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四章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。


第十四章

 

张继科总算理解,为什么马龙要摔门而去了。

 

说实话,一开始张继科想法的确有些天真,以为马龙真有事找林高远。

马龙出门前说,「你自己先吃,不用等我」,说得不明不白,张继科以为他要回来吃,特地等了一个半小时,肚子饿扁了都没等到人,才给自己下了个面。

 

期间发消息给马龙,马龙一条也没回。张继科以为他忙,转而发消息给林高远。

林高远说:龙哥没来找我啊。

 

张继科心里一咯噔,知道是真不对劲了。

 

凭借这么多年对马龙的了解,他多少能看出,马龙出门前神经紧张。他原先安慰自己,可能是马龙突然想起了林高远或乒队的什么情况。

 

但现在看来,原因更有可能在自己身上……

 

可是,张继科想不通啊。

 

「你爸爸为什么突然生气呢?」他抱着小姑娘,自言自语般说着。「我又没说什么啊……」

他觉得他们聊的东西都很正常啊……一开始不是好好的吗?

 

小姑娘当然回答不了他。

而且,已经午后了。曦曦这会儿在他怀里昏昏欲睡。

 

张继科想不通透,干脆不想了。肯定是他做错了什么就对了。

 

再给马龙发消息时,他也不敢乱说话了,怕一不小心又牵扯到什么让马龙生气的事情——马龙拒绝跟他沟通,他就像蒙着眼过雷区,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——这样很怂是吗?

张继科也觉得自己很怂。如果换作别人,这样莫名其妙发脾气,张继科可能就怼上去了。但这是马龙。张继科隐隐察觉到,这种「莫名其妙」背后,是他跟马龙之间的一条巨大鸿沟,是他的视野盲区——他全然不知,而马龙又异常介意的事。

 

可是马龙拒绝跟他分享,甚至拒绝他探查。

平时总是独立又坚强,一张表皮密不透风。难得情绪出现了裂缝,也选择撒个谎匆匆逃避。

 

大家都知道马龙乖。但只是乖,是拿不到大满贯,走不了马龙那么远的。他性子里有倔的一面,而且只跟自己拧。

张继科有时候想,他能怎么办?

 

对马龙说:「你别那么独立,你依赖一下我,有什么事情向我倾诉一下好不好」?

或者即刻打个电话给马龙,说:「你为什么撒谎?你有什么事?有什么不痛快你可以来我面前哭」?

 

哈。马龙得反手一拍扔过来。

 

马龙是个男人。一直以来都是。以东北老爷儿们自居。张继科当然懂,不管爷儿们、娘儿们,内心都有脆弱的角落。但发泄出来不一样啊。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呢。马龙怎么看,也不像垂泪三千尺、字字血泪的人。

 

这关系着一个男人的自尊。

张继科不敢发神经。尤其在知道马龙是可孕者之后——如果因为马龙给他生个孩子,就把他当成肩不能抗、手不能提,内心脆弱的保护对象,马龙大概会把他骨头打折。

 

张继科在心里宠马龙宠了一辈子,嘴上却很少煽情腻歪。

 

两个人都不好这一口。

以前在乒队,马龙情绪不高时,张继科从不多问,带人先上火锅店搓一顿。吃饱喝足,胡吹胡侃一番后,回到队里又是一条好汉。

 

追问不休、死缠烂打非但不奏效,反而招人讨厌。

一个大男人,不想跟你说时,嘴巴比蚌壳还紧。想说了,自然会用他的方式说出口。

 

马龙现在显然是前者。张继科逼迫不来。

 

归根结底,还是信任的问题。

 

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就是回不到旧时相互信任、相互支持的状态。

哪怕他们每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——张继科几乎没回过自己的公寓了——哪怕他们生活得很开心,他们之间的信任都像撕裂了一样。马龙不信任他,遇到问题对他隐瞒。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承担。

 

张继科束手无策。

 

他要强行打开马龙的嘴巴吗?

