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二章)

标签:生子生子慎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

世界设定: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。时间线与现实有出入。

第二章

 

发现孩子的存在时,已经是第四个月了。

 

听起来很荒唐不是吗?

 

但他显怀很晚。

而在这之前,也确实心大、迟钝。

 

那段时间,他竞聘教练成功没多久,还在调整工作节奏。出于一惯的责任心,也多少为了证明自己一把,他当时满脑子都是队伍、策略和比赛。

感情上的受挫也推了他一把,让他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。

 

张继科退役那晚发生的事情,就像横亘在他面前的一簇荆棘,阻止他再回想那一晚,以及其他有关张继科的事情。他们还留着对方的手机号码,却没有再单独联系了。可马龙仍然在深夜辗转,张继科的面容、表情、嗓音,冷不防就钻入他的脑海中,像过去的那么多年一样,将他围困。四面不透风,他无处逃脱。直面思念,又是那么不堪的一件事。

 

张继科早成为了他的习惯。

所以,在失去之后,再条件反射地想起来,就如同光着脚奔跑,猝不及防踩上荆棘,刺痛直窜心房。

 

马龙努力不去想,让忙碌占据他的大脑,疲惫占领他的身躯。

 

妊娠反应轻重因个人体质而异。

 

马龙就是反应轻微的典型。

在乒乓球以外的事情上,马龙本来就心大。

而这轻微的反应更是成功磨钝了他的神经,将妊娠的发现一直拖到第四个月。

 

很难说,这算幸运,还是不幸。

 

期间,马龙的确感到身体不适,情绪焦躁。但他以为,这只是压力太大所致。接下教练的工作后,有许多需要考量、需要妥善处理的事情,他心思又重,老想把一切安排到最合适。所以,他没将自己身体和情绪上的那点不适放在心上,觉得过一段时间稳定下来就会好。

 

当了教练之后,虽然不再动辄八千一万地跑,但运动量也大于常人,还是经常大汗淋漓,衬衫一件接一件地换。过后回想起来,马龙也感到后怕。

但因为运动员的身体底子在那里,万幸,他也没出什么状况。

 

晨吐的次数屈指可数。他揉揉肚子,以为吃错了东西。

嗜睡倒是嗜睡,有过一段精神萎靡的日子。但老实说,这顶多换来马龙几句心大的嘀咕,还远不足以让他多想。毕竟教练这工作,有目共睹,不光费力,还异常费神,累一点也的确正常。

 

变化最大的,大概就是饮食和体重了。

 

也许他早该感到奇怪了:为什么压力这么大,又是焦躁又是睡不够的,他反而吃得更多了,也更胖了?

 

运动员的饭量都不小。毕竟运动量摆在那儿,体力消耗大,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活蹦乱跳。

万万没想到,马龙退役后的饭量还翻了一番,还一点不挑食:肉蛋,来者不拒,而且比以前吃得更多。素菜,沾着花生酱就下肚了——对了,他的口味还变得异常清奇。以往不吃的,现在看到都想来一口,馋得不行。几十年来头一遭,对竹笋“怪怪的香味”产生狂热的爱好,这就算了,花生酱蘸遍所有素菜,甚至配饭吃。同桌人就惊呆了,这什么操作?

 

一口一口往嘴里塞,像填塞无底洞一样,把一众师兄弟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偏偏马龙本人跟个没事人似的,一点异常没发觉。

 

「龙指,我看你吃就饱了。」目瞪口呆。

 

「龙仔,你比我怀孕的老婆吃得还多。」咋舌。

 

马龙没在意。精力消耗大,吃得多,没毛病。

老实说,他还嫌晚上没夜宵,老饿。

 

食物货真价实地吃下去了。他也成功地胖了整整十五斤。

虽然……他奉行健康至上,不刻意追求精瘦,但体重计的指针蹭地一下冲破原先保持了七八八年的数字,看着还是……太刺激了点。

 

完了完了。真应了胖球队一退役就发胖的轶闻了。

腹肌没了,多了一层软软的肉,还有了啤酒肚……马龙惊呆了。

 

他的形象怕是完蛋了。

 

可是,在第四个月,某一次,当他站在全身镜前,他还是感觉不太对劲。

这啤酒肚……看起来跟啤酒肚好像又不一样。

 

隔着运动衫,他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腹部,正奇怪着呢,一个念头突然像惊雷一样劈了下来。他手上的动作一僵,顿时冷汗飙了一身。

 

确实,细想起来,两个人喝醉的那晚,谁也没做防护措施。第二天心神不定的马龙也完全没考虑到这茬……

 

不会吧……

 

马龙越想越害怕。

 

他平时心大,但只要发现了问题,再可怕,他都勇于直面,而不是鸵鸟心态,畏畏缩缩。

所以,当下他就以身体不适为由请了假,冲去找了队医。

 

国乒队可受孕者(Carrier)不只有马龙一个人。只是时间宝贵,很少有人——包括运动员和教练组——选择在役这一段时间生育。而且马龙这未婚的情况大家也清楚得很。

 

但队医毕竟队医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。除了一开始,马龙支支吾吾地说他可能怀孕了的时候,他拧了下眉头之外,其余时间,队医都是一脸超人的平静。相较之下,马龙这边的反应就精彩多了。

 

队医先是问了他几个问题,都很常规,就姓生活、饮食、睡眠状况那些,马龙答得磕磕绊绊的,而且,越是回想,就越多线索冒出来,串起来的结果个个都能佐证他的猜测,他心情也越来越乱,暗骂自己心大,那么明显都没有发觉。

 

