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一章)

 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
第十一章

*本章请务必配合那个番外看。

*最近三次元忙,所以评论不能一一回复,很抱歉,但很感谢^^
 

 

###

「咚咚咚咚!」马晨曦小手攥着鼓槌,兴奋地往鼓面上槌敲。

    

毕竟是守护过马龙音乐梦想的男人,张继科给女儿打起call来,热情不输从前。

「曦曦好厉害!加油!!来!!」张继科坐在曦曦身后,让坐着的女儿顺势靠在他怀里,自己也拿着另一只鼓槌,配合着曦曦乱打一通。

 

小的那个玩疯了就算了,大的那个也不让人省心,越敲越来劲。

马晨曦咿咿呀呀地乱叫,槌到最激动的时候,一甩手,干脆把鼓槌扔出去了。

 

「哈哈哈哈。」

张继科大笑起来,挠了挠女儿的咯吱窝,女儿也咯咯咯地跟爸爸笑成一团。

 

张继科把脸凑过去,说一句:「曦曦亲亲。」

七个多月的宝宝听得懂了,嘴一嘟,就用力香了一个。

 

张继科那叫一个心花怒放……

 

这一段录像是马龙给他们录的。

当时马龙站在旁边,全程笑个没完,还使劲喊他「张三岁」——视频忠实地把马龙的声音也录了进去。

 

无论什么时候重温,张继科都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。一想到他正享有这份美好,他就感觉不真实。

 

摩挲了一下聊天框,他把视频转发给了张妈妈。

 

他爸妈想看。他们现在已经不满足于孙女的照片了。

 

老实说,他微博发声明的第二天,他妈妈就说要来北京看孙女了。但张继科跟马龙的关系还不清不楚,一下子就搞这种全家出动的阵势,怪像抢孩子的。张继科怕马龙不高兴,也怕吓着孩子,就没答应,让他们再等一段时间,然后把手机里三百六十五度拍的照片一股脑全发了过去。

 

他爸妈这边还好对付。马龙爸妈那边,就难说了。

他们还没回北京。据说是老家有个亲戚惹上点官司,要他们出庭做个证。估计是要耽搁一段时间。

他们对张继科的声明不置可否。谈也是马龙在谈,张继科还没有机会跟他们说上话。

    

可风波这么大,他跟马龙还得工作。

张继科跟马龙隔得远,每天一下班,就开车一个半小时,往马龙公寓跑。他很迫切地想认识女儿,了解女儿,把业已错失的时光全部补回来。

但他一开始也遇到了挫折。

 

他微博发声明的隔天下午,他来到了马龙家。

当时,马龙刚喂曦曦吃完晚饭。这是张继科第一次跟醒着的曦曦打交道。小家伙坐在浅紫色的座椅里,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,好奇地打量他。但毕竟是第一次见,马龙把她抱起来时,她还害怕,一双手紧紧攥着马龙的衣服。止不住好奇心,偶尔觑张继科两眼。但她发觉张继科也在看她,就又把头扭开。

 

「曦曦。带你认识一个人。」马龙哄她,「他是你继科爸爸,来,打个招呼,乖。」

他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牵着孩子的小手摆了摆。但曦曦反应很冷淡,甚至不肯瞄张继科一眼。张继科有点沮丧。

 

马龙把她最喜欢的玩具给了张继科。在玩具的吸引下,曦曦终于扭头看他了。她怯怯地伸出手,想拿玩具。张继科将玩具送到她手里,她犹豫了一会儿,才紧紧抓住。张继科露出了笑容。

马龙一看,是时机了。

「曦曦给继科爸爸抱抱,好不好?乖。」

 

说着,他就将曦曦递给了张继科,张继科紧张地接下她。但一到张继科怀里,怕生的曦曦嘴一扁,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玩具也不要了,朝马龙伸直双手,要他抱回去。张继科傻眼了。

马龙没法子,只能抱回去。

 

看着马龙怀里一秒变乖的小孩,张继科的心塞难以言表。

 

「抱歉,继科,我应该拿照片让她先熟悉一下的。」

 

「没事。」张继科也不怂,从地上捡起玩具,说,「慢慢来。」

 

他以前哄过亲戚家小孩,自认为挺讨小孩喜欢。他相信他女儿会跟他亲的。

 