不。他打不开。

 

他只能反省,自己为什么不受信赖。

并且,为无意中造成的伤害道歉:

 

「马龙,如果我说错了话,对不起。」

 

张继科发完这条消息后,怀里的女儿已经阖上眼沉入梦乡了。

他随手将手机丢在沙发上,把女儿抱回了婴儿房。

 

「睡吧,宝贝。我爱你。」

给女儿掖好了被子,他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拉上窗帘之后,室内陷入了一片静谧的昏暗。

 

张继科温柔地关上了门。

 

 

###

回到客厅,拿起手机一看,张继科才发现,马龙给他回复了:

 

「怎么了?」

「没什么,你没说错什么。」

「我在外面吃了。事情办好我就回去。」

 

半真半假。

 

张继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。

 

如果是真的,那最好;

但如果是装的……

 

那么,马龙需要一个台阶下,他完全可以配合。

 

所以,张继科马上回复说:

 

「好。曦曦已经睡了。」

 

「你大概什么时间回来?会回来吃晚饭吗?」

 

虽然满心沮丧,但张继科特别想讨好马龙,想让他心情好点儿——这种事他十多年间做了无数回,都成习惯了。

 

马龙很快给他回了:

「嗯。回去吃。」

「有什么要我带的吗?」

 

有。

早点把马龙带回来。

 

「没事。你办事要紧,下午我再出去买。」张继科回道。

 

「嗯。」马龙回了个字,看样子是要结束对话了。

 

张继科顺着他:「那我先处理公司的事了。你路上小心一点啊。」

 

马龙回复:「知道了。」

 

对话结束后,张继科用拇指来回划拉微信界面,很想再说点什么,但划拉来划拉去,最后也没说成。一口气憋在胸口,他悻悻地扔下了手机。

 

张继科抹了把脸,感到异常无力。

 

他至今也想不通,马龙怎么回事。但他很担心。

可是现在马龙又给他装无事人,他不能莽撞地戳破,只能顺手推舟,配合到底。

 

啊。终究是他日子过得太美,昏了头……

 

说白了,这两个月,他们俩是靠女儿绑在一起的。所有嘻嘻哈哈的互动,都围绕着女儿这个中心在转:铺地毯、买玩具、做游戏……就连住在一个屋檐下,也无关感情,只是因为两个人都离不开女儿,想照顾女儿。

曦曦是他们一切举止的动机。

 

刨除了女儿这个因素,他们的互动寥寥无几。不是说关系僵硬——他们关系很好,毕竟十几年的感情在那儿。但仅仅就是回到了张继科退役前的状态:是好兄弟。但有些事情,彼此都有了隐瞒。有了不能说的秘密。

 

兄弟跟情人,一样可以同进同出,可以说悄悄话,可以开玩笑、恶作剧。可这两个概念不能相等的。中间有一条明晃晃的界限。比如兄弟不谈爱情,不接吻不亲热——这就是十多年以来,他们的相处模式。

 

但是,说他食髓知味也好,这些日子相处下来,即使是这样不明不白的关系,张继科也不愿意放弃。

当然,他心中埋藏了一个更深的渴望:想要成为名正言顺的一家人,而不是因为女儿而凑合生活的两个成年人。

 

张继科想试一试。但他不知道怎么做。内心又阴翳重重,害怕走错一步就将现有的一切拱手相让。

马龙并不愿意向他敞开心扉,不肯依赖他半分。

 

就像当初那样。因为「我不能让你打掉她」,所以,选择独自承担一切。甚至不肯跟他商量一下。

这件事至今仍让张继科心怀怨怼的原因,不仅在于他错失了女儿的成长,更在于他错失了马龙的信任。在马龙眼里,他成了一个不能承担责任,也不能依靠的人。意外有了孩子,马龙宁可相信,他会简单粗暴地处理掉一条生命。

 

马龙为他规划好了光鲜又轻松的生活,因为马龙觉得,他张继科更乐意呆在这样的规划之中。

 

他的好强、他的不信任、他的自以为是,无不令张继科感到恼怒。他们朋友做了十几年,马龙对他连这点信心都没有,是马龙不了解他,还是他不了解马龙?

 

如果接下来他们还要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——哪怕始终当不成情人——那也得相互扶持、相互信任吧?

