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taySlientStayAlone

【臻阔】纵容(中下)

@Castle 我多更一点点,你会不会更爱我一点点


###


有些时候,做爸妈的对孩子的了解,也许比孩子以为的更多。尤其是做妈妈的,心思敏感,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放过。


最初几年,林臻东跟洪阔会慎重一点,虽然不刻意避讳肢体接触,但也克制地保持普通朋友间的交往距离。

可林臻东妈妈仍隐隐感觉,他们俩太亲密了。林臻东跟他其他所有的朋友——甚至包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——也没给过林臻东妈妈这种感觉。

但他们的亲密又不至于过火。似乎就是在模糊的边缘徘徊,偶尔越界,也只是越出半截影子——


能察觉到哪里不太对,又只是猜疑的...

【臻阔】纵容(中上)

#喝上头了,没写几个情节就6000+了,烦人


(中)


隔天,林臻东是被尿意憋醒的。床的感觉不太对。他呻吟一声,眼睛惺惺松松睁开。入眼沙发、窗帘、落地灯,很陌生,但看装潢,应该是酒店。

他喝醉了,还喝断片了。

这是林臻东的第一反应。可他还没功夫回想细节。头阵阵发痛,像有人把酸软的肌肉揉成一团闷在脑壳里。扶着脑袋慢慢起身时,又不知道扯到哪条神经,一瞬的抽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:「嘶……我操。」


一出声,林臻东才意识到他嗓子哑了。而且不止。他鼻子塞住了,喉咙也又干又疼,应该是感冒了。

宿醉后,嘴里味道很恶心。林臻东一身酒味,最喜欢的一件衬衫现在...

【臻阔】纵容(上)

#作死大少爷×硬气秘书领航员

#所有不合常理的地方都是因为作者傻逼,所以看个乐就好。

#送给小点点,生日快乐,虽然迟了30分钟。


 林臻东挂断电话,躺回沙发上时,太阳穴闷胀不已,他攥着眉头,揉了好几下也不见效。


尽管已经下午了,宿醉后的偏头痛仍像撒泼的情人一样死缠烂打。清水一整杯从喉咙滑下,舌根处的异味也挥之不去。


操。

林臻东骂了一声,发现鼻音有点重。

吸几口气,鼻子发出不太通畅的声音。


他昨晚被冻感冒了。
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
冷风呼呼吹着。十月份来说,...

【瑜昉】圆舞(06)

#本章解释原委。

#「圆舞」那一段化自亦舒,感谢 @Castle 的赐名2333

#送给扇扇,以及蚕蚕生日快乐mua~


走AO3链接


#提醒一点:人在基本生存受威胁,以及不受威胁两种情况下,考虑的东西是不一样的,后面有漫长的十几个月,在后文出来前,求不要急急忙忙先一通「不可能」、「不合理」、「不正常」……本篇走向一定是HE,初衷就是写意外之下,人的两难抉择和感情冲突。希望它就此BE的朋友可以不往下看了。

#这篇一万多字,写得我自己很压抑。所以如果有ky,我就直接拉黑了

【瑜昉】吃醋 大纲

前文:01    02

#替身梗

#祝大家假期快乐!

#因为一些原因,大概率不写了,如果圆舞结局之后没其他大长篇,也许会写?


尹昉遇见黄景瑜时,顾顺牺牲正好一年。所以,看见与顾顺相像的黄景瑜一个人在雨夜醉倒挨冻,他于心不忍,将黄景瑜带回了酒店。


黄景瑜以感谢的名义请他吃饭。尹昉在上海交流学习,要待上两个月。


当时的黄景瑜远不像后来那么忙,所以经常去等他,带他在上海转。尹昉偶然聊到他在舞团。黄景瑜说,那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去看你跳舞啊。

尹昉想起了顾顺。当初,他们在返航的...

