦境有时会偏离他们预先设定的内容。

 

比如,昨晚的武侠梦里,马龙最后是不该被人捅刀的。

 

在这种扭曲结局的梦里,他总是背后被人捅刀。

凶手似乎是同一个人。一个男人。还是自己这一方的人。

可他从没见过那人的正脸。

 

张继科解释说,他是用意念在找人,有时候分给马龙的妖力会不大稳定,马龙自己的潜意识会趁虚而入,扭曲梦境。

 

说这话时,张继科盯着他,目光深沉:你有什么被人捅刀的恐惧?

 

这哪能呢,他二十几年健健康康活蹦乱跳呢。

 

那可能是你看过的电视、小说给你的印象,或者工作太紧张。张继科说。

 

可能是这样吧。公司同事之间的氛围一直比较紧绷,竞争很大。马龙觉得他大概是信不过同事。

 

毕竟是梦,被捅了不会痛,也不会死,顶多闹心一点。张继科妖力波动时,马龙也就自认倒霉了。

 

到现在,他跟张继科都老朋友了。

马龙只算半个现充。他有一票关系很铁的师兄弟,但都在别的城市,各自忙事业,平时不怎么联系。

 

说起来,他最熟的,还是张继科了。

 

所以,每天晚上,马龙不跟他客气,要什么梦,开口就是了。

昨晚武侠瘾是过了一把,但古色古香的环境,仍让人留恋。

干脆今晚趁热打铁。这次他要当一个除妖道士,救百姓于水火。

 

继科儿,你要不要当我的同门,跟我一同下山啊。

马龙嘻嘻一笑。

 

张继科捧着马龙手机打游戏,头也不抬。

我今晚不能跟你一块儿。

 

他口吻有点冷淡。

 

马龙没放在心上,仍然兴致高昂:

成。下次我当美队时,我们再一块儿去打九头蛇。

 

 

 


 

待续。

下一章进入主线。

灵异跟科学是冲突的,所以最终科学世界观是排斥灵异的。就这样。

 

***参见《周礼·春官·占梦》:“一曰正梦,二曰噩梦,三曰思梦,四曰寤梦。”郑玄注:“觉时道之而梦。”按孙诒让的解释,“思梦”跟“寤梦”是相对的。“寤梦”跟《说文解字》所说的“昼见”意思相近,是说意识清醒的时候见过、想过、经历过,然后梦见了。而“思梦”则相反,是“无所见而冯虚想象之梦”。

现在我们再看,这两相对立的说法其实是有漏洞的。姑且用之,对正文没多大影响。

跟室友讲了那个科幻AU的大纲,整个人激动成了傻逼。

怕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但好兴奋哪

我今晚,终于写了科幻题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刺激了搓手

想今后写点短篇算了,但开的脑洞全是大长篇....

啊。

下次想写个武侠背景的架空了。或者末日机甲...但其实刑侦题材是我的最爱,只是怕逻辑死得早

算了,遥遥无期的下次...

差不多该完结了,漫长的恋爱故事,番外写就好了
p.s.其实我就是今晚写大纲没思路了orz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八章/下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



原来是这样。

张继科抹了把脸,烦闷地想要抽根烟。

事实上,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怎么抽了。因为那玩意儿对孩子不好。偶尔压力大了,会在公司抽两根,但过后,也会把沾上气味的衣服换掉。

 

此时此刻,心口压着一块大石,一点排解的手段都没有,张继科只感到茫然无措。

「对不起。」舌头像上了发条,他几乎条件反射地吐出这三个字。

「那时候,我自信心膨胀,以为你一定跟我好,所以,突然误解你喜欢别人……这对我打击很大……这事情强求不来,我怂了,我……我只是很心疼你,因为玘哥都结婚了……」

 

张继科苦笑着摇摇头。

「我暗地里一直把陈玘当情敌……我以为,你对他有很深的感情。所以,我们喝醉上床那次,我以为我趁你喝醉做了……对不起你的事情。」

 

马龙惨然一笑,说:

「我当时还以为,是我没控制住,利用了你……而且你一醒来就跟我道歉,六神无主……」他也摇了摇头。「让我觉得,这就是个错误,你感到难堪了。」

 

「我没有!」张继科心急地辩解,「不道歉我还能怎么办?我以为你一门心思喜欢陈玘,结果我跟你发生了关系……我觉得很对不住你。就算你揍我一顿我也绝不还手。」

张继科痛心疾首,马龙则惨笑继续:

 

「之后我们几乎没联系了。我以为我们到头了。」他说,「怀曦曦前几个月我没什么感觉,四个月才发现。我慌了神,第一反应就是打掉她。因为她是个意外。我们又不谈感情,好兄弟之间生下孩子,多搞笑……而且你有了新生活,我也刚竞聘上教练,留下她会带来很多变故……」

