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八章/下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 

 爆字数了,六千三。

 

第八章

 

飞得越高,坠落下来的时候就越痛。

陈玘婚礼之后,张继科就是这种状况。

 

莫名其妙的自负终于一扫而光,他像是一下子在感情上成熟了,小毛头横冲直撞的锐气被挫伤。出于一种受伤后的条件反射,张继科甚至畏缩了起来。

 

他开始试着去接受,马龙不喜欢他,马龙的心另有所属的事实。但这却将他推入了矛盾的夹缝之中。一方面,他清楚,陈玘结婚了,马龙这段感情算是无疾而终了。他仍有机会去追求马龙,他需要重整旗鼓。但是,另一方面,感情上头一遭的挫败将他击倒,张继科几乎一蹶不振。这跟教练的批评、赛场上的失利不一样。张继科逐渐认识到,即使他矢志如一,付出汗水时间,也未必能像乒乓球那样,获得同等回报。

 

不是说他要因此放弃马龙。这不可能了。他也是在爱情陷阱里难以抽身的其中一个。岁月的力量太过强大,那些跟马龙在一起的记忆,径直烙进了他骨子里。他满脑子都是马龙的样子,以前的时光:打球时汗流浃背的马龙,给他揉腰捶背的马龙,嬉笑的马龙,失意的马龙,生气的……他的生命中留下了太多名为马龙的痕迹。张继科在一瞬间感到巨大的恐慌:他忽然不敢想,如果要将马龙刨除出去,如果他的未来真的没有这个人,他该怎么办。

 

但是,现实的苦涩噎住了他的喉咙:无论他们多么亲密,马龙的确只把他当成兄弟。这么多年过去了纹丝未动,以后还会有改变的可能吗?

 

可能性之小,好似逼仄空间的氧气被榨取,令人窒息。

 

张继科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态度,但他最终选择了逃避。逃避这件事,也逃避马龙。这不是他的一惯作风,甚至是他鄙视不屑的。可是他也很迷惑,他还能怎么做?他既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,也不能直接跑去找马龙告白。即使卸下了那种自负、孩子气的心态,他也没有办法再平稳地面对自身的感情了。

他成熟了,谨慎了,也畏缩了。从一个极端,被反弹到了另一个极端。

 

但最起码,在这个时候,他和马龙还是好朋友:他只是自以为悄无声息地减少了心声的吐露,减少了不必要的肢体接触,以及暧昧举动,以此掩饰自己的感情——他在逃避,也在拖延,只要不让马龙知道他的心思,他们就还可以继续相处下去,不用应对任何突变的可能性。

在朋友的名义下,他仍然能马龙打球,跟他吃饭,跟他打闹开玩笑……尽管始终有层隔膜,但是,退而求其次,从不「求其次」的张继科这一回,也盼望着这样的时光能够无限延长……

 

老天要跟你作对的时候,碎了一扇窗玻璃,另一扇也难以幸免。

 

他的「退而求其次」,最终也没有换得转机。反而是另一次的酩酊大醉,将他们宝贵的友谊推向了无比尴尬的境地。

 

那是张继科退役的晚上。

事情是怎么发展到那个局面的,张继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。

 

有敏感词,我们走图链

###

那就是马龙的态度了:喝醉了酒一///夜情,成年人睡一觉没什么,当作没发生就好……

而且马龙还骗了他。

 

如果他想,两个人还可以继续做朋友。

 

但是,自这件事之后,他们俩基本上断了联系。

原来无话不说,每天都在互发消息的两个人,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聊日常也不对,聊两个人的关系更不对。那一夜横亘在他们中间,把旧有的一切扫荡一空。什么都变得很奇怪。他们之间渐渐失去联系,这反而成了最正常的一件事。但张继科的心都碎了。

 

他不知道怎么跟马龙重新开始——不要再提恋人。就重新开始做回朋友,做回兄弟。

他无计可施,渐渐地就放弃了。

 