【瑜昉】纪实文学(一发完)

#对不起真的真的真的很沙雕就一个玩梗的长段子

#对不起我怎么写这么沙雕的文

#真的真的很神经病,朋友看了想绝交

#灵感来自 @Cynthia8823 


走AO3吧


删评及后续事件始末

今早一上lof,得知我被挂了,还直指我白莲,行吧,既然你不服气,那我们就掰扯掰扯吧。


以上是你的视角。

我先来梳理事件本身,然后梳理我这一方的处理办法。


《圆舞》发到第二章时,我收到了一个评论。


老实说,我看了这条所谓长评,非常莫名其妙,并且不快。我觉得,你根本没有认真看我的文章。《圆舞》(04)的后半截写的是什么?是人物的言行不一,口头和心理在否认,实际上却连放任小孩夜啼一分钟都不舍得。

基于此,长篇大论陈说父母的关爱有多重要,甚至发挥到自身,你不觉得已经跟原文背道而驰,是你单纯在宣泄情感吗?身为一个作者,我不该感到冒犯吗?

再如我之前所问,“在你们心里,我究...

【瑜昉】圆舞(04-05)

#送给 @Castle 么么么么哒这两天给你车来车去的,吃点清水

#ABO/生子/狗血

#嘻嘻嘻不锁了,你一声不吭自认没做错,我反倒拉黑你没一丝愧疚感。我干嘛要为了一个没礼貌的人让自己憋着



第二章

 

凌晨三点钟,尹昉突然醒了。他睁开眼,在一片黢黑中,有种意识异样清晰的感觉。

他是混沌间有个错觉打入了脑海——隔着一扇门、一堵墙,似乎有微弱的哭闹声。小孩哭了,他想,他该起来了。

于是他让自己从睡梦中抽身出来。

 

但意识回拢的瞬间,错觉如潮水般退去,本就微弱的哭声烟消云散,再怎么屏息凝神也捕捉不住。

尹昉盯着天花板,一片...

两次评论我删的。我理解你的遭遇和心情,你感情丰富,行,这不是坏事,随你,我也不说什么。但我朋友就回应了个不同观点,有必要针锋相对吗?

首先,回应评论里某位。我的文,我写,我设定,我一设二设三设四设私设满天飞都没你们的事,你看了几篇abo就来说我bug多了?我欠了你们谁吗?

其次,另一位,感情丰沛是你的事,如前所说,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,我也一直很珍惜你的厚爱。但是就事论事,这篇才写到(04)第二章,很多客观细节也还没铺开交代,迫不及待就达成共情,把人物摆在“你觉得”的境地里……老实说,莫名其妙。
你有故事我尊重,我听,但说实话,跟这篇文有关系吗?

各位对我的尊重呢?

既然还猜不到前因后果,...

【瑜昉】圆舞(03)

#送给 @Castle ,dbq没扩多少情节呜呜呜

#ABO/生子/狗血

#忙到头掉

尹昉跟黄景瑜最初不是这样的。

他们曾经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浪漫:在充满奇幻色彩的北非土地,穿过熙熙攘攘的菜市,踩进长风呼号的沙漠。

 

锅碗油盐,即使是俗到骨子里的小事,也因为异国和彼此而变得与众不同。回忆起来不仅有熏人的烟气,还有默契与陪伴。

更别说,在漫漫星夜里彻夜长谈,数着天穹的流星,呼吸沙粒被灼烧后又凉下来的气味。对于尹昉来说,最大的浪漫永远不是避世,不食烟火,而是去融入、去体验,酣畅淋漓地表达,在最平凡的一举一动中窥见烟火之外的自由心境,翩然起舞。

 ...

【瑜昉】圆舞(02)

#送给 @Castle ,dbq才写了这么点儿

#ABO/生子/狗血

#忙到头掉


黄景瑜也在这片刻的欢乐中稍微宽解了心头的悲伤。小女孩被养得白白嫩嫩,手臂和双腿都跟藕节似的,小脸没巴掌大,两颊却粉扑扑、肉嘟嘟的。

她出生之前,黄景瑜一个人想象过,如果她长得比较像尹昉,自己应该会特别开心,但兴奋中可能又夹杂一丝醋意。

那时候,他总是在羞愧中偷偷期待三个人的家庭生活,抱守一丝不知哪儿来的希望,觉得能打动尹昉,让他们不至于滑向既定的结局。


可他一向运气不好。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。

他赌没赌赢,猜也没猜赢——女儿其实长得跟他更像,只是一...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