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五章)

标签:生子慎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 

见面了。苦。


第五章

 

陈玘那边,要瞒自然也瞒得住,但没道理瞒他。

瞒了,以后平白抱个小孩到他家做客,喊他一声叔叔,马龙怀疑,他爷儿俩会被陈玘轰出去。

 

马龙在电话里说得含糊,他人一站到陈玘面前,陈玘就全知道了——毕竟是老婆生过孩子的人——他当时也跟吞了一颗鸡蛋似的,很想骂人,又不知道从哪里骂起。一口气冲上来,又硬生生憋了回去,这滋味就像半夜听蚊子嗡嗡嗡烦人,偏偏一开灯到处都见不着,简直气昏过去。

 

听马龙讲完后,陈玘用力抹了把脸,才说出口:

 

「龙仔,你——你真要留下它?」

 

「嗯。」马龙想也没想,脱口而出就是道歉。「对不起,玘哥。」

从一开始,陈玘就劝他别陷太深,他非但没听劝,现在还搞出了个孩子来。

 

陈玘憋屈。对马龙发脾气又不合适,他只能摆摆手:

「嗨,你跟我道歉干什么。」

 

陈玘知道他劝不动马龙。要劝得动,马龙也不会一个人跑来,低眉顺眼跟他说,他有了张继科的小孩,搞得他白眼一翻,差点背过气去。但这不能怪马龙。

感情那玩意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,不然世界上为什么那么多疯子。

 

马龙平时乖,但倔起来,不比张继科他们好哪儿去。

陈玘有什么办法,这苦逼历程一路见证下来,陈玘也真的很绝望。

 

感情上来说,他是很想揍张继科一顿,以泄心头之恨。

但说实话,张继科又有什么错?

 

所以陈玘憋屈。

 

他爬了两下头发,眉头一拧,性子里的急躁终于泄漏了出来:

「不是,我说,龙仔,你这样会很辛苦的。养个小孩哪这么容易?」他想跟马龙讲点道理,「再过一段时间你就得全身不舒坦,什么腰痛,浮肿,抽筋什么的。小孩出生那会儿每天又颠三倒四,睡不了什么觉,你一个人怎么挨?」

陈玘本来只是想凭着老婆的经验吓吓马龙,但说到一半,他也心惊,是太吓人了。他没抱多少能说服马龙的希望,这么吓他,也让陈玘感到心虚。

 

「队医都跟我说过了。」马龙镇定地回答。但挨不挨得下,其实他也说不准。「不过,玘哥,嫂子这么辛苦,你们也没抱怨过啊。」

 

孕育一个生命当然辛苦,但内心那股难以言喻的感情,陈玘也最有发言权。

 

陈玘噎了一下,脾性上来了。「欸,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抱怨哪?而且,我们这能一样吗?你就你一个大老爷儿们。」

 

「我会加倍爱它。」马龙答非所问。

 

陈玘快气笑了。

「我又没说你不会爱它。不是。你别跑题。我没说它,我说的是你。你会很辛苦。」

 

「我不怕。」马龙耿直地说。

 

「欸诶欸,你,我怎么就鸡同鸭讲了呢我?!」哎呀,他这暴脾气!

 

「玘哥,我没办法。」马龙说,「放弃不了。不是心软不软的问题,就是我感觉,我爱它,想对它好,给它最好的。玘哥,你是有小孩的,你应该能理解的。」马龙反将一军。

 

陈玘快没话说了。

「……你会后悔的,龙仔。」

 

马龙摇摇头。「我不后悔。」

 

「等你以后遇到喜欢的人,想要开始一段新生活的时候,你就会后悔了。」陈玘说得很现实。

 

「我不会,玘哥。而且我不知道。」

 

他现在的重心都在孩子身上。说到他的未来,他很迷茫。他不知道他会不会遇到所谓「喜欢的人」。因为他不清楚,对张继科那份无望的感情会持续到什么时候。别人总是说,时间会疗愈一切,感情会随着时间淡去。但那么多年下来,张继科就像被烙在了那儿,岿然不动。所以,马龙也突然不确定了,这份定理对他是不是同样适用。无果而终,那个终点又会在哪里。

