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六章/下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 


####

 

万幸的是,马龙没有患上忧郁症。

 

在最累、最孤单的时刻,马龙有崩溃的倾向,感觉天都塌了下来。但毕竟是个大男人,还曾经是个运动员。当运动员的,对心理调控很重视。所以,每当漫漫长夜过去,父母替他分走一部分负担,得到休整的他会抖擞精神,尽力振作起来。他寻求专业的心理咨询,对自己进行积极的暗示,确保在身体恢复过程中,精神也保持健康。

 

就像之前说的,作为一个父亲,他是不能被打倒的。

 

几十年的运动员生涯,曾经低到谷底,最后浴火重生,登凌峰巅,从举步维艰到柳暗花明,马龙产生了一种坚韧、乐观的心态,觉得再黑暗的日子也会过去,曙光终会突破地平线,驱散雾霭,带来黎明。说着矫情如鸡汤,但运动员本来就是梦幻一样的职业,不是胜利,就是败北,将纷繁纠缠的杂质撇清,露出最清晰的纹路。所以,马龙非常相信这种乐观。

 

这也是他给女儿取名「马晨曦」的缘由。

没有什么四五层寓意,只是希望他女儿一辈子都好好的,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 

其实,他第八个月的时候,一众兄弟就在没张继科的新群里,跟他探讨过小姑娘的名字问题。当时真是脑洞大开,群魔乱舞。

 

倒没人故意搞怪,但这堆大老爷儿们,一个个连对象都没,心思单纯,又深受网文网剧毒害,才思泉涌的时候,一个个一反常态,文绉绉的,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到一股股玛丽苏的酸气,矫情得就差比个兰花指了。不忍直视。而且,他们还对自身的才华抱有迷之自信,一言不合就怼别人。

 

马龙看了直乐,在方博几个掐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拍了板,说叫「马晨曦」。

群里一堆什么「尯莎」、「梦玅」、「音玔」、「雒瑶」马龙连字都认不全的,顷刻间失了宠。国乒中二病翘首的马龙还嘲笑他们「中二晚期」。

 

EXCUSE ME?!

 

翻字典翻了三个晚上的许昕就很不服气。但毕竟是别人的娃,他们争不过,只能打落牙齿往下吞,热情洋溢地当个墙头草,使劲儿吹龙哥英明龙哥万岁。

 

说实话,他嘈杂的兄弟们,真的给了他家人一般的支持。

 

比赛逼近,气氛紧张得不行。

但曦曦出生那天,他们还打着算盘要去看一眼「侄女」,马龙在微信上一个个骂了回去。

他们准备比赛,马龙没法帮他们,已经很过意不去了,再影响他们训练,他罪恶感就更深了。

 

在丢下手机之前,马龙忍着阵痛,让他们滚去专心练习。都是大老爷们,有什么大不了的,一堆人咋咋呼呼的什么样子。

马龙承诺,曦曦一出生,就拍照片传给他们。

 

照片当然不是马龙拍的。当时他都累垮了。


他的手机老马保管着,他就叫老马拍。他爸爸怕碰碎了他孙女似的,再三确认没开闪光灯,还隔了老远在拍。

 

入镜的小姑娘还没长开,粉红粉红,又皱巴巴的,眼睛都掀不开,躺在马龙怀里,柔软又惹人怜爱。马龙看见她的第一眼,一颗心就融化得一塌糊涂。

 

老马按着马龙说的,将照片发到群里。

退役的先炸为敬。休息时间的国乒也紧随其后。

 

欸卧槽龙哥发照片了!

卧槽真的假的我手机呢!

找什么手机啊!欸欸欸你手机先给我看一眼!

我去,我干女儿太可爱了吧!

滚!谁你干女儿?

 

……

 

一时间,微信消息刷了屏。

 

小姑娘模样还看不分明呢,队里就三百六十五度花式乱吹了。百感交集,千言万语,都不如先吹一波。

 

小小的、脆弱的婴儿,激起了一群毛小子的慈父之心,都快说出花、说成宝了。

 

嗨!团宠!肯定团宠!妥妥的!谁不宠,谁小狗!

 

 

 

###

有些东西,很难只用苦不苦衡量。

像他们打乒乓球的,苦不苦?几千个日夜,生活就围着一个小白球转,一天汗湿五六件衣服。没有懒觉,没有享受,没有放松,只有每天紧张的节奏,汗水泪水,以及挫折,精神压力,还有病痛。

 

苦吗?肯定苦啊。

 

你问拿到大满贯的马龙,问站在领奖台上的张继科,他们也肯定说苦。

但换个问法:值得吗?

 

他们也肯定说值得。

 

生活残酷。鲜花掌声从苦痛中孕育。

哪那么多不劳而获?

