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九章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 

第九章

 

大雨瓢泼。一片嚣躁雨声笼罩着北京。偌大的城市像飘摇的方舟,颠簸在风浪之中。

路灯灯光湿漉漉的。飞驰的时刻,车窗外流光曳影,拉出一条破碎却亮丽的光带。

 

好似强力掰裂木板,硬挺挺的「咔咔」声过后,电光以摧枯拉朽之势撕裂昏沉天幕,雷声随即炸响,天地轰鸣。

 

雨下得更猛了,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似的,玩了命地向下砸。

雨点敲打着窗玻璃,如同发泄怒火的疯子,打得人心惊肉跳。

 

张继科坐在车里,有那么一刻,他感觉全世界都在朝着他倾压下来。

 

雨刷麻木地在眼前摆动。车灯照着路。雨点用力过猛,雨势密集,地面溅起的水花低低地连成了一片白色湿雾。

 

红灯。又是红灯。他被围堵在车流中间,似乎永远到不了终点。

 

张继科生命中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难熬过。

 

他眼也不眨地盯着信号灯,双手捏着方向盘,却在等待的时间里越捏越紧,骨节发白。他原本只是压抑着情绪,但突然有了几十秒思考的时间,他一想,发红的眼眶又热了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他带着些许鼻音长长地吸了口气,稳了稳情绪,才伸手揩去颧骨上的男儿泪。

 

灰暗的车厢里,只有车载导航冒着光。

那上头,终点是一个陌生地址。

 

马龙的新住址。

许昕给他的。

 

想想也好笑,他甚至不知道马龙搬出去住了。

 

张继科打马龙的电话,打了十几个,都占线。给他发消息,他不回。张继科烦躁得不行,连手机都想摔了算了。就在这个当儿,又跳出几条微信。张继科想了想,趁红灯,从发大水似的成堆消息里翻出了许昕。没有理会他之前发的什么「对不起不该瞒你」、什么「龙哥他也不容易」,张继科暴脾气一上来,冲动地发了句:

 

「让马龙接电话,不然兄弟别做了。」

 

愤怒在胸间沸腾。

他微信里全是道歉。看上去整个国乒都知道这事。这么一大票人,那么长时间,竟然真能串通一气,三缄其口,把这么大一件事给他瞒得死死的。

 

到底都他妈什么毛病?!张继科真的很想吼一句。

 

口口声声说是兄弟,结果,一个孩子?这也敢帮瞒着?脑子进水了不成?!

 

许昕很快回复了:

 

「我也打不通他电话。他搬出去了。这是他的新地址。」

 

张继科把那串地址输入导航里。地图显示,那儿距训练场不远。

 

他没跟许昕多聊。他没心思。而且,他现在情绪靠近边缘了,他怕他一个冲动,说出什么挽回不了的话来——这么多年来,激进的他也一点点学会了克制。

 

倒是许昕一股脑跟他说了很多。

 

有替兄弟们辩解的,什么队里下了死命令不让泄漏出去,兄弟们其实也只知道马龙怀孕,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……

 

又替马龙说话,说什么马龙有他的理由,马龙压力也很大,希望张继科别太冲动,有话好好谈……

 

一大串消息,张继科看了几条,就看不下去了。

 

兄弟们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?哈。连拍照片的狗仔都认出来了,他们同一桌吃饭的人反而集体脸盲?

马龙有他的理由?张继科倒是很想领教一下,到底是他妈什么理由,让马龙花十个月偷偷生下一个孩子,让他跟个傻瓜一样,连有了一个女儿都蒙在鼓里,还要靠媒体曝光出来才知道!

有话好好谈?笑话!将近一年半的时间,要谈他妈早谈了!

 

张继科快气炸了。

绿灯亮了,他干脆锁了手机,丢下不管了。

 

哪怕到了现在,张继科仍不敢相信,马龙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。

他自认为桀骜不驯,燥起来就什么都不怕。马龙倒好,顶着乖顺的皮相,干的事情惊天动地,张继科都快呕血了。

 

毫无疑问,孩子是他们一夜情怀下的。

 

期间马龙还一直在国家队就职,张继科觉得不可思议。他算了算,马龙第一次约他吃饭,是在孩子大约四个月的时候。那时候——甚至可能更早——马龙应该就知道孩子的事了。所以,那次约他是准备跟他坦白?可是为什么又突然变卦,放了他鸽子?