他的青春期是该结束了。他做了一整个青春期的梦,以这样惨淡的方式收场。

想起当初那个满以为马龙是囊中物的骄傲的自我,张继科都会笑出声来。

 

实在是太搞笑,太梦幻了。

 

天字号大傻逼。

 

他一想到马龙就难受。退役的他也几乎不跟马龙见面了。事业刚刚起步,他每天借着高强度的工作麻痹自我。但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马龙,想起过去,然后一颗心被思念和懊悔轮番折磨。他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。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。他只是喜欢马龙,只是很想跟马龙在一起,最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……

他算是彻底失去马龙了。

 

可是他放不下马龙。他投入的时候便奋不顾身,他没有退路。

他生命中大半岁月是跟马龙一起过的。他以为这会持续一生。他的记忆、情感都烙下了太多的马龙,嬉笑怒骂,每一个都是他的最爱。跟他的洁癖一样,除了马龙,他接纳不了其他人。

 

好笑的是,这样的他却花名在外,三五不时上头条。

他不在乎。现在的他还有什么能在乎的?

不如顺了某些人的意,娱乐娱乐大众。

 

可是,就在张继科心态即将崩盘的时刻,他退役之后的第四个月,马龙给他发了消息,约他出来吃饭。

 

他高兴疯了。

 

这是马龙主动约他。

这是不是预示着他们能回到过去,重新当个好朋友?最起码回到他们能互发消息,互相关心的关系?

 

好像行将窒息的时候输入一点氧气,海水淹没头顶的时刻突然退潮……

 

希望之草疯狂生长。张继科已经很久没这么激动了。他一夜没睡,想着第二天见到马龙时该说什么,该做什么。他精心地策划,了解那家餐厅的菜品有什么,马龙可能喜欢的有什么,他该穿什么,像以前那样穿运动衣裤会不会太刻意……他以一种自己都没有发觉的,荒唐的卑微,拼命想讨好马龙,挽回他们的友谊。

 

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,提前到了餐厅。他在那儿坐立不安,非常激动。一想到要见到他的小龙人了,他就笑得像傻子。那天他遇到了一个合作人的妻子,因为心情特别好,他还特地跟她多聊了两句。

随着时间一分一分流逝,他越来越兴奋,活像是期待过年的小孩子,连他自己都觉得搞笑。他嘱咐自己一定要控制住,不要吓到马龙。可是,在他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,马龙放了他鸽子。

 

他很沮丧。
但没有像之前那样一蹶不振。

因为他觉得,马龙约他,是一个信号。马龙想要跟他修复关系了。就算这次他临时有事来不了,也没有关系。只要他们还有机会回去,张继科可以等。

 

他等来了那个活动。马龙出席。

张继科同样精心打理自己。马龙和国乒全队没穿西装,穿了长款运动装来,风风火火。

 

再一次见到马龙,已经相隔半年了。这半年间,他只能靠一些体育资讯来了解昔日好友的近况,挺讽刺的。

马龙比半年前整整胖了一圈,比之前的「小肥龙」状态更圆了。但张继科还是乐呵,不管怎么样,马龙都很好看。

 

大概因为那一晚的事情也过去半年,慢慢淡掉了。张继科再见到马龙时,完全没有了那种无话可说的尴尬感。多年来的情谊似乎还是轻易地战胜了一切。他们很自然就搭上了话,很自然地交谈开玩笑,没有一点扭捏的地方,听起来甚至不像半年没联系的朋友。这让张继科修复关系的信心又增强了许多。

 

可惜的是,国乒队不知道为什么急着回去,当时他没能跟马龙谈更多。但那一晚,他真的已经相当满意了,觉得他跨上了一个大台阶,觉得接下来会一马平川,一帆风顺。唯一令他介意的是,马龙说他腰痛。他想跟大蟒了解这个情况,大蟒却闪烁其词。但张继科当时沉浸在欢乐之中,倒也没多想。

 

