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八章/上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 

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

 

第八章

 

都说张老师有诗人气质呢。

诗人就是一壶烈酒。凉白开做不成诗人。要辛辣,要浓烈,呛到动辄满眼泪水。青天揽月,手探星河,说夏夜的雷暴,说喷薄的朝阳,酣畅淋漓,一泻千里。

 

张继科脾性烈,平素里老摆着一副睡不醒的、不问世事的冷淡模样,但平静的湖面之下潆洄着激流,尤其是动了真感情后,他能毫不犹豫当个情种,对一个人死心塌地。

 

所以说诗人走极端。

 

一头扎进去了,不是守着一个人,就是守着一场梦终老。不是守得云开见月明,就是撞上南墙,磕到头破血流还执意向前。

这大概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脾性暴烈了。

 

但张继科的痴情却没有搞成天雷地火,轰轰烈烈。像他这样张扬桀骜的人,感情却像暗流,表面上波澜不惊,内里汹涌激荡。

 

这大概跟他们在国乒的训练日常有关。

日复一日,生活没有大起大落,情感便以一种静水流深的姿态迂回。

 

大多数时间呆在国乒,没有沾染上太多世俗气,这也让张继科的痴情里总带着一股洗不去的少年天真。

 

要说张继科不像诗人的地方,大概就是诗人敏感——感官像琴弦一样,花惊叶颤都能拨动神经——而张继科迟钝许多。

 

少年的心扉半掩半开。

 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张继科没有认清自己的感情。哪怕他整天像橡皮糖一样黏着马龙,烦躁、欢喜全因为马龙;哪怕在他想象的未来中,全是马龙的身影——张继科有过各种各样的美好憧憬:最强,荣誉,鲜花,掌声,万众瞩目……但其中一定会有马龙。不管是享受同一片欢呼浪潮,抑或仰望同一片澄澈星空。最简单的,处在一起替他洗洗衣服,遇上什么好笑的事,一起笑得没心没肺……

 

这样的想象太过顺理成章。似乎就应该如此。

张继科从未思考过现不现实,他浪漫得没了边。但是,他也从未窥破这里面不言自明的少年心事。

 

到后来的某一瞬间,张继科才像惊雷劈中般,豁然开朗。

那时候,他正为自己对马龙「奇怪的感觉」而烦闷,但怎么想都想不通透,他愈发烦躁:

难道他还能是喜欢马龙不成?!

 

砰。心扉被撞开。

张继科恍然大悟。

 

最后一块拼图拼上空缺位的刹那,所有碎片扑地一下尽数化作蛱蝶,一涌而起,在他心里掀起了风暴,陌生又强烈,张继科手足无措。

 

照他的性格,不管怎么慌张,首先应该冲出去,大声地、理直气壮地告个白。

但他没有。

 

他平素不怕冒险,不怂,就爱正面刚。但唯独在感情这件事上,没有百分百的把握,张继科不想贸然出手。他怕不小心失去马龙,连朋友都做不成。

所以,他旁敲侧击。

 

大概青春期每个人都做过这种事:在喜欢的人面前给自己加戏——以为自己正处于他/她的视线正中心,各种套路,各种「Drama Queen」,想要博得对方的注意,甚至想要让对方为自己吃醋。

 

还没觉察到对马龙的感情那会儿,张继科就不自觉犯这毛病了,动不动跑马龙面前谈女孩的事,好像自己经验多丰富、见识多广、魅力多大似的。但马龙丝毫不感兴趣。别说发火闹别扭了,事实上,马龙从没有给过他一点回应。

这让张继科感到深深的失落。

 

倔强的张狗子不信邪,老是故技重施。特别是在察觉自身的感情之后。他发了疯想证明,马龙也在乎他——超越兄弟之情的那种在乎。

但是,马龙的反应一次比一次冷淡。张继科到后来又恼火,又气馁,同时,心里升起了一股深深的不安。

 

