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三章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。


第十三章

 

 

 

孩子的成长总是美好而不讲道理。

像小树苗抽枝一样,每一天都在长大,最亲近的人往往最难发觉。但偶然间觉察到了,那种惊喜也称得上无与伦比。

 

短短两个月里,张继科看着他的女儿冒出第一颗牙,看着她从只会翻身的小肉团,变成满地打滚的混世小魔王……

每每想到她的成长,张继科内心既欣喜又怅惋。每一天过得如此之快,转眼就从指缝间溜走了,虽说来者可追,但过往的感动总让人回味再三。

 

张继科珍惜她女儿的每一面:动个没完的小魔王、一言不合放水的小哭包、调皮捣蛋的问题儿童、温软可爱的小棉袄……

 

但越是这样,他没能参与的那一年半时间就越让他感到遗憾,每一回甚至还能激起点怨气:如果马龙当时没有自作主张隐瞒,结果会是怎样?

 

张继科从马龙那儿拿到了一个U盘——在某一次,曦曦又把玩具摔坏之后,马龙无可奈何地说,曦曦以前很乖巧很柔弱的,怎么长着长着就熊成这样了呢。张继科表示严重怀疑。马龙沉思了片刻,就给他翻出了这个U盘。

 

里面都是曦曦的照片和录像。她还没出生那会儿的彩超照片和检查报告也在。

 

马龙老实交代:这是专门给你存的。

张继科当即眉头一拧:你以前就想过我们重新聚在一块?

 

马龙倒云淡风轻,蹲下来摸了摸曦曦的头,说:不是。这是以防万一。

张继科不太高兴,但也只能闷着不说话。

 

马龙起身,从卧室里搬出以前打游戏看电影用的笔电——有了曦曦之后,他就很少动过这电脑了。

 

一起看吧,有不太明白的地方,我可以跟你说说。马龙说。

 

###

马龙是个心细又认真的人。这从他打球就能看出来。

但当张继科逐个浏览U盘文件时,他还是对此深有感触。

 

曦曦没出生之前,只有图像和……音频?

 

「这是她四个月时候的B超。当时已经能看出轮廓了。这是她的脑袋,她的手、脚,这是……」马龙一处处指给张继科看。张继科怀里的曦曦也睁着大眼,满脸好奇。

而马龙却不能像之前那么平静了。

 

旧照片将他的心绪一下子带了回去。

 

当时的茫然无措至今回想起来仍十分清晰——那时候,他刚竞聘上教练没多久,重任在身,又因为那次一夜情而基本断了跟张继科的联系……发现自己怀孕后,他整个人六神无主。诸多现实让他有过放弃孩子的想法,

但就是这张黑白照片,一瞬间让他动摇了。

新生命所带来的震撼,现在看来,也半分不减。

 

而这份震撼,对于第一次看的张继科来说,显然更为巨大。

 

B超上的影像不太分明,但还是能看出胎儿纤弱的身体。

他心中掀起了跟马龙迥然不同的波涛。

 

「她好小……」

 

「这才四个月。当时我看上去也只是像长了啤酒肚,不然我应该更早就察觉了。」

 

「你四个月才知道你怀了?」张继科记得,之前马龙也说过。

 

「嗯。」

 

不同于女性,男性可孕者压根儿没什么判断依据,只能靠自己留意。

老实说,除了可以受孕之外,可孕者跟其他男人没什么不同。他一个年轻人,在国乒的男人堆里混,久而久之也不觉得自己哪里不一样。国乒的环境相对封闭,他也从不乱搞,这方面的意识就更加淡薄了。再加上,当时他跟张继科闹掰了,心烦意乱,对于那一晚相关的事情本能地产生排斥。

 

张继科觉得不可思议:

「没有……没有什么预兆?不是会吐什么的吗?」

他从不知道马龙是可孕者。他一个大男人,对这方面的浅薄认知,大部分还是从电视上得来的。

 