事实上,当天,张继科花了一晚,使劲浑身解数,又是做鬼脸又是发怪声,耍到最后,一来二去,晨曦渐露笑颜,才肯被他抱,跟他玩了。

 

两个星期一过,现在曦曦跟他的感情可好了。

张继科心中有说不出的自豪。

 

他每天下午一下班就过来,晚上又开回去睡觉。虽然都在北京,但路途说短也不短。路上的时间加起来,比他们三个人相处的时间还长。张继科挺辛苦,可一句抱怨也没有。马龙都看在眼里。

 

白天他们都得工作。张继科时间相对自由一点,但无奈隔得远。马龙爸妈还在鞍山。曦曦只能托给姚公主。她跟大蟒倒不介意,但时间一长,马龙很过意不去。

通常是马龙去接曦曦。碰上马龙有事,张继科就自告奋勇。

 

好几次张继科到了许昕家,许大蟒看女儿奴属性全开的张继科,挺不是滋味,觉得张狗子你倒是好,白捡一个女儿,当宝贝宠着,苦都我师兄一个人受了。

不只许昕觉得。陈玘他们也气不过。但有什么办法。之前那也是马龙自己的决定。而且他们也觉得邪乎,从没见过女儿,张继科却真的打从心里疼着曦曦,宠到没边。

 

同辈的不吭声,但年长一辈的敢说话。张继科发声明之后,刘指跟肖指都跟他电话谈过。大体的意思是,他们搞不懂现在的小年轻在想什么,不想插手管你们的事。张继科你宠女儿,这是最好了。可是,马龙的确不容易,不管怎么样,你都对人好点儿。

 

张继科挺生气的,觉得如果不是你们合着伙儿瞒我,怎么会是现在这样?

 

他知道马龙一个人带孩子肯定不容易。但他一个大男人,对孕期的辛酸全无概念,所以,这种「不容易」对他来说,也是相当的模糊。

 

反过来,对于马龙瞒着他,张继科说没怨气,那肯定是假的。他错过了很多。每次看着女儿童稚的小脸,他都心怀遗憾。他甚至觉得,如果马龙不瞒着他,也不至于有那么多的「不容易」。觉得他会强迫他放弃女儿……张继科无论第几次想,都会被轻易气笑。他知道马龙倔,但擅自替他决定什么样的生活好,什么样的不好,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……张继科开心不起来。

 

但他不想用过去的事情破坏现在的安宁。

 

他跟马龙之间因为女儿建立起了一种奇怪的关系。两个人都像小行星一样,绕着女儿转。他们心照不宣地搁置了对彼此关系的探寻,把视线都转移到女儿身上。不动声色地掩藏自己的感情,做个好「合作人」——这也是为什么,张继科再喜欢那张马龙跟女儿的合照,最终也只拿了曦曦的单人照做了手机壁纸。

他不想再添上任何变数了。对现在的生活,他已经非常非常满意了。有时候,他们三个人真的就像个小家庭,温馨又可爱。张继科曾经对此梦寐以求。

 

张继科宠女儿。女儿发脾气他都乐呵,含在嘴里都怕化了,哪里舍得责怪女儿。

他唱红脸,马龙就只好唱白脸了。

 

该训的时候,他照样训。可现在跟以前不同了。曦曦一哭,张继科就心疼得要命,要替女儿说话,说孩子多大点儿,懂什么呢。

马龙不高兴了,怼他,说他这心态,以后八成要把孩子宠坏。

两个人一对上,一齐犯倔,但最后张继科总是举白旗的。

 

张继科每晚留在马龙家吃晚饭。深谙马龙厨艺的他,在吃第四餐的时候,就主动挑下了这根大梁。还痛心疾首地说,以后绝不让女儿受荼毒。

每晚,到马龙家之前,张继科就顺道在小区旁边的超市买菜。一到马龙公寓,就脱下西装外套,围上围裙,洗手作羹汤。

马龙想帮忙,张继科就一个劲儿摆手:去去去,照看曦曦去。我没事。就快起锅了。你等不及了,可以夹口牛肉吃,那个什么青椒炒牛肉我不是端出去了吗?……

 

张继科变着花样做菜。每晚做的,还都是马龙喜欢的。

 