这之后,张继科偶尔会给马龙发微信消息了。马龙很少回他,听上去很忙的样子。张继科也理解,新竞聘的教练嘛。他也体贴地尽量减少聊天次数,只有在相思病发作,想得不行的时候,才给他发条短短的问候。

马龙的回答也很冷淡。但张继科不想承认,也不想深思。他好不容易才有的希望,他想捏紧在手心。所以他一直说服自己,这只是因为马龙很忙,因为自己的心理作用。

 

他微信约过一次马龙,想把那顿饭补上。但马龙说他忙。张继科也就作罢了。

 

他本应该就此停手的。因为怀着一线希望等待着,这样挺好的。

可是,他却主动去国乒找了马龙。

 

事先没打招呼,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,大概是心血来潮,抑或者,他内心深处早已绝望地有所察觉。

 

他不该这样的。他捏在手心里的最后那一点点希望,也被彻底打碎了。

真的,听说马龙伤病复发休年假的时候,他很担心。没有想到他的伤病都到这种地步了。明知道去机场也八成赶不上了,他还是很想争取一次,因为他真的心焦,真的想看一眼马龙,确定一下情况。

但警卫的回答却跟笑话一样。

 

他说,马龙没离队啊。

 

那一瞬间,张继科差点笑出声。

 

他的心态彻彻底底崩了。

 

崩了个稀巴烂。

 

还以为人家要跟你做回朋友呢,结果人家躲你还躲不及。还编出那么个借口出来。许昕语焉不详,他早该怀疑的,结果他一门心思担心着人家的伤病!太好笑了。马龙什么时候学会说谎的,他不知道。他只知道,他又自作多情了一回。

 

他怎么就,这么贱呢?

 

木炭上重燃的火星,被迎头一盆冷水彻底浇灭。这滋味跟死了一样。他本来已经对这份感情小心翼翼了,处处如临深渊,结果马龙倒好,一脚把他踹进了深渊,再也翻不了身。

张继科绝望了。

 

他疼。他真的疼。他一颗心像被挖了一样疼。

他再也受不了了。他就像实验中被反复电击的小白鼠一样,不敢再作尝试,中规中矩地接受了最终结局。

 

有什么放不下的呢。他开始自暴自弃地想。大不了以后不见面,他不信放不下。

但这样的念头就足以使他痛苦万分。

 

所以说他贱呢。他想。

 

痴情个毛。痴情有个毛用。

 

张继科干脆不去想了,既然追求也痛苦,放弃也痛苦,那他逃避总可以了吧?他投入越来越多的精力到了工作中。

到他跟马龙下一次见面,中间间隔半年。在这半年中,他没有再去找马龙了,微信也不发了。没必要。既然尴尬,既然不想见面,那干脆省点功夫,别搞得对方还要费劲撒谎。

 

八卦他也没再费劲地澄清——怎么说呢,前几个月看到点儿希望的他其实一直在有意维护自身私生活形象。

小毛头自信满满,虚荣心又强,满脑子想让对方吃醋。但前几个月的张继科,没有虚荣的资本,只有为数不多的底牌,他倍加珍惜。所以他以一种成熟的姿态在处理他的绯闻,有误会就积极澄清,也不怕麻烦。哪怕他只是想追回马龙当朋友,他也想让自己显得更可靠。

 

现在?

 

现在有个屁的澄清必要。

 

浪费时间。

 

别人沸沸扬扬炒作他,他还看着挺乐。

当时的他完全不知道,这些东西在另一颗心上制造了多少负担。

 

两个刺猬靠近,没有将柔软的一面袒露出来相拥,却转过身,一声不吭,用冰冷的尖刺针锋相对,戳得两颗心鲜血淋漓。








*orz我对不起老张。

*一直觉得如果痴情,被逼到绝境会卑微,而且是自己都发觉不到的那种

*我没开成车,实在上半年开吐了

*不虐,往好里想嘛,话说开就没事了,都是误会。真正虐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或者感情被岁月冲淡,我遭不住,所以从不写这两种。

评论(26)

热度(2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