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五章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。

第十五章

 

 

张继科毕竟是那个张继科。你可以说他没有诗人情性,却抹杀不了他身上的浪漫与理想主义。

 

寻常男人,到了他这个年龄,少年心性多少被现实磨灭了。但他不同。张继科曾是个运动员,是个站在世界顶峰首屈一指的男人,打破过记录,创造过辉煌。

后来转行了,也是出于自身兴趣。有过挫折辛酸,总体来说,却非常顺遂。

 

大家都是俗人,生活在一个世俗的柴米油盐世界里。可是,对于天之骄子的张继科来说,理想显然要更近,触手可及。

 

所以,对于他来说,茶米油盐不等于生活的全部。事业不仅仅是金钱,他有梦想,要一展才能。他为之心力交瘁的爱情,也不仅仅是凑合——如果是这样,他大概早就自暴自弃,应了某次相亲,安定下来了。

 

婚姻不仅是一张纸。说起来天真,但它在张继科心里确实有着更为神圣的意义。一个忠诚与不离不弃的承诺。这种东西,可以很轻——当成中二的笑谈,不屑一顾;也可以很重——在平淡无奇的日子里恪守于心,担负下责任之重。

 

马龙也许完全是出于现实考虑,张继科却不能淡然视之,随便应付。事实上,马龙在陈述他的考虑时——不管是曦曦的各项手续,还是国乒那边的风险,张继科都听得七七八八。因为当时他一颗心压根就不在这上头,满脑子全是:他要跟马龙结婚了。

 

哇。

 

突然跳到这一步——不知道应该算是被惊喜当头砸中,还是应该像步入雷池战战兢兢。总之,张继科当时像踩着棉花一样,整个人有点飘忽。

虽然表面上,他仍然不动声色。

 

马龙提到领证时,张继科心里马上就盘算起了结婚相关的事。

他第一个想到的,不是户口本身份证,而且婚礼和戒指。

 

说他少年心性也好,说他浪漫无可救药也罢。他这种性格的男人,确实对仪式性的东西抱有一种执着。更因为对象是马龙。所以,哪怕这就是演一场戏,张继科也不愿将就。

牵扯到马龙时,他总是乐意付出十二分的心力,而非草草了事。

 

首先是婚礼。这个张继科觉得是没戏了。尽管这才是仪式感最强的环节。但马龙是抱着演戏的心态来的。婚礼要大动干戈。亲朋好友该瞒的瞒,不瞒的要轮番解释。不捅出去就没有演的必要,捅出去了,就一定要费心跟媒体和公众说明,为什么到现在才办婚礼。一层裹一层的谎言,数不清的麻烦。以马龙的性格,肯定不作考虑。

 

那就只能挑个戒指了。

 

而且,听马龙一张嘴就是什么「随便整整」、「走个形式」,张继科虽然郁闷,心下也明白,如果他要费心思整戒指,就只能当作一出自我满足的戏码,绝不能让马龙知道,不然他肯定百口莫辩。

走形式的东西花那么多功夫做什么?马龙稍微追究一下,张继科的秘密就无处隐藏。

 

张继科不是没想过跟马龙表白,假戏真做,开始追求马龙算了。不管马龙以前喜欢谁,现在跟马龙一起抚养女儿的是他张继科。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就总会有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的一天吧?

 

但许昕跟他说的那些,又磨灭了他「豁出去」的豪情。马龙怀上曦曦是一个意外,他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——他的人生轨迹就此改道,还别提,他独自承受了那么多。

而说得不好听一点,作为一夜情的当事人另一方,张继科就是罪魁祸首。

马龙心理上能不能接受他,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。

如果不能接受,那么,知道他的心思之后,马龙能不能容忍他一起生活,这也是问题。

 

他现在很感激大蟒。在跟他说了那些事后,还千交代万交代,别拿出来「膈应」马龙。确实,如果张继科那么做了,他所有的表白都有可能被心思重的马龙歪曲成怜悯。

张继科等着马龙主动跟他说那段经历。但说实话,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等来那一天。