张继科解下围裙的时候,马龙往往也喂饱曦曦了。两个人坐在餐桌上,边吃边唠嗑,曦曦就坐在一旁的婴儿座椅上眨巴眼睛。她还没长牙。马龙偶尔会用筷子沾点清汤,让她尝尝鲜。

但两个人也会使坏。

 

有一回,张继科公司有事耽搁了,回来晚了,干脆不做饭了,打包了日料回来。里头的秋刀鱼,配了一小块柠檬。曦曦眼巴巴看他们吃。坏心眼的张继科就挤了一点柠檬汁到筷子上,伸过去给曦曦尝。小姑娘单纯啊,之前的味道都很好,这会儿她也没多想,张大了嘴就巴了上去。结果五官都酸得皱在一起了。

马龙还想说张继科两句的,一看女儿那滑稽模样,也忍不住跟着张继科一起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

……到底是亲生的。

 

张继科第一次有了三口之家的感觉,是在一个周末。马龙说,因为小家伙之后很快就会滚会爬了,他想去挑一款厚实柔软的地毯。

他们就上了张继科的车。

 

张继科早买了那个安全座椅了。

但马龙是第一次见。

老实说,张继科在女儿问题上的周到,超出了马龙的想象。

张继科低着头给曦曦系好,检查了一下,确认不会勒着孩子之后,又对着曦曦扮鬼脸,惹她笑。

看着他们的互动,马龙胸口发热。

 

买回地毯后,张继科又合力跟马龙铺上。铺了好几个房间,还有走廊,搞得热火朝天。铺好了之后,他们累了,两个人干脆躺倒在了客厅地面。棕色地毯很柔软。空调呼呼地吹。

女儿在婴儿座椅上盯着他们看,咬着手指,口水流了一手。

张继科一笑,起身将女儿从座椅里抱了出来,给她擦干净手,然后让她躺在他们中间。

 

马龙侧过身来瞅着女儿,女儿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瞅着张继科,张继科跟马龙之间近得可以听见呼吸声,那一瞬间,张继科感觉,啊,人生圆满了。

 

铺上地毯后,张继科就喜欢坐在地上跟曦曦玩游戏,不厌其烦地夸她,笑得眼角都是褶子。

曦曦跟张继科学的,净喜欢亲人,有时候马龙过来,要抱曦曦去洗澡,就看见她跟张继科亲来亲去。瞅见他来了,小姑娘目标转移,对着马龙嘟小嘴,马龙很没办法,就凑过去给她亲。

「叭」地好大一声,小嘴亲到的地方全是口水。

 

偶尔兄弟们会来他家做客。彼此心照不宣,当以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,大伙儿还是兄弟,该招待的招待,该闹的闹。陈玘、许昕、方博几个对马龙感情清楚的,看他们现在俨然两个男主人的样子,就缄口了。

但张继科对他师兄的心态就微妙了。尤其是,现在马龙就在他身侧,马龙和他的女儿躺在他怀里……

 

可马龙的态度很正常,对待陈玘的态度跟对待其他兄弟没什么差别,一视同仁。

张继科不免困惑,但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

 

####

一开始,张继科不敢奢望留宿,每晚不辞辛劳地跑来跑去。

但跑的日子久了,一两个月下来,别说张继科了,马龙都看不下去了。

 

他们为了带孩子处在一起。

但毕竟感情深,处着处着,没增添什么谈情说爱的悸动,却处出了一种家人的感觉。

最起码,以前的兄弟情谊算是恢复了。

 

张继科也逐渐大胆了起来,不再绑手绑脚。

 

有一晚,他吃饱喝足,窝在沙发上看重播的球赛。女儿玩累了,在他身旁睡着了。马龙也不急着抱她回去,从婴儿房拿了个小被子给她盖好,就跟着张继科一块儿看球了。

大灯关了,剩下几盏小夜灯,散发着柔光。昏暗的环境中,电视声音不大,小家伙睡得很沉。两个人低声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赛况。

气氛不赖,球赛正精彩,女儿在旁,马龙在旁,张继科舍不得走了。

 

马龙中途还提醒他来着:九点半了。

 

张继科两眼盯着屏幕,敷衍地嗯了两声,又说,正好看呢,让我再看会儿。

 

再看会儿、再看会儿,看着看着,张继科干脆赖着不走了。跟撒娇似的。那点儿理直气壮也不知道是谁给的勇气。跟他女儿一个样。

 

