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六章/上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第十六章 

 

 

 

「我还能说什么呢。」

「不就是我爱你我他妈犯了十几年的蠢吗?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马龙像冻结在了那儿,甚至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。

 

尽管质问张继科之前,多少有了预感。但感情上一朝被蛇咬的恐惧,牢牢地将那份猜测压在了意识的最底层,甚至连想都不敢想,仅仅成为一种隐隐作祟的情绪。

 

被钉着翅膀的蛱蝶,灵巧地挣开束缚,洒下星星鳞粉,扇起一场飓风。

 

然而这一刻,再多的描述,似乎都与他不相干了。

 

他就站在那儿,手脚冰凉。

好似列车轰鸣而过,脑子里的千头万绪被顷刻碾碎。马龙脑子一片空白,与此同时,暗流一般的情绪也疯狂地混杂,一时间他连该哭该笑都不清楚。

微妙的出神感在脑袋里盘旋,似乎有几秒钟发蒙了、晕眩了,但他明明还僵在原地。

 

这已经不是一个「震惊」能形容的了。人还是清醒的,思考的能力却被抽离了。

只有女儿凄厉的哭声仍刺痛耳膜。

 

见马龙不说话,张继科也不多说。他从马龙身边走过,将沙发上受惊的女儿抱在怀里,一下一下地顺着她的背,安抚她。两个人背对着。

女儿的哭声逐渐转为了抽噎。曦曦把哭得通红的脸蛋埋在张继科胸膛中,小手还紧紧攒着他衬衣,像是怕他抛下她就此离去。

 

曦曦哭累了,眼皮开始撑不住了,一下一下耷拉。张继科横抱着她,轻轻摇晃。结实的臂弯如同水边的摇篮。沁入鼻腔的熟悉奶香,勾起了他内心一股即将失去的感伤。

 

马龙依然没法说话。

 

他该说什么?即使是单纯表达情绪的单音词,他也出不了口。

 

张继科的话,他只字不落地听进去了。但消化的过程实在太慢。好似一架老化缺油的机器在卖力运转。

 

我爱你?

 

犯了十几年的蠢?

 

张继科他……在说什么?他在开什么玩笑?

 

有一瞬间,马龙想嘲笑。但他的面部肌肉像僵硬了,嘴角很重,丝毫扯不上去。

压抑的氛围、张继科的沉默,无不揭示着真相。

 

这一次没有玩笑话。

 

氧气仿佛稀薄了起来。全身的血液都在迅速冲流。但他能预见,他的脸色不会太好,因为之后摸了摸额头,马龙发现上头全是冷汗,手掌也几不可见在打颤。

 

爱他?十几年?

 

这什么东西?

 

马龙能说什么?

 

他之前的那一切究竟算什么?他的介怀、他的隐瞒、他的猜疑、他的痛苦……都算什么?演舞台剧吗?

 

有一瞬间,马龙宁愿这是一场玩笑。过去,他只是怨恨张继科。而现在,他谁都怨恨,格外痛恨自己。内心生发出来的戾气想攻击一切。

他四顾茫然。

好似走到一半的路突然塌了,又像拼图拼着拼着,发现从第一块开始就出错了。

 

两情相悦的表白,本应该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。但这他这里,喜悦却成了最无关的情绪。因为其他复杂的情绪,早已经盖过了一切。过去的苦痛像刀刻的痕迹一样,又深,又清晰,而喜悦这种东西,就像浮在水面的油光,从来光鲜亮丽,却肤浅,无力抗衡任何东西。

 

现在这个时机,他可以是怨恨,可以是追悔,是沉痛,但唯独没法高兴起来。

被暗恋了大半辈子的人告白,竟然没法开怀,说起来也是讽刺。

 

马龙感觉脖子被人扼着般难受。他快要待不下去了。

 

曦曦已经睡着了。因为刚哭了一顿,小鼻子不太通气,还红红的,怪可怜。张继科将她放在沙发上,拿过一旁的外套盖在她身上,凝视她一会儿。

沉默良久的他,最终也只说了一句:

 

「对不起。」

 

张继科有很多「对不起」要说。这一句,他自己,也不知道是针对哪一件事说的。

 

马龙更混乱。什么对不起?明明爱他,却从来没有开过口?

 

「……十几年?」

马龙转过身盯着他。他以为在这场合之下,他会做出什么失态举动,再不济也是眼眶发红。但他没有。他只是觉得讽刺极了,讽刺得让他想哈哈大笑。

 

所有的眼泪似乎都流回了肚子里。

 

「我知道这很难接受……」张继科回视着马龙,略带哀求的眼神让马龙一颗心如同撕裂。看着张继科,他实在冷静不下来。理性思考成了最艰难的事。

但任由情绪支配也不行——除了迷茫和崩溃,他再也理不出别的情绪了。

他要跟张继科这样一声不吭僵持下去吗?

