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四章)

标签:生子慎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 

 

第四章

 

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有时候是不得已的策略。

睁一只眼,踏上一条或顺遂,或艰难,但最起码能走的路。

然后,对束手无策的现实闭上另一只眼。

 

马龙毕竟是马龙,虽然消沉了一段时间,思绪万端,但坚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之后,那些烦恼便成了细枝末节,即使不经意间会蹦出来烦人,但总的来说,他的心态好了很多。

 

本来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现在他努力使自己变得比之前更坚强、更可靠。

因为他即将是一名父亲,而在他看来,一名父亲是不能被打倒的。

 

留下小孩,马龙不否认有张继科的原因。

 

他也没法否认,十多年的感情就摆在那里,是个人都没法做到绝对理性。这是张继科的小孩,可能跟他像,眼睛、耳朵、嘴巴,或者那狗脾气。

 

但作为成年人,理性大多时间是占上风的。

所以他不愿意孩子长得像张继科,最起码外貌和神韵上不成,不能一眼就看出来他/她是张继科的种。又不是拍电视剧,跟张继科的生活划清界限、互不相干,这不是意气话,是说真的。

 

张继科不能是全部的原因,不然对这孩子不公平。他必须保证,就算有一天——而且是非常有可能——他跟张继科不再有交集,他对这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抱以满腔爱意。

 

他留下小家伙,只是他想要,而且有条件要;而不是为了有一天,他能利用这一筹码跟张继科重归于好。他没有半丁点儿想法。这不可能。如果两个人要分开,一个孩子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情。这个世界,每天诞生那么多孩子,离婚率还是居高不下。差不多的道理。

 

孩子不像张继科,以后还能大大方方跟张继科见面,叫声「叔叔」;万一长得像张继科,见了面就会衍生出无穷无尽的麻烦来,他所搁置一旁的、最担心的事情会一一成真,这是马龙不希望看见的——虽然这个幻想最终完完全全破灭了,但也是后话了。

 

总之,与张继科有关,又与张继科无关。人不能靠感情过活,但感情又见缝插针地扎穿理性的面皮。

 

张继科那边就那样了。说好听一点,搁置了。难听一点,就是逃避开了。

队里这边他瞒不下去,也不想瞒了。

 

他原先考虑先跟刘指秦指他们交代,字句都斟酌到嘴边了,得,难得放假,许昕、方博斗地主三缺一,叫了他去。

 

没有不去的道理啊。跟秦指他们晚一天交代,早一天交代也没区别。

生活已经这么操蛋了。头痛的事情撇一边才算真正放假。

 

但马龙没想到,打个牌,许昕还生生给他创造出个坦白的机会来。

 

老实说,队医没说他之前,马龙是不觉得腰酸的。说过之后,好像站着坐着,怎么来都不舒坦。打牌六七轮下来,马龙忍不住捶了捶腰,坐姿换来换去都不舒坦,他干脆站了起来。

 

大概他动来动去实在奇怪,增胖十五斤的身体看起来也笨重。大蟒丢下一个对子,忍不住调侃:

「龙哥,你最近『肿么了』,如果你是可孕者,我得以为你揣了个小孩。」

 

马龙重新坐下来,不动声色地扔了一对「A」,说:

「你怎么知道我不是?」

 

丢下四个「K」,大蟒乐了。

「哈哈哈,那哪成啊。兄弟那么多年我还不知道?你要是那什么,我绕操场倒立——。」正满嘴跑着火车,笑到一半呢,许昕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话头戛然而止,后颈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——队里可受孕者的资料是不公开的。

 

马龙气定神闲地扔下大小鬼。

「倒立?几圈?」

 

看马龙没开玩笑的意思,方博也目瞪口呆,都忘出牌了。

「卧槽,龙哥,你说真的?你真有了?」

 

「卧槽,师兄?!」许昕嗓门一下拔高了。

 

时机正好,马龙干脆打蛇随棍上。把最后一张牌一摊,他大大方方承认:

「我刚发愁怎么跟你们说……对,我有了,四个月了。」

 

卧槽,卧槽,卧槽。

 

太吓人了。许昕感觉自己要死于不存在的心肌梗塞了。

方博也跟生吞了颗鸡蛋似的,两眼圆瞪。

 