 

张继科有时候很希望自己能做点儿什么,让马龙对他开启心扉,多少依靠他一些,遇到问题能一起解决。

 

他变得患得患失。

内心有个角落始终在害怕。害怕这种生活的结束。他不想再回去那种破碎不堪,拿工作麻木感情的生活了……他想跟马龙在一起,想跟曦曦在一起。

 

他想一家人在一起。

 

 

###

 

笔电还留在客厅里。张继科其实没什么公事要处理。闲着无事,他将U盘插了回去,继续一张张看照片。

不同时期的女儿都很可爱。看着她从翻身都不会的小肉团,一点一点长成现在的模样,张继科内心感慨万千。

 

但这样翻着照片,他始终感觉少了什么,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

照片和录像都是马龙保存下来的。

哪怕是「以防万一」,也是特地为他拍、为他录的。

 

张继科内心浮起一种微妙的感觉:也许马龙并不想剥夺他作为一名父亲的权利,只是……

 

只是什么呢?

他没想明白。

 

从头到尾,文件夹的内容很快就翻完了。

张继科还挺遗憾:其实他比较想听马龙跟他讲,像先前那样——他既可以知道女儿的成长状况,也能够知晓,那段时间里马龙在想什么、在做什么……

 

就在张继科怅惋的时候,他突然间发现,这里面的照片几乎全是女儿的单人照,马龙就没有露过脸。

 

又是一大遗憾。

 

如果他在的话,他一定会给马龙和女儿拍很多合照。他喜欢看他们同框。因为他们是他这辈子最在乎的两个人:一个是爱人,一个是他们的结晶。他们同框的时候,那种幸福感特别强烈。马龙平时抱曦曦时,张继科就喜欢在一旁盯着他们看。

好像空缺的拼图拼上了,他感觉很完整

 

所以,许昕当时传给他的那张合照,他至今都保存着。不敢换成壁纸,就经常从相册里翻出来看。

 

真遗憾。

 

张继科想了想,拿起手机,决定再问许昕要要看。

 

 

###

 

「只有曦曦的单人照了,不过你应该有了,都是师兄发给我们的。」

「合照就那一张。」

「没有我师兄的单人照。」

 

许昕连续回了几条。

 

一年半没有照片?

 

张继科觉得不可思议,飞快地打字过去:

「乒队的团体照呢?」

 

「那次活动拍了。但那次你们都见面了,还要照片?」

 

「其他的呢?」张继科不死心。

 

「就没有我师兄了啊。」

「他不给我们拍啊。」

许昕回复道。

 

「为什么不给拍?」张继科追问。

 

「欸我找到了一张。就我师兄重新归队时,请他吃夜宵那会儿拍的。」

许昕兴冲冲地说。

 

「不是说不给拍?」

「不是,他为什么不给拍啊?」

张继科连珠炮似的。

 

「我拍方博丑照呢,我师兄不小心入镜了。刚刚翻照片才看到。」

 

「发过来。」张继科说道。

 

许昕那边发了张图片过来。小图能看到画面大半是方博。

张继科还没点开看,许昕又发了一条:

 

「你看了就知道为什么不给拍了。」

 

什么玩意?

 

张继科没多想,点开了大图。

 

下一刻他差点没跳起来!

 

难以置信地用两指尽可能放大照片,张继科看见的画面却一点没变。

 

「卧槽!」他骂了一声。

嗒嗒嗒嗒情绪激动地打了一堆字,刚要发过去,张继科干脆微信界面一关,直接打了电话给许昕。

 

对方一接,他就说开了:

「卧槽?他怎么这个样子啊?」

 

张继科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。

赛场上的马龙总是意气风发。可马龙憔悴的样子他也不是没看过。每当乒队安排了高强度的训练或比赛时,包括马龙在内的每个人都会挂着两个浓重的眼袋。

 

但照片上的马龙,比他之前印象中的要更夸张。

他像是几个星期没睡了,面色蜡黄,形容枯槁。眼袋下刻出来一样的泪沟,衬得眼睛都无神了很多。难以想象平时清清爽爽的一个小伙子,竟然有什么抬头纹法令纹,活像是老了十几岁……他在那儿吃东西,面容疲惫得像是连笑的力气都没了。

 

张继科难以形容那一刻他心中的震撼。

这是那个在冠军位置上高高比心的男人……

 

这他妈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!!