还是放任自己彻底崩塌,由张继科来支撑他?

 

他不能再待下去了。他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。他不能让自己崩溃给张继科看。

 

就在马龙这么想的时候,张继科先一步看穿了他。

 

「我走吧。」张继科从外套里拿出车钥匙,「……我们都冷静一下吧,马龙。」他们两个人这种状态,根本没法谈话。马龙未必想这么对峙着。

不想逼马龙是其一,张继科自己也理不顺是其二。

 

但有些话既然说了,他就不怕说第二遍。

离开之前,张继科站在马龙面前,只定定地说了一句:

 

「……我对你是认真的。」

 

说完,他便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。

 

马龙愣在了原地。「砰」地一声,大门关上了。关门的声音清晰得,像是震在了马龙心上。良久良久,他也没缓过神来。

 

 

####

 

北京的天,凉得特别快。尤其是晚上。夜凉如水可不是什么夸张说辞。

他的头发早就不滴水了。但衬衫被润湿了一大块,一时半会儿干不了。夜风一吹,就感觉飕飕凉意从肩周蔓延到全身。

 

人对建筑物的依赖,大抵是跟家庭依赖相关的。一个家,说是遮风挡雨的地方,就是字面意义上的。

最起码,在家里,他从没受过凉,还感觉特别安全。

 

从楼下再仰望五楼的公寓,张继科第一次觉得,它是那么遥远。

那不知道还算不算他的家。又或者,它从一开始就不是。

 

他到车库发动汽车,开走了。

 

封闭的车厢很是压抑,张继科将车窗下到了一半。

他难受。他现在特别难受,但又不是哭得出来的那种难受。

 

他只感觉闷。

 

有一段路,路灯刚坏,没修,还一闪一闪地晃人眼。

 

张继科胡乱地开着。

 

驶出小区后,路灯的昏黄,跟黑夜的惨淡,像稀疏的大块条纹一样,交替着投到他脸上。

 

这一夜北京还起了霾。距离远一点的,就看不见了。

不可知的明天,好像就浸没在那一片混沌之中。在车灯的探照范围之外。那里有什么,他猜不着,只能走一步,算一步。

 

坦白之后,马龙会怎么看他?

 

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想睡我?

 

但相比于「兄弟惦记」这乱七八糟的想法,张继科更害怕,马龙将那一次的酒后乱性归结为他的设计。他不是这种人。

他原本也相信,马龙不会将他视为卑鄙小人。可是,马龙受的苦让他不确定了……

 

就因为一次意外,马龙的整个人生都乱了:折辱尊严替男人生孩子,被一个永远摆脱不了的责任束缚,一个人承受那么多……

这些会不会吞噬掉马龙的理智?张继科不敢确定。但如果马龙真是那么想,那他就永无翻身之日了……

 

张继科心口堵得慌。

 

破釜沉舟的事他做过不少,毕竟张继科这名字就跟「血性」两字挂着钩。

但这一次感觉不一样。

 

没有兴奋,没有畅快。说后悔,也说不上。就只是闷,难过。

 

他明白,总会有说出口的一天,这个秘密不可能烂在心里。

但张继科以为这一天会很遥远——在他们领了证,牵着小孩长大的漫长岁月里。

 

可一枚戒指就切断了后路。

 

肥皂泡上的七彩纷呈突然破碎,留下一滩浑浊的碱性液体。

 

张继科其实真不后悔。让他再做一次戒指,他仍不会将就——他已经把他对马龙的感情隐忍到极限了。一枚戒指的真实,都不能让他保留吗?

 

他在路上开着车,不知道去哪儿。

 

马龙那儿回不了。

而他自己的公寓已经很久没回去了。空空荡荡一个大房子,他也不想回去。

 

偌大的城市里,他竟然没有一个安身之所。

车辆穿梭在异常光亮的道路中,有种甲虫迷失在叶脉上的感觉。

 

张继科在飞机上看过无数次的北京夜景。

直观地说,就像运转中的巨大芯片。城区散布着深浅不一的碎星,而错综复杂的道路却延伸成了一条条金色的光带,异常明亮,将城区一块一块分割。两相交织,仿若海洋上一张平静的巨网。

 

但张继科却在黑暗的潮水中迷失了方向。

住宅区的万家灯火,似乎在变着法子嘲讽他。明明有房有车,他却头一次尝到了漂泊的滋味,像一直被遗弃的小狗,嗅得到路,却回不去。

 

