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番外2/一发完)

*参阅《谁曾是你这一首歌》 第五章

“马龙想搭话。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半夜两三点也饿,也很喜欢吃西红柿。但没人会给他煮。”

*二孩?


标题:《一碗面》

注意:生子/Mpreg



饥饿是种什么感觉?大概像中空的隧道,开口大敞,风咻咻地吹,来回不能安生。

马龙在混沌梦乡里,就隐隐感觉,肠胃一阵骚动。大脑把这阵骚动扭曲、投射到梦境里,就诡异地变成了:

 

他对着一桌子的菜大快朵颐,却怎么也吃不饱,饥肠辘辘。但身体又像吹气球一样慢慢臃肿了起来。张继科坐在他对面,一手支着下巴,宠溺地跟他说:

「吃吧吃吧,即使你变成小猪,我也会永远爱你的。」

就在这个当儿,马龙感觉耳朵微微发热,似乎是要变猪耳的样子了……

 

我去!

心下一慌,马龙「啪」地打开了眼。

 

床头的小夜灯还在散发柔晕。他没变成猪。耳朵发热是因为张继科凑得太近,呼吸全拍他左耳耳廓上了。

 

马龙不由地松了口气。

可是,下一秒,他的肚子就像挤皮球那样,发出一阵咕噜乱叫。

 

……他是真的饿了。

 

他最近容易饿。平日里晚饭后,张继科是要给他加餐的。但今晚他们一家跟许昕一家出去吃。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。张继科倒不介意,撸起袖子打开冰箱挑食材,马龙反而懒得吃了。晚餐有点油腻,这会儿没多大胃口。而且他想,一个晚上不加餐能饿死不成,哪那么娇贵。

 

于是,张继科这顿加餐没做成,被催去洗澡了。

洗完澡,准备睡了,张继科都没死心,笑着说,马龙你半夜一定得饿。

 

马龙打打呵欠,钻进被窝,说:

「我肯定不饿。」

 

好大一面旗帜迎风飘扬。

 

……嗯,马龙想,他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?

 

一个晚上不加餐饿不死人?他简直图样。

 

他早该知道,他揣的小孩,活脱脱就是一个食物消化机。自从揣上之后,就跟填无底洞一样,吞下去再多,过没几个小时也得饿。张继科还老担心他吃得太多,消化不良。

 

不存在的。

 

马龙翻了个身,重新闭上眼,想将这股饥饿感无视过去。

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他非但无视不了,反而越来越饿,越来越饿,活像几天没有进食。肠胃辘辘翻滚,这种状态下,他根本睡不着。想放空大脑,肚子一响,注意力又全被吸引了过去。

 

马龙试图想点别的。

 

他现在三个多月,从外表上看,还看不出来揣了小孩。大蟒算比较机敏的了,两家人吃晚餐的时候,还调侃他说,师兄你这胖得突如其来啊。

他跟张继科本来就打算近期跟亲朋好友交代。

 

趁此机会,马龙顺水推舟了。

 

许昕听了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好一会儿才缓过来:噢,难怪张继科一晚上光顾着给你夹菜了。

张继科无辜躺了一枪,愤愤不平:什么话,难道我平时就没给夹?而且,我还给我闺女夹菜呢,你怎么不说?

 

马龙兀自笑得腼腆。

 

许昕就不明白了:欸,你说你们,前几年没想着要娃,曦曦都四岁了,怎么心血来潮了?