不是说马龙对他不好。马龙对他很好。张继科甚至敢打包票,马龙对他是最好的。而且,这么多年来,马龙对他的态度始终没变。

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。但如果马龙只是把他当兄弟,对他好,支持他,始终如一,那么,马龙还有改换态度,跟他谈恋爱的可能吗?恋人跟兄弟可大不相同,而张继科野心很大——也没法野心不大,陷进去了,就没法只做兄弟了。

 

张继科撩人学了不少,但实打实的恋爱,他一点经验都没有。一想到马龙只当他兄弟,张继科就慌了手脚。

 

可马龙又在给他希望。

马龙从不排斥他的靠近,不排斥跟他肢体接触。他们无话不谈,有时候又默契到不需要谈话。马龙只跟他一个人互穿衣服,跟他合唱一首歌——那首《痴心绝对》,在戏谑娱乐之余,沉淀着自己多少秘密心思,张继科不敢深究……

张继科百分百确定,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,马龙真的很开心。

 

这给了张继科希望。他有了信心,觉得他们能从兄弟进阶到情侣。

不是他们,还能是谁呢?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瞎说的。他们是彼此最好、最亲密的朋友。没有一个人能取代张继科的位子。因为张继科还没有看到过其他任何一个人像他这样跟马龙同声同气。要论可能性,他们是最有可能在一起的。

 

张继科想了又想,觉得是这个理,不会有错的。他们所需要的,仅仅是时间。只要有一天马龙有了那门心思,他们就能顺理成章地一起走。过去这么多年成了一种铺垫,省略了认识、了解、信任那些初始步骤,他们的恋爱可以热烈与稳定并存……

 

他心中充塞了满满的希望,甚至再看见马龙时,张继科都膨胀了,觉得马龙已经是他的了,那种幼稚傻逼的吃醋小花招就玩得更欢。

 

这种天真想象被呵护了很多年——马龙一直就在他触手可及的范围之内,张继科一点危险感都没有——然后,他的美梦从云间坠落下来,摔了个粉碎。他也因此走向了另一个极端。

 

马龙酒量差,在张继科面前喝醉的次数,一只手数不过来。

平时也没什么,扶马龙回去,听他用另一副腔调醉呼呼说话,顺便录个像,在他清醒之后嘲笑开涮,看马龙恼羞成怒,老实说,都挺可爱的。

 

但只有那两次,披着醉酒的外衣,真心化作尖利匕首,在他们之间刻下无可挽回的伤痕,改变了他们的关系,而且一次比一次彻底。

 

第一次是陈玘婚礼。

他的自负,在这里碎裂,随后,裂痕咔咔地蜿蜒。很快,一场美梦四分五裂。

 

马龙本来不应该失态的。

这是张继科看见烂醉如泥,趴在桌子上呓语的马龙时,脑中冒出的第一个疑问。

他不明白,马龙怎么会在这种场合喝成这样。明明是别人的喜事,他却像失意至极的酒鬼一样,喝得这么狼狈。

 

关注马龙已经成了张继科一种习惯。即使在多人场合,闹腾正欢,他也会不时巡睃全场,找寻马龙的身影,瞥一眼确认之后,再重新投入喧闹中。

 

印象中,喜宴到一半的时候,马龙是在喝酒——但不是灌酒,只是像喝白开水一样,一杯一杯淡定地咽下,似乎没什么问题。所以,当时张继科也没管他,继续跟其他人胡来。他其实不喜欢被人起哄,但毕竟是陈玘婚礼,他不好扫了气氛,就配合大伙儿闹了,在众人怂恿下还跟一个伴娘交换了手机号码,但他心里很明白,这就是胡闹而已,大家伙开心一场,拍拍屁股就散了,连挂念都不必。

 

马龙乖,很少跟着他们发疯,这次也不例外。这不奇怪。

张继科只是不明白,马龙一向礼貌,知道自己酒量差,重要场合一般就象征性抿两口。但在这次,酒量只有三杯的他,灌了整整两瓶。张继科看了都皱眉。

偏偏陈玘还发神经,说什么他结婚龙仔开心,让他喝。

 

这不明摆着乱搞吗?张继科不开心了。喝醉了狼狈没什么,反正在张继科眼里,马龙什么时候都好看。但酒精中毒喝坏身体怎么办?