夜渐深的时候,就更难受了。一条路,堵着还好,烦心地出会儿神就算了。但北京这地方,也有道路通畅,车量减小的时候,一条道通到底,反而害怕离他出发的地方越来越远。

 

明明才一会儿,他就开始想念那个小小的家了。

想念他的女儿。想念马龙。

 

他就知道会是这样。他逃脱不了。

 

漫无目的开了一个小时后,张继科开到了退役前他们常去的夜宵店,要了一个包间,没精打采地开始喝酒。

 

一杯接一杯。身体慢慢热了起来,胸膛深处却热不起来。

他酒量不算太好,但也不是一杯倒的人。但喝着喝着,他只感到太阳穴发胀,心脏跳得厉害。

 

人就是奇怪。喝酒其实没有任何消愁的作用,只会让人钻牛角尖钻得更厉害。但难受时就想喝。喝到满脑子都是那些东西,在呼吸吐纳的一片酒气中,挥之不去。

 

灯光下,酒液在玻璃杯里显得格外澄净。包间的装潢没有换。张继科喝着喝着,就忍不住想到了从前。

 

他们来过这里很多次。每次,马龙就坐在他对面那位子。酒量不好,还老爱喝,五六杯下去,就满脸通红,还一个劲儿对他笑,说点什么都能仰头哈哈哈,像个傻瓜。

 

沿着这一脉络,他一路追溯到了他们少年时代的事。那时候,似乎每一天都一模一样:四四方方的球台,汗湿的衬衫,重复上千遍的动作……

还有,表情认真的马龙,嬉笑的马龙,沮丧的马龙……

 

马龙是他的劲敌。为了从对方那儿拿下一分,他们能一股劲憋到爆发,在球台上气势万钧,姿态凌厉,不留半点情面。

 

但马龙又跟乒乓球一样,是他眼中的一切。

 

情窦初开后,他有过许多怦然心动的瞬间:马龙在热身时扬起脸给他的一个笑容,训练完毕时顺着他后颈没入衬衣的汗珠,休息时趴在床上打瞌睡的懵懂,洗完澡后头发翘起好笑又清爽的模样……

 

但这都没有跟马龙对练时,感觉来得强烈。他们年少那会儿,当然有比马龙厉害的前辈。但当马龙站在球台另一侧时,张继科总有一种感觉,他们生来就是一对——是对手,也是朋友,甚至更多——他们生得这么近,同属于一个时代,这一辈子,无论如何,两个人都会较劲下去。

 

这世界人千千亿,只有马龙,会跟他争到最后,同时,走到最后。

他们是一类人。

 

是完全不同的张继科、马龙。

又是镜子内外极其相似的一双人。

 

所以才说,当时,张继科孩子心性的憧憬里,他会一路跟马龙打下去,一齐登凌乒乓球的巅峰。

 

画面纷繁芜杂。

他以为他早已忘记的,却像旧照片褪了枯黄、上了颜色一样,重新鲜活了起来。但当回忆重叠、压缩,最清晰的,反而是最简单的画面:他跟马龙两个人,躺在同一张床上,盯着天花板,出了神地聊梦想,聊未来。

 

那时候多好。

但回不去。

 

张继科如今再想探手,旧照片顺势就化成齑粉。

 

可是,老实说,前几个月的生活,他也格外幸福。幸福到忘了自己姓甚名谁。

回忆清晰得宛如昨日:

 

他第一次看见曦曦,第一次抱曦曦,第一个跟曦曦玩游戏;马龙教他给曦曦冲奶粉,马龙教他给曦曦洗澡,马龙给他们俩录像;他们一家三口吃晚饭,一家三口铺地毯、挑玩具……

 

太多了。一幕一幕,都是他绝不愿意割舍的。

 

张继科醉醺醺地掏出手机。马龙没给他消息。他划拉了两下,熟练地点进了相册。

 

第一个入眼的还是马龙和曦曦的合照。

不过,嘿,他不是只有大蟒发的那张了。他偷偷拍了很多,还录了像。好在他以前就有乱录像的习惯,马龙每次以为,他就是在录女儿,就随便他录。但只有张继科知道,不仅仅是这样。他喜欢录下马龙和女儿的亲子时刻——张继科随手点开一个视频。就是前几天的。马龙自己幼稚,买了套钢铁侠装甲的乐高拼着玩。但女儿这个年龄,怕她什么都往嘴里塞,马龙其实是一手抱着女儿,一手自己拼,还美其名曰「启蒙」。拼到最后了,马龙塞了一块在女儿手心,牵着她的手来到最后的空位,女儿性子野,一挣扎,一使劲,小拳头一挥,把装甲的左腿弄断了,马龙气得要死……

 

一个个看下去,醉鬼张继科嘿嘿直笑。

但笑着笑着,他又难过,就灌一口酒,继续笑。

 

桌上的空酒罐多了起来。

 

最后他趴在桌上。眼前水雾一片。他想,他醉得连屏幕都看不清了。

 

酒精的迷雾笼罩着他的大脑。但他仍在想,他那时为什么录下来、拍下来呢?

