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六章/下)

第十六章




####

 

曾经有两条路摆在你面前:一条繁花似锦,一条晦暗不清。你因为猜疑,选择了第二条路。当时你想,怎么可能像第一条路那样顺利呢?

 

可是,你选的路实在太坎坷,一路风吹雨淋,你磕磕绊绊,摔得遍体鳞伤。

前方阴霾重重,饱尝痛苦的你觉得,脚下的道路永远到不了终点了。但你却没有不平衡。因为你从一开始就坚信,繁花似锦的那条路也通达不到终点。

 

但就在这时,有人跳出来,跟你说,你一开始就挑错了,他坚守的信念是自以为是。如果你最初就选择那条风和日丽的道路,你可以一路平顺地抵达终点,获得一切。

 

请问,对此你该做何反应?

怨恨吗?可是,怨谁呢?

 

马龙就在这种僵局中打转。

 

张继科夺门而去后,马龙这一边也不好过。

他愣愣地站了好一会儿,才脱力似的,坐到沙发上,佝偻着背,面容疲惫。

 

疲惫。这竟然成了他第一种感觉。

 

大概是因为其他情绪太过沉重,又汹汹然地,张牙舞爪。像一个高过一个的浪头,让他连翻身逃走的机会都没有,真是够呛。

 

直到张继科离开,这阵疲惫浸透四肢,马龙才逐渐沉寂下来,任芜杂的情绪倾泻而出。独自一人了,他终于能放纵自己崩溃了。

可他毕竟是马龙。在这样痛苦的浪潮拍打间,他仍试图吐纳。像尝百草似的,偏执地咀嚼内心情感,希望将紊乱的线团条分缕析。

 

不甘、怨恨、愤怒、自厌、迷茫,负面情绪轮番碾过舌苔。

而最清晰的,则是舌根压抑的艰涩苦味。他吞都吞不下去。

 

张继科说的话,否决了他所有举动的意义,也变相地击垮了他。

 

跟张继科重归于好的这几个月里,马龙基本上搁置了他跟张继科之间的感情。生活中的每一处温情,他更愿意归结为友情,甚至亲情,而非爱情——

 

爱情给人的印象大多荡气回肠,而且尖锐伤感。大家老是说,「我爱你爱得好苦啊」、「我爱你爱到发疯」、「我的心都要碎了」,好像爱情是不幸的猛兽,是悲惨,是折磨。

 

马龙曾经饱尝酸楚。有了女儿之后,他就避免重蹈覆辙。事实上,在曦曦出生之前,马龙就暗下决心,作为一个父亲,他要当女儿的铜墙铁壁。所以,他的脆弱一面——对张继科的感情,被压抑到心底。女儿成为他生活的中心。

 

他坚硬的外壳,只有在很偶尔的情况下,才裂出一丝缝隙,透出微暗的光来。

 

但这一次,张继科一记重拳,几乎让这外壳四分五裂。

 

以前,最初,马龙想,陈玘婚礼时,他那通乱七八糟的表白,已经让张继科明白了他的感情。所以后来,张继科的态度发生了微妙变化,要跟他撇清关系。那一晚发生关系后,他们的关系更僵了,张继科并不乐意跟他多牵扯。因此孩子四个月的时候,他约张继科见面,他才会带着女朋友过来,想令他死心……*

 

这几个月,因为孩子,他们恢复到了退役前的关系。马龙不想再猜测,张继科是抱着什么心态跟他相处的。只要一猜,结果就让他受不了:

知道他感情的张继科,会不会认为,他是为了这份感情,所以一个人也要拼了命生下他的小孩?