 

张继科总算也知道了,在那次活动上,马龙为什么没有穿西装,反而穿了件松垮垮、大了好几号的运动外套。当时,马龙热出汗了都不肯脱。而张继科竟然没有起半点疑心,也是蠢到家了。而马龙当时迅猛上涨的体重,他腰部不适如坐针毡,现在都得到了解释。张继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当时他们就面对面,而马龙苦心孤诣瞒他,像个无事人一样跟他打哈哈。

 

为什么?

张继科真的想不明白。

 

他已经稍稍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过来了。汹涌的情绪却丝毫未减。躁动的雷雨也在冲击着他的感官,令他愈发不安。

 

愤怒、委屈、疑惑、痛苦,复杂的感情理也理不清,像一股股激流,咆哮冲撞着,汇聚在他心口。

有一个瞬间,暴戾的冲动令张继科想大吼大叫,想踹碎一切撕碎一切,按着马龙的肩膀用力地摇晃,大声地质问他究竟见鬼地做了什么。

 

但是另一个瞬间,他又感觉十分狼狈,心底沉重的无力感像水鬼一样拖着他沉下沼泽。他不知道马龙在想什么,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。他想不通为什么他不被马龙信任,也想不通为什么到了最后,曾经感情那么好的他们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。

 

张继科腾出右手拧了拧鼻子,烦躁地不知第几次,把那泛酸难受的感觉压下去。

 

愤怒、焦躁,这一类情绪像飓风和火山,可以不顾理智卷走一切,用兵荒马乱掩饰内里的狼狈。
而痛苦,却像浑水下的玻璃,肉眼看不见,踩上去却剜心地疼。

 

张继科处在这两者的中间,并竭力让前者掩盖后者。他从不示弱,特别是在马龙面前。而且,只有借着暴烈的表面情绪,他才能支撑自己,去找马龙交涉。

 

事实上,他内心深处的痛苦,早已战胜了什么愤怒。遭到欺瞒的恨意,与从未消散过的爱意,交混着化作一股洪流,几欲将他冲垮。

但在这场暴风雨之下,他干涸已久的希望又隐隐要冒出绿芽来——马龙偷偷生下了他的孩子,为什么?他警告自己别多想,但记忆中他们的亲密无间、他们的温情互动,又鼓噪着,低声怂恿他,说马龙对他可能是有那方面感情的,生下他们共同孕育的孩子就是一个证据……

 

像是漂泊到已然麻木的人,眼前突然出现一根浮木。行将熄灭的希望火苗重新点燃。

但过往的教训又让他担心浮木下沉,反而将他溺死。

 

这样纠结矛盾的心态下,张继科心里翻江倒海,当然很不好受。

 

所以他万分迫切地想从马龙那儿得到一个解释:

 

为什么要生下他的孩子?

 

这个问题甚至比为什么隐瞒,更令张继科紧张。

 

他发了疯想知道。

 

因为已经煎熬太长时间,透不过气太长时间了。

他死不了。所以,总是捏到一点点希望,就扑腾着想要活过来。

 

张继科也很想见见他的女儿。

 

长这么大,他见她的第一面竟然是照片……他悲哀到笑了。

 

不过,照片上的她看起来也很可爱,穿着套装,小小的脸蛋小小的手。

马龙给她擦手,她还扁着小嘴巴不开心,表情生动又活泼。

 

造物多么神奇。她长得跟张继科一模一样。像一个小小的他。

她就活生生在那儿,在马龙怀里,会笑会闹。

 

她是他跟马龙共同孕育出来的。

 

但是,他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。

 

不知道她刚出生那会儿什么样子,不知道她脾气怎么样、喜好怎么样……

这一切叫他难以承受。

 

过载的感情让张继科到了崩溃的程度。

如果不靠那股急躁和愤怒,他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支撑起自己。

 

 

不知道是不是有谁打过招呼,张继科开车进小区,一路没遭到什么阻拦。到马龙的公寓楼下时,雨势已经小了不少。张继科车上备了伞,但他管不上了,车一停稳,就匆匆解开安全带,冒雨跑了出去。

 

马龙在五楼,而电梯还停在十四楼。张继科一刻都等不了了,直接去跑楼梯。他像个小毛头一样乱冲,跑得气喘吁吁。

 

越接近,他就越焦躁,太阳穴紧绷着跳个不停。

 