 

「他那时候就这样子。」许昕回答他。

 

「他六个月去参加活动的时候不好好的吗?」张继科很冲。

而且那时候马龙胖。而照片里的马龙已经有明显消瘦的痕迹了——张继科之前一直以为,马龙瘦下来是他当教练之后锻炼的结果……

 

「那个时候是那个时候。」许昕耐心跟他说,「拍这张照片时,你女儿出生才刚好满两个月……」

 

张继科粗鲁地打断他:

「卧槽?两个月?他生完孩子刚两个月,累成这个样子,队里就让他回去参加高强度的工作?!!」

 

「你他妈让我说完不行吗?」许昕呛他,「你还想不想听了?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他产假就请了四个月。他自己原来还想按规章请三个月。多一个月是因为刘指看他一个人辛苦,强制他请的。组织那边也是刘指打通的。我师兄他还不乐意,你知道吗?说他没问题,不用特殊对待。最后是秦指生气了,我师兄才退步的。」许昕说,「你还记得有一回你来国乒找马龙,我说他离队赶飞机去了吗?」

 

「……嗯。」

 

「他没赶飞机。那天下午他就去走休假的程序去了。就从产前两个月到产后两个月。而且他那样子还不是因为生孩子。」许昕说,「张继科你真的走了狗屎运你知道吗?你女儿最闹腾的时候完美闪避了。」

 

「什么意思?」

 

「没带过刚出生的小孩吧?」许昕说,「我以前也没有,不过我跟你说,卧槽,我家那小鬼刚出生那会儿,我都快跪下求他叫他祖宗了,真是整晚整晚闹腾,睡没两个小时又闹,一连几个月没有安宁,我心态都崩了,一听他哭声就焦虑。你女儿也差不多,我师兄每天都没法睡,听说他爸妈都被他赶到酒店去了,就因为小孩太闹人。我家还有我跟姚彦呢,他就孤家寡人一个,脾气又倔,就会说没事没事。我们说,我家小孩也大了,可以帮他带两晚曦曦。他又怕吵着我们,死活不肯。最后我看不成了,拜托秦指出面劝他,他才肯休息上一晚。……卧槽,老张,不是我说,你真的……哎,卧槽,我这师兄也……拿他没法子!就是不肯服软!」

 

张继科一席话全鲠在了喉咙里。

 

他搬过来后,知道曦曦晚上偶尔会哭。他也半夜爬起来哄过几回。但那频率真的很低。特别是曦曦越长越大之后,她睡得越来越沉,常常一觉到天亮。近一个月更是听不见她的夜啼了……

 

张继科以为孩子就是这样的。

 

他接触曦曦的时候,曦曦就已经六个月了。

 

他从不知道,婴儿刚出生那会儿,会是这种情况……但他不得不相信……想到照片上那个憔悴的马龙,想到他整晚没法入睡,一直处在高度的焦虑状态中,不让人分担……张继科快被沉重的歉疚感压得窒息了。

 

听他没说话,许昕干脆接着往下说:

 

「科哥,说实话,我师兄肯定不乐意我跟你说这些。他最不想示弱的对象就是你了。但我不想管你们俩什么破事,我只想说,我师兄不容易,你要跟他一起照顾女儿过日子,成,别狼心狗肺就行。没错,他有对不住你的地方。但他一个人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。」反正作为他的师弟,一路看下来,他肯定是偏向马龙的。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好吧,其实我觉得,他睡不着也不是那两个月的事了。」要说,就干脆全说了算了。「就拿我家那口子来说吧。她七个月时就睡不好了,半夜老折腾,翻来覆去,有时还要坐会儿站会儿……还什么脚腕浮肿,半夜抽筋,唉我都不知道给她捏过多少次小腿……我不知道我师兄的情况。但我觉得应该差不太多……九个月的时候更难了。就我家那口子,吃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着,还老提心吊胆的担心出事……胎儿很大了,整天揣着,真的累人,腰的负担特别大……哎这听着怎么这么像卖惨?啊不过,其实就是很惨……」

 

「其他我不敢说,但我师兄九个月的时候精神特别焦虑是真的……哎算了这一段我们还是免提吧……」一说起来,他就想顺着无线电波过去揍张继科一顿。

 

「……为什么不说了?」

 

「说什么呢?」许昕嘲笑道,「你当时还在夜店High呢。」

 

张继科这才想起,那时候被炒得火热的绯闻……


「我没……我……」

 

就在这时,一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劈进了张继科脑海。

他突然明白了,为什么马龙在说到「曦曦足月」的时候,会是那种反常表现了。

那个时候,马龙精神焦虑,生理上各种不适。而另一边,他却……

 

张继科快被罪恶感压垮了。他想马上挂掉电话揍自己几拳,但有件事情他必须确认一下。

 

