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七章/下)

*第十七章(上+下)是目前来说最长的……


 第十七章(下)




就在这时,张继科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。

上头显示,收到了短信。是马龙的。

 

「醒了吗?午饭你自己解决吧,我还是在队里吃。有王姨带曦曦,你要回公司就回去吧。别的晚上再谈。」

 

生活还在继续。

马龙的短信再日常不过了,口吻也很是平静。叨叨絮絮,交待午饭,交待孩子。似乎没有任何异样。要不是马龙说「别的晚上再谈」,张继科可能一个恍惚,真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大梦。

 

但他仍然很疑惑。

 

所以,马龙这是冷静下来了?

 

可是,晚上再谈?

谈什么?

 

马龙的这份镇静,反而让张继科异常不安。

 

马龙这是,下定决心了?

为什么这么平静?

 

是过不下去了,果断割舍了?

今晚要跟他正式决裂吗?

 

张继科的心揪在了一块。

 

他沮丧地爬了爬头发。

 

手指在屏幕前僵了几秒,最终只回了几个字:

「嗯,醒了。好,晚上谈。」

 

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水和药,张继科追加一句:

「谢谢你送我回来。我很抱歉。」

 

发出去后,他怔怔地盯了会儿手机,手指漫无目的地划拉。

马龙很快回复了:

「没事。差不多该喂曦曦了。今天不要喂南瓜泥了,我怕她消化不了。」

 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 

张继科发送之后,马龙就没回了。

 

不过也说得差不多了。

 

吃过止痛药之后,头疼的症状减缓很多。

张继科刚要起床去找女儿,但想了一想,还是决定先给助理打个电话。

 

今天没有必须进公司的事。他想下午呆在家里,再休息一下。老实说,宿醉的滋味不好受,头是不疼了,但还胀得厉害。

 

助理很快接了电话,却告诉张继科,今天早晨马龙跟他通过消息了。说是张继科身体不舒服,可能得请假一上午。

助理的号码是张继科给马龙的,以防有急事联络不上。

 

张继科挂上电话,不知作何反应。

 

在他昏睡的时候,从头疼,再到公司,马龙都一丝不苟地替他打点过了。

马龙哪来的这么多精力?又为什么浪费时间,替他擦屁股呢?

 

如果今晚要谈开,要告别,那这一切意义在哪里?

礼貌性的关怀?最后的温柔?

 

张继科的内心翻江倒海。

 

脑袋还很沉。张继科干脆不想了。走一步,算一步。

昨晚的事,到后面,他几乎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

但翻女儿照片、看马龙视频这一段,他没有忘。

由此衍生出的强烈冲动,他更是难以忘怀——他不甘心就这么放手。

 

无论结果怎么样,都到这地步了,他也不怕再博一把。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活了三十几年,人生的大起大落,他不敢说一一看遍,但也算略知一二了。

再困难的日子也咬牙过来了,在这关乎一生的抉择上,难道他要听天由命?

 

他不甘心。

 

享受过天伦之乐后,再回去孤身一人的状态,若无其事咀嚼苦涩,张继科强烈排斥。大手牵小手的温情,生活中有另一个人扶持的踏实感,已经烙入了他心底。

如果被迫回到以前的状态,张继科不觉得,这次,他还能靠事业来麻痹自我。他甚至不敢想象,每晚回到家,房子空洞洞、静悄悄,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

而且,他不能忍受,未来有一天,马龙身边出现另一个人的身影,曦曦会开口叫别人爸爸。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就像拨了他逆鳞一样,让他竖起尖刺。

 

马龙和马晨曦,是他张继科的。

他不打算让给任何人。

 

但其实,张继科很乱,一颗心惴惴难安。

 

马龙是怎么想的,张继科没有半点头绪。因为马龙从没提起过。

但是,在得知戒指的事情后,马龙异乎寻常的咄咄逼人、情绪失控的咆哮,以及之后的沉默僵滞,又多少令张继科疑惑不解。

 

而今晚的谈话又将使他何去何从?