「谁的?」他脱口问道。

 

「张继科的。」马龙也不打马虎眼。他原来不想交代这个的,但一众兄弟跟张继科感情好着呢,指不定哪天就把消息漏给了张继科。而且明面上,他跟张继科也好兄弟啊。如果拜托他们瞒着张继科,未免太不打自招。

所以,把一切都交代清楚才是万全之策。

 

爆炸、爆炸新闻啊。

 

许昕和方博张口结舌,彻底说不出话了,模样滑稽得很,如果不是现在这种场合,马龙八成会笑出声来。但他只是若有所思地拢了牌,哗哗哗重新洗。

 

「你们、你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?」方博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。

大家都知道他俩感情好,特别好,怀疑是搞在一起也不奇怪的那种,但不对头啊,他们从没透露过一点点风声。而且,就方博所知,师兄退役后,马龙跟他基本上没见面,同城生生谈成了异地?

 

「没搞在一起啊。」马龙熟练地洗了一遍又一遍,似乎对粗俗的字眼浑不在意,「就是个意外。」

 

没在一起?方博再次被巨大的信息量震惊了。

 

许昕想成另一种情况,登时火冒三丈:

「师兄!是不是那个家伙——」

 

始乱终弃四个字没出来,他被马龙打断了。马龙也猜得出他在想什么。

「不是,你误会了。我俩从没谈过。」他低着眉眼发牌,没看许昕方博,从面容到语气,都非常冷静,稀疏平常。「说了是意外。就两个人喝醉了,不小心就这样了。」

 

「所以,请你们帮个忙,别跟他说。」他发完最后一张,才发现没留地主牌——密不透风的冷静在不经意间裂了缝——他只能拢了牌,重新洗。

 

「龙哥,你要留着这孩子?」许昕急了。

 

「嗯。」

 

「不告诉张继科?」

 

「干嘛告诉他?」马龙说,「继科现在生活挺顺遂,我俩没感情,他不喜欢男人,上次只是糊涂了。又不是有孩子就得结婚。」现在都什么年代了。

「没必要绑在一起啊,没意思,别搞得两个人都难受。」张继科是难受,他是难堪。

 

「真不跟科哥商量一下?」方博极不赞成。

 

「不必了。」马龙低头发牌。看不太清他表情。「说掏心话吧。我是对他有那个意思,但他不喜欢我,只是把我当兄弟,我也没办法。上回想跟他谈,他以为我不死心,女朋友都带来了,没谈成,也没必要了。我对他真没念想。我俩现在这样就挺好。」

 

许昕一句脏话鲠在了喉咙里。当然不是对马龙说的。而是针对这操蛋的情况。

这太他妈苦逼了。

 

什么没念想?装着一脸平静就是没念想?

曰了狗了。师兄弟一场,他还不了解马龙?

 

他以前就隐约察觉到马龙对张继科的态度不对,当时没多想,现在串起来了,觉得胃都疼了。那么多年说没念想就没念想?而且这种苦逼结局,挺好?你他妈在逗我?

 

许昕愤愤不平。但他跟方博终究是沉默了。

他们能怎么办呢?感情的事,又不是许昕冲出去揍张继科一顿,他们俩就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,一家三口和和美美。

 

方博也憋屈。预见到结局惨淡的他,很想替张继科说两句话。因为方博隐隐觉得哪里不对,觉得他师兄应该对龙哥有感情……的吧。但当事人都说「只是把我当兄弟」了,再加上那个所谓的张继科女朋友……方博最后也没憋出什么话了。

 

连他都看出马龙反应不对,他索性不纠结了。

「龙哥,你没事吧。你要难过,你,你,你哭一场得了,我们不往外说。」

 

「都大老爷儿们,难过啥。」马龙说。

 

「龙哥……」

 

许昕看不下去了。

 

马龙都快把底子揭穿了,谁不知道他心里苦。但他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女生,犟着不服软,给自己留尊严,这才正常。

像方博这样子安慰人,给零分还嫌太多。

 

马龙要装,成,大家一块装。

 

一把将伤感的情绪抛开,许昕拿起马龙发给他的牌,浑不在意地说:

「行行行,那就这样。打牌。」

 

他们现在能做的,只有支持马龙。

 

方博也拾起了新牌。三个人之间好像什么都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