「大蟒……他,马龙他生曦曦时发生了什么吗?」

 

他想知道,马龙当时的反应是怎么回事。

 

「啊?」许昕倒懵了,「没发生什么吧?他不让我们过去啊。好像是生了十多个小时,很顺利地生下来了,没听说有什么突发情况啊!」

 

「……十多个小时?」张继科艰难地反问。

 

「嗯。是十多个小时啊……嗯?这你都不知道?」许昕说。

 

「马龙没跟我说过……」他几乎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

「欸科哥,生小孩又不是吃饭,哪那么容易啊,」许昕也不知道张继科现在什么状况,「我老婆也生了一晚上啊。唉。你也知道,我家那口子不是什么娇弱无力的,她生的时候都痛得顶不下去了,哭着喊我名字啊,骂我啊——欸这话你可别跟她说,她听了不乐意的……我当时……哎,虽然很丢脸,但我当时真差点儿把病房门给卸了……什么时候见过她受这委屈……」

 

而马龙当时一个人熬过了十多个小时……

张继科心如刀绞。

 

也就难怪曦曦的第一张照片是马龙他爸爸拍的了……难怪马龙会是那个反应……

可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。他没想过马龙会那么狼狈。而狼狈的马龙是绝不可能让人给他拍照的……

他真的不是故意的。

 

许昕不知道张继科的内心波澜,继续往下说了:

「我师兄当时不让我们去,我也理解。他一个大男人,平时揣个孩子,臃肿又累赘,这已经很挑战自尊心了。更别说要在我们面前大喊大叫了,他肯定受不了……哎我说这些,就想让你体谅一下我师兄,没别的。……他肯定不跟你说这些。他那性格,会说才怪了。」而且,就像他之前说的,马龙最好强的时候,往往就是面对张继科的时候。「你也千万别拿这东西再膈应他了,他肯定最不想让你知道……现在他都熬出头了,你也别乱发神经,什么愧疚得一塌糊涂,感动得一塌糊涂啊,都免了。他爱怎么的,你就让他怎么的……」现在主动提起来,只会让马龙更难堪。

 

「反正吧,老张,你现在白捡一个女儿。女儿也才半岁,不是错过了什么十年八年,算起来你真一点损失都没有。我今天,老实说,也说得太多了。不过我师兄的不容易,他自己最清楚。我说的可能不及他经历的十分之一。」

 

「哎算了算了,别搞这么惨了……反正你千万千万别跟我师兄发神经啊。」

 

「谢谢你了,昕子。」

 

「嗯,别说是我说的啊。照片也收好,别让他看见啊——」

 

「我知道了。再见。」不等许昕说话,张继科就挂断了电话。他终于忍不住了,内心的洪流一泻而下,他咬着牙啜泣起来。泪珠啪啪啪地掉在手机屏幕上。

 

他不知道……

 

他真的不知道……

 

马龙从来没跟他说过……

 

他上过生理课,看过电视剧里夸张的表演,也接触过怀孕的表姐表妹什么的……但生理课上只有不痛不痒的科学描述,电视剧里只是一两个画面,来做客的表姐表妹也不会当着大家的面说有多辛苦……

 

他是在国乒的男人堆里长大的。在这之前的十几年里,他从来不知道马龙是可受孕者。如果他知道,他可能会去留意这方面的信息。但马龙没告诉他。

他们一堆大男人,侃天侃地,怎么也侃不到生孩子这话题。而且当时他已经下定决心,就算绝后,也要跟马龙在一起了。他没有任何理由去了解这方面的知识。

 

他们重聚时,曦曦早已经生下来了,都半岁了。

张继科手机百度里充斥着育儿信息:宝宝长牙发低烧怎么办?七个月的婴儿食谱怎么搭配?宝宝什么时候会爬、会说话?……

他很务实,有小孩要养,他就努力补充知识养小孩。

 

而孕期已经过去了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哪怕马龙跟他埋怨上一句,就一句,说他当时多么难受,张继科都会回过头去一探究竟。

 

但马龙从来没有发过一句牢骚。

 

就算是对着曦曦的彩超图,说孕期的情况,也是全程围绕曦曦打转。最接近牢骚的一句话,是「踹了肋骨一脚,差点没背过气去」,还是轻轻松松,近乎调侃地说出来的,还说「要是男孩子,就要打屁股了」……

 

马龙总是这样。

 

