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骄傲

设定:非ABO生子慎入/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/第三人POV

Summary:儿子人生头一遭打比赛,俩老父千里奔波回来。

 

###

大学毕不了业,未必都是挂科的锅。

培养计划里长篇大段、四号字加粗的内容还好说。最怕它简洁凝练,淹没在白纸黑字中间,浪了四年愣是瞎了一样看不见。

 

比如,志愿工时。

 

学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辛酸史,把小慧吓得不轻。

这不,才大二,瞅着个大型活动,时间又凑合,就来报志愿者了。

 

她没仔细看活动内容,只知道是个市级的乒乓球比赛。

 

起先还挺兴奋。

毕竟小时候喜欢过一阵乒乓球,想象场上激烈的厮杀,就有一阵久违的热血涌上心头,让人全身沸腾。

 

体育的魅力啊。

 

但巨大横幅一拉,她站在“市少儿组”几个字前,忍不住怀疑人生。

脑中技艺纯熟的厮杀场景“咔咔咔”地裂出好大一条缝。

 

诶……少儿组啊。

 

啊。她负责的那几场还是D组的:十岁以下。

 

没有看不起祖国接班人的意思,就是跟理想有落差。

 

她没怎么接触过少儿组比赛,也害怕跟十岁以下的小孩打交道。

 

状况百出,涕泪涟涟,说不定还嚎啕大哭。

这是她的保守估计。

 

 

###

 

好在,当天人手充裕。她是机动人员,后台准备就绪了,用不着她,她的工作区域就调整到了观众席,也就维持维持秩序。

 

观众不多,应该都是家长。有不少家长整得很隆重,老老少少全家出动,吹口哨喊口号,还拉条横幅。

离她最近的五六排座位,观众倒是稀稀拉拉的。

 

比赛进行到一半,除了几个小孩被打哭了,整体还是井然有序的。孩子失误多,赛况不是很激烈,但好歹是市级赛,还能看。

 

那两个男人是中途赶来的。带俩大包,运动外套搭在手臂上,跑得满头大汗。在空位上坐定了,还折着宣传册扇了好一会儿风。他们就坐在小慧前排。

 

其实,他们一进入观众席,就吸引了小慧的目光。没有别的原因,大夏天戴着副口罩,想让人不注意都难。

 

口罩是薄款的,全黑色。其中一个男人肤色本来偏白,一对比,更是明晃晃。

另一个男人晒得很黑,口罩之外,还戴了顶黑色遮阳帽,全方位掩护。

 

难道是什么大明星?小慧想。

不能啊。这一小比赛,哪来什么大人物?

 

视线落在了他们鼓鼓囊囊的运动大包上,小慧的心提了起来。

大白天的,人流密集的运动馆,把相貌遮得严严实实,还背着个大包……

 

反一恐演练的内容哗哗涌入脑海。

 

不会吧……

 

正在小慧惊疑不定的时候,一道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 

「你好……」

 

是那个肤色偏白的男人!

 

他扭过头来,礼貌地问:「请问D组的比赛打完了吗?」

 

他抹了把下巴的汗水。小慧注意到,他的衬衫都汗湿了。

 

「第一轮打到一半。」她回答说。

 

「谢谢你。」他点点头,口罩之外,明亮的眼睛透着善意。

 

小慧慢慢放下了戒心。

 

他转过身,对另一个男人说话。

「不知道魁魁打了没有。」手指划拉着微信界面,他说,「这里信号不太好,收不到微信消息。」

 

「嗨。我给咱妈打个电话得了。」戴帽子的男人掏出手机,拨了出去。没一会儿,电话就被接了起来。

 

「是我。妈。」

 

「我们已经到了。……从另一个入口进来的,随便找了个靠前的位子坐了。……左边?B区?……噢!我看到你们了!」他朝着侧边的观众席挥了挥手。

 

「不了,这位置看得挺清楚。我跟龙就坐这儿了。结束后再去找你们。」

 

「是吗?那小子还没打?……最后一个是吗?」

 

「没办法啊。也不是故意不跟孩子说的。我们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啊,刚下飞机就跑过来了。满身汗呢现在。……这不是怕那傻小子惦记嘛。事前跟他说了,万一我俩赶不及,影响孩子心态。」

 

「行。辛苦你了,妈。……老张带孙子,我放心。那待会儿见!」

 

戴帽子的男人挂了电话,那个叫做「龙」的男人就揶揄他:「直呼老张,胆子肥了啊。忘了那些年被老张支配的恐惧了?」

 

「哪能啊。」男人也笑,「欸,我妈说,魁魁年纪最小,是最后一个。」

 

「好在赶上了。」龙拉了拉衬衫领子,给自个儿扇风。「儿子人生头一遭。」

男人拉开包,拿出纸巾递给他,自己也满头大汗。

 

「打比赛都没这么紧张。」男人失笑,「出租车找零都忘了拿,拎了行李就跑,害人家师傅追了几百米。别跑啊,小伙子,别跑——」他做尔康招手状。末了,又笑,「不知道的以为打劫呢。」

 

这画面感——

 

小慧想象了一下,差点笑出声。

 

从他们的对话中,小慧多少了解了他们的情况。

他们是一对伴侣。儿子人生第一场比赛,两个人匆忙赶回来。回来也不敢告诉儿子,怕赶不及,反倒影响小孩发挥。下了飞机就一路狂奔到赛场,连行李都来不及放——刚刚男人把外套塞进包里,小慧看见,包里全是衣服,没有她臆测中的危险品。她不禁为自己的想象力哑然。

 

她想,也不容易啊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 

对了,刚刚戴帽子的男人提到「年龄最小的」,还提到孩子的小名「魁魁」,小慧先前在签到那边帮了把手,看过D组的名单,大概能猜到他们儿子是谁。

 

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孩子是叫「张冠魁」,是D组最小的,才六岁出头。

啧啧。看这名字,小慧想,又冠又魁的,他家人也是有野心啊。

 

她会注意到这孩子,不只是因为他D组年龄最小。
她在整理时,偶然看见了一份报名表。少儿组在报名时,要求顺序按运动员技术水平由高到低填写*。而一众低龄儿童的那张报名表,最小的张冠魁反而排在了最前头。

 

 =Tbc

*报名程序有参考http://www.sswchina.com/article-13271-1.html

 

评论(7)

热度(1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