回答完问题,马龙已经有九成把握,他有了。

他心里很乱,千头万绪不知道从哪里想起好。

 

之后的检查,他基本上是以这种心不在焉的状态进行的。

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。

 

他确实有了。而且已经16周了。

 

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,但当这个结果坐实的时候,马龙还是懵了。

 

他的教练生涯刚刚开始。接下来有那么多重要的比赛。队员们需要他。他只有他一个人。什么都不懂。傻逼兮兮地在第16周才发现怀了一个孩子。

他跟张继科已经结束了——虽然从来没开始过——不应该有不必要的牵扯。那份感情就算消亡不了,就算要无可避免地折腾,也应该仅仅封闭在他内心。他跟张继科之间的界限划下了。张继科有了新的生活,绯闻漫天,总有一个可能是真的。张继科不是不知道他的感情,但从来没回应,这已经说明一切了,大大方方告别,当个兄弟挺好的,他没资格挽留,更没资格去打扰他的新生活。而一个孩子,这是牵扯他们一辈子的纽带,张继科没有一点心理准备,就要被这个纽带绑起来,还被迫要承担起责任……

 

紊乱的念头一拥而来,占据了他的脑海,他太乱了。再次撕开内心的伤口,也令他痛苦不堪。

 

作为一个成年人,不能感情用事,要对自己、对别人负责。他满脑子是这种劝诫性的话语,于是,他干干地吞咽了一下,对队医说:

「我不能要这个孩子。」

 

队医定定地看了他一眼,依然面无表情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他说,「但是,为了你的身体,一些常规检查还是要做,我需要看看胎儿的发育情况。」

 

他说到「胎儿」这个词时,马龙感觉被戳了一下,好像到了现在,才有了一点真实感。

他混乱地点点头。

 

平时他们体检也做B超。但这一次格外不一样。当冰凉的耦合剂涂抹到腹部时,马龙畏缩了一下。

队医将探头按在他腹部,微微用力。

 

「发现得实在太晚了。」队医一边盯着显示屏,一边说,「引产对身体损伤大,你要有准备。早一点的话,还可以采取一些对身体损伤没那么大的手段,但现在……」都是熟人,队医说话也不避讳。

 

马龙发现他不喜欢这种说法。好像这个胎儿是一种恶性的疾病,不得不祓除似的。

可是……它不是。

 

他的心又乱了。

 

「有什么问题吗?」马龙看医生一直盯着屏幕,心里很不安。

照理来说,他不该在这时产生恻隐或怜悯,如果胎儿有问题的话,他更有理由打掉他……

但他感到这想法很冷血、很恐怖。他无法自控地想要了解胎儿的情况。

 

「啊,不,没有任何问题。」队医说,「我刚刚在看它的头围、腹围、腿骨和脊柱……正常的检查。不必担心,它长得很好。」

 

「是男孩还是女孩?」他忍不住问。

 

「是男是女会影响你的决定?」队医挑了挑眉。

 

「不,不是这个意思。我就是……好奇。」这是真的。他只是尽可能地想了解这个孩子。尽管他也知道,他这么做,只会更难放手。

 

「很遗憾,小家伙现在这个位置,看不出男女。」不过下次或许能看见。

 

队医没把话说完。

他看得出来,面前的年轻人很乱。他不方便添油加醋,再影响马龙。

 

马龙半撑起上身,扭头看了眼屏幕。黑乎乎的,他看不太懂。

队医挪了挪自己的身体,让马龙能看见整个图像,然后好心地跟他讲解:

「四个月其实挺清晰了。它的脑袋,眼睛,鼻子,嘴巴,双手,还有两脚……」

 

马龙像被迷住了。

那股真实感越来越强,也拉扯着他的感情。

 

就像医生说的那样,四个月的胎儿已经初具人形了,在黑白图像上,轮廓什么的都很清楚。

它是一个确确实实的存在。

 

「要听它的心跳声吗?」队医问。

 

「心跳?」能听到?

 

队医拨了一个按键,顿时,房间里充斥了快速的搏动声。

 

马龙呆住了。他猛然触碰到了真实。

那个孩子用顽强的心跳,表明它的存在。

 

对生命的敬畏和爱意在那一瞬间油然而生。

他知道,在这之后,他是绝对不可能再放弃这个孩子了。

 

他感到绝望,也感到新生。

 

队医没察觉到马龙的情绪波动,仔细记录了胎儿的心率。

「心率也很正常。」他关上了开关。搏动声顿时消失无踪。

 

但这阵搏动,已经在马龙心里掀起了巨浪,将他业已决定的一切冲个粉碎。

 

他鼓起勇气,对队医说:「我想留下它。」

 

对这反复无常的表态,队医没表露出一点惊讶,只是淡淡地点头,说:

「那你之前没做的一些常规检查,之后还是要补上,确保你们的健康。」

 

他交代了近期一些注意事项后,跟马龙约了下次的检查时间。

马龙心不在焉听着,用手机记下时间,以及第18周可能能感觉到胎动的小提示后,吞吞吐吐说话了:

 

「能不能暂时别跟别人说?」

 

「我这里会有记录,他们检查时一定会看到。但如果他们不检查的话,我不会主动跟别人提起。」队医承诺道,而后语重心长地说,「你也早点说了吧,马龙,瞒不住的,16周了。开始显怀之后就会越来越明显。而且,你的工作计划要调整。既然要留下它,就保重自己,马龙。」

 

「嗯。我知道了。」马龙点点头,心神不定地说。



*印象中,英语指称胚胎是用「it」,而汉语的规范用法应该是「他」,但感觉不太对,所以本文用「它」。

评论(5)

热度(2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