马龙眼皮都懒得抬,说,行,你睡客房。今晚女儿哭了,你哄。

 

张继科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

比赛结束了,张继科伸了个懒腰,平时就打不开的那双眼这会儿更加惺忪了。

马龙到卧室找了身睡袍给他,问他西装怎么办。

 

张继科说,能怎么办,明天我带过去得了。你明早先借我身衣服呗。

 

马龙点点头,把酒红色的浴袍丢给他。

他翻了翻,问道:

「马龙,内裤呢?」

 

「啊?内裤你明天再换吧。」

 

「欸你脏不脏哪。」

 

马龙气笑了,「你穿我的就不脏?」

 

「不脏。」张继科斩钉截铁。

 

「去你的。我给你看看有没有新的。」

 

「没洗的我不穿。」

 

「就你话多。」

 

马龙走进卧室,不一会儿拿了一条内裤出来。

「之前买的,洗了还没穿过。」

 

张继科嘀咕着接过去,进了浴室。

 

他们享受这种关系。谁都没有再费心去想感情的事。这样的日子太过珍贵,总让人感到不太真实。不能让不确定的因素再掺和进来了。

 

 

 

####

仅仅在少数情况下,他们会泄漏内心的真实。

 

那天,张继科从公司出来,发消息问了下马龙想吃什么,之后便像往常一样,开车驶向马龙的公寓。车程很长,张继科逐渐习惯了。等红灯的时候,他突然发现,手机快没电了——今天下午开了个会,他不小心把充电这回事忘了。想在车里充一下,又发现数据线没反应,大概是坏了。

 

人不顺心的时候,喝凉水都塞牙缝。

手机自动关机了。他开了半个多小时,又在一个路段堵上了。晚高峰北京堵,这不是什么稀奇事。但堵成这样还是头一回。

天色渐渐黑了,他在车流中堵得焦躁。想给马龙发条消息,手机又没电。

 

我去。

 

没什么好消遣的,他只能打开车载电台。听了电台才知道,这一段路的前面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连环车祸,又加上晚高峰,所以才堵成这样。

 

他堵了足足一个半小时。等到焦头烂额了,车流才慢慢挪动了起来。

 

车从车祸现场经过。画面很惨烈。张继科看了心惊肉跳,即使心急,也不敢乱开了。

 

他八点多才跟往常一样到达超市。这个时间点平时他们早吃了。不知道马龙有没有等他。张继科心急地想。等到这个点,应该都饿了。

今天超市的果蔬和肉类看着都不太好。张继科干脆放弃了,到常去的餐馆打包了马龙喜欢的菜回去。

 

在公寓门前,张继科心里七上八下,一边想着怎么跟马龙道歉,一边按响了门铃。

 

曦曦的哭声隔着门板传了出来。张继科还没来得及心疼,门一下子被打开了,马龙看见他,劈头盖脸就是怒骂:

「张继科你跑哪儿去了?!你他妈吓死我了!」

 

马龙的眼眶微微发红。门廊很暗,张继科没有看见。

但他听到了马龙语气中的焦灼和严厉。

 

曦曦在马龙怀里啼哭。

 

张继科愣了一下,马上道歉,「对不起,马龙。路上有个地方发生车祸了,堵车堵得厉害。一点都动不了。」

 

「那你的手机呢?」马龙还绷着脸,简直像是质问晚归的丈夫。

 

「欸,我数据线坏了,怎么也充不上。还没走到一半,就没电了。」道歉总归是对的,「马龙,对不起。」

 

马龙还生闷气。但他也不好发作,就悻悻然让张继科进门了。

 

「这么晚了,超市今天的肉我看着不太好,就打包了这个回来。」

张继科把手里提的袋子递给马龙,一边脱鞋。马龙一手抱着抽噎的女儿,一手接过袋子。

他心有余悸,脸上的焦虑也还没有完全褪去。

但他努力地掩盖下去。

 

张继科没发现他的异常。换过了鞋,他没拿回袋子,倒是张开双臂,把哭泣的女儿接到了怀里。

 

「小公主,我回来了。你怎么哭了呀?想爸爸吗?」他亲了亲女儿。女儿扁着嘴,眼睛里蓄了两泡眼泪,看了让人心疼。

 