 

总之,他宁愿不冒险,宁愿默默地对马龙好。只要马龙开心,那就好了。

 

所以,他要导演一段颇具自娱自乐性质的「苦心孤诣」——瞒着马龙的情况下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筹备戒指。

 

说到戒指,他马上就想到了一次饭桌上的谈话。退役前跑节目那会儿,他也遇上了不少人。在鱼龙混杂的圈里面,多少也有几个真诚的、意气相投的。那戒指的主人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

在某次饭桌上,她跟她先生的对戒让张继科看了很喜欢。简单、大方又不失精巧。张继科随口问了一下,她侃侃而谈,说当初她两口子求婚出了多少失误,这戒指是让对方整个团队连轴转了两个星期才定制出来的。

 

那大姐还笑眯眯地说,张继科需要的话,她可以给联系方式,保管妥妥的。

 

其实,张继科看那戒指的第一眼,就直觉觉得,马龙也会喜欢。但当时正是张继科对感情绝望的时候——就马龙骗他去机场那次没多久,所以张继科内心尽管喜欢,却也因此更加难受。他大概一辈子也用不上,他当时想。

所以,听她这么说,他也就笑了笑,三言两语转移了话题。

 

这次去订戒指,他当然没那么蠢,把自己跟马龙的事情交代出去。为了掩人耳目,他明面上是说,他跟马龙对旧戒指不太喜欢,想换一对新的。但因为特殊原因,必须在两个星期你搞定。

 

对方表示很勉强。但毕竟是有过先例的。张继科出手大方,又说随时可以腾出时间商量。对方也就接下来了。

 

在这关头,张继科也学乖了。他不想旁生枝节了,所以,每回约对方商量,都是在他公司里进去。要是这种时候,被拍到跟人在餐厅什么的,再添油加醋一番,马龙对他残存无几的信任可就真崩塌了——说起来他也郁闷。明知道马龙未必会在意他的绯闻,他还是想尽可能地避免不必要的误会。

 

后续的进度是通过手机联络的。张继科平时在马龙家,都是手机随便丢。但这一阵子,他都会有意收好。就连洗澡,也宁可揣到裤兜里,带进浴室。

 

他谨小慎微地呵护着他的秘密。

 

 

 

####

 

「宝贝,过来。」马龙坐在离曦曦四五米的地毯上,拿着一条干净的围兜,向她张开怀抱。

 

小姑娘耳朵可尖了。她爸爸一叫她,她就猛地回头,睁着机灵的大眼睛,然后咿咿呀呀地朝马龙爬过去了。她爬到跟前时,朝马龙咧开嘴笑了,露出新长出来的可爱乳齿。马龙一把将她抱到怀里,让她安稳地坐在自己大腿上,然后娴熟地替她换下围兜。

 

曦曦咿咿呀呀地叫。

 

「我们曦曦真乖……嗯?你不喜欢这个围兜?你不是最喜欢海绵宝宝的吗?」当了父母的人,婴儿语不及格可不行。

 

「欸欸欸,你别扯啊……行,我下次给你换一条,现在你先围着好不好?好不好?嗯,我们曦曦最乖了。」马龙心满意足地亲了她一下,脸上乐开了花。

 

他将曦曦放回地毯上,看她爬去找玩具熊,又会心一笑。

但当马龙瞥到阳台外打电话的张继科时,他嘴角的笑容渐渐地凝固了。

 

阳台外是万家灯火。

张继科正背对着他们。阳台门关上了,他本来就低沉的声线似乎压得更低了,在厅子里听不见一点动静。

 

也许张继科以为马龙不曾察觉。

但马龙早发现了。这一段时间,张继科打电话特别鬼祟,从不谈电话内容,偶尔接到电话还跟大敌当前似的,特地跑阳台上去听。以前张继科接电话从不避着马龙,就在厅子里大喇喇地谈,而且挂电话之后,还会随口跟他解释两句——尽管马龙从来没主动问过——说是公司的事啊,或者是肖指导打来的啊之类的。

 

现在呢?他连洗澡,都要若无其事地把手机揣兜里,还以为马龙没看见。

 

在一个屋檐下住久了,了解得多了,哪有看不看得到的,只有说不说的区别而已。

 

有时候,马龙看他那防贼的架势也觉得搞笑。他从不过问张继科的私生活,更别说去动张继科的手机了。

 

所以,张继科最近这架势,是……交女朋友了?