 

马龙有时候觉得自己奇怪,二三十岁呢,就一本正经地总结人生了,鸡汤还一碗碗端出来给自己喝。

但他认为,道理还是很朴实的。

 

生小孩,也就跟他打乒乓球差不多。

你问他苦吗?他能三天三夜不停顿地跟你倒苦水,特别是最崩溃、最难过的那些时候。

 

所以,这值得吗?

 

马龙觉得,值不值得,要看一个人想要什么。

一点绿光,是否值得长途跋涉,得看欲望有多执着。

 

生下曦曦,马龙受了很多苦,但第一眼看见他女儿,马龙就觉得,值了。

 

这种感觉在之后越来越强烈。

 

婴儿长得很快,一天一天,模样似乎都不一样。出生几个礼拜之后,宝宝就结束了她日夜颠倒的作息,尽管晚上还哭闹,但次数减少了,马龙的精力也渐渐恢复了,有时候能安心地睡上四五个小时——他一直觉得,是那天晚上他心中的请求被女儿听见了。这么想的时候,他内心一片柔软。

 

他喜欢伸出食指,戳戳女儿柔嫩的掌心。曦曦会蜷起小拳,握住他的手指。尽管这是婴儿出于条件反射的本能抓握,马龙第一次被她握住的时候,还是非常感动,感觉自己得到了一份巨大的信任,无可替代。

那是他们父女第一次互动。老马拍了照,定格了漫长岁月中一个温馨瞬间。

 

婴儿真是神奇。看似脆弱,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。就像幼芽突破坚硬的土层,生命总是以这样一种柔弱与坚韧并存的状态出现。

 

日子一天天过去,马龙看着她女儿如新芽般,抽枝长大。

 

以前,在马龙印象中,婴儿就是睡,哭。而且软绵绵一团,连下手去抱都战战兢兢。

但他的印象每一天都在被改写。

 

婴儿也是人,也很复杂,有其柔软的一面,也有坚韧的一面。

他们更直率,更天真,但也有喜好,有情绪。

 

随着曦曦醒的时间多了,她变得非常活跃,完全超越了马龙的想象。

她渐渐地会蠕动、会伸展身体了,伸胳膊蹬腿就变得频繁。马龙在她身旁叫叫她,她也会警觉地转过头来,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直直注视马龙。她第一次冲马龙咧嘴笑的时候,马龙一颗心砰砰跳,自己反而不知道怎么笑了,跟个傻子一样。

 

他女儿不哭的时候喜欢咿咿呀呀地叫,特别可爱。

队里那群大男人,有时候想曦曦了,就让马龙给他们录个音。马晨曦负责咿咿呀呀一通,马龙都听不懂他女儿在说什么,那帮家伙还能给自己加戏:噢,干女儿乖,我也想你,下次哥哥去看你噢——干女儿之争还没掐出眉目来,马龙也不想吐槽他们混乱的称呼了。

 

育儿人生没有金手指,马龙从新手村开始。他女儿刚出生那会儿,护士让他抱女儿,他都紧张得不行,任妈妈摆布姿势,两只手僵硬地撑着,然后感觉那一团温热的重量降落在他怀中。他一边感动一边惊慌,但又不能撒手。

不敢动。不敢用力,又不敢不用力,抱个小孩比胸口碎大石还紧张。

 

第一次给女儿洗澡,马龙感觉手都没地方放。

调水温又讲究,他纠结得就差没用上温度计量水温了。他妈看他那怂样,嫌弃得不行,伸手一探,说:烫了。

哗哗哗下点冷水,再一探,说:成了。

 

整一个人形温度计似的。

 

马龙第一百八十次五体投地。

 

不过,孩儿在长大,马龙的技能也逐个逐个点亮。

 

技能纯熟的时候再回想当初,就满满全是黑历史,往事不堪回首。

但手足无措当菜鸟的这会儿,他一点儿也想不到,有一天,他都能在水花乱溅中,一边淡定地给熊孩子洗澡,一边教张继科。

当然这也是后话了。

 

曦曦醒着的时候,马龙经常给她摆鬼脸,跟她说话,还唱歌。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,先来几首周杰伦的感受一把。曦曦是个爱笑的小姑娘,她爸爸逗她的时候,她从不吝啬笑容,咯咯咯,咧着嘴使劲蹬腿,笑得像是小太阳,照亮了马龙整个世界。马龙一颗心被打动得不行。这种时候说再多都是虚的。他不再思考什么值不值得的问题,因为在这一刻,这就是个伪命题,他对此没有一丝丝的疑问。

 

唯一让马龙感到苦涩的是,曦曦长得越来越像张继科了……







*谁不宠谁小狗。狗子也宠,狗子委屈。

评论(31)

热度(2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