张继科应该了解他的。那条破坏龙,他从来都很坚强、很独立。这几个月相处下来,他一句苦都没喊。他觉得他能做到。不让人关心,也不让人分担。

 

他的坚强就是一堵屏障。

 

而张继科也被隔绝在了屏障之外。

 

张继科多想替他分担一点,想让他敞开心扉,接纳自己……马龙坚强,这很好。但坚强又不是什么都一个人扛。张继科心痛无比。他相信马龙的能力。他只是希望,在困难的时刻,马龙能相信他一点,稍微依靠他一点……

 

马龙不信任他。

所以那么痛,那么苦,也只字不提。而他现在即使知道真相,也不能揭穿马龙,因为这只是在打马龙的脸而已,没有任何意义。马龙也不会因此向他吐露心声。

只有马龙足够信任他,才会主动向他袒露内心的伤痕……

 

张继科无能为力,只能任由自己被愧疚和伤痛淹没。

 

他从来看不惯马龙受苦,看不惯马龙伤病。

如果他在马龙身边,别说小腿抽筋,哪里酸痛,他都会主动替马龙揉按。就像他过去十几年间所做的那样。

他喜欢让马龙多休息一会儿。以前替马龙洗衣服洗成了习惯;现在,如果曦曦半夜哭闹了,哪怕马龙的主卧跟婴儿房是连通的,他也会第一时间爬下床,从客房跑过去,把孩子抱到厅子里哄好,不吵不闹了,再抱回婴儿房……他没有什么要在马龙面前表现的意思。他真心想让马龙多休息,轻松一点儿。

 

但就是这样的,他不肯让他受一点委屈的马龙,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一个人受煎熬。

这几乎摧毁了张继科的信念。

 

张继科能理解许昕差点卸了病房门的心情。

他光是听许昕描述,他就受不了了。

 

一想到马龙一个人腰酸背痛,辗转难眠;一个人躺在医院里,十多个小时中独自承受剧痛和恐惧;然后一个人焦虑地守在婴儿房,让自己憔悴得不成人形……张继科的心像撕裂了一样,眼泪掉得更凶了。

他从来不希望马龙受苦,不想马龙疼痛……他一直以来就想对马龙好,想要马龙好好的,每天开心快乐……

 

他……

 

「对不起……」

 

「对不起……」

 

「对不起……」

 

那些痛苦仿佛加倍压回了张继科的心脏。他几乎崩溃了。

他很想把过去的自己痛揍一顿,但这无济于事。

 

他回不到过去,他没法替马龙分担那些东西……

他是个混蛋……

 

就在张继科按着眼睛哽咽,几乎整个人被痛苦笼罩的时刻,婴儿房中突然传来一声啼哭,让他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。

 

是曦曦午睡醒来了。

他赶忙起身,朝婴儿房走去——哄的次数多了,这都快成了他的条件反射了。

 

小姑娘醒来没见到爸爸,扯着嗓子就哭嚎出声。

张继科一出现在婴儿床边,她就伸直了两只小手想要抱抱。

 

张继科将她抱在了怀中,眼泪又刷地流了下来。

他怀中这个孩子,就是马龙经历过那些,替他生下来的。她的身体里流着他们的血液。

她是张继科跟马龙在这个世界上最牢固的连结。

 

张继科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感激过。

 

曦曦被他抱在怀里,获得安全感的她很快就停止了哭泣。张继科吻了吻她的脸颊,她睁着童真的大眼睛,不解地看着张继科脸上的泪水。

张继科伤感地又吻了她一下。

 

然后,曦曦好奇地举起小手,放在张继科脸上。张继科闭了闭眼,任泪水流过女儿柔软的掌心。

 

 

 

####

马龙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。

 

暮色四合。

 

他有点愧疚。

 

午前,他开车在外面转了一圈后,就逐渐地冷静了下来。

一看手机,才发现张继科给他发了很多消息。

 

而最后一条是低声下气的道歉。

 

马龙很意外。

 

因为林高远也给他发了信息。

看起来张继科是问过林高远,知道他撒谎了。

 

按照张继科那怼天怼地的性格,撒谎了、一言不合出门了、发消息也不回,他早该发飙了。结果,他发来一句……道歉?