 

张继科想得烦躁,干脆不想了,掀被子下床。

他还一身酒臭,自我嫌弃,拿了衣服准备先冲澡。在这儿住久了,衣柜里全是他带过来的换洗衣裳。既然不进公司,那随便穿个家居服就好。

 

张继科冲了个战斗澡。

站在喷头下,冷水像一根根银针,麻密地往脸上拍。他闭着眼,把额前的湿头发向后拨。

 

就在这时,一缕思绪冷不丁闪了一下,好似聚光灯晃过,几不可见的银色钓线被照出原形,反射晶晶白光。

 

隐隐约约地,他记起,他半躺在一个昏暗的密闭空间里,到处朦朦胧胧。面前只看得清马龙。

 

马龙要走,他不愿,一个冲动抱紧了马龙。

马龙没有挣扎,反而也抱住他,一下一下抚摸他后背。

 

……这是什么?

 

张继科打开眼。

冷水顺着眉骨滑下来,浸得眼眶发涩。

 

张继科眨去眼睫上的水花,一门心思回想。

可是,脑袋里没被酒精蚕食的,就只剩那个模糊的碎片了。

 

那是……真实发生的吗?

 

张继科感觉心跳快了一点。

 

他不太确定。

可是,这就像一点星火。

 

紧绷的神经终于稍稍缓和。

对十几个小时之后的谈话,他似乎也没那么害怕了。

 

洗完澡,擦干头发,张继科一打开客房门,就听到,厅子传来模糊的小孩嬉笑声。

张继科似乎从没这么想念过女儿。

 

他三步作两步来到厅子。

保姆王阿姨正带着曦曦玩玩具。

 

曦曦很少在白天跟爸爸们相处。听见走廊的动静,小姑娘疑惑地抬了头,张继科刚好走进她的视野。曦曦的眼睛都亮了,呀呀叫了两句,丢下玩具,就冲张继科爬了过去。

 

毕竟王阿姨是长辈,张继科先是礼貌地问候了她两句,然后蹲下身,对曦曦张开双臂。等小姑娘爬到他跟前,他熟练地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

「小宝贝有没有乖乖的啊?」张继科眼中擒着温柔。

「爸爸今天在家陪你好不好?」

 

「呀啊啊……爸爸!!」

曦曦是个学以致用的聪明宝宝。

 

张继科吻了她一下。

「嗯,乖。」

 

女儿在怀,心头惴惴的重负,像水分蒸发,棉絮晒干一样,渐渐变轻了。

 

小手巴着张继科的肩膀,曦曦全然信任地靠在父亲身上。

张继科内心淌过暖流。

 

如果能让这一份温情持续,他没有什么是不能坚持的。

 

 

 

###

 

空气净化器闷闷地响。

到了这节气,北京的霾天要变多了。他们这群身板硬实的大人,不戴口罩有时都得遭不住,更不要说心肺功能还没发育成熟的小婴儿了。

 

雾霾严重的这几天,马龙和张继科不敢让曦曦出门。屋里的空气净化器从早到晚吹个不停。据说这是马龙刚搬来时,国乒一众兄弟一齐买的乔迁礼物。

 

既然下午不打算进公司,照看曦曦的事也就不麻烦王阿姨了。

所以,张继科让王阿姨先回去了。说是让她休息半天,做点想做的事。张继科也是个父亲了,知道成天带小孩不容易。

 

王阿姨告辞后,张继科娴熟地冲起了奶粉。

快十一点了,曦曦也要饿了。这几个星期其实喂了她不少辅食,但毕竟婴儿消化功能不健全,肠道负担不能过重。

 

张继科冲好奶粉,抱曦曦到膝上,小姑娘条件反射地捧住奶瓶,全神贯注地吸了起来。肉肉的五指紧紧巴在瓶壁上。

 

现在张继科喂女儿基本上驾轻就熟了。但他第一次的时候,只能用一个手忙脚乱来形容。当时马龙老爱装作嫌弃他。说起来,这几个月里,张继科在育儿方面也是进步神速。

 

喂完曦曦,拍拍奶嗝,张继科百无聊赖地看了会儿电视。突然想起,上星期答应了父母,要让他们跟小孩视频一下。这几天拖着拖着,差点忘了。

 

马龙父母和他父母都是靠网络视频跟曦曦见面的。

只是关系不明不白,跟两方父母讲不清楚。所以,一个人抱着曦曦视频时,另一个人就干脆找理由回避开来。

 