「曦曦很乖。」马龙摸了摸曦曦的脑袋。小姑娘歪着头看他,马龙回以一笑,「当时我的反应非常轻微,吐了几次以为是吃坏了肚子,犯困以为是压力太大……」他自嘲,「……我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。」

 

「犯困?」

 

「嗯。就感觉累,老想睡觉。」马龙轻描淡写,「不是什么大事。」

 

张继科却有点急。

「不是,你当教练工作量那么大,你不怕出意外?」

 

「我那时候知道什么。」马龙说,「有过几次肚子难受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」所以他没放在心上。

 

但老实说,现在回想起来,他真的后怕。

前几个月是最脆弱的。如果当时出了什么意外,曦曦她就——

 

马龙不寒而栗。

 

但张继科偏偏在此时给他补了一刀:


「你之前说,你有过放弃她的想法?」

 

张继科眉头紧拧,好像非常不赞同的样子。


马龙突然很想问他,凭什么?

你什么都不知道,凭什么站在制高点给我摆脸色?

 

但他终究没说出口。

在这个问题上,他的确心怀愧疚,甚至不太敢直视曦曦澄澈的眼神。孩子望向他时,那双眼里全是天真的信任,他受之有愧。

 

「我是有过这想法。」马龙闷声承认。

 

「为什么?!」张继科无法理解,甚至产生了怨气。

 

马龙一皱眉,差点气笑了。

张继科你到底有多天真?

「没什么为什么。」马龙说,「我有我的工作,有我的人生。我跟你什么都不算。你给我一个生下来的理由?」他口吻虽然平和,但说的话很尖锐,一针见血。

 

这是他们重聚之后,第一次谈到彼此的关系。马龙话语中的拒斥和疏离,却令张继科望而却步。他哑口无言,不得不承认,马龙是对的。

 

「抱歉。」

张继科低头了。

 

但是,在他内心深处,浅薄的知识仍让他以为,「养个孩子没什么大不了」。而放弃像曦曦这样一个生命更加不可原谅。

所以,他心里还有牢骚,只是看马龙要生气了,不敢再拿出来纠缠。

 

与此同时,马龙对他们关系的描述也让他感到沮丧。

 

马龙说这个也难受。而且,他敏锐地觉察到了气氛的变化。

对话不能这么下去。他想。

 

感情的事,马龙不愿意跟张继科多谈。

因为现在每一天的生活实在太好,他们像真正的一家人。马龙不想改变。

 

「没什么。」马龙也不纠缠。

「不过,最后我不是生下她来了?」马龙牵起围兜,给女儿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「……我从来不后悔这个决定。」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刻,也没有。

 

张继科鲠了一下。


他突然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让马龙改变了想法?单纯的恻隐?下不了手?

他内心有个声音说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但他想不透。

 

马龙也没有给他发问的机会。他用鼠标点了下一张照片。

「这是五个月时候的。」他将张继科的注意力拉了回来。「比四个月的时候更大了。这张彩超也清楚很多。19周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她动了。她当时没有现在活泼,」马龙轻轻捏了捏曦曦的小脸,「小懒虫一个。除非是我让她难受了,否则就懒得动。好几次我都提心吊胆的,以为她怎么了。是吧?马晨曦,你以前是个小懒虫是吧?」


曦曦听不懂她爸爸在说什么,只知道马龙在跟她说话,就眨了眨眼,突然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 

张继科听得入迷。

「她动的时候什么感觉?」

 

「一开始还好,就小小的震动,不留意的话还感觉不到。后来越长越大,就拳打脚踢了。有一回用力地踹了我肋骨一脚,差点没背过气去。」他对着女儿皱眉皱眼,「好在你是个小女生,如果你是男孩子,我现在就要打你屁股了。」

 

「然后这是六个月的……」

 

张继科插嘴:「是那次活动的时候?」

 

马龙没想到张继科会去算时间。「……嗯。」

 