他当即提出,要送马龙回去。

 

陈玘没答应,看着许昕说,大蟒,你送。

张继科不服气。陈玘也喝高了吧,这都几个意思?

 

不用大蟒。我送。我送过那么多次了,不差这回。

二话不说,张继科扶起了马龙。马龙松松垮垮搭在他身上。

 

陈玘看了张继科一眼,说,你不送那伴娘回去?

张继科感到莫名其妙。

 

那个伴娘关他什么事?他们就一块儿闹了一场,就真要被赶鸭子上架凑一堆?好不好笑啊?

不理会发神经的陈玘,张继科直接扶着马龙出去了。

 

夜风凉凉地扑在脸上。

 

怕醉酒的马龙着凉,张继科还胡乱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,披在马龙肩上。马龙根本站不住了,脚步摇摇晃晃,要不是张继科拽着,得一头扎到地上。

 

他的全身重量几乎都倚在了张继科身上。张继科扶着他,感觉重,也感觉特别踏实。

 

月色明朗,街道空寂。路灯黄澄澄一片。

他身边倚靠他的,就是他的整个世界。那一刻,其他一切都显得那么多余。

 

张继科正沉浸在自己的浪漫情绪中。马龙哼哼着,开始说醉话。

起先含含糊糊的,什么都听不清。张继科凑过去细听了一下,才模糊地听见他似乎在说玘哥什么……

 

然后,像下定决心要倾吐了,马龙越说越大声了,但仍然醉得一塌糊涂。

 

「玘哥,你说得对……嗝……你是对的……」

 

张继科一脸懵。什么说得对?陈玘说了什么?

 

「你说得对,玘哥,我真傻……」

 

「我……我真蠢……我是大傻逼……」

 

张继科心一惊,继续往下听。

 

「玘哥……我真蠢……我好蠢……」

 

「玘哥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但我控制不了……」

 

「我,我没办法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 

张继科心沉得更厉害了。

 

「玘哥对不起……我控制不了……我是傻逼……」

 

「可是我好难受啊,我好难受……」

马龙听起来要哭了。

 

张继科一颗心绞在了一块。

 

马龙打了几个醉嗝,像是犯困了,身体直往下垮。

张继科不得不拽紧他一点。大概是拽得有点疼,马龙抬起惺忪醉眼,看了张继科一眼。

 

这一眼完全没有聚焦,张继科也不敢确定马龙究竟看清没有。但马龙耷拉下脑袋,对张继科吐起苦水来:

 

「他怎么那样……」

 

换了个人称。张继科想,马龙应该认出来,面前的他不是陈玘了。

所以,埋怨的这个「他」还是指陈玘?

 

他心一紧。心里生出了很不好的预感。

他应该当即阻止马龙的。但他没有。

 

马龙对其他人的表白,就这么硬生生扎进了他的耳朵:

 

「他怎么那样……我喜欢他啊……我怎么就那么蠢,就那么喜欢他……」

 

「我喜欢他啊……」

 

「我喜欢他……喜欢了那么久……我是傻逼……」

 

「他根本不喜欢我……为什么啊……他对我、对我……那么好……」

 

张继科的心脏被捅了两刀似的。

这是什么……?

 

他忍不住叫他:「马龙……」

 

听见他的声音,马龙抬起眼来看他,他盯着张继科,晃了晃脑袋,试图让眼睛聚焦。但他喝得太糊涂了。

 

「嗯……继科儿?是你?……」

嗯……?原来刚刚不是玘哥啊……

 

马龙拖着醉醺醺的腔调问:「你是真的吗……」

 

如鲠在喉。张继科说不出话来。

 

马龙凄惨一笑,气馁地垂下脑袋,放任自己的绝望:

 

「……你一定觉得我是傻逼吧。」

 

「我是不是很蠢……」

 

「我也觉得……」

 

「我怎么这样……很恶心吗……」

 

「对啊……哪有,哪有这种觊觎兄弟的家伙……」

 

「可是……可是我……」

 

张继科快呼吸不上来了。

马龙他真的……

 