这个点,张继科想,爸妈应该在家准备午饭。

他试着给爸爸发了个视频请求。果不其然,那边一下子就接了起来。

 

一开始,张传铭不知道儿子这个时间视频是想干什么。因为张继科一般晚上才有空,带曦曦跟他们视频也都挑在那时候。

 

但两边一接通,孙女好奇的小脸就霸占了屏幕。这点疑惑一下子被抛到九霄云外。

 

「闺女,叫爷爷。」张继科哄她,也是哄爸爸。

 

但曦曦还不会喊人,所以,只是冲着Pad咿咿呀呀乱叫一通。

张妈妈闻声而来。见到屏幕这头的曦曦,也是喜笑颜开。

 

曦曦还懵懵懂懂的。视频那头是什么人,她也没一点概念。但熟悉一下总没错。别回头真带她到了青岛,一见张爸张妈,就跟当初见了张继科那样,号啕大哭不认人。

 

婴儿心思简单。每次一开视频,那边的人亲亲热热叫她曦曦,小姑娘都会机灵地扭过头,惊讶地瞅着摄像头,懵懂又腼腆的样子特别可爱。

但她也淘气,对什么都好奇。屏幕上的「陌生人」瞧着没滋味,一看,小窗口还倒映着自己跟爸爸张继科,就特别兴奋,一个劲儿要扒拉屏幕。

 

张继科教她叫爷爷奶奶。不管她会不会叫人,二老都开心得合不拢嘴。和乐融融的情景,让张继科情不自禁地想,这大概就是所谓天伦之乐了。

 

噢。对了。每回跟张爸、张妈视频,曦曦还有一个来劲的对象。还能有谁?

就他张继科儿子,道哥呗。

第一回视频的时候,张继科说想道哥了,张妈妈把圆白圆白的比熊抱到摄像头前。曦曦瞅道哥,白团子瞅白团子,眨了两下眼,曦曦就跟看到奶糖一样,眼睛一下亮了。道哥一叫,她非但不害怕,反而更兴奋了,在张继科怀里蹬起小肥腿,伸着小手要去摸。

 

等你大一点,就带你跟它玩,好不好?张继科当时向她承诺。

 

今天的视频一如既往,在张爸张妈对孙女的夸赞,和曦曦意味不明的咿呀声中进行。

 

张继科只跟爸妈说,他下午休息,不进公司,没说为什么。

聊到最后,张爸、张妈又打探起了他跟马龙的情况。

 

张继科跟马龙重聚过,他爸妈是真心接纳马龙和曦曦,也希望儿子的小家庭能顺顺遂遂、幸幸福福的。

 

张继科挺愧疚。父母那边,他从没认真谈过他跟马龙的事,一直就打马虎眼儿,说之前跟马龙好过,后来闹矛盾,搞得马龙生了小孩也不知道。

张爸、张妈老说对不住人马龙。

 

可张继科没给他们和马龙单独谈话的机会。马龙也不愿多说,平常顶多是打两声招呼,寒暄一下近况。

 

张继科同样没跟马龙说,其实他父母不仅希望曦曦去青岛住几天,也希望张继科带上马龙一块儿。

 

在道哥的叫声中,三十多分钟的视频结束了。

 

曦曦吃饱了又玩累了,视频到最后,她靠在张继科身上,就开始眼皮打架,脑袋朝前一磕一磕地。是想睡了。

张继科失笑。

 

婴儿真是幸福。

除了吃饭,就是睡觉。其他什么烦恼都没有。

 

抱女儿回婴儿房后,他自个儿到厨房下了个面,草草吃完,拿起Pad看了助理传的几份报告。

 

时间静悄悄地流淌,屋内只听得见净化器的闷响。

 

张继科伸了个懒腰,发现不知不觉已经两点了,也准备午睡一下。

 

回到客房,他没锁门,只是掩上了,还留条大缝。

这房间隔音挺不错的。他怕待会儿曦曦醒了哭了,他听不见。

 

之前曦曦还要夜啼的时候,张继科也这样做。反正大晚上的,屋里就他和马龙两个大人,没什么秘密要锁。

 

张继科躺到床上,卷了薄被,闭了会儿眼,却迟迟没有睡意。辗转几次后,他仰躺,放空脑袋,盯了会儿天花板,还是很清醒。

大概是今早睡饱了。

 