「你可真厉害。」张继科不无自嘲地说,「我当时真的以为,你只是退役了胖了。」

如果那时候他察觉到了……唉。算了。

张继科不想作出这种注定要让自己失望的假设。

 

马龙沉默不作答。

他点开了下一个图像。

「这是七个月的时候。能看出来一点样子了。」

 

接着,他关闭图像,他点开了第一个音频文件,调大了音量。

快速跳动的声音顿时充盈室内。曦曦一听,竖起耳朵,警觉地扭头看向电脑——她这个年纪,对不熟悉的声音很敏感。

 

张继科也愣了。

 

马龙跟他解释:

「这是她第七个月时的心跳。我拿手机录的。很抱歉,之前的我都没有录下来,不过心跳声音差别不大就是了。」

 

张继科心情很矛盾。一方面,他很想说,马龙你不用道歉,保存下来这些,我已经很感动了;但另一方面,一想到他错过这些的最终原因,就在于马龙的固执,张继科又没法释怀。

 

马龙没有理会他的沉默,继续给他放照片,听音频。

放到第九个月的照片时,张继科瞪大了眼:

 

「她……她这是在……」

 

「嗯。」盯着屏幕,马龙温柔地笑了,「医生说她是在吮手指。」

彩超照片可以清晰地看见,胎儿手指握拳,拇指含在嘴巴里。

 

「好神奇……」张继科情不自禁地感叹。「她还在你肚子里就会……」

 

「她发育得很好,而且当时快足月——」马龙突然打住了,眼神变得复杂。

 

对了。就是在曦曦快足月,他最难受的那段日子,旁边人的绯闻在网络上传得轰轰烈烈人尽皆知……

马龙还记得,当时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负担,让他的每一天都显得特别难熬。那些时日也成了横亘在马龙心上的一道阴影。

 

尽管张继科那篇长微博「郑重」作出了澄清,但在马龙这个当事人看来,那通告几乎没有一句真话。他对绯闻的「澄清」也理所当然是瞎掰一通。毕竟谈公事谈到夜店里去,也确实挺厉害的。

那东西,骗骗满心感动的网友还行,要马龙拿来自欺欺人就真的算了。

 

他的理性说,他不该怨恨张继科。

但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一笑泯恩仇这种事,他做不到。

 

「怎么了?」

察觉到马龙的异常,张继科疑惑地抬起了眼。

 

「没事。」马龙的语气冷淡了几分。

张继科听出来了,但他不知道为什么,还以为只是错觉。

 

马龙深吸口气,克制着了一下内心情绪。

「之后,曦曦就出生了。」

 

第一张照片是马龙他爸爸拍的。

曦曦躺在襁褓中,胎毛稀稀疏疏,小脸又红又皱。轮廓有点现在的感觉,但模样并不分明。

 

「哇。」张继科低下头来,牵起曦曦的小手摇了摇,还皱起鼻子逗她,「你出生那会儿可不太好看啊,闺女。」

 

马龙没作声。

 

对马龙的想法一无所知的张继科,继续鲁莽地问话:

「你拍的照片吗?」

 

「……不是,我爸爸拍的。」

 

「那你为什么不抱着她拍一张?」张继科翻了翻后边几张照片,有点遗憾。

他以前看表姐表妹的新生儿照片,都是母亲抱着孩子拍的。不是有纪念意义的一刻吗?说实话,张继科一直很喜欢看马龙和曦曦同框……

 

「……」

马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有一瞬间,他很想站起来咆哮一声,质问张继科究竟知道什么。

 

马龙能说什么?

 

因为他生这个「不太好看」的孩子痛了十二个小时,实在没有力气?


因为他是个男人,实在拉不下脸来把自己一脸虚弱的样子定格成画面?

照片当时是发给朋友们的。他既不想让同是男人的兄弟们看见这副样子,更不想让张继科看到……

 

张继科他究竟知道什么?!