忽然间,张继科找到了马龙不顾礼节,在人家婚礼上喝到烂醉的理由。马龙一开始说的什么「玘哥,我真傻」,「我控制不了」,那一连串「玘哥,对不起」,也都得到了解释。

像是胆汁在心中炸开。苦得他想哭。

 

「可是……可是我还是……」

 

马龙说着,突然一把用力推开了张继科。张继科一愣。回过神来,就发现马龙蹲在路边的水沟旁吐了。他赶忙过去,给他顺了顺背。

 

马龙吐了一会儿,蹲着,又絮絮叨叨说开了。这次,他什么多余的都不说了,一个劲儿表白起来。而表白的对象,前面那么些的醉话听下来,再猜不到,他张继科就是傻子了。

虽然马龙一会儿「你」,一会儿「他」,张继科权当他喝糊涂了。

 

「我喜欢你……」

 

「我真的喜欢你啊……」

 

「我喜欢你……」

 

一边说,一边委屈地掉眼泪。

 

张继科拿纸巾给他擦擦嘴,扶他起来,他还要说,低着头不敢看张继科。

 

「我喜欢你……我喜欢你……」

 

他一遍又一遍重申,像胸口已经被些灼热的字句淹没了,再不吐露出来就要死了。但这对于张继科来说,无异于一把把匕首。

马龙的痛苦震撼到了他。他悲哀地察觉到,马龙对陈玘的感情,远比他天真、傲慢的一厢情愿要深刻得多。可是他又做错了什么?他只是单纯。他只是自负。他不是有意要犯蠢。他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。他一直以为他们俩没有问题,迟早会在一起。但是——

 

张继科心口弥漫着撕裂的痛楚。

马龙哭得毫不掩饰。眼泪像岩浆一样,滴穿了他的心脏。

 

这是张继科第一次感受到纯粹的痛苦。之前有多么自信,现在就输得多惨。他一下子从云端坠入了谷底。

对感情懵懂无知的他,第一次尝到了情感的残酷。所有的幻想在瞬间被击碎。这个时候,他仿佛才在马龙面前长大成人,收起全部的妄想,直面冰凉的现实:

 

爱情没有先来后到。爱情不讲道理。他以为马龙只有他一个,他是最耀眼的那个。但不是那样。只是他自负地容不下别人。谁比谁可能性更大,这种数学算法根本套用不上。跟陌生人的匆匆一眼,可能比青梅竹马十几年的相处,更具戏剧性。他是马龙世界里的其中一个人,一个定位明确的人:朋友,好朋友。他以为什么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但他却不知道,马龙想要的未必是他张继科的陪伴。

 

从始至终,是他自作多情,是他自以为是。

 

他从来不知道感情这么伤人,真像刀子剜肉一样痛,而且你知道这种痛连个尽头都没有,因为能够疗愈它的人正在使他溃烂。

他多天真。以为爱情就是两个人开开心心,互相支撑。但他今天猝不及防地撞见了它更震撼的一面,看见了它撕裂人心的力量。这一切凸显得他如此单薄,如此肤浅,如此——孩子气。

 

马龙哭到累了,就不哭了。但还是一口一个「我喜欢你」,听得张继科心痛难忍。他很想逃离,但他不能丢下马龙。

将马龙带回房间,像以前那样替他收拾一番,让他躺到床上,替他盖好被子。张继科做完这一切后,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,看着马龙。看着看着,眼泪就没出息地掉了下来。他张开手掌,压着眼睛流泪,一边像个小孩一样抽噎着。他第一次感到破灭,难受得无法言喻。

他畏缩了。

 

而马龙此时已经沉入了梦乡,带着一脸显而易见的疲惫。

 

在一场爱情的战争中,所有人狼狈不堪。





*觉得,别看老张那样,其实老张还是比较单纯的人。

*那段误会的人称变化比较微妙,正文我也不介入多解释,留白挺好的。我觉得应该是能看懂的。

*两次醉酒,第二次就是酒店一♂夜了,就是说,下章开车了...但上半年开了太多车,我已经萎了

*玘哥什么都没做错,一切错都是作者套路。

评论(40)

热度(2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