 

上个星期才答应他去领证……

 

说不介意肯定是骗鬼的。说实话,马龙心里既难受,又闷。他无法对张继科的事真正放下,仍旧不能忍受张继科喜欢别的人。

 

马龙虽然嘴上说领证是为了女儿,但对象是张继科,他心里有个隐秘的角落,还是对这「一张证」的婚姻有所期待。

 

但是,与此同时,他却从没有这样清晰地认识到,这种名目上的东西有多么荒唐。

他们能领结婚证,却没有对彼此忠诚的义务。

 

张继科要怎么样,马龙仍然没有任何立场去介入。

 

这令马龙产生了极深的灰败情绪。

可是他不能喝止这种荒唐的结合。因为他们的女儿需要。这就是全部的理由。

 

 

###

 

又是崭新的一个夜晚。

 

张继科公司刚签下一个大单,心情特别好。回到家,他的女儿,他可爱的小天使又爬到了门口来接他。一开门就撞上曦曦的目光,她愣了一下,冲他眨眨眼后,就笑开了。张继科的心当即就融化成了蜜糖。他踹了鞋,两步做三步地上前,抱起她就是一通乱亲。

 

曦曦现在超会爬。她本来就是个活泼的娃,得到独立行动力的她,恨不得爬遍整间屋子。有时候张继科和马龙要抱起她,她还大声抗议,挣扎个不停。

因为有先见之明,地面都铺了地毯,张继科他俩也任由女儿爬,但又担心她磕磕碰碰,还特地把厅子的布局调整了一番,桌椅挪得更紧凑,桌角柜角都包了包,留出一大块空地让她活动。

 

曦曦白天是由保姆带的。

 

因为马龙父母老家的事还没办好。而且,更重要的是,他们多少碍于张继科在,跟张继科关系僵着。

 

张继科和马龙又不能连着一两个月麻烦姚彦吧?大蟒家那小子比曦曦大,虽然说不难带,但也不是省油的灯。他们也得体谅姚彦。

 

有一段时间,张继科考虑过他父母。而且这还一波三折的。

他们请保姆,张继科爸妈是很不乐意的。张妈妈更直接跟张继科急了,他们不能含饴弄孙就算了,见孙女只能看照片,结果孙女没人照看,还要请别人?!

 

张继科一开始没敢跟马龙谈张爸张妈的想法,因为怕马龙排斥,觉得他家想抢小孩。但这么些时日相处下来,他估摸着马龙应该能接受了,也就提出来了。

马龙很理解,还说他觉得奇怪,怎么张继科爸妈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

把曦曦交给爸妈带,张继科倒也放心。但问题又来了。他爸妈住哪儿呢?

住马龙这儿吧,老实说,他们俩关系还不清不白,他怕马龙尴尬,在自己家都没个自在。但如果要住张继科那儿吧,张继科每天带着娃来回跑,而且一到晚上就把爸妈孤零零落在自己公寓。这怎么他也不忍心啊。

 

所以这个计划最终还是取消了。张继科承诺爸妈,等曦曦再大一点,一定带她回青岛住一段日子。他爸妈这才罢休。

 

附近没有特别值得信赖的托管机构。

正巧,秦指导给马龙介绍了一个信得过的保姆,五十多岁温温和和一老妇人,也是秦指导的熟人,经验丰富,家就在附近。白天可以替他们照看小孩。马龙和张继科对她的印象很好,四五天试下来,曦曦的日常习惯也被教得很好。他们放心了,这事才算定下来。

 

白天不能见女儿,他们俩就特别珍惜晚上跟女儿相处的时光。

 