 

这本身没错。如果马龙肯撇开自尊,他肯定承认,这是事实。

 

但是,如果抱持这个真相的人,是无法给予他回应的张继科,那马龙无法接受。

在这份极度不平衡的爱情里,他已经低人一等了。这实实在在的倒贴行径,只是更加折辱了他。如果被张继科戳穿,他大概永远也抬不起头来。

 

这想法让马龙坐立不安。

而且,他一直避免用自己的感情或所遭受的痛苦来绑架张继科。

 

可是,假设他要跟张继科一起带女儿,这种猜疑和抗拒就不可取。

 

所以,在这几个月里,张继科不谈感情,马龙也干脆不纠结,专心带女儿,把其他抛在脑后。他做出事事围绕女儿转的模样,似乎竭力在向张继科暗示,在孩子问题上,他做的决定跟张继科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

但现在再审视,这些处心积虑,全成了笑话。

 

因为,张继科爱他。

 

……

 

马龙怎么也想不透。

 

既然爱他,为什么听到他的表白,反而跟他疏远?为什么发生关系后,是那种反应?为什么跟他见面,要带一个女人来?

 

到底是哪里出了错?如果张继科爱他……张继科爱他——这说法对马龙来说太陌生了。他甚至想质问张继科,他所谓的十几年感情,到底是爱情,还是马龙原以为的兄弟情深?

 

回想过去的日子,马龙也糊涂了。

 

姑且假设张继科说的是真的。

那么,张继科毫无芥蒂地接纳曦曦,有一部分原因……在他身上?

 

所以,张继科从一开始就会接纳他们的孩子,接纳他怀孕的事情?

 

那么,马龙苦苦思索,他一年半以来的固执,苦心孤诣的隐瞒,又究竟是为了什么?他一个人饱尝孤独和辛酸,在生产时心理上几乎崩溃,又是为了什么?

 

到底哪里出了错……?

 

他们本可以更幸福的,一切本来可以顺理成章:互相袒露心意。哪怕是个意外,也可以一起分享怀上孩子的喜悦,相互扶持过日子。

 

本来,在他深夜饥肠辘辘时,有人会给他洗手作羹汤;在他腰身累赘时,有人会搀扶他一把,给他揉腰捶背;在他小腿抽筋,疼到满头冷汗时,有人会替他弯下腰去,心疼地揉按;在他工作一天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时,不用面对一室的空寂,在他又累又饿时,也不用强迫自己去煮东西果腹……

 

还有,在他生产几近崩溃的时候,他爱的人原本可以借他一只手,告诉他一切都会顺利,他在他身边……

 

还有,在婴儿颠三倒四,哭得他不能入睡时,孩子的另一个父亲原本可以稍微替他分担一下,让他得以安然入睡……

 

还有……还有……

 

马龙想不下去了。这种假设像匕首一样,一下下捅着他的心。

因为他本可以拥有,而他不曾拥有。他所饱尝的,只有漫漫长夜的孤独,以及长达一年的苦痛。

 

但换个角度想,张继科也是受害者。

张继科那么爱女儿——或许还爱他——他本来不会错过那么多:他可以从每个月的彩超图中一点点见证女儿的成长,跟他一块感叹生命的神奇;在孩子降临的第一时间,他可以将她的模样烙入心间,而不用依靠苍白的照片来弥补回忆,拼了命想补偿……

 

还有曦曦……她本来可以拥有更加光明正大的身份,她本来是他们的……爱情结晶。她长得像张继科原本是件令人欣喜的事,而不是让她因此被藏在家里,只能傍晚偷偷摸摸出去;她本来从出生之日起,就可以享有张继科的父爱……

 

本来、本来、本来……!

 

……

 

马龙痛苦不堪。这甚至不是掉一两滴眼泪能发泄掉的痛楚。

 

他们所受的苦,都是为了什么呢?他这一年半以来,究竟又做了什么?究竟有什么意义呢?那些都是可以避免的……那他一个人承受的,到底又算什么?自作自受吗?

 

像是立足的地面慢慢崩塌。

 

巨大的迷茫,裹挟着不甘、自厌,笼罩了他。他找不到出口。

 

一想到他自以为正确的第一步,就是错误。而这错误延伸出了无尽的创伤……一想到这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是,他自己的错……他就无法接受。

 

同时,他在悲痛中感受到了庞大的怒火。

 

他们为什么不早点开口呢?……为什么呢?……

 

都是哑子吗?