 

「未来的事我也不敢说。」马龙试着理清思绪,「但有句成语怎么说来着?因噎废食?……就是我觉得,不能现在什么都不敢做吧?我现在就想要它。如果放弃它,我才会肠子悔青,永远原谅不了自己。」

 

「因为张继科?」

 

「有他的原因,但不是全部。」

 

「那他占多大比重?」陈玘追根究底。

 

马龙笑了。

「这我算不清。」

 

「算不清还是不敢算?」

 

一针见血。

 

马龙的笑容凝结在脸上。

嘴角一点点耷拉下来,他沉默了。

 

辩解再多,用逻辑和理性论证再多,也不能否认,从某个角度来说,张继科就是全部原因。

 

百分百的原因。

 

陈玘感到心痛。

他好好一兄弟,为什么就撞上这么苦逼的事情。

 

陈玘又焦躁地爬了爬头发。

「你真不跟他说一声?」他也总觉得,张继科跟马龙,不应该是现在这样。

 

「玘哥,我们刚刚说过了,他有女朋友……」

马龙又搬出那一套。

 

陈玘直接问:

「他亲口跟你说,那是他女朋友?」

 

马龙哑了。

 

张继科没说。

但那不是再明显不过了吗?

 

经常有道声音在脑海中质问他:

马龙,你为什么不追根究底?

 

马龙,你在怕什么?

 

大概算是变相的逃避了。

 

他在怕什么?

他什么都怕。

 

怕被证实,那确实是他女朋友。

也怕那不是他女朋友,他却仍然爱不上他。

 

感情的世界就这样。

你以为你是主角,不是她,就是你了。但其实你可能就是一个想多了的NPC。

 

见马龙难受了,陈玘也不逼他了——其实他一直都难受,就装着,撑着。这会儿是装也装不下去了。陈玘看不得他这表情

 

「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。」劝不动还是劝不动。陈玘叹口气。「你说你有时候怎么就这么犟呢?」

 

马龙没回答。

 

「哎。说心里话,龙仔,」陈玘说,「其实我还是很相信你的。你做队长很称职,做一个家长也一定会很好。」

 

「谢谢玘哥。」马龙抬起头,扯出一个笑。

 

就是太辛苦。谁见了都不忍心。

陈玘没话说了,干脆转移话题,也给两个人换个心情:

 

「欸,队医有跟你说是男孩是女孩吗?」

 

「没有。他说还看不出来。」

 

「你喜欢男孩女孩?」

 

马龙笑了。

「我都挺喜欢的。」

 

「对了,回头你要有哪里不清楚,可以问问你嫂子,像要添置的婴儿用品那些……」

嘿,不成,麻烦。陈玘想。干脆他这边问了,直接给龙仔买算了。

 

马龙一眼就看出了陈玘打的算盘,连忙打断他:

 

「欸,玘哥,你可不能给我买啊。」

 

男队连同女队那一个个的,给他买了一大堆东西,在他房间都摞成小山了,跟买上了瘾似的,他再三推拒也没用,只能估着价格给他们打红包,他们还磨叽不收。最夸张的是,那些东西都是直接到他手里的。不知道他们对揣小孩究竟有什么误解,取快递没几步路,都天天有人主动请缨,想替他跑腿。后来,得,快递都不填他姓名手机号了,包装也不劳他费心拆,他就只管在房间里拿现成的。

这都什么鬼。

 

他遭不住,觉得别扭死了。奈何他们热情高,他真计较了反倒没意思,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

「……就是这样,所以玘哥你别再来凑一脚了。」

马龙苦笑。

 

他说着无奈,其实心里还是感动的。

陈玘听了,也替他感到轻松了一点。

 

「玘哥,说实话。大家待我是真好。」马龙说,「你说我一个人辛苦,但我其实不还有你们嘛。」

 

 

###

 

父母那边更不好说。

马龙怕吓着他们,一直不敢说。

 