吃过晚饭后,一家人看了半小时电视,马龙先去洗澡。张继科就在地毯上跟曦曦玩游戏。曦曦爬的动作十分迅速。巴到张继科怀里时,张继科乐得不行。

 

他老跟马龙吹,说不亏是咱俩的女儿,运动神经很发达啊。

马龙就问他,以后想不想让曦曦打乒乓球。

 

老实说,张继科觉得这条路太苦了,他不希望女儿去走。但这种东西,现在说了不算,也要看以后。如果真的天赋高,而且,最重要的是,她喜欢,能咬牙挺下去,那张继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。

欣慰的是,在这个问题上,马龙的意见跟他相当统一。

 

她喜欢什么,就支持她做什么。

 

张继科盘着腿,宠溺地把女儿抱到大腿上。

 

「来,宝贝,叫爸爸……爸……爸……」

 

这两个星期,张继科和马龙一直在教她说话,已经有些成果了,但多数还是含含糊糊的,不连贯的。

 

还需要多加油啊,女儿。

 

「啊……趴……啊……怕!」曦曦跟唱歌似的。

 

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」

张继科一下就被逗笑了。「再来。爸……爸……」

 

「啊啊……怕!」她话音一落,小手用力地拍在张继科身上。

 

「哎哟,小姑娘,有劲了啊。」张继科假意地呻吟一声,「你打痛爸爸了,不给爸爸一个亲亲?」他凑过脸去。

 

小姑娘当即会意,大方地赏了一个吻。

 

「嘻嘻。痛痛飞飞。」张继科说,「我们再来。爸……爸……」

 

「趴……」她嘟着嘴唇,突然噗起口水来。

 

张继科捏捏她的小脸蛋,嘴上嫌弃,却还笑。

「哈哈哈哈哈好脏啊宝贝。看着我的嘴巴,」张继科指了指自己的嘴唇,开始做样子,「爸……爸……」

 

小姑娘乌溜溜一双眼盯着他,再一开口,就像开了窍一样,突然响亮又清晰地爆出了一句:

「爸爸!!!」

 

不是很标准,但张继科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

下一秒,他从腋下举起女儿,一路冲向了主卧,门也不敲地闯了进去。马龙刚洗完澡,从主卧浴室出来整理衣服,张继科这架势吓了他一跳。

 

张继科连句解释的话都不说,直奔主题。

他把女儿举到马龙面前,激动地说:「来!!曦曦!刚才的再说一遍!」

 

小姑娘其实听不懂。但她只学会了刚刚那一句,受到鼓励后就兴奋了起来,照着门路响亮地喊了一句:

 

「爸爸!!!」

 

 

这回轮到马龙懵逼了。他甚至忘了给小姑娘回应。

 

张继科没忘,不能打击孩子学说话的自信啊,所以他把女儿抱在怀里,使劲地亲了她的脸颊两口,热情地夸赞:

「曦曦!你太棒了!!爸爸为你自豪!」这份成就感堪比拿冠军,但又格外不一样。

 

「来,龙,鼓励一下我们的宝贝!」张继科把孩子塞给他。

 

马龙也逐渐从惊愣中缓了过来,神色变得温柔。

 

「嗯,我们宝贝真棒!」

 

「爸爸!」小姑娘又叫了一声。

 

「欸!」马龙笑弯了眼。

 

小姑娘又扭过头去,看向了张继科。

「爸爸!」

 

张继科那叫一个激动啊。就差没下楼跑圈了。

 

「不行,我一定得发条朋友圈!」

发发发!不发是小狗!!

 

张继科一口气冲回了客厅。四处没见到手机,一摸口袋,嗨,他揣着。

不多想,他趁兴发了条朋友圈。还不过瘾,又接着打开了微博界面,张继科兴奋啊。

 

他终于能理解那些一天到头孩子长、孩子短的家长了。

因为张继科觉得,他现在完全可以为他女儿写上一百首诗,来赞美她的成长,赞美她的天真可爱!