 

张继科既然爱他,为什么疏远他?

为什么一直跟别人暧昧不清?

 

他为什么一开始不跟张继科摊牌?那真的是他女朋友吗?他为什么要瞒着张继科?

他为什么自以为是,与其猜测那么多,为什么不说清楚?

 

他自以为心思缜密,结果,思前想后,考虑来考虑去,结果就是这个样子?万无一失?对谁都好?

 

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……

 

张继科爱他……

 

张继科竟然爱他……

 

马龙想讽刺大笑,也想失声痛哭。这一笑一哭的情绪拉扯着他,让他觉得自己像个疯子。

 

就在这时,女儿的嘤咛打断他混乱的思绪。马龙一个激灵,才想起,女儿还睡在沙发上。

马龙倒吸口气,勉强克制情绪,擦掉眼泪。

 

张继科什么时候都不忘关心曦曦。在刚刚那种混乱的情况下,他也怕女儿着凉,没穿走外套,而是将它盖在了曦曦身上。

他的爱,渗透在极小的细节里面,却特别深沉。

 

马龙忍不住想,张继科对他,也是这样?

 

孩子总是无忧无虑的,任凭风暴再大,安静下来了,就能睡得酣甜。

这会儿,曦曦还无意识地把拇指吮在嘴里,在梦乡里蹬着腿。

 

马龙想起之前,他不顾曦曦的哭闹,大声质问张继科的情形,他其实对女儿心存歉意。

他算是一个好父亲吗?他回过头来想。

 

凝视女儿酷似张继科的睡颜,马龙心里很难受。

 

说起来,这一切得以延续,都是由于她。这个孩子。

 

双双退役后,他们的道路出现了分岔。他本以为,他对张继科的感情要无疾而终了——这一份他单方面画不上句点的苦恋,要就此切断与现实的联系,截留在他心底,一辈子埋藏,直至带入坟茔了。

 

但这孩子却成为一个意外,死水潭硬生生被她搅出了波澜。

 

她是马龙这辈子最美丽的意外之一。另一个是张继科。哪怕一路晦暗无光,饱尝辛酸,马龙也从不后悔遇见他们。

 

就是这孩子,用小小的一双手,强行将他们断开的连结接续回去,并且把他们的缘分拖到了现在。马龙甚至跟张继科过上了家人般的生活,而且要领证了。这是以前马龙从来不敢想的。

 

竟然拖到了张继科说爱他的这一天……而这份感情居然早就存在了,只是锁在蚌壳之中……

 

马龙不相信什么老天的暗示、命运的安排,但他们的孩子确确实实是一个契机

 

……他们要白白地放过这个契机吗?

 

凝视女儿良久,马龙伸手摸了摸她柔嫩的头发,而后,起身将她抱回了她的小床。

 

打开婴儿房的夜光灯,马龙回到了自己的卧室,把门关上,把灯打开。

他疲惫地倒回床上,盯着苍白的天花板,脑袋空无一物。

 

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,他毫无头绪,不知道自己想了什么。但他脑子一直在转。大多是片段式的。跳跃度很大。

 

他仍然不甘、怨恨。

回想那「本来」什么什么的,也依旧令他心理失衡,焦躁辗转。


但多亏之前女儿打断了他一下,他没有完全滑入崩溃的漩涡,多少还能权衡思考。

所以,尽管有一瞬间,马龙痛苦得想放弃一切,彻底逃避。但下一刻,他跟张继科、女儿相处的画面又无孔不入地占据了他的脑海……

 

其实,他很欣慰的一点是,尽管经历过那么多,女儿现在也好好的,长得健康又活泼……

 

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三个小时,三个半小时过去,马龙慢慢地从漩涡里抽身出来。

尽管内心还有创伤——深,而且痛——还是有个声音在对他说,他要跟张继科谈清楚。


这个声音原来被摒弃在外,随后,却慢慢地放大了起来。


他的理智逐渐回来了。

 