张继科一拍大腿,张嘴就跑火车,痛心疾首:哎这不是不小心嘛。

 

话半真半假,痛心疾首最初倒是真的。

 

因为张继科一开始不想要二胎。主要是替马龙考虑。忙于事业这几年,曦曦在不知不觉中长大,马龙的年龄也在往上走,老大不小了。三五不时,新闻上什么高龄生产多危险的科普,配上触目惊心的案例,总能把张继科吓得够呛。而且,马龙生曦曦时受的苦,张继科一直都记在心里。他不想让马龙再经历一遍了。

 

但马龙刚好相反。他想再生一个。没什么特别的理由,就是想。

前几年是考虑到,曦曦还小,国乒那边他作为教练,也想先搞点成绩出来。

 

但这两年,条件比较成熟了,马龙就起了意。

 

张继科不知跟他拗过几次。起初马龙还闷闷不乐,两个人闹别扭甚至吵架,都有过。

张继科是铁了心了。每次做,对保护措施都格外上心。有时候箭在弦上了,他也能因为没有套子,硬生生憋回去,给马龙口了或撸了,自个儿去冲冷水澡。连马龙都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,但有时候又恼得想踹他两脚。

 

思前想后,马龙决定让步。张继科是对的。生养小孩不容易,要考虑的现实问题很多。虽然这是一个遗憾,但马龙觉得,现下的生活其实已经很美满了。


转折发生在一次走亲戚。

 

亲戚家有个新生儿,张继科爱不释手。表情那叫一个宠溺。眼角笑得全是褶子。


马龙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。

他就说,爱小孩要命的张继科怎么会那么抗拒二胎。说到底,不是不喜欢,而是有别的原因。


之后跟张继科谈,张继科也实话实说——重归于好后,他们彼此体悟最深的,大概就是开诚布公沟通了——他的确喜欢小孩,想再要个孩子,但他实在不想看马龙受苦,更不希望出什么事。谈到最后,张继科也没松口,依旧固执地拒绝二孩。


马龙觉得,这理由实在太因噎废食,国内外有多少明星高龄生产啊。而且,严格来说,他也没那么「高龄」啊。

 

劝不动张继科,马龙恼了,干脆在套子上动手脚。

发现怀了之后,事情败露,两个人免不了又吵一架。张继科恨得不行。千防万防,百密一疏!但他这次很快就服软了。他有什么办法?把马龙气出个好歹来,他找谁赔去?捶胸顿足都没用。

 

而且他知道,马龙是在照顾两个人的意愿。


但他就是闷闷不乐,甚至有惶惶终日的架势。那耷拉样,马龙看了碍眼,把他拽到了医院,向医生咨询。确认风险能够规避,只要手段科学,小心一点,马龙的身体没问题时,张继科才稍稍放下心,享受起第二次当父亲的喜悦来。

 

步入三个月,马龙食欲大增。

他以前怀曦曦时就这样,所以马龙自己不怎么放在心上,好吃好睡。

 

但张继科就愁了。

一方面担心他消化不了,一方面又怕他饿着,不能不让他吃。

 

他曾经调侃马龙,说:你肚子里是只小猪吧。

马龙问:你嫌弃了?

张继科嘿嘿一笑:哪能啊,小猪我也得爱啊。

 

……嗯,这大概就是马龙梦境的来由了。

 

马龙胃里咕噜噜作响,脑袋里骨碌碌胡思乱想。

 

翻了几下身也没用,饿得慌。他受不了了,填饱肚子要紧。

 

上次张继科买来磨牙的零嘴放哪儿来着……

他寻思着,掀开被子要下床,一条胳膊兀地勾住了他的腰。马龙扭过头去,就看见,小夜灯下,张继科睡眼惺忪。

 

「怎么了……」大概是老怕他出什么事,最近张继科睡得很浅,马龙半夜去上个洗手间,他都要问一声。

 

「我饿了……」马龙说,「我去找点吃的,你睡。」

 

「你打算吃啥啊……」张继科口吻里还饱含睡意,又懒又倦。

 

「你上回的零食是放厅子了?」马龙想挪开张继科的手臂,张继科却用了点劲,没让他走。

 

「欸你干嘛啊?」马龙跟他急。

肚子也很适时地叫了两声。

 

「吃什么零食……」张继科把被子给马龙盖回去,然后自己翻身下了床。

「你睡,我给你去下个面。」

 

「我给你帮手吧?」

 

「这有什么好帮的?」张继科笑了一声,「你再睡会儿,待会儿好了叫你,很快。」

他哈欠连天,头也不回出了卧室。

 