 

张继科的心揪了起来——在那个彷徨的关头,他没能给马龙一点支持。

 

马龙用力地抹了把脸,说:「明知如此,我还是做不到。」他像被人抽干了力气,语气低落。「她已经四个月了,都能看见轮廓了……我下不了手……」他面色有些发白。

 

队医跟他说,四个月只能引产。当时他对引产一无所知。直到后来,他偶然点进一个网页,才阴差阳错了解到具体的操作……他那一次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。

他差点对曦曦做了那么恐怖的事?自那之后,每次想到这事,马龙都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。

 

沉浸在冰凉的回忆中,马龙越说,越有些失神。冷静的面具也在一点点破裂。他本来不打算跟张继科搞什么苦情戏码,但心神一乱,他一时也顾不上说了什么:

 

「而且她是你的孩子……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……我真不知道……可能就是留个念想,我也有能力养她……」马龙纠缠在自己的紊乱心绪中,「可能不甘心断个干净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反正下不了手……我想过,她可能长得像你。我也希望她像你多一点……」

 

话音刚落,马龙惊觉自己絮絮叨叨之中,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。他赶忙调整心态,搬来一惯的台面话:

「但是其实,她不像你,才是最好的,不会横生枝节,或许以后还可以让她大方地跟你见面,叫你一声叔叔……」

 

叔叔?

叔叔?!

 

张继科听了,面色一僵,一时间哭笑不得。

那岂不是好在孩子像他?

不然就算被曝光,也跟他张继科八竿子打不着。

 

张继科愿意相信,这个美好的巧合是天意。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给你关上一扇门,就会打开一扇窗。

 

不过说起来,最令张继科动容的,还是马龙漫无边际的絮语中,那些不经意间吐露的真心。

 

而马龙则懊恼于刚刚的口不择言。他把杯子里剩余的水喝光,稳了稳情绪。

 

「扯远了,说回来吧。」马龙试图恢复镇定,「其实我最初是想跟你商量的。就跟你约饭那次,你还记得吗?」

 

「记得。」张继科苦涩地点头。

终于到最戏剧性也是最残酷的情节了。

 

「我当时想跟你坦白。但我在车上看见了你带来了一个女人。我以为,你是知道我的心思的,但你没感觉,想回避,又不希望明面上闹掰,所以带了女朋友来劝我死心。这件事情,你要解释一下吗?」

这一段应该是关键了。就是在这一件事之后,他下定决心,要瞒张继科瞒到底。

 

尽管陈玘说过一遍了,但听马龙亲口叙说,张继科心头受到的震动还是有增无减。

这可笑的误会……张继科想笑,却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 

他把真相给马龙解释了一遍。

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,张继科发现自己渐渐麻木了。

 

全部说完,他习惯性道歉了,「对不起。」

 

这事对马龙打击很大。

张继科眼看着血色从马龙脸上褪去。

 

听到最后,他一张脸惨白,冷汗布满了额头。

 

张继科感到心痛。

「对不起,我当时应该跟你解释的……」

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

真的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

最后却变成了这样。

 

马龙的情绪稳不了了。他一双手直抖。想去拿水杯,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。

他全身发凉,像浸泡在了冷汗里面。

 

就因为,他以为……

 

他冷不丁想起陈玘的一句质问:「你怎么知道那是他女朋友?」

一语中的。但他却没有勇气去确认。

 

就因为这个?

 

张继科说很开心,甚至隔夜筹划了一切,费心思挑餐厅,提前到达……

结果他以为……

 

「……」马龙张了张嘴,一时间没发出声音来。

很缓慢地,他才说出几个字:「对不起,继科……」

 

张继科看他这样子,急了。

「不是你的原因,马龙。道歉的人应该是我。不能让你信任是我的错。对不起,马龙。」

 

马龙仍然低头沉默。

张继科清楚他内心的惊涛骇浪。

 

一时肯定也听不进什么。

张继科干脆起身给两人倒水,也给马龙一点时间缓缓。

 

清水充盈水杯的时候,张继科注意到,埋着头,看不见表情的马龙,肩膀因克制而抖得厉害。

张继科恍惚了。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出头的那个年龄,马龙每次受了挫折,也这模样。

死忍着。

 

张继科一颗心揪紧了。他犹豫了半秒,伸出手,搭在了马龙肩上。

「嘿,马龙,会好的。」

 