都想着破罐破摔,干脆孩子出生再说好了,但他爸妈突然给他打电话,说要来北京旅游,顺便来见他。

他就抓着这机会,当面说了——其实他不说,他们也有眼睛,看得出来。

 

本来他是不想交代张继科的事儿的,他们竟然自己猜出来了。

当时,他还什么都没说。他妈跟他爸交换个眼神,就直接问了:

 

「张继科的?」

 

毕竟是爸妈,了解孩子。

有些事你以为埋藏在心底,但他们都看在眼里。

 

跟之前差不了太多。前后跟那么多人说过,马龙也累了,交代的那一套话都要磨破嘴皮了。像是现编的谎话,张嘴就来。

 

最后免不了又是一场愁云惨淡。

 

他爸妈沉默着,久久没说话,像是天都塌下来了。

 

这种氛围真他妈瘆人。

马龙觉得再经历几次,他要忧郁症了。

 

他妈妈红着眼眶,张了几下嘴,又说不出什么来。

马龙看了,心里真跟扎了针似的,难受。

 

他爸眼睛也有点红。焦躁得好几次想抽烟,又不能抽,捏着烟盒捏到手心发汗。

最终,一家之长也只是叹口气,说了声:「犯傻。」

 

他妈妈快哭了,愈发局促不安。在眼泪掉下来之前,她也叹口气:

「好了,什么都别说了。」

 

她站了起来,抹抹眼泪,「你说你没吃晚饭是吗?我去给你下碗面吧,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?」说着,妈妈一脸忙碌地去拿围裙。

 

马龙不好受。

 

「妈,我不饿……」

他想劝止他妈妈。但他爸摆了摆手。

 

「让她去吧。你肯定饿了。」他说。「其实她以前怀你的时候,也老饿,夜宵要吃两三顿。半夜两三点也想吃东西……」他爸爸大概一时也理不清,就絮絮叨叨地说,「我就半夜给她热。她晚上特别喜欢吃西红柿,煮什么都一定要加一个……」

 

马龙想搭话。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他半夜两三点也饿,也很喜欢吃西红柿。但没人会给他煮。他怕他爸爸听了更难过。

 

「是吗?我都是一觉睡到天亮,都没感觉。」他扯谎。

 

他爸点点头。也不知道信不信。

 

沉默了片刻,他爸的眼眶更红了一点,倒抽口气,他稳了稳情绪,说:

「想生下来就生下来呗。我们给你带。」

 

末了,他看了眼马龙,又叹了口气:

「哎,其实我们也挺想看看,你当爸爸是什么样的。」

 

那一瞬间,马龙心中有什么被击垮了。

父母的宽容和温柔,让他第一次觉得,他装不下去了。

 

悲伤袭满心头,眼睛迅速地红了。马龙低下头抹了抹眼泪,哽咽了:

 

「爸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 

良久,他爸说:

 

「……傻。」

 

 

 

####

 

时间到了第五个月。

这次检查,小孩倒是很配合,让医生判定了性别:是个「她」,一个小小的、可爱的女孩儿。

 

想到不久的将来,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公主娇娇软软叫他爸爸,马龙一颗心就像化了一样。


他突然就明白了,为什么张继科老说他成家后想要个闺女。

 


###


老实说,马龙是不想跟张继科见面了。

 

见了难受,想多了更难受。干嘛没事给自己添堵?

万一不小心露馅了还麻烦。

 

尤其是进入第五个月之后,妊娠的状态更加明显了。

他真正有了揣小孩的感觉,站不久,也坐不久,整天腰酸背痛。

 

不跟张继科碰面是最好的。但偏偏有个半年前就敲定的活动,非要他去露个脸,还邀请了张继科。

 

队里都替他着想。

 

刘指微信跟他说,不想去就找个借口推了得了。活动一整天,虽然他不用干别的,坐着拍几张照就好,但他这会儿坐久了也辛苦。别瞎折腾。

其他队员也都这么说。

 

可是主办方说了,有个环节是专门为他设计的,他不去露个面,给几个镜头,他们也很难办。

 

马龙想了想,从衣柜里拿了身大号长款的运动外套出来,穿在身上,问许昕:看得出来吗?