 

「爸爸!」马龙抱着曦曦出现在客厅。

 

张继科正编着微博呢,一听这声,忙不迭地抬头:「欸,乖宝贝!」

 

「哎,瞧你那样儿,出息呢。」马龙嘲笑张继科,自己却也笑得跟个傻子似的。

 

「爸爸!」

曦曦其实什么都不懂。就会说这一句。大人给她的反应很大,她就来劲。

 

「欸!」架不住张继科买账。

 

马龙哭笑不得。「得了,姑娘,差不多了。让你爸去洗澡吧。」

他说着,一面转向张继科。「继科儿,快去洗吧。晚一点这楼好像要检修停水。」

 

「知道了——嗯。发送!」张继科刚发出去,女儿就被抱到了他身边。他还在兴头上,注意力一下子被她勾了去,放下手机,就抱起了她。

 

「哎哟,看看我家的小可爱。」他笑盈盈地说,「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啊?你是不是吃可爱长大的啊?」

 

曦曦咯咯地笑。

 

「张继科你是不是吃幼稚长大的啊。」马龙还在笑。他伸手从依依不舍的张继科那边抱回女儿,还一边催赶他,「快去洗澡。」

 

「成!」张继科从沙发上蹦起来,弯腰亲了小公主一口,就乐颠颠地朝浴室走去了。

 

一激动,一不留神,他就习惯性地把手机落在沙发上了……

 

 

###

 

张继科进去浴室没多久,他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。

 

有人打来了电话。

 

前几天他都注意把电话收走的。马龙想,大概是曦曦叫了爸爸,张继科乐昏了头。

 

来电显示,是个女人的名字。

 

马龙不打算接。他不想窥探张继科的私生活,从这段时间张继科的表现来看,他也肯定不想被他窥探。

 

马龙皱着眉,由着它屏幕亮,自己拿了电视遥控器,连按几下。

 

但他忽略了他身旁抱着熊猫布偶的曦曦。

她这个年龄,对声音和亮光都特别敏感,一听见手机震动,看到屏幕亮亮的,就好奇地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

她爬过去的时候,马龙还盯着电视。等他反应过来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曦曦伸出小手,对准屏幕上头绿色的圆点糊了一巴掌,将电话接了起来。

 

「曦曦!!」马龙赶紧抱开她,但手机里已经传出了模糊的外音:

 

「喂。」

 

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

「爸爸!!!」曦曦逢人就叫。

 

「曦曦!」马龙忍不住呵斥她。

 

「喂?喂?」电话那头的女人疑惑了。

 

马龙没法子,只能拿起张继科的手机,硬着头皮接了:

「喂,您好。不好意思,张继科现在接不了电话……」

 

马龙刚想说「您换个时间吧」,那边说话了。

 

「喂?是马龙先生吧?没事没事,我就是跟张先生汇报一下戒指的进度,还有几个细节问题要跟他讨论一下。跟您说应该也没问题吧?我们……」

 

「等等,」马龙顾不上礼貌,打断了对方的侃侃而谈,「什么戒指?」

 

「……」那边沉默了一下。「抱歉,您不知道?」

 

「……」知道什么?

 

「实在很抱歉,」以为闯祸了,对方赶忙道歉,「可能张继科先生想给您一个惊喜。非常抱歉,因为张先生没说,我们这边也不清楚情况,以为你们是商量过的,很抱歉,破坏了二位的惊喜。」

 

「等等,不是什么惊喜不惊喜,」马龙糊涂了,「张继科说了什么?什么戒指?」

 

「是这样的。张继科先生联络我们,说你们的旧戒指已经五六年了,他实在不满意,想定制新戒指,并且希望我们团队能尽力在两个星期内完工。……再次跟您道歉!」

 

「定制?!」张继科去定制戒指了?

新戒指?旧戒指?什么鬼?