掌心下的身体震了一下。马龙没抬头看他,但也没拒绝他。

他强行忍着。有好几分钟,他一句话也不说。只是浑身颤抖。牙关紧咬,脖子上的经脉因而凸显出来。憋得面红耳赤了,他的头越垂越低,还刻意偏了偏,微微背着张继科,像是怕被看见。张继科心如刀割。他假装没看见滑到马龙嘴角,而且越流越凶的液体。假装没留意到,从抖动变成有规律抽动的马龙的肩膀。张继科握着马龙肩膀的手掌微微用了点力。他选择沉默。

 

十多分钟。马龙愣是忍着一句抽噎都没出口。

张继科眼眶也红得要命。

 

发泄了,渐渐地,马龙的情绪也回落了。

他的身体停止了抽动,他伸出左手,将右肩上张继科的手掌挪开。

「没事。」他摆出正常的口吻,却鼻塞得严重。

 

看马龙是真的恢复了,张继科也不纠缠,当作听不见他的鼻音,退回了自己座位。

张继科起身的时候,马龙揪了几张纸,随手擦掉了眼泪和鼻涕,然后抬起头来,回视张继科。

 

眼眶通红。他脸上全是哭过的痕迹。

他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

张继科眼眶也红。

他同样装作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

他甚至不敢让自己的担心太明显。这算是他给马龙的尊重了。

「要不我们早点休息,明天再说?」

 

「不了,」马龙有点疲惫地抬眼,瞥了他一下,克制地说,「继续说吧。」

要死一次死个够。他不想再往后拖了。

 

张继科一时语塞,不知从哪里重新开始。

 

马龙沉思片刻,主动开了口:

「那之后,就是那次活动了。」他的鼻音仍然很重,「还记得吗?」

 

他似乎老觉得张继科会忘掉。

张继科干脆明说了:

「你的事,一点细节我都没忘。」

 

马龙只是点点头。

「当时队里下了命令,我也托大家帮我瞒着……其实队里大多数兄弟都不知道曦曦的另一个父亲是谁。他们也是曦曦模样长开了之后,才慢慢认出来的,所以你也别怪他们……」老实说,马龙也对他们怀有歉意。「知道的人只有许昕、方博和秦指他们几个。但我跟他们说……咱们没有感情,没必要因为孩子绑在一块儿,还打乱你的新生活……说了很多,他们才答应下来的。」

 

知道马龙心境之后,想象他在人前再三重复,强调两个人「没感情」……张继科心酸不已。

 

马龙深吸一口气,稳定一下,接着说了:「六个月我已经很明显了,不敢冒险穿西装。所以队里的兄弟们商量好了,配合我一起穿外套。」

 

「他们真的特别好。曦曦还没出生那会儿,就老给我俩买东西,每次还直接给我送上门来……婴儿房衣柜里现在还留着一堆小男孩的衣服,都是他们买的。」先不说他们专挑贵了的买,就是看在这一片心意上,马龙也不敢丢了或送人。

「而且很照顾我……我什么能吃,什么不能吃,他们比我还留意……秦指导他们也是隔三差五打电话,叮嘱个没完……人真的特别好,我三五句话说不完。不管怎么样,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他们瞒着你,而对他们有怨气。」

 

张继科眼泪差点憋不住。

他不敢说他起初没有怨气。但跟许昕他们聊过几回,现在又听马龙这么讲,他张继科再不识好歹,他就是傻子。

 

他们是实打实关心马龙,亲兄弟一样,他又有什么好怨?

而且,知道那时候马龙有人关心照顾,他真是打从心里感到高兴。

 

「没什么好怨的,」张继科吸了几口气,将眼泪收着,坦诚道,「我很感激他们。」

 

「再然后……」马龙说,「就是你来国乒找我那一次了。那次是我骗了你,抱歉。我没有去机场,我刚好去办休假的手续了,不在训练场。」

 

如果那一天不是这样特殊,也许一切都不同了。

那个时候也还来得及啊。

 

「嗯……」张继科沉重地点头,说,「其实我知道,你骗了我。」

 

「你怎么会知道?」马龙愣了。

 

「我一直想跟你见面。那时候不是约过你吃饭吗?但你不怎么回我消息,也总是没时间、有事情。我都到训练场了,还是没见到你,我很沮丧,还想去机场看看你的情况,因为许昕当时说你伤病复发……但警卫说你没有离队。我就知道你骗了我。」张继科说,「我很久没见到你了,你一直在推脱,最后还骗我。我以为你是不想见到我,我绝望了,就不再联系你了。」那之后,他对流言也充耳不闻了。反正马龙不在乎,他自暴自弃地想。但就是这一举动,给马龙造成了巨大的伤害。张继科很后悔。

 

马龙喉咙鲠住了。

他想不到,原来张继科早就识破了骗局……更没想到,这件事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打击。

现在回想起来,的确如此,那次之后,张继科就连问候的消息,都不给他发了……

 

「对不起……」马龙艰难地说。

 

张继科惨淡一笑。

 

他们一下子陷入了沉默。

 

马龙脑海里思绪万端。接下来要说什么?

