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番外)

注意:獒龙/非ABO/误会

Mpreg注意!Mpreg注意!谢谢!

前因后果想象一下也就差不多了。

片段灭文。

獒退役设定。之前两人因误会分开。泼狗血。

#

「差不多就得了啊。」将张继科新买的小裙子放到洗衣篮:青绿的、淡紫的、鹅黄的,还有粉蓬蓬、红艳艳的——怎么鲜艳怎么来,但好在张继科良心未泯,丧心病狂的荧光橙审美没有插上一脚。

马龙说,「她衣服太多了,穿不了。」

 

这个阶段的小孩本来就长得很快。张继科还跟疯了一样买买买。挑贵的买就算了,眼光放得比地月距离还远。连两岁的小裙子都买回来了,闪晶晶的小亮片直晃得马龙脑袋疼。要不是马龙及时喊停,曦曦五岁以内的衣物怕是不用再考虑了。

 

张继科努力在弥补。要把曦曦出生前错失的几百个日夜都补回来。

一有时间就一头扎这儿,还嫌不够,物质上拼了命挥霍。

 

内疚像逶迤的水蛇,在马龙心中游曳。

 

不过,该说的还是得说。

穿不了,又浪费又占位子。

 

「知道了,知道了。」一听就是敷衍。

 

马龙叹口气,回过头,果然,张继科还一门心思逗着他的宝贝女儿。

曦曦在他怀里咯咯直笑,眼睛笑弯了,两只小手像抓着宝贝似的,紧紧攒着张继科的衬衫。

 

张继科看他女儿的眼神,温柔得快滴水了。一笑,眼角全是褶子,他还压着嗓子发出奇怪的声音逗她。

 

马龙心软了。

「你今晚要带你闺女回去吗?」他佯装无心地问道。

明天是周末,张继科今晚应该没问题。

 

「啊?」张继科抬起头,「可以吗?」

 

「把东西带齐就行。你明天要有空,也可以带她出去转转。」他说,「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。」

 

张继科看了他一眼,说:「那你呢?」

 

「训练啊。这不是快比赛了吗?」他走过去,替曦曦正了正围兜。「这次带队比赛,曦曦交给你没问题吧?」

他问得云淡风轻,眼底却沉着什么。

 

「当然。」他提议,「我带她去看你们比赛吧。」

 

「会被拍到的。」这也是以前他不主张父母带曦曦来赛场的原因。

而且现场太吵的话,他怕女儿闹情绪。

 

「没事,有我呢。……嗯?闺女,要亲亲爸爸?」女儿嘟起小嘴,张继科从善如流地抱起她,让她吧唧一口,把湿漉漉的一个吻印在他脸上。「嗯,太乖了!小宝贝!」张继科也夸张地在她脸颊上香了几下。

 

「而且那么长时间,她得想你。」他也会想马龙。

这是张继科的私心,他没说出口。

 

看直播也行,之前就这样过来的——

马龙原来想这么说,但上次电话里撕心裂肺的哭声又令他打住了。

 

倒不是曦曦看直播不认人,就是看得到,看了半天,怎么都摸不到,懵了。

哭着嚎着伸出小手扒拉电视,说要爸爸。

 

老实说,马龙也心疼。

如果张继科有办法,那也不是不成……

 

「以前你去比赛,闺女怎么办啊?」张继科问。

「拜托我爸妈啊。」马龙冲着奶粉,头也不抬。

 

「哦。」马龙爸妈是怎么看他的,这张继科可不敢想。

但他很确定,如果有混球这么对曦曦,他扒掉那人一层皮都不解恨。

这个想象让他打了个冷战。

 

是他理亏。

 

 

####

「曦曦在这边洗澡吧。」马龙说。

 

他怕张继科一个人搞不定。

 

「噢,好。」张继科搂着闺女,乖乖点头,看马龙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小小的睡衣。

 

软绵绵的衣料上印着海绵宝宝,咧大嘴巴在笑。洗晒过几回了,洗脱了新衣服的刺鼻味,沾上了淡淡奶香。

 

「我来给她洗吗?」张继科问道,口吻中压抑着期待,又像面临了一个突然的惊喜。

怪傻气的。

 

「这一次我给她洗,你看看,顺带帮帮我。你没带换洗衣服,别溅湿了。」他闺女可不是乖乖洗澡的主。

 

马龙将睡衣放到床上,走到浴室给浴缸放水,用手探探水温,调合适了才收回来。在毛巾上擦了擦手,回到卧室,从张继科手里接过曦曦,把她放倒在床上。

曦曦眨着乌黑的大眼睛望他。他把围兜的一角从女儿嘴里拨出来。刚刚咬过的围兜滑滑的全是涎液。

 

「浴室空间小,在这里给她月兑衣服就行了。」马龙说着,熟练地替曦曦月兑下小裙子。曦曦还当马龙跟她玩呢,握着嫩拳,蜷着小脚趾,手脚乱动。

「哎哟。」马龙被她踹了一下,不痛,但小姑娘乐了,咯咯直笑。马龙也笑了。「小祖宗,你乖乖的啊。」

 