 

「是的。请您放心,我们团队拥有丰富的经验……」对方报出了他们的团队品牌。马龙在很偶然的场合听说过,是一个以创意和做工取胜、价格不菲的团队。

对方还就他们的设计师、工艺技术和获得的奖项什么的,保证了一圈,听起来就不得了。末了,她补上了一句:

「张先生对我们这次的设计也很满意。」

 

马龙眉头一拧,直奔重点。

「他花了多少钱?」

 

对方报给他一个数。

 

马龙当即目瞪口呆。

 

张继科……这个疯子……

 

对方见他没说话,赶紧安慰他。

「张继科先生是真的很看重这对戒指,说是对他意义非常重大,一直在尽可能地配合我们。马先生,请您相信我们。我们不会辜负你们的信任……」

 

「他是什么时候说要做的?」马龙再次打断她。

 

对方给他报了一个日期。

 

马龙一算,就是上周末提领证的当晚!

 

马龙的心情异常复杂,随口搪塞两句后,就挂了电话。

 

他不明白张继科这是想做什么……

 

说得好好的,就是领一张证,戒指也是在人前做做样子。

他知道,以张继科那种张扬风骚的性格,再加上他成功人士的身份,戒指肯定不会廉价,但是,他不理解,有什么必要做到这个地步?

 

给助理一笔预算,让助理去买就差不多了。不要廉价到让人一眼认出来就得了,根本没必要搞这么复杂。更别说花一笔天价……在中国,就算结了婚,那小玩意儿也很少天天戴手上的。而且,戒指这东西不大,他们要的效果又不夸张。就算是素的,什么花样都不搞,他们两个大男人戴在手上,也没人会说什么。

 

马龙想不通。

 

没有把差事交给助理,亲自去联系去协调;没有买现成的,请了专业团队,花了高昂的费用,花了一大堆时间,细节再三商榷……

 

而且,两个星期……他想起来了,张继科当时说有事,特地推迟了一个星期。看得出来,他当时就在打这个算盘了……

 

为什么?

 

为什么?!

 

还有那什么「对他意义重大」又是怎么回事?!

 

马龙不知道催眠了自己多少次:这件事纯粹是为了女儿。这样子,他可以心安理得,不用觉得亏欠了或者委屈了张继科。而且,他也能借此无视自己内心那一点私心——他对张继科的感情虽然退居其次了,但不是消泯了。要跟张继科结婚,他没办法全然不为所动。这件事其实给他个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,因为他从来不敢设想,会有这么一天。

把全部动因推给女儿,他能从这种冲击之中稍微逃避一下,求取内心平静。

 

本来一切都好好的。

 

一切按部就班。

 

但张继科这一举动却像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炸弹。马龙再也平静不了了。他不知道张继科在做什么。内心蠢蠢欲动的情感使一些疯狂的、自以为是的猜测像蔓草一样冒了出来,延伸纠葛,止也止不住。

 

马龙内心也复杂。情绪不受控制地起伏,汹涌。这是他这几个月以来的第一次。在自己的感情面前手足无措。他平时在张继科面前都能克制得很好,最主要的原因在于,他多少死心了,不期盼张继科的回应了,能借着对女儿的感情来麻痹自我。但现在,他就像垂死的人被哺了一口甘泉,内心的希望像蛱蝶一样翕动着,但创伤太过深刻,他感到害怕,宁愿按着蝶翼任它挣扎。

 

马龙浑身像浸在冰水里一样,一时间,甚至没有心力管女儿。

 

他不敢赌。他从来不敢以为张继科爱他什么的……但他想不通,张继科苦心孤诣,还特地瞒着不说,是要怎么样……

他觉得这枚戒指意义重大?他觉得这纸婚姻意义重大?

 

为什么?

 

马龙脑子里千头万绪。他感觉到,这一次,甚至比曦曦曝光那晚,等待张继科到来之前更紧张,也更加不安。

 

他下意识想逃避。

 

但是,他真的要当作没发生吗?