再接下来,应该是生产前后的事情了……

 

他要现在跟张继科说那些事情吗?

那也是一块大伤疤。他之前已经有点失控了,现在还要跟张继科陈述那时的恐惧和痛苦?……那种事情该怎么说?

 

我很害怕会死?

我一个人在那儿,很想你来陪陪我?

 

马龙一时觉得难以启齿。

这还是太过了。

而且,今晚他已经过载了,没法再承受一段崩溃的回忆。

 

看得出来,张继科也负担很重。马龙不忍心了。

 

马龙不说,张继科自然是不敢贸然挑起的。

他陪着马龙沉默,就是想看一看马龙的态度——他们没有交集,马龙独自一人忍耐的那几个月的伤疤,他想不想揭开来。

 

如果要揭开,张继科听。

 

如果要跳过,张继科尊重他。

他愿意等,等马龙向他敞开心扉。

 

而马龙的沉默似乎说明了一切。

 

张继科也不纠缠,干脆翻了页:

「再后来,应该就是曦曦曝光的时候了……我没法描述我当时的心情。……我以为我们已经没戏了。最绝望的时候,听人说,你给我生了个女儿,」他又是强撑着一笑,「我感觉我又有了希望……所以我非常非常想要知道,你对我是什么感觉,又为什么一个人生下女儿……」

 

「所以你一见面就质问我?」

 

「那不是质问。」张继科抹了把脸,「我语气太冲了,伤害了你我很抱歉。但那真的不是质问。就是一个疑问。……我当时、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,就想知道这个事……」

 

「我以为,曦曦的曝光给你造成压力,让你受不了了,才会跑来质问我……」马龙到现在很累了,除了惨笑,他没别的合适反应了。

 

「难怪你当时给我解释一堆乱七八糟的……」张继科干笑两声,就笑不出来了。「我当时以为你只是出于恻隐,不忍心……所以我又慢慢冷静了下来……」他摇摇头。

 

他的言外之意,马龙听得懂。

他不打算反驳。这是事实。到现在,他没力气再自欺欺人了。

 

哈。

到头来还是得承认,他养个孩子,是为了个男人。

 

谈得差不多了,马龙感觉比加训还累。

他疲倦地坐在沙发上,有一股重力在持续地向下拉着他的身体。

垮得静悄悄。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想动。

 

冲击太大了。他得缓缓。

他们只是在拼拼图。拼出了一个惨淡的轮廓,但即使放下了最后一块,也不是严丝合缝地全部弥补上。

 

也许能够说乐观一点。他们撕裂旧伤疤,是为了重新上药。

但痊愈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 

他们又静默了一会儿。

 

张继科回到了开头:「我不知道你怎么想,但我无论如何,也不会放弃你跟曦曦的。就算你要赶我走,我也——」

 

「我不会赶你走。」马龙截断了他,声音不大,却算一个表态。

 

「马龙?」张继科抬头。

 

满脸疲惫的两个人对上了眼。

 

马龙摇摇头。

「但我现在肯定不能跟你谈恋爱。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马龙不想折磨张继科。

在他被沮丧吞没之前,马龙摊了自己的底牌:

 

「我是说,不是现在。」

「给我时间。」

 

「……好。」


张继科一时间难以形容他的心情。


他是真想痛哭一场,但又很想开怀一把。他咧开了嘴巴,最终鼻子一皱,却搞成了不哭不笑的疯癫样子。

 

爱情让人疯癫。

 

马龙抹把脸,凄惨一笑:

「我在想,我们兜兜转转到底有什么意义。」

 

张继科也还想不通透,只能说:

「对不起。」

 

「我们之间不能只是对不起。」

 

「我爱你。」

 

「也不只是这个,继科。」马龙说,「……我们该得到教训。」

关于沟通,关于信任……尽管这个教训的代价太过昂贵。

 

「我知道。」张继科也不是傻子。

 

「好了。」


马龙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,拖着沉重的身体站了起来。「不早了。早点休息吧,继科。」

 

「嗯。我也去睡了。」张继科也站了起来。

「晚安,龙。」

 

「晚安。」

 

两人各自回到房间,倒在床榻上。

夜阑寂静。

 

本以为会心事重重,一夜无眠。结果,似乎是负荷太重,一沾枕头,两个人便眼皮也掀不开,陷入了沉沉梦乡。









*这一部分总算特么写完了,感觉受尽折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