「洗白白了。」

月兑完,马龙握着曦曦的腋下,将他光一溜溜的娃儿举起,用前额蹭了蹭她的额头,将她抱向了浴室。张继科跟在后头。

 

曦曦喜欢洗澡。平时挺乖的一娃,一到水里就撒欢。马龙一边躲着水花,一边握着她乱挥的手脚替他擦洗,嘴里还要好好哄着。有时得装着生气,但一看就是花架子,连曦曦都吓不着,小姑娘嘻嘻哈哈笑得欢。

 

张继科看马龙这样,不禁汗颜。

要换作他,没有一番兵荒马乱,大概搞不定。

 

马龙给张继科交待怎么洗,要注意什么,讲着讲着,很快就洗完了。柔软的大毛巾裹着他闺女,大略擦干后,马龙将洗得香喷喷的、白花花的女儿交给张继科。

「你去给她穿衣服,我收拾下浴室。」

 

「噢!」被交代了重要任务的张继科同一志,赶紧将闺女抱出去。小肉团子还冒着热气呢,张继科一门心思怕冻了她,拿起睡衣裤就往她身上套,裤子穿反了也没发现。

 

马龙哭笑不得,替闺女穿回来,免不了笑话张继科两句。张继科干笑两声,也认了。

「我这不是紧张吗?」

 

「哟。这词从你嘴里说出来,还真新鲜。」马龙说。

 

 

####

 

张继科给闺女买的第一件物什,不是衣物,也不是奶嘴,而且安全座椅——就是他去找马龙的那个晚上,回家的途中,他满脑子转着要给闺女买什么,一拐角,一家儿童安全座椅的品牌店就闯入视线。

 

没错,必需品。

 

还没考虑呢,他人已经在店里了,店员跟他侃侃而谈。他一大老爷儿们,不爱逛街购物,平时买东西就讲究一个干脆利落。那回却缠着店员,一张嘴就七八个问题往在抛。店员大概见惯了家长这架势,冷静专业地挨个回答。

他听安心了,想象着他闺女的模样,挑了一个粉红的可爱款式买下,细心安装妥了,才心满意足。

 

张继科一直挺开心,感觉做成了件什么大事。

 

现在,他闺女就坐在安全座椅里,睡得正熟。

 

张继科趁红灯的档儿,回过头看了眼曦曦。小孩睡得早,还没上车就睡眼惺忪了,这会儿睡得口水都流下来了。车窗外的喧嚣闹腾丝毫不能影响她,车辆如流水般淌过,她却一直栖息在父亲的摇篮中。

望着女儿天真的睡颜,张继科感到难以言喻的幸福。

 

只可惜……

 

他收回目光。拇指在方向盘上摩挲。

 

他还以为马龙会留他过夜的……

都让他带曦曦回去了……

 

想得太美了。或者说,得寸进尺了。

他摇摇头。

 

红灯转绿,他驱车向前。

 

橙黄色的路灯铺下大片大片光亮。

暖光从车窗扑入,投在座椅上,随着车的行驶,如夏日的太阳,悄无声息地斜起又斜落,亮了又熄,熄了又亮,潮水一样来回。住宅区万家灯火,白昼里光鲜亮丽的京城,在晚上总算有了烟火气。巨幅广告牌仍孑然伫立,万人之上的威风又多少有孤家寡人的味道。

 

张继科开在路上。他突然想起,前年的冬天,他喝醉了,一个人等代驾。那晚风大,又干又冷,刮得脸痛。他喝得醺醺然,逛到附近的写字楼下,抬起头,才发现自个儿被丛立的玻璃森林包围了。写字楼里灯火通明,望着干净又整洁,在那肃杀的冬夜里,他心里却满满全是孤离感。大概是诗人做着做着就做实了。那个亮堂堂的清醒世界离他这么近,他嗅到的却只有自己呼出的糊涂酒气。他身边多少人行色匆匆,他们带起来的冷风,似乎将他隔绝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他呆立其中,无所适从。

 

他眯起眼,视线中的灯光便糊成一团。他难过啊。拿出手机编了会儿诗,又写不下去。密集又冷凉的感情,写写删删,最终只剩胸中一口气,也就两个字:难受。最后又嫌矫情,删了光了。全没了。

脑子空白了,犟到臭头的性子还在作祟。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按着烂熟于心的号码,手冻得僵红,终究是被疯子般的自尊劫了法场。

 

傻逼。他骂,然后收起手机。

 

矫情来说,那大概是他离孤独最近的一次了。仿佛还能感觉到,它冰凉的肌体散发出来的铁锈气息。那也是寥落的两年间,他离马龙最近的一次——如果打着冷战的拇指,能按下拨号键……孤独像浪潮,把他推向马龙。怯懦却抽走了他的筋骨,任他被落潮卷回。

 

他老是想,如果那时候,他拨出去了,会不会就不一样了。

 

最起码,他不会错过这么多,也不至于迷茫那么长时间……

 

 

后续???= =

感谢阅读,祝生活愉快。

评论(6)

热度(1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