 

当时,他一个人呆在冰凉的产房,看着发白的灯光、发白的天花板,房间外头是他年迈的父母。他一个人躺那儿,一阵比一阵剧烈的阵痛让他难以忍受,但他不能荒唐地哭喊,不能喊痛。


疼痛的浪潮一波波袭来,漫卷全身,他死命忍着,咬牙到牙关发麻,手指差点揪烂床单。脑海中,羊水栓塞那些危险名词一个个冒了出来,让他感到了巨大的恐惧。最痛的那个时候,他几乎以为他就要那么死去。


他从没有依赖过任何一个人,但在那一刻,处在痛苦、孤独和恐惧边缘的他,真的想要一个依靠。再短暂也行。告诉他,他不会死。告诉他,疼痛很快会过去。告诉他,有人在他身边。

但都没有。

到最后,他只想要一双手给他一点鼓励,想要那个人喊喊他的名字……还是没有。

 

反倒是他,在痛到极点,情绪崩溃的时刻,一直不争气地、无意识地在喊:

 

「继科……」

 

「继科……」

 

「继科……」

 

然而,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

……

 

马龙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

张继科什么都不知道。


他根本就不在乎!

 

在这样的张继科面前,马龙没法袒露自己的脆弱。

这无异于剥夺他最后的自尊。

 

他没法释怀。就算有人跟他说,这不是张继科的错……


他释怀不了。

这单方面的感情一开始就偏离了航线。

 

内心激烈波动的情绪让马龙说不下去了。


是他高估自己了。或者说,是好日子过得昏了头,忘乎所以了。他竟然以为他能好好跟张继科谈论这段往事……

 

「马龙,你没事吧?」


张继科发觉马龙脸色变得很差。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连曦曦似乎都察觉到了氛围的反常,开始不安了起来。

 

马龙强行压下内心的暗潮汹涌,将电脑窗口关闭,拔下U盘一把塞给了张继科。

「其他的差不多,你自己看就行了。」他装作不在乎的样子,「我突然想起有件急事要当面交代林高远,我去找他一趟。」

说罢,他摸了摸曦曦的头,起身就去拿车钥匙。

 

「马龙!」张继科发觉哪里不对。但他说不上是哪里,只是下意识想阻止马龙出去。

 

他们刚刚不是说得好好的吗?突然怎么了……

 

「什么?」马龙回过头看他。

 

「……不是……你看,今天是周末,而且这都快到饭点了……」他胡乱地说。

他突然很茫然。他干嘛不让马龙出去?内心隐隐作祟的不安感又是什么?

 

「没事。待会你自己先吃。不用等我。」马龙披上外套,拿着车钥匙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

他急匆匆地下楼,一步也没有迟疑,好像背后有什么人在追赶似的。

一直开车开出小区,到了一个前后无人的路边停车位,他才刹住,双手搭在方向盘上,把脑袋深深地埋进去,痛苦地哽咽了起来……









 

*心结解不开,问题就绕不过去,这种事也是迟早的。我写到那几段时都特难受。


写在后面:世界观设定上一开始写明了“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”,其实有违现实的远不只是这一点。比如,按照计生条例,在事业单位非婚生子是要面临行政处罚的,甚至有可能被开除。特别重要的岗位的话,组织上根本不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还有就是非婚生的开具出生证明、预防、入户那些都会出问题,罚款都够呛,其他就更不用说了。

所以,虽然某些现实问题会被拿来推动情节,但这篇文章不能完全拿现实来套。我个人的主观取舍是很明显的。我本人在生活上也非常白痴,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什么都不懂,上面这些还是百度来的。总之,我就在这里交代一下。

 

***还有!我个人不反婚也不反育……反正我一直有点理想主义,觉得如果遇上喜欢的人,结婚是件很好的事情,生育肯定不容易,也肯定有风险,但有人陪在身边会好很多,科学手段也能排除很多风险。换句话说,不要被吓到,这篇文章如果老张在龙仔身边,我全篇都能给大家写成大糖.....

评论(104)

热度(3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