之前尚能思考的脑袋,在一刻完全被情绪攻陷。

 

马龙,女儿,马龙,女儿——他脑中反复循环。除此以外,脑袋一片空白。回过头来,他甚至记不得他冲上楼的经过了。

 

心脏快跳出喉咙。焦灼像冰雹一样砸向他。他快爆炸了。

他是真的想要一个答案。

 

他只是想要一个答案。

 

他想知道为什么……

 

那么多年。

那么多事情。

 

他跟马龙……到底要怎么样。

 

张继科异常激动,冲到马龙门前,气都还没缓过来,就举起手,用力地摁响了门铃。

 

他一边使劲摁,一边粗鲁地拍门:「开门!开门!是我!」

 

像是被这阵势吓到了,屋子里的小孩「哇」地一声就嚎哭起来。

听到这稚嫩哭声,张继科一下子就僵住了,眼眶一热。

 

他的女儿……

 

眼看自己的软肋被刺中,还没交谈,脆弱的眼泪就要先一步下来。张继科急了,他牙一咬,用狂躁的情绪压下了这份煽情。

 

他想知道为什么。

他必须先搞清楚。

那个问题快让他死掉了。

 

门被打开了。马龙露出脸来。

潜意识里怕那扇门再次将他阻隔,张继科鲁莽地一用力,直接推到了底,门户大开。

 

马龙一愕。

 

张继科却再也忍不住了,压抑许久的痛苦一齐涌上心头。他忍到极限了。要亲口说出来。焦躁扭曲了他的面容。

他像点了炮仗一样,一拳捶在门板上,对着马龙冲口而出就是吼叫:

 

「你为什么要生下她?!!!」

 

这其实是个疑问句。

但张继科那一刻的情绪太冲了,他冷静不下来,简简单单一个问句,一出口,就硬生生扭曲成了尖锐质问。

 

 

####

 

电话没中断过。

马龙被折腾得烦躁无比,一个都不想接,就调了静音,随便他们拨。微信消息也一大堆,他应付起来有心无力,索性也装作看不见。

 

许昕几个人发的消息他倒是回了。

队员们都来安慰他——在曦曦出生之前,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她是张继科女儿。但基因骗不了人。随着曦曦眉目长开,认出来是迟早的事。
他们尊重马龙,没当着马龙的面议论,但私下里免不了迷惑。跟马龙聊到曦曦时,也老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后来许昕看不下去了,问了马龙一句:交给我放心不,师兄?

马龙说,放心。

也不知道许大蟒到底做了什么,但在那之后,曦曦是张继科女儿这件事,大家就心照不宣了。不多问,也不乱说。

 

马龙感激他们。

 

今晚的气氛一开始挺好的。很闹腾。大家吃得很开心。

但是,等到大伙儿酒足饭饱了,刚想趁闲兴唠嗑,方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方博一接,大家才知道,他们被拍了。

电话挂断之后,饭桌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。

 

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一群人,陈玘几个人很快镇定了下来。马龙不住天坛公寓,让马龙回去是当务之急。在想到对策之前,不能有别的闪失了。

不确定酒店门口有没有狗仔跟踪,他们还耍了个障眼法,才让许昕开车载马龙和曦曦回家。

 

马龙住的地方还没曝光。他到训练场,每天早出晚归。往往天刚亮,就走了;到天黑才回家。
平时邻里间又没来往,马龙碰见他们的时候也避免跟他们打照面。

现在马龙无比庆幸,在暴风雨中,他和曦曦还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可呆。

 

谁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。

马龙有想过,可最终大意了。

他以为他淡出公众视野很久了。

 

是他太天真。

 

但是,与此同时,他也感到愤怒又无力。他不过是抱他女儿出去庆祝半岁生日,一路上能注意的他都注意了。难道他的女儿一辈子都得遮遮掩掩?就因为他这个做父亲的任性地生下了她?

