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楔子)

标签:生子生子生子慎/非ABO/误会/破镜重圆/HE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 

 

楔子

 

那晚夜色有点沉。

 

北京久违地发布了暴雨黄色预警。

平常被人造灯光浸没得稀稀拉拉的星子,乌云密布的那会儿,更是不见影踪。

 

空气被压缩,鼻腔里全是风雨欲来的气息。

 

张继科傍晚出去应酬的时候,就感觉闷得烦躁。

 

回想起来,当时的一切都像诡秘的前兆:阴沉的空气,灰暗的绿化带,壅塞的车流,尖锐的鸣笛,闪烁的红灯……

 

他不耐烦到了极点。车载歌单在随机循环,偏偏鬼使神差第三次循环到了《痴心绝对》。前奏一响,他就飞快摁到下一首。摁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

应酬还要应酬。逢场作戏那是自然。

他又不蠢。经商不比以前,没人会包容他突如其来的任性。

 

所以,酒桌饭席上气氛倒是热火朝天。

他轻松自如地打趣调侃,跟客户笑作一团,对网络世界中悄然酝酿的风暴毫无所知。

 

短短时间,满城风雨。

 

他微醺地结账时,服务员多看了他一眼。

 

搞笑的是,将这件事告知他的人,不是作为当事另一方的马龙,不是众多光着膀子一块成长的师兄弟,也不是焦头烂额替他公关的助理,而是他爸妈。

 

张继科忙,没时间看微博。长一辈的张爸张妈则不习惯用微博,但相熟的邻里捧着手机串门,满嘴恭喜,亲戚噼里啪啦一个接一个打电话来,他们也很快被拉入了风暴圈。

他们起先发懵。邻居就瞪大眼睛:你们不知道?

 

然后飞快地翻出一张照片。

 

张家爸妈一看,吓坏了,赶紧给张继科打电话。

 

彼时,张继科还开着车,用车载蓝牙接了电话。

还没说话呢,妈妈焦灼的问话就一头砸过来了。

张继科也懵。

 

什么女儿?我的女儿?

 

啊?马龙的女儿?怎么又扯到马龙了?

 

不是,马龙有女儿了?

 

他满腹疑问,但妈妈是真着急,不像开玩笑,他抛弃了一开始的散漫心态,认真了起来。

越听,眉头就皱得越紧。

 

然后,他方向盘一打,在路边抖急停下。

 

「妈,你说清楚,什么叫我和马龙的女儿?什么照片?」他也急了,「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。」

 

通话另一边显然没预料到张继科会这么说,妈妈倒抽口气。

「龙龙,你也不知道?!唉,你们真是……妈妈也说不清了,你还没看微博?去看微博吧。」

 

张继科挂掉蓝牙电话,拿起手机,这才发现多日没有联系的一众师兄弟,都给他发了微信消息。

扫了一眼微信弹框,上头什么话都有。

 

「对不起,科哥,不是故意瞒你的。」

 

「科哥,别太生气,龙哥也是不得已的。」

 

「科哥,龙哥这事确实不道地,但他也不容易。」

 

……

 

这都是什么?

 

张继科脑袋轰轰乱响。

 

他们在说什么?为什么他一句话都读不懂?

 

没时间一个个细看,他火急火燎打开了微博。

 

消息栏爆炸了。他没管,直接点进微博话题。

雄踞榜单前几的话题让他的血都凉了。

 

#张继科女儿曝光#、#张继科马龙女儿#、#马龙女儿#、#马龙独身抚养张继科之女#……

 

张继科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

话题下面还有娱乐报导。

 

【疑似张继科马龙之女曝光!】

报导里配了几张图。

张继科快认不出中文了,麻木地点开了一张配图。

 

画面上,几个大老爷儿们在一家气氛雅致的饭馆吃饭。其中一个男人低着头,拿着湿巾,给大腿上坐着的一个半岁大小女孩擦手。

 

那几个人,张继科都认得,他的兄弟们:许昕、方博、陈玘、樊振东、周雨。都在。

 

那个低着头的人,他也认得。

马龙,他的队友,他的兄弟,他爱了十几年的人。他的欲念,他的绝望。

 

但小女孩是谁呢?

 

张继科感到心脏要因为过载而爆炸了。

 

照片是近距离拍的,小女孩的正面很清晰。

 

张继科跟她的血缘关系是铁定推不翻的。

配图第三张,是网友翻出的张继科小时候的照片。两相对比,连张继科本人都心惊。眉眼,鼻子,耳朵,嘴巴……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

正因为外貌上的相像,颇具讽刺意味地,没有人怀疑她是张继科的女儿,反而对她是不是马龙的女儿心存疑问。

 

有人说,马龙可能就是替老朋友带带孩子,单靠一张照片就咋呼来咋呼去,对他们都不尊重。

但也有人说,如果真是替老朋友带孩子,这么久了,一句话就能解释的事,怎么不见当事人出来辟谣?

 

张继科这一年多的荒唐绯闻被逐个翻出来。有人说,张继科退役后跟众多女星举止亲密,孩子又是马龙一个人带,张继科怕是铁了心抛家弃女了。

 

……

 

众说纷纭,炸开了锅。

 

而当事人张先生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没法说。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

难道他要说,他也不知道?

可除此之外,他还能说什么?

 

荒唐至极。

有一瞬间,巨大的荒谬感甚至让他产生了他在做梦的错觉。

 

但屏幕上一个个大字就像火烤一样,灼得他两眼干涩。

 

他大概都忘记呼吸了,胸口憋到闷痛。

逼仄的车内空间,好似要把他肺内的氧气都挤出来,他不得不摇下车窗,任暴风雨之前沉闷的微风拂过脸颊。

 

久久地盯着照片上的一父一女,张继科还是没法作出任何思考。他深呼吸,沉重地抹了把脸,才迟来地感觉到眼眶湿热。

 

他咬牙克制了会儿。

 

然后,随着一声哽咽,握拳的手重重地砸向了方向盘。

 

「我一操!」他大声骂着,两臂趴在方向盘上,埋着头,眼泪控制不住地啪啪往下掉。

 

「曰了狗了!」

 

他叫骂得像是一只负伤野兽。

 

情绪激烈翻滚,千头万绪恣意冲撞,无处发泄。

而愤怒浮在最表层,被他当成了受伤后一种自我防卫的手段。

 

再抬起头时,他眼中酝酿了滔天怒火。

一抹眼泪,他翻到了通讯录中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。他曾经犹豫过那么多次,都以畏缩告终。这一次却片刻都不迟疑,果断拨了出去。

 

忙音。忙音。没完没了的忙音。

他焦躁不已。

 

对方没接。

 

「操!」他骂。

把手机扔到一边,他干脆发动了汽车。油门一踩,一路朝着熟悉的地点飞驰而去。

 

他牙根都咬疼了,脑袋混乱。

马龙你他妈到底做了什么?

评论(21)

热度(2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