 

马龙当下觉得挺对不起张继科的。的确,表面上看,是张继科大咧咧,乱说话。

但冷静下来之后,设身处地来想,张继科也很无辜,因为他压根儿什么都不知道……而且原因还在好强的自己身上。因为马龙不可能倒苦水,不可能声泪俱下地哭诉,他有尊严,没办法忍受任何人的怜悯。尤其是对他没有爱情的张继科。他不能拿悲惨过去来绑架张继科。他做不到,也不屑为之。

与此同时,他不需要张继科的愧疚。毕竟这一切,都是他作为一个成年人,独立做出的选择。

 

马龙知道,是他自己心里过不去那道槛。

那段日子太苦了,他积怨很深。当时,翻到那照片时,无论张继科说什么,马龙相信,结果都会一样。因为他自己还放不下。

 

他以为,这几个月相处下来,他能放下来,给生活翻页了。

 

但他放不下。

 

他早该醒觉,过去的几个月都是女儿为中心支撑起来的。没有女儿的话,他跟张继科顶多像退役之前那样,是对好兄弟。这两个月,他们之间,也不过是回到了那种兄弟关系。

心结解不开,情感上的暴露还是太艰难了。

 

马龙只能自己调整心态。

 

因为日子还得过下去。撇开马龙自己的私心不谈,就算是为了女儿的健康成长,只要张继科还愿意,他们就得这么生活下去。

 

这没有什么。

今天的事只是一个小插曲。

 

只要张继科不追问——从微信对话来看,张继科也的确不打算追问——他就不可能因为今天的事跟张继科闹掰。成年人的理性不允许他这么做。因为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。再苦,再难,他一个大男人也挺过来了。

现在,女儿需要张继科的陪伴。有张继科在的日子里,她一天比一天活泼。

翻旧账,毁掉现在的生活,这一点都划不来。

 

最好的选择还是以女儿为中心,别谈感情。

也许有一天他能够在平淡的生活里,一点一点磨灭掉那点奢求。

 

「我回来了。」马龙在门厅脱鞋,习惯地喊了一声。

 

厨房里传来张继科的声音。「吃饭吧。快煮好了。」

 

马龙直接走向饭厅。已经有几道菜上桌了,是马龙最喜欢的几样。饭厅跟厨房隔得近,张继科是肯定不让曦曦进厨房的,怕油烟呛了孩子。所以每次就把孩子放在婴儿座椅上,让她呆在饭厅,自己偶尔探出脑袋来看两眼。

 

马龙走过去,一把抱起宝贝女儿,亲了两口。

「曦曦想爸爸吗?今天有没有做个乖女孩啊?」

 

「啊……呀……趴……」曦曦已经到牙牙学语的阶段了。

 

「挺乖的。」张继科端了一盘菜过来。「最起码今天喂粥时没有翻我一身了。」

 

「来,吃饭吧。你一定也饿了。」

内容日常,语气轻松,跟平时没什么不同。

 

张继科不可能没有发现他撒谎。所以,是配合他权当什么都没发生?

 

说实话,马龙挺感谢他的。

 

但他隐隐察觉出,张继科嗓子有点哑,面容也比之前憔悴几分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。

 

「嗯。谢谢继科。」马龙坐下后,笑着接过了张继科给他盛的饭。

 

「嗨,你谢我做什么。……我还要谢谢你呢。」他后面那句很轻很闷。

 

马龙面不改色,笑容依然挂着。「你又谢我干啥?」

 

「噢,没什么。」张继科说,「这不,女儿快会叫爸爸了不是?你教了两个星期的成果啊,我坐享渔翁之利,怎么不谢谢你。」

 

 

####

 

擦眼泪也好,强打精神也好,装作若无其事也好。

 

马龙想要怎么样,张继科就为他怎么样。

 

####

 

「对了,继科,跟你商量一件事。」马龙嚼着肉片,突然开口了。

 

「啥?你说。」张继科正用筷子沾着土豆泥给女儿尝新。

 

「就下午我回队里,刘指找我谈了。」他微信上跟张继科说要办事,但其实没什么事要办,在外头转悠又不是办法,就干脆拐去国乒了。

 

「嗯。」张继科应他。

 

「就曦曦……她其实很多证明还没有办,办不下来。她也还没落户……」

非婚生子不是不能落户。罚款的话虽然结合马龙的收入来看,金额会不低,但马龙也能心甘情愿地交。至于预防接种那些,还有将来的入学问题,他都可以想办法。

可是,他并不愿意让女儿不清不白,一辈子背着「私生女」这个名目。

 