 

巨大的歉疚压在他头上。
抱着曦曦,听她懵懂地咿咿呀呀,马龙感到分外难受。

 

他对不起曦曦,也对不起国乒队。

因为他私人的原因,将队伍推到舆论的风口,甚至可能损害队伍形象,这是无论如何他也心安理得不了的。

 

而这一次跟他一齐被推到风口浪尖的,还有最棘手的张继科。

 

马龙设想过,真相有一天暴露在张继科面前。但他没想到,这一天来得这么快。

半年。

马龙还没有任何心理准备。他完全无所适从,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态对待张继科。

 

过去的一个多小时里,拨到他手机的通话没有间断过。但是,之前雷响得厉害,曦曦怕雷,被吓得哇哇直哭,马龙没力气,也没心思去管手机了,干脆把这玩意儿扔在一边,自己哄女儿去了。

一直到他半小时后拿起手机,看到许昕发的消息,一翻通话记录,才发现,张继科的十几通电话也被他错过了。

 

许昕跟他说,他把他的新地址给张继科了。张继科应该很快就到。

 

这是他们回来之前,在车上就谈好了的。

 

当时许昕说,张继科那边肯定瞒不下去了,怎么办。

马龙心乱如麻,只能回答:那就别瞒了,我跟他说清楚。

 

他们默认这是最好的解决策略。

但话是这么说,马龙其实一点都不知道,他该跟张继科说清楚什么。

 

他千头万绪想不出来,一边哄曦曦睡觉,一边注意到窗外雷声渐弱,雨声渐停。

北京这天就这样,消停了,也就停了。

 

但他心头仍然惴惴不安。

 

因为他今晚还需要面对另一场暴雨。

 

正当马龙心烦意乱的时候,门铃尖锐地划破了室内的平静。

紧接而来的是焦躁的拍门声,还有张继科的喊声。

 

制造的动静像要惊醒全世界。
张继科像是疯了一样。马龙能想象他发疯的样子。

 

马龙立即起身去开门,他不希望张继科吓到曦曦。

但他走到门廊,曦曦就被吓醒了,大哭了起来。

 

哭声搅得马龙更乱了。

 

但他顾不上他女儿。他还有个大麻烦。就在门口。离他不过四五步的地方。

 

马龙一把拉开了门。

 

门锁一开,没等他反应,门外那个莽汉就直接用力,将门推了个大开。他本人也顺势踏进了马龙家门。

张继科气势汹汹。满脸烦躁。扑进来的样子真的像只藏獒。不知道是因为爬楼,还是情绪激动,他的胸膛在上下起伏。

 

一双眼睛倔得要死——这么多年就没有变过。

他烦躁,他愤怒,马龙能理解。
可是,他眼神又像受伤了,这马龙不明白。

 

但也等不到他明白了。

张继科猛地一拳砸向门板,将他拉回现实。

接着,迎面当头就是一句愤怒的质问,连名字都懒得叫了:

 

「你为什么要生下她?!!!」

 

马龙的心态一下子就崩了。

 

之前的愤怒像雪崩一样倾塌下来。
马龙一瞬间涌起一股冲动,想当着张继科的面摔上门,大吼着让他滚开,滚得远远的。
他爱他的女儿。他想生下他的女儿关张继科屁事。

他的脑袋轰轰地想。怒气积攒到胸口,让他感觉自己快爆炸了。

 

但最后一丝理智却让他踩了刹车。

 

就算张继科骂他,他也怨不了张继科。

他的自作主张打乱了张继科的生活,将张继科的公众形象推到了悬崖边上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张继科有个私生女了。

这是一件改变人生的大事,他却滴水不漏地瞒了张继科。张继科糊里糊涂多了一个责任,还多了一个天大的丑闻。张继科是无辜的。张继科有权生气。

 

一切都是他的错。

 

这么想着,马龙突然就泄气了。

哪怕内心的另一个自己怒气冲冲,想揍翻张继科,马龙仍然麻木地开口,道歉了:

 

「对不起。」他说,「生下她是我的私心,我很抱歉,闹成现在这样。但她不是你的责任,我也从来不想干涉你的生活。我可以配合你公关,处理这次事件。对不起。这次之后,你可以继续你的生活。一切都是我的错……抱歉,继科,我放弃不了她。我动过想法,但我做不到。这太残酷了。……抱歉,我……抱歉。」

 

张继科瞪着眼睛,大惑不解地盯着马龙,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似的。

「马龙……」

 

对着自己爱了十几年的人,张继科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,满脸难以置信:

「你他妈……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啊……!」







*科哥一点都没考虑自己的事,只想着龙仔和女儿。

*导师给了两个项目,ddl在本周,所以我也不确定下次更是哪天了QAQ其实下学期要推研了,接下来也不太敢每天浪了233

评论(25)

热度(2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