因为他也快想不下去了。

计划将来是他的习惯。但现在什么都不分明,还有大把疑团绕不清楚,他计划不了。


他有两条路可以走,一是逃避张继科,避开这个问题。二是揭开伤疤,跟张继科谈清楚。

 

趋利避害的本能,肯定让他情感上倾向于逃避。被电击过太多次的小白鼠,条件反射地会避让电源。


但马龙……又不想这样。

 

过去几个月的一幕幕在眼前走马灯似的闪过。曦曦的无忧无虑,张继科的温柔耐心,他们的嬉笑疯狂……原以为,他跟张继科只是为了带孩子呆在一起。但事实上,马龙面对的是两个他最爱的人。每一回,马龙加入他们,一起开怀大笑,或者享受温情时刻,那种幸福感都实实在在渗透进了他的心底。他们不是两个大人加一个孩子,他们是一家人。

 

要他放弃这样的生活……就跟剜他心头肉一样,比什么都痛。

 

他不想放弃,就算是为了女儿。……好吧,暂且撇开女儿的借口,其实他自己也不想失去。

老实说,这样不是很荒谬吗?用女儿维系,没感情也能呆在一块。现在,他们俩明明对彼此有感情,反而不敢或者不能在一起了……多搞笑。

 

是的。过去的事情是一个大槛,是肉里一根挑不出来的刺,拨到了就痛,流血流脓。马龙也不寄希望于他一晚上想明白,跨过这道槛

 

但如果他一辈子跨不过,难道就当个回忆的囚徒,悲惨兮兮懊悔过余生?这样做,意义又在哪里?

 

他得跨过去。

 

他必须要跨过去。不管多难受,他都得迈出步子。

 

他的逃避,势必会搭上张继科和女儿的幸福。

马龙做不到。

 

即使生活中伤他,他也无法埋着头,一昧宣泄。因为他肩上有责任。

 

马龙从来不是这么任性的人。他以前在国乒,为了肩上的责任,也是尽可能克制自我。他对自己很严苛,苛责自己坚强。哪怕脚下就是荆棘,如果有责任,他就要往上踩。

 

他曾经的逃避带来了现在的局面。现在,仍然是牵扯到张继科和晨曦,他不能再逃了。要面对这件事,很难,但他要支撑住。

 

而且,马龙确实想要一个答案。为什么他们爱着彼此,却走到现在这个地步?那些「为什么」,他想一个个解开。

 

也许创伤一时半会儿疗愈不了,但他最起码得给自己一个疗愈的机会,而不是自我封闭,暗自神伤。

退一步讲,就算痛,也得痛个明明白白,不是吗?

 

他觉得,他能跟张继科谈。

 

……但需要再等一段时间。

 

最起码要过了今晚……

张继科明天如果还回来的话,马龙想,他会鼓起勇气跟张继科谈。

 

他得对张继科和女儿负责。

 

再等等……

等到明天……

 

不能因噎废食,连面谈的勇气都失去。

 

一个晚上够了……他上次逃出门,也就用了几个小时,冷静了就回来了。

 

张继科爱他。他爱张继科。

仅仅抽出这两点来看……其实不算什么坏事,不是吗?

 

他不否认,这段双向关系,因为懦弱、隐瞒、猜疑,滋生了太多不必要的痛苦。到了现在,已经不是一句「我爱你」能敷衍了事的了。

 

「我爱你」,远远不足以解决问题。

 

但它可以是一个起点。

一个让人坚强的理由。

 

马龙以前的悲观,是建立在「张继科对他没有感情」的基础上。

眼下,他虽然迷茫,辨不清方向,内心却隐隐潜存了一丝希望。他其实无法想象,因为过不了心中的槛,他跟张继科从此断个一干二净。过那个槛需要时间,但他隐约觉得,他能过去。慢慢地,慢慢地,他们会变化……就像晨曦,永远是悄无声息地降临……

 