马龙也不坚持,倒头睡了回去。

 

他闭上眼,迷糊了不知道多久,张继科回来了。

 

「马龙,马龙……」他轻轻摇了摇马龙,「面好了,起来吃吧。」

 

马龙坐了起来,揉了揉困倦的眼睛,打哈欠。

张继科就站在床头看他,心痒痒,忍不住俯身啄了他一下。

 

「耍什么流氓哪。」老夫老妻的,哪来这么多腻歪。

马龙骂他,耳朵尖却微微红了。

 

张继科乐了,顺便玩了把三俗笑话。

「半夜下面给你吃,酬劳啊。」

 

「不要脸。」

马龙抓起床头一个玩偶就丢了过去。

 

 

####

餐厅只开了一盏灯,光线刚好,半夜看着也不扎眼。

桌上放了一大碗面。

 

马龙没想到,配菜是西红柿鸡蛋。

西红柿酸酸的清香,一踏进饭厅就弥漫鼻间。

 

马龙在桌前坐下。

 

回忆被勾动,他心情一时有点复杂。

 

「吃吧。」张继科也在他旁边坐下。

 

马龙拿着筷子,戳了戳面。

刚煮好的面,还冒着热腾腾的蒸汽。汤水很足,油水里混入了番茄的红色汁液,色泽光亮,鲜美不腻。看样子是先煮透了西红柿,后下的面。张继科还讲究了下卖相。偏白的面,鲜红的番茄,亮黄的炒蛋,混在一块儿,洒的一点葱花,三片黄瓜薄片,绿油油的色泽将整碗面的视觉效果又提升了一个层次。

 

马龙想笑张继科,大半夜的搞这么花。

但内心一点别样情绪,又让他把话咽了下去,张嘴开始吃面。

 

面很有韧劲。煮过的番茄嚼在嘴巴里,汁一水四溢,带着点酸味,还伴有炒蛋的香味。

 

「好吃吗?」下厨的人永远最关系这个。

 

马龙吸溜了几口,包了满嘴,含糊地回答:「嗯嗯……好吃……」

 

「那你慢慢吃。」

 

「你要来一点吗?」这么大一碗面,马龙乐意分享。

 

张继科想了想,到碗橱里拿了个小碗,还有一双筷子。

「我不要太多。」他就闲着没事,想陪马龙吃。「你也悠着点,吃不下就剩了算了,别撑着待会儿睡不着。」

 

「嗯嗯。」马龙殷勤地分面给他。

小碗装了一半,张继科就喊停了。

 

「我先吃这些就好。」

 

一时间,饭厅里只剩面条吸溜声。

 

马龙心情很快平复了。

他想了想,还是决定把那件小事咽下去。

 

重归于好后,他跟张继科坦白过很多事情。不容易的、心酸的、苦痛的,都说的。叙述的语气大多平淡。因为他这性格,确实没法一把鼻涕一把泪。只是有时难受了,口吻会稍微重一点。张继科每一回都很难受,又愧疚又伤心。但他总归是跟张继科说了,把担子分出去了,这算是他们彼此坦诚的第一步。

三四年了,那些大大小小的创伤,都在平淡而温馨的日子里慢慢疗愈。处在平凡的幸福之中,再回过头去,心态上就云淡风轻许多了。

 

但有时候,生活中的一些细节还会勾起回忆。特别是他怀上第二个以来。但马龙也不至于耿耿于怀,低落上几天几夜。他一家人现在真的很好。

有些事情,他会给张继科回忆,坦然说出自己曾经的心境。

但有些事情,太微不足道了,甚至只是撩起记忆的一阵涟漪,他觉得没必要拿出来,让张继科反反复复愧疚。毕竟过去那么久了。有不太介意的,就慢慢放下了。

 

所以,这什么半夜西红柿面情结,马龙原来不打算开口的。

吃饱了,侃侃大山,消消食。然后两个人开开心心回去煨被窝,这样不是更好?

 

但架不住张继科多嘴。

 

「你怀曦曦时,半