他也不勉强自己,拿起手机刷起了朋友圈。

 

马龙朋友圈里,大多是乒队的事。在他们重聚、曦曦的事公开之前,有很长一段时间,马龙的朋友圈几乎不涉及一点私人信息。当时,张继科还怀疑,马龙是分组可见,把他剔除了。

不过,曦曦的事公开后,马龙没有了后顾之忧,也开始讲一些曦曦的趣事了。

看到这里,张继科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。就说天下的傻爸爸,心思其实都差不多。

 

不过,张继科笑着笑着,思绪又慢悠悠地飘回了昨晚。

 

他点开马龙近期的一张活动照,放大了,一边盯着看,一边想事。

 

说起来……

 

昨晚马龙怎么会来接他呢?哪儿来的地址?

是他让马龙来接他的?

 

想了想,张继科退出朋友圈,翻了翻马龙的微信记录。没有。

 

又翻了翻短信。也没有。

 

他没给马龙发消息……那难道是打电话?

 

张继科点进通话记录里。

 

果然。

 

昨晚十二点后他只拨出去一个电话,通话时间有五分多钟。

但是,出乎张继科意料的,那通电话不是打给马龙的,而是打给陈玘的。

 

陈玘……?

 

卧槽。

张继科一个鲤鱼打挺,从床上弹了起来。

 

他没做什么冲动的事吧?

 

怎么会打给陈玘呢?

那么多人中,偏偏打给了陈玘?

 

张继科想不出有什么好事……

 

因为他最介意的、有关陈玘的事,其实就只有一件……

 

完蛋了。他喝得不省人事,会不会一个冲动说了混蛋话?

……不会就那么跟陈玘绝交了吧?

 

而且,昨晚是陈玘让马龙来接他的吗?

为什么?

 

他没有记忆的时候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马龙又是什么反应?

 

像是岩浆拥堵了上来,不吐不快,张继科迫切想要一探究竟。

他觉得,这一切答案,都可以从陈玘那边知道。

 

想到这儿,张继科忍不住了,一个电话就给陈玘拨了过去。

完全忘了,现在是午后两点多。

 

通话响了很久,才被接起来。

 

张继科还没开口,陈玘先抢下了话头,一出口就火药味十足:

 

「张继科你他妈闹钟成精?净挑着我睡熟打电话?夺命连环CALL?不是,你跟我什么仇啊?」接二连三的,这时间挑得陈玘都要没脾气了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张继科也是个天才。

 

噢……看来没有绝交。

「不好意思了,玘哥。」张继科毫无诚意地道歉。

 

「你一觉睡到这个点?」陈玘问。

 

果然,陈玘知道他喝醉的事。

 

张继科也不打哈哈了,径直切入正题:

「师兄我昨晚给你打电话了?我说什么了?」

 

「我也想知道你说了什么。」

陈玘口直心快,想也不想就怼了回去。

 

「啊?什么意思啊?」张继科不解。

 

「你记不得了?」

 

「记不得了。喝多了。」张继科实话实说。

 

「哎,张继科你说你喝蒙圈了还知道给我打了电话?」

 

「我翻了通话记录呢。」

 

「你一点记不得了?」陈玘狐疑,「你还记得谁接你回去的吗?」

 

「不是马龙吗?」

 

「是龙仔没错。」不是。忘了给他打电话的事,却记得之后马龙去接他。敢情张继科这喝断片,还分人哪?陈玘压下吐槽的冲动。

「但你的电话是打到我这来的。」

 

「啊?我为什么要打给你啊?」

 

如果是在发微信,陈玘保管发一排「微笑」过去。

「我怎么知道你脑回路?我当时,都半夜了,接到一个北京打来的电话。」陈玘说,「喝个烂醉,脑子糊了浆糊就算了,嘴巴也是。一句话都说不顺溜,你能指望我了解啥?」

 

「那我昨晚……什么都没说?」

 

「说了。说你要回家,所以我给龙仔打了电话。」

 

「我说我要回家?」张继科张口结舌。

这也太……幼稚了吧。简直像哭闹的幼儿园小朋友。

 