 

不。他不能。他装不了。

 

生平第一次,马龙感觉到,他内心某一处的城墙,开始慢慢崩塌了……

 

 

####

 

张继科哼着歌儿从浴室出来,浑身仿佛还冒着热气。

他今天心情实在太好了,都有点得意忘形了。

 

湿漉漉的头发上搭着一条毛巾。上身穿了件薄衣。有水珠从发梢滴落下来,没入衣领之中,濡湿了一小块布料。布料贴在了张继科身上,能隐约看见下面的锁骨。

 

他来到客厅时,一手擦着头发,一手摸着下巴。下巴冒出了点胡茬。他寻思着明早刮了,免得扎伤他宝贝女儿的细皮嫩肉。

 

「继科。」

 

「啊?」

马龙叫他,张继科一抬起头来,就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。

 

曦曦背着他们在角落扒拉玩具。

 

而马龙的表情很复杂。

 

「怎么了?」张继科很奇怪。

他洗澡之前还好好的啊,这才过了十几分钟呢。

 

马龙定定地看向他。

「继科,刚刚你的电话响了。」

 

张继科心里一咯噔。

 

「曦曦按到了通话键,所以我不得不接了……」

 

「……是谁?」张继科把毛巾从头上抽下来。

 

「做戒指的。」马龙简直佩服自己的平静。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的喉咙仿佛鲠了硬块。「……你知道了?」

 

马龙点头。

 

张继科顿时感到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

他……没想过,会变成这样……

 

「那个啊……没什么啊……」

张继科呵呵笑,想蒙混过去。

但对上马龙那双眼睛时,他扯起来的嘴角一下子凝住了,欺骗的话语也渐渐消落了下去……

他突然间意识到,瞒不住了。

但他仍要挣扎。

 

一阵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,仿佛昭示着无可挽回。

偌大的客厅里,只有曦曦一个人的咿呀声。

 

最终,马龙打破了这一阵沉寂。

 

「你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?」

 

张继科很慌。他也很绝望。

被揭穿的感觉,好像赤果着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。

他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。

 

「我……」他张着嘴,拼命想在脑袋里搜刮出什么理由来,脑袋却乱得一塌糊涂。

 

「说话啊,张继科!」马龙喝了一声。

 

曦曦不安地回过头来,盯着他们。

 

他们却僵持着。

 

「你到底在想什么?」马龙也快紧绷到极点了。

 

「我说了随便来就好。只是走个形式你到底费什么劲?这都是假的!」他们之间不过就是一张结婚证!他们之间什么都不算!「这种东西本来就可有可无!!」

说到最后,马龙又愤怒又心酸,已经分不清他究竟在说真话还是假话了。比起质问来,这更像他自己满腔痛楚的宣泄。

 

脑中一根弦啪地一声断掉了。

张继科爆发了。

 

「这对于你来说可有可无!对我来说不是!!!」

 

马龙浑身震颤。

 

「那到底是什么意思!」

 

两个人的咆哮对吼吓坏了曦曦。

她「哇」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

两个大人却没有心力去哄她。

 

「……」

张继科有诸多的理由,可以狡辩,可以欺骗。

但这一次,他百口莫辩。他冲动了。他完了。

 

「张继科!!说话!!」马龙眼都红了。他面色凌厉,步步紧逼。

 

张继科感到莫大的绝望。

 

你有过被逼到绝境的经历吗?张继科有过。都是在乒乓球上,他数次被逼到山穷水尽,然后像藏獒一样,绝地反扑。但他现在没法反扑。他要反扑谁?

 

面前这个人,是他花了生命里一半以上的时间在爱的人。

 

算了吧。

 

张继科在这一瞬间突然浑身脱力。

 

算了。

不挣扎了。

投降吧。是他输了。

任他处置吧。

 

「我还能说什么呢。」张继科扯出一个自嘲的笑。无力脱逃。「不就是我爱你,我他妈犯了十几年的蠢吗?」



















*字数:8886,逼死强迫症。

*之前说了,戒指是重要的点....我原来想让老张饮醉酒的,但想到喝醉酒告白的梗一篇文不能出现两次对吧2333

*话是说开了,但信任和心结那些不是一天两天能恢复的对吧,后面如果一章完结,全文节奏就全崩了233

*戒指这东西呢,算是这真真假假的结婚里,最能代表老张真心的东西了

评论(94)

热度(5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