 

外套都到膝盖了,宽松得很,拉链一拉,衣服底下什么情况,确实看不分明。

 

许昕摇摇头,说:除了脸胖了一圈,其他没问题。

 

方博不服了:欸欸欸,说你瞎,你不信。你再仔细瞧瞧,这就一圈?

 

……

 

马龙反手就是两巴掌。

 

但这么穿应该没问题了。

可是光马龙一个人穿运动装也不行,主办方原来是让他们集体穿西服的。兄弟们就商量好了,通过刘指跟主办方表示,他们还在役,运动员装扮,本色出演就挺好,非要穿西装,大家别扭还不接地气。主办方一听,好像是这么回事,就允许他们穿运动服来了。一个个兴高采烈啊,扯出夸张的长款外套来,陪着马龙穿。

 

要说团宠,这才叫宠,是吧。

 

 

 

####

打好领带,张继科站在镜子前,打量再三。

 

嗯。他点点头。

 

一个字:帅!

 

这是他最满意的装束了。

一大早捣鼓到现在,就因为今天这活动,他能跟马龙见一面。

 

上一次他也这样。

接到马龙的消息,一晚上没怎么睡,第二天一早就滚起来,刮胡子,在镜子前面搞了半天发型,穿上最喜欢的休闲装,兴冲冲地出了门。一路上哼歌,交通也特别通畅,几乎一路绿灯,他心情更好了,提前了四十分钟到达餐厅。

 

其实只是跟兄弟吃个饭,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。

如果是许昕他们约他,他能穿个人字拖就出门。但马龙不一样啊。

 

特别是……在那次之后,马龙几乎跟他没了联系。

 

张继科难受得不行。

有好多次,他心里烦躁,都想直接冲回去,大声质问马龙。

 

可是他有什么立场呢?一夜情对象?

这么一想,他又清醒了,但心里还是煎熬。

 

好不容易马龙主动约他了,他高兴啊,好像熬到头了,屁颠屁颠就去了。

 

结果……马龙放了他鸽子。

 

他说不上来当时什么心情。一下子失望透顶了。

像有人喂了一块糖,然后给了一巴掌,把糖打了出来,尝不到甜头了,嘴巴还痛。

 

马龙给他发消息后,他很久没回。

他不知道该回什么。

 

骂两句?叫苦两句?都不对。

 

马龙放他鸽子之后,他一个人在那家餐厅又坐了一个多小时,不知道在等什么,咖啡续了一杯又一杯,直喝到胃都痛了,他才起身离开。

 

他盯着手机上马龙发的消息——下次再约吧——喝掉最后一口咖啡,干巴巴地回了个字:「嗯。」

 

 

 

####

 

马龙他们赶到活动现场时,清一色的长外套,一整队潇潇洒洒进来,怪唬人的。

 

张继科倒一身挺括西装,是一开始跟主办方敲定好的。但也无妨,毕竟人退役了,而且没留国家队。

 

他们赶来的时候,活动快开始了。

主办方把马龙的座位安排在张继科旁边,他们嬉笑着打了个招呼,各怀心思。

 

坐在第一排最瞩目的位置,台上有重要领导讲话,他们也不好交头接耳。马龙松了一口气,装着很认真的样子,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领导。见马龙很重视这活动,没有搭话的意思,张继科也不敢乱来,一双眼盯着台上,心里却有点烦躁。

 

马龙并不舒服。被张继科影响情绪就算了,坐着坐着,腰也痛背也痛,小孩还动得厉害——从19周感觉到令人惊喜的胎动以来,他女儿一直活跃得很,但这种活跃,有时会让他相当辛苦。

 

马龙不时地换换姿势。张继科看了奇怪,一开始没敢问。但马龙似乎越来越烦躁,他就忍不住压低声音,关心道:「你没事吧,马龙?」

 

「没事,就腰伤。」马龙搪塞过去。

张继科凑得很近,他有几分窒息感。

 

张继科很想伸手过去替他揉揉腰——他们以前也这样——但座椅跟座椅之间的挡板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