马龙昏昏沉沉地想着。到这里,他总算呼出了一口气。

 

他用手搓了把脸。

 

太累人了。跟打世界赛一样。

 

就这一晚上,三个多小时,他仿佛在精神里跋涉过了一片海湾。

波涛起起伏伏,把他颠得够呛。

 

他又盯了天花板一会儿。

床头的闹钟,时针「啪」地指向了两点。

 

他瞟了一眼钟面,起身到了窗前。

 

拨开窗帘。


窗外夜色浓重,灰霾重重。

灯光渐熄的城市,仿佛沉沦。

 

马龙忍不住想到了张继科……

 

凌晨两点了。

 

他去了哪里?

 

回去了吗?还是在谁那里?

 

他怎么样了……?

 

张、继、科……


思前想后那么多,重新考量感情,马龙才发现,张继科这一笔一划都刻在了他心上。


他甚至感觉很不真实。……这是他的感情?他爱了这人大半辈子?他为了这个人,生下了一个孩子?他因为这个人,差点崩溃?

 

……不。算了。

 

马龙吸了口气,压住了思绪。他脑袋已经够乱了。

不敢想下去,怕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

人的感情,真的很奇怪。

同时让人坚不可摧,却又命脆如纸的,大概也只有这东西了。

 

就在他出神的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

……张继科?


马龙将手机掏出。

来电显示却不是张继科。

 

而是……陈玘?

 

……嗯?

 

有一刻,马龙还以为他犯糊涂,看错了。

 

但确确实实是陈玘。

 

半夜两点,玘哥给他打电话?

 

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?

 

想到这里,马龙不敢犹豫。

尽管疲惫,他仍接下了电话:「喂,玘哥,这么晚——」

 

那边一口就打断了他,「喂,马龙,你还没睡?」

 

「还没。」


「你跟张继科吵架了吗?」


「……」


马龙沉默了。


但这已经足以让陈玘听出来了。

 

果然,马龙下一句也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问:


「他怎么了?」

 

陈玘无奈,只能说了:


「这小子喝多了在发酒疯,一个劲儿嚷嚷要回家。」

 

老实说,陈玘至今也不知道,张继科那混小子打电话给他是几个意思,别的什么都不说,就嚷嚷要回家,听起来烂醉如泥,也不知道喝了多少。

但重点是,这他妈打给他没用啊。他刚好不在北京,难道飞过去送?


到底还是师兄弟。平时怼得多,因为马龙的事也有怨气。但那样子,听了就让人心疼。

 

陈玘就琢磨着,给马龙打个电话探探口风算了。

 

不过,他们这个到底什么情况?


闹什么矛盾了,喝得要死要活的?

 

「欸,我原来想问,你要不要去接他的……」但既然吵架了,就不给马龙这边添堵了,「算了算了,我打个电话给方博好了。马龙你也早点休息吧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……」

说完,陈玘火急火燎要挂。

 

马龙想也没想,开口劝阻他:

 

「等等,玘哥!」

 

「嗯?怎么了?」

 

「……」马龙语塞片刻,才说,「给我个地址,我去接他吧。别叫方博了。」







*哎……累……我今晚难得写崩溃了……

*我发誓,我以后再也不写超过四千字的心理活动了……要命了……我自己都快绕进去了……

*这两章剧情,就是互相表个决心,把事情谈了。……其实没什么新东西,就是把纠葛重温一遍一遍又一遍……我的妈……下章他们谈,又要写这些,干脆他们谈的内容我们略过算了orz

*不虐了不苦了,再虐下去,我也真写不动了…太苦逼了…我怎么写这么一个苦逼的故事…等他们说开,过一段过渡的日子,就谈恋爱吧…谈恋爱使我快乐……

*有时候我想自暴自弃跳到大结局,什么老张跟龙队、女儿去度假,然后回顾,说他们解开误会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……

我这几次写怕了,怎么写,自己都不满意......2333这似曾相识的心态…

评论(54)

热度(3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