就为了有一天,像现在这样,即将失去或已经失去的时候,一个人回味?

 

不。不是这样的。

他内心有声音在抗议。

 

……他是想,以后同样平淡而幸福的时候,拿出来跟家人分享……

 

对,是这样没错。

 

他们是他无论如何割舍不下的。

他绝不割舍。

 

也不知道算不算酒壮人胆,这个强烈的念头直击他麻痹的大脑,带来一阵战栗。

 

他绝不要放弃。张继科想。

以前打乒乓球那么多槛,他都咬着牙过来了。他死活割舍不了的两个人,又凭什么拱手相让?

谁也不让……都是他的……都应该是他的……

 

他醉得只剩下这念头了。

 

他要解决这事……怎么解决呢……从源头开始吧……源头,源头,源头……好,就是你了……

 

张继科把手机屏幕重新摁亮,拿前臂随便抹了抹眼里的水汽,就开始翻通讯录,划拉几下,就翻到了他想找的人。

他脑袋都糊涂了。只想着他要回去,他要争取,他绝不割舍。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电话就已经拨出去了。

 

打了一个没打通。

 

再打一个。

 

还不通。

 

再打……

 

欸。通了……

 

张继科还没来得及拖着醉腔开口呢,对方先炸了:

 

「张继科!!!大半夜的你搞什么鬼!!找削呢!!」

 

「师兄……」张继科嘿嘿笑,然后又响亮地喊了一句:「陈玘!!」

 

对方头都疼了:「你喝酒了?发什么神经呢!!」

 

「陈玘……我……」我要跟你决斗。啊呸好像不是。「陈玘,我要……」

 

「你要干啥?干啥?啊?」陈玘怼他,「不是,你怎么喝酒了?龙仔呢?」

 

张继科却不为所动,一门心思想着自己的事。

「陈玘!!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嗯……他要干什么来着?噢……对了……

 

「陈玘!!……我要回家……!我要回家!!我要马龙和我女儿!!……我要回家……」

 

「我要回家……!!」













*喝醉酒的人容易抒情……我昨晚喝醉了,抒了一大段情。所以这么长一篇,只写了老张……我知道你们现在心里很憋屈,很想说,两个人怎么还没开口谈啊!!!所以我先把想法撂这儿了……

【我觉得,信息量太大,龙仔消化不来……而且被表白,龙仔现在这情况,真不是什么一两个词“喜大普奔”能概括的……首先,我觉得,他第一时间不可能开心得起来。可他怨恨吗?恨谁呢?他自己觉得自作自受吗?他愤怒张继科不说吗?他心痛自己?他迷茫吗?……我觉得都有啊。两个人真得冷静下来,才能分析:你为什么不说,我为什么不说,你这么久什么心态,我们误会在哪之类的……所以分开一晚上是肯定的……这个谁都不用劝我,我不会觉得这里拖的……

但谈也是肯定要谈的,龙队那边理性,确认了双方感情,这局面,冷静下来还闹脾气也不可能……就是继科这里了,他不知道龙队喜欢他……但我觉得他不可能就此放弃啊,几个月共同生活那种食髓知味的滋味就该在这里发挥作用……所以设计了一个章节,通过喝醉,写他内心的执着……【这里他原来想给陈玘打电话问清楚的,喝酒了糊涂了,第一反应是不满情绪——我要跟你决斗;但又觉得不对,此时隐藏最深的,大概还是他的渴望了……这是我最满意的片段之一了】,但也写得很苦逼,但最起码我传达出这个意思了,继科割舍不了,他想解决问题,想争取。】以上。不写完全部,真是写不完了,不然我想把龙队视角一起放上来的orz

请不要指责龙队,什么继科表白了,他不跟继科好好谈之类的,确实要想一想,他一时间要用什么心态面对继科的表白呢?不只是单恋,他在单恋过程中受了那么多苦,而且这些苦其实是可以避免的……

*一切锅都是作者的。

我不写酒后车祸!大家也不要酒后驾车!狗子这状态,肯定要人送回去的😂我写玘哥不仅是为了决斗啊!

评论(74)

热度(3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