「对。整个电话从头到尾反反复复念叨。别提多烦人了。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不是,我说,你们到底怎么了?吵架了?」昨晚事儿急,陈玘也听出马龙心情不好,也没跟他打探了。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

「好吧,继科。」不说也罢。「我话先摆这儿了。龙仔不欠你什么。你欠没欠龙仔,就不好说了。要过日子,就好好过。最好别一言不合闹脾气,做混蛋事。」

 

「……」陈玘说对了一半。但听陈玘维护马龙,张继科心里也不是滋味,只能勉强辩驳,「我没闹脾气……」

 

陈玘不懂了。

「那你们俩到底怎么了?之前不是好好的?」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犹豫了一下。陈玘在这里面,角色比较特殊。张继科挣扎着要不要向他示弱。但现在不说,张继科也没法子了。

 

「我跟马龙告白了……」

 

「等等?等等?啥?啥玩意儿?」陈玘大跌眼镜。

他听到了什么?张继科向马龙告白?

马龙喜欢张继科,这他知道。但反过来……

「你喜欢马龙?!」

 

「我爱他!」面对陈玘,张继科多少有点负气。

 

陈玘快蒙圈了。

「我去,这什么跟什么啊?」

 

他俩重归于好后,马龙就不再透露他们的感情状态了。

这他妈进展神速啊。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……哎,也不对啊?!

「那你们俩有什么矛盾好闹啊?」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无言以对。

他不知道陈玘什么思路。什么叫没什么矛盾好闹了?

表了白,矛盾才多了去了。

 

「你们到底吵了什么?」

 

「我们没吵架。就……冷战?」这恋爱和婚姻的专用名词,张继科说出口了,才感觉不妥。「我一表白,我们就搞僵了。马龙没回应,我就走了。」

 

「什么?!怎么回事?马龙干嘛不回应你?」不是两情相悦吗?不是好事吗?

 

张继科恼了。「还能干嘛?不喜欢我呗。」

 

「你滚犊子!」马龙哪能不喜欢你!

陈玘想都不想就骂。

 

「……」这他妈,他表白失败,还挨骂?

张继科一个冲动,差点没掐了电话。

 

「……等等,继科,你让我理理。」陈玘决定从头问起,「你怎么就告白了?」

 

张继科没辙,把戒指的事三言两语说了一遍。

 

陈玘蒙了。

「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马龙的啊?」

 

不是,张继科这单方面搞戒指了,被撞破了,反而吵了一架……什么东西?不是,马龙没有搞戒指的心思,张继科怎么就这么看重了?

 

他怎么感觉颠倒了呢?!

 

「我一直只喜欢马龙一个。」

把陈玘当成竞争对手,张继科说起真心话来,一点也不含糊。

 

「不是,你不是喜欢女人,有女朋友吗?」

陈玘想到最初的矛盾症结。

 

张继科愣了一秒。

「我没有女朋友啊。」

 

「你没有女朋友?」

 

「我哪来的女朋友啊?」

 

「你……那些绯闻?」

 

「我去,你也知道那叫绯闻。别说这点炒作你都不懂啊。都是假的,我不是澄清过了嘛。」张继科说。

 

「……从来没有?!」

 

「从来没有。」

 

「你一直喜欢马龙?」陈玘目瞪口呆。

 

「很早就是了。」

 

「卧槽你们两个大傻一逼!!!」

 

像是火山突然爆发,陈玘忍不住了!

「大傻一逼!!」

 

他难以置信,这从头到尾居然是个误会!

 

操一蛋的!

他就不该听马龙乱七八糟的猜测,就应该逼着马龙去跟张继科坦白!操!!

 

「……怎么了?」张继科全程一头雾水。

 

陈玘这下知道,他们闹什么矛盾了。或者说,马龙在纠结什么了。

苦心孤诣这么久,发动所有人隐瞒,非但是徒劳,反而还拖了后腿。

 

这太苦逼了。……我去,这感慨怎么似曾相识?

不是,怎么摊上他们俩的事,前前后后,就没一件顺心的?

怎么发展怎么苦逼。陈玘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。明明是两情相悦,怎么就走到这个地步了?