「她长牙,不舒服,还有点低烧。」马龙闷闷地解释道。

 

张继科用额头贴着女儿的额头,感觉了一下,是比平常要烫。

「没事吧?」他有点担心。

 

「没事。吃过药了。」

 

而就在这时,马龙的手机响了。他接了起来。

对面不知道谁说了什么。

马龙回答了一句:「没事了,昕子。回来了。就堵在路上了。」

 

对方又说了什么。

 

「谢谢了,改天请你吃饭。拜拜。」

 

说完,马龙挂了电话。

 

张继科感到奇怪:

 

「大蟒?怎么了?担心我呢?」

嘿,他好歹一个成年人,晚回家一点也不用这阵仗吧……

 

「没什么。」马龙抱回女儿,把菜递给张继科,然后老实地交代:「我忘记煮饭了。」平时,马龙比张继科早回家,会把饭先煮上,等张继科回来炒菜。

 

张继科愣了一下,但没太在意。

「没事,那我下个面呗。你看着曦曦吧。哦,对了,帮我手机充一下吧,就在我公事包里。用你的数据线吧。我明天再去买新的。」

 

马龙点点头。张继科提着菜就进厨房了。

 

吃完晚饭已经九点多了。

马龙去给曦曦洗澡。张继科洗完碗,闲着没事,刚好手机充满电了。他长摁开机键。

 

手机一开机。首先一股脑冒出来的是短信提示,然后是微信提示。

马龙给他发了很多条,先是微信,见他没回,又发了短信。都是什么「你没事吧」、「回个电话」这类的——大概马龙电话也没少打,只不过他关机了,一个都没接到。

 

这么急?

 

张继科有点纳闷。想到马龙接的那个电话,就给许昕发了条消息,问他马龙怎么了。

 

许昕刷刷刷发了一大堆过来:

 

老张你可不能没良心啊。

不然真的天打雷劈啊。

你每天走的那条路不是连环车祸嘛。那么晚了,你人没回来,电话又打不通,我师兄以为你怎么了,心惊胆战的,到处打探你消息。

曦曦今晚不是发烧吗?又哭了一晚上。

我给他打电话那会儿,他都准备出门找你了,想让我过去他那儿照看曦曦。

老张,我师兄对你是真的好。你可不能好心当驴肝肺啊。

 

张继科的心被狠狠地震了一下。当下百感交集。

想起他回来时马龙那焦虑的神色,他就愧疚不已。张继科也总算知道了,为什么马龙今晚会忘了煮饭……急昏头了。

 

张继科匆匆地走向浴室。

小姑娘长牙不舒服,情绪焦躁,洗澡也不像平时那么活跃了。

 

「马龙。」张继科扶着门框。

 

「嗯?」马龙背对着他,正低着头,给女儿擦洗身子。

 

「让你担心了,对不起。」张继科诚恳地说。

 

但是,这大概太煽情了。马龙也好一会儿没说话。

头也不抬地继续手中的事。

 

「我往后一定好好给手机充电。」张继科保证。

「往后」这时间太长了。就像他们要永远生活在一块儿。

 

马龙沉默了片刻,说:

 

「没事就好了。你来回多注意点安全。曦曦快洗好了,你先出去吧。」

 

张继科听话地转过身,前脚刚踏出浴室门,又听见马龙说话了:

「对了,今天给你配了钥匙。在客厅柜子里,你自己拿。过两天你不是休假吗,有钥匙进出比较方便。」

 

张继科感觉喉头鲠了一下。

「谢谢你,马龙。」

 

「有什么好谢的。」马龙拿干毛巾给女儿擦,「你休假多带她出去转转。一直打扰姚公主也怪不好意思的。」

 

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

 

张继科来到客厅。柜子顶上果然放了一枚钥匙,在日光灯下反射着柔和的光。张继科慎重地收下它,将它挂在了自己的钥匙串上。内心弥漫着温情。

这是他被接纳的小小一步,但这非常重要。

 

他的小小的家,这个说法可真是太美好了。









*6千7,给自己打call。

*带小孩日常。心结还在,但谁都没去触碰,在一起应该还是挺愉快的。

*很多还不清不楚的还没写。慢慢来。

 *感谢@精分的老虎 的建议^^,我个生活白痴,这两天老闹笑话。

评论(45)

热度(4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