马龙就在这份不适中,熬过了整场活动。镜头给到他时,他还得摆出笑容来。辛苦得不行。主持人宣布活动结束时,马龙感觉获得了拯救——怎么说呢,有过憋尿一节课,膀胱都要爆掉的时候,老师宣布下课的经历吗,大概就是那种感觉。

 

他起身时,额上已经冒了汗珠。

张继科递给他纸巾,拉了拉他的外套。「马龙,你热就把这件脱了吧。」

 

马龙心里警铃大作。「不用了,我没事。」

 

「可是——」张继科还想说什么,一声响亮的呼声打断了他:

 

「师兄!」

 

方博他们拥了过来,跟张继科打招呼,也将马龙救了下来。他看着他们笑了笑,然后趁他们聊得火热,跑卫生间去了。

 

老实说,这种活动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真是全方位折磨。

他怎么就想不通透,就逞强了呢?

 

从卫生间回来,马龙看到,兄弟们还在跟张继科聊天。他随便听了几下,大概能听出来,他们平时都还联系着呢。

 

不跟张继科互通消息的,大概就他一个了。马龙想。

 

张继科是真想找马龙聊天。

还以为大家一打招呼,马龙就溜了呢,他心里正难过,一抬头,又看见从卫生间回来的马龙。

 

这回他不忍了。拍拍樊振东的肩膀,直接不聊了,越过许昕几个人,到马龙面前。

 

「龙指,上次你放我鸽子呢。」

 

马龙一愣,然后立马嘻嘻一笑。

「这不上次有事嘛,实在去不成。」他笑得跟过去一样傻气。

 

「那你上次找我什么事啊?」张继科问。

 

「没事,就唠唠嗑呗。」马龙打马虎眼。

 

老实说,张继科是不太相信的,但他也想不出别的原因。

 

「那下次你得请我一顿补偿我啊。」

 

「那当然啊。」马龙一边发空头支票,一边像过去那样,笑着拍拍张继科的胸膛。

 

「不过你可以啊,」张继科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眼,夸张地咋舌,「龙指,不负『重托』,还真退役就『圆满』了啊。」

 

「去你的吧。」马龙一笑,抬起手肘给了他一下。「好了,继科儿,你们聊吧。刘指让我去找他一趟呢。」

 

「好,下次见啊。」张继科很不舍。

 

「嗯,下次见。」马龙点点头,转身走了。

 

在扭头的瞬间,他的笑容完全僵住了。

 

刘指没找他,但他实在——就只能说到这里了。

 

他要爆炸了。

 

 

####

 

从活动现场回来,身心俱疲,马龙的精神很委顿。

 

大蟒方博跟马龙一车。马龙跟张继科的交谈,他们也看在眼里。马龙笑得他们浑身不舒服。

 

这会儿,马龙又累又消沉。

 

「你没事吧,师兄?」许昕终于忍不住了,「你真难受就别憋着啊。」

 

马龙没应声,抬起头瞧了他一眼,才说话:

 

「去。别膈应。」他又强打精神。「我们找个店吃夜宵吧,难得出来一趟,我饿了。」

 

一饿解百难。还能填饱肚子,就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

「你不是累了想睡觉吗,龙哥?」方博问。

 

「吃饭最大。回去饿着也睡不着,还要自己搞吃的。」马龙说。

 

「那……」许昕看了马龙一眼,「我们吃火锅?师兄,嫌油腻吗?」

 

「我什么时候嫌过。」马龙在疲惫中咧开嘴,嘻嘻一笑。

 

……马龙你真别这么笑,看了特扎心,难受。

 

他们想说,没敢说。

 

不至于这点伪装都不让马龙保留。

马龙不会当着他们的面崩溃——不是信不信任他们的问题,就是一个大男人最后的自尊——那么,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。嬉皮笑脸,给他留一点喘气的空间,压抑,但不至于垮掉。

 

而这是在人前,许昕和方博完全不敢想象,马龙一个人时,到底是怎样的心情。


评论(25)

热度(2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