 

也难怪马龙接受不了,

 

「……继科,听着,跟马龙好好谈谈。」这破局面,陈玘也无计可施了。误会造成了,遗憾也造成了。现在要解决,就得开诚布公。「你要是真要他好,把你怎么想的都告诉他。你们别他妈都憋在心里啊,憋着会发芽不成?」

 

陈玘气急败坏了。

 

「……」但张继科跟不上陈玘。

 

陈玘一股脑把想说的全吐出来了:

「而且不管他说什么,做什么,你都别怂。他气馁了,放弃了,你给我死皮赖脸赖着。」陈玘了解朋友。他知道,马龙一定很难接受事实。但就这样因为误会错过,难道很好吗?

 

陈玘看过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景象。你要他相信什么,马龙跟张继科在一起不会幸福,他打死也不信。他宁愿相信,过了这个槛,事情会好起来。张继科和马龙,他的两个好兄弟,会得到幸福。

 

「你别三言两语就自以为是地放手。我说大实话了,这是你们欠对方的。别随随便便说分就分,分手简单啊,问题是避开了,你们对得起自己吗?对得起谁啊?别他妈憋着了,去找龙仔谈!」他就不信谈不清楚了。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跟陈玘就不在一个频道上。「我没憋着啊。而且我坦白也没什么用啊。马龙又不喜欢我……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……陈玘快吐血了。

 

敢情他说了这么久,在对牛弹琴?

 

「马龙不喜欢你,喜欢谁啊?」陈玘按捺着脾性。

 

被这么一问,张继科火起了。

「……你不是知道吗?」明知故问几个意思?

 

「……」

 

……陈玘快气笑了。

 

他快没法接了。

他当然知道啊,马龙不就喜欢你这个姓张的家伙嘛。

 

「……你以为他喜欢谁?」

陈玘抹了把脸,决定换个问法。他不想被活活气死。

 

张继科迟疑了几秒。

 

陈玘安静地等他,也趁机平复一下心情。

但没想到,张继科下一句话,又让他差点一口老血咯了出来。

 

「……你啊。」

 

「什么?!」陈玘傻眼了。

 

「他不是喜欢你吗!!!」张继科恼怒地喊。

 

「什么玩意儿?什么玩意儿?」陈玘拔高了嗓门,「张继科你他妈再说一遍,马龙他喜欢谁?!!」

 

张继科不耐烦了。「不是,陈玘,你非要跟我装傻?」

 

「……」曰了狗了……傻你个大头鬼。全世界就他妈你最傻……

陈玘全身奔涌着打人的冲动。他感觉,他不存在的心脏病,要病发了。

 

「我装个屁的傻!你他妈哪来听来的小道消息?!」

别告诉他,这他妈的狗血大戏里还有他陈玘浑然不知的一份贡献!

 

张继科傻眼了。

「……马龙不是在你婚礼里喝个烂醉吗?!」

 

陈玘肝火真上来了,气冲冲地质问,「那能代表什么?而且,你以为那是因为谁?还不是因为你混球?」他也不卖关子了。

 

「什么东西?关我什么事啊?」

 

陈玘怒极反笑。

「不关你事?你忘了伴娘了?」

 

「什么伴娘?」张继科懵了。

 

「卧槽?你真忘了?」

 

「我怎么了我?」这档子事,他是完全没印象了。

 

「……」陈玘没脾气了,「……你他妈跟那伴娘暧昧了一整场。」

 

「……」

张继科隐约想起一点痕迹。

主要是马龙酒后吐真言那段,在张继科记忆里的刻痕实在太深刻了,以至于把同一天的其他事情都掩盖了下去。

 

不过,陈玘一提起,压下去的印象又慢慢浮出水面了。

 

「那不是你们他妈起哄,我为了你婚礼气氛吗?演戏啊!」

 

陈玘一口呛了回去:「鬼知道你演戏啊,龙仔知道吗?!……卧槽,张继科,你别告诉你,你以前跟女孩子纠缠不清,都是闹着玩的?」

陈玘感觉,他似乎发现了一件很操一蛋的事。

 

「谁他妈跟女孩子暧昧不清了!!」

正主完全云里雾里。

 

「你他妈……!!」

 

陈玘他!无话可说!