「还有,就之前我的事,领导那边来的压力,其实都是刘指他们在担着。」

本来就已经为他打破很多规矩了,也从头到尾没有给他任何处罚。前几个月他们闹了那个大风波,组织上实在没法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领导层其实也担着很大风险,是在用整个国乒的形象来陪他冒险。组织上现在最大的担忧,就是他这未婚的状况被曝出来。到时候,他有多少张嘴都说不清楚。

 

刘指传达了上面的意思,但一再强调,他个人支持婚恋自由,并不想强迫他。但刘指建议他,试着跟张继科处一处。

 

他说,看你们三个,很有一个小家庭的感觉啊是吧,为什么不试一试呢?最起码让闺女也名正言顺的是吧。

 

就是最后这一点,让马龙心动了。

 

他没有采纳刘指的全部意见——处一处?算了吧。他跟张继科都处了十几年了。

但他觉得,他可以直接探取一个结果。

 

不用处。结婚现在对他来说,就是一张证的事情。

 

马龙隐匿掉「处一处」那段,将大致的意思告诉了张继科。

张继科沉默地听着,一直吃碗里的米饭——他太出神了,根本没有夹菜。而心事重重的马龙自然也没注意到。

 

「所以,」经过审慎的考虑,马龙提了要求,「跟我领个证吧。等事情都搞定,我们随时可以离。你愿意吗?」

 

马龙其实有点忐忑。但为了女儿,无论如何,他得提出来。

 

他不是以自己的爱情为出发点,单纯地是在为女儿考虑。所以他提得分外轻松,没有多少心理纠葛。

女儿出生后,他的爱情就退居其次,甚至搁置一旁了。

 

当然,草率地对待婚姻,还是跟张继科,其实,马龙不是很舒服。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办法。就像他们为了跟女儿一起生活,多少都违背了自己内心的坚持。

在情感上,马龙始终没法接受「他只是女儿的附庸」这种想法。但女儿能一天天快乐地成长,他又觉得一切是值得的。

 

只是一个名目而已。

成年了,对名目就越来越淡了。很多人可以为了房子假离婚。马龙突然也不觉得,为了女儿领张结婚证有什么不好的。

 

不掺杂自己的感情,马龙也有勇气据理力争。

 

但他根本不用争。

因为张继科会为女儿做一切。他也爱女儿。

 

没有任何意外的,张继科听完,一口就答应了他:

 

「好。我们领证。」

 

马龙压下内心翻腾的异样感情。

女儿成了他的一切。对张继科的感情,可能就这么吊着了,不上不下。但有什么过不去,这样又有什么不好呢?

 

有关他自己的一切,他咬咬牙也就过去了。但他一点都不想委屈女儿。

这是他的女儿。他怀了十个月血脉相连的小家伙。需要完全依靠他,连吃饭洗澡都还做不到的小家伙。

 

「那下个周末吧?」要挑个他们都有空的时间。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想了一下,「下周末我可能没时间,再推迟一个周末可以吗?」

 

「没问题。」

 

「东西我准备吧。」

 

「户口本身份证带上就行了。」

 

「演戏演全套吧。」张继科说,「我去搞对戒子。」

 

「行。」平时戴着,还能取信于人。「不过,随便整整就好了,走个形式而已,不用太费心。」

 

「嗯。」

 

 

###

 

吃完饭后,马龙收碗。

 

这原先是由张继科一手承包的。但后来,马龙说,张继科你都买菜烧饭了,我也得做点什么。他们为这点小事抢了好几次,最后猜拳决定,一三五七马龙洗,二四六张继科洗。

 

今天周日。

 

张继科带着女儿和她的小座椅回到客厅。

然后,回头朝厨房那边瞥了两眼,确定马龙在忙后,他偷偷一个人走出了阳台,关上阳台门,拨了一个电话。对方很快就接了。

 

张继科又往厨房方向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说:

 

「喂,姐,是我,继科。我想问问,上次你说的那个定制戒指的……对对对,就那人……她的团队不是挺厉害的吗……她当初赶工做你的,是花了两个星期是吗……」








*结果我也成了日更一万的人……

*累瘫了,别让我看见骂老张或骂龙仔的评论了,谢谢啊


评论(106)

热度(4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