 

缓了好几秒,他才缓过来:「……操。张继科,你最好给我反省一下你那点风流逸事。你他妈自己不在意,以为就没人放在心上了?」

 

「谁他妈有风流逸事了?」张继科还不服气。

 

「说的就是你。张继科!你有很多话要跟龙仔解释了,我告诉你。」

 

「我……」我有什么?!

「不是,你是说,马龙因为我跟伴娘互动,所以不高兴了?」

张继科拐回重点。

 

「不然你以为他跟你一样脑袋秀逗了?」而且,何止是不高兴啊?何止啊?「我当时看他心里难受,就没拦着他喝。你倒好,还跟个无事人一样,要带他回去。」陈玘骂人了,「你怎么会以为他喜欢我啊?」

 

张继科犹豫了一下,决定坦白。

「我当时扶他回去的时候,他把我当成你了,跟我告白了。」

 

「他怎么说的?」

 

「就什么我喜欢你……」

这一段记忆不很愉快,张继科经常采取逃避态度。

 

「……」陈玘连怼人的力气也没了。「……你怎么就觉得,他把你当我了?他嘴里的你,怎么就不可能是你了?啊?张继科?」陈玘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
 

「……你是说他真喜欢我?」

张继科脑袋当机了。

 

「……张继科,他除了你之外,还喜欢过谁啊?」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无法思考了。

 

「他告白的就是你。一定是你。」陈玘累了。「操,这些话你跟他谈去。我不说了。……等等,你别告诉我,就这屁大点的乌龙,搞得你误会至今,不敢告白。」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默认了。

他回想到,那天之后,他因为心痛,对马龙若即若离的疏远。敏感如马龙,一定也感觉到了……

所以,马龙他……

 

「干!」

 

陈玘爆脏话了。再没有别的词能表达他此刻的操蛋心情了。

早知道这样,当时说什么也不让张继科送人啊。

 

张继科怔怔地,难以置信。

「……他喜欢我?」

 

「你们两个傻逼……」难怪马龙当初说,张继科听到他表白之后,就慢慢疏远了他。原来是这么一回事?

 

他也总算知道,昨晚张继科为什么醉醺醺地要跟他决斗了。

但是……罢了,现在气到想决斗的人,是他了。

 

这么多波折下来,马龙原来喜欢他?!

张继科震惊到无以复加。

 

……难怪马龙昨晚是那个反应了。

 

「……那他为什么不说啊?」张继科脑子卡着,还转不过来。

 

「你又为什么不说!」陈玘正中命门,「这事你们他妈自己谈。你们有很多要谈。好好谈。谈清楚。然后滚回去带女儿过日子。」

 

发泄一通后,陈玘说:

「别的我不敢说,但是,张继科,马龙他对你的感情,比我说的,甚至比你想象的,要深得多。你以为他为什么生下你们女儿啊?」

 

「……不是不忍心…吗?」不是恻隐吗?

张继科心里升起了莫大的恐惧——对真相的恐惧。

 

陈玘恨铁不成钢。

「不忍心个屁。要不是你的小孩,你以为他会牺牲这么多?你脑袋被门夹了吧?」

 

张继科像被人踹在脑门上,踹蒙了。

 

马龙生下曦曦,受那么苦……是因为对他的感情?

张继科突然觉得,身体沉重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

许昕说的那些,又悉数涌入脑海……

张继科一下子就感觉,过载了。

 

脑袋嗡嗡地响,胸口像炸裂一样难受。

 

「……他为什么不这么说?」还说什么恻隐,什么不忍心……

许昕说的时候,张继科已经奇怪了,马龙的恻隐竟然支撑他承受下了那么多……

 

「这个你们谈。」陈玘说,「我就提醒你一句,张继科,该避嫌的避嫌。不是谁都心大。马龙要跟别人纠缠不清,你感觉怎么样?」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千头万绪,理不清楚,只是木讷地道歉,「我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 

陈玘稳了稳情绪,突然同情起了张继科。

「这话你跟龙仔说去。」他说,「对了,有件事,我必须告诉你一声。」是一个很重要的症结,一切的转折点——虽然最后转到死胡同去了。张继科这一边应该还不知道。

 

「……什么?」尽管还绕不出来,但张继科下意识地追问。

 

「有了曦曦的时候,马龙试过跟你坦白。」陈玘说,「他说他约你了,结果你带了女朋友来跟他示威。」这不是马龙原话,但意思差不多。

 

「女朋友?!」怎么他妈又是女朋友?

张继科一口气堵在胸口。他哪来什么劳什子女朋友?

 

他脑子勉强卡了卡。

「是曦曦四个月的时候?」

他真的蠢,竟然以为那次见面真的只是「约饭」。

 

但是,女朋友?他哪来的女朋友?……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啊。是马龙认错人了吗?

不不不……他想起来了。

 

当时他遇见了一个合作人的妻子,她也在餐厅等人,因为她腿脚天生残疾,张继科跟她闲谈的时候,看她站着难受,就邀她坐了下来……

确实……她刚要起身离开,马龙就给他发消息,说有事不能来了……他当时心烦意乱,连那位女士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……

 

就因为这个?

 

就因为这个?!

 

这一连串的事情,前前后后,马龙受了那么多苦,他难受了一年多,全是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?!!!

马龙觉得,她是他女朋友?

 

马龙觉得他有女朋友了。

 

所以,马龙说,怕影响他的正常生活……是指这个意思?

马龙以为……

 

所以,马龙不信任他,觉得他会主张打掉孩子。

所以,为了留下这孩子,马龙宁可隐瞒他,一个人承受所有……

 

……

 

张继科要崩溃了。

 

但他要怪马龙吗?他能怪马龙吗?

马龙不信任他,到底是谁的错?

 

……所以,最终还是因为,他以前的懦弱和幼稚,是吗?不敢表白,却千方百计想吸引马龙的注意力,想让马龙嫉妒……

 

……天啊。

 

这么大一件事情,那么多的痛苦和泪水,马龙跟他各自悔恨,诱因却只是一件件不起眼的小事。


张继科完全无法接受。

 

但他也明白,有些小事,时间一长,根深蒂固了。

长久摞叠起来的,最后要崩塌,其实只需要小小、小小一个推力。

 

当时要是马龙多问他一句,他跟马龙多解释一句,结果也不会是这样……

四个月……

 

从那时候开始转折……不,更早的时候,祸根就已经埋下了。

 

「继科,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。你们两个都有错。」见张继科久久不说话,陈玘有点害怕张继科被说崩溃。但如果要说开,这就是迟早要面对的事情。「我告诉你这些,不是想让你责怪马龙,也不是让你愧疚难受。只是希望你能知道,他现在大概是什么心情。你们谈起来可能会顺利一些。」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还是没说话。

 

陈玘心一狠。

「……继科,不管你能不能想通透,该谈的都去谈。别再畏畏缩缩、你猜我猜了。谁猜得透谁啊?你们那么好的关系,十几年,最终也没能猜透。还是要把话说亮堂了。大男人有什么说不出口的。你们还有女儿呢。就因为这破事,就这么分开,你们甘心?」

 

他们都不容易。大家都看在眼里。难道就这么向操一蛋的生活、向操一蛋的命运屈服?陈玘不相信。他认识的张继科和马龙,都是有血性、不服输的汉子。

 

「矫情的话不多说。咱们是兄弟,我就只想你一家好好的。」










*无愧兄弟之名。友谊天长地久,荡气回肠。真的。

*我向躺枪的玘哥道歉。这一章就是为了让老张大致体会一下龙哥在纠结些什么……谈起来不会牛头不对马嘴,也尽量减少一下到时的震惊量……

*emmmm……这章算是把最开始的事交代了一遍吧。由玘哥来给老张梳理一遍,前前后后发生了什么。但旁人开口,说的还是个人的直观印象吧,发生了什么,有什么因果。艰难的心路历程,大概还是要两个人敞开心扉,体会吧。但说实话,我也不打算写太凄惨太悲情,因为按照现在的走向,没必要,未来龙仔也不会一把鼻涕一把泪,毕竟性格就塑造成这样,只要老张懂了,一切就OK。

*emmmm至于有人问,他们不沟通,还有什么必要在一起?……如果【故事角色是要靠情节成长】这个理论说服不了你,那我只能回答:【因为作者在写文,而且作者不写BE】。

*更了一万……十七章好长啊。

*赖上去。我不管。他们这怎么能分开。我不管。绝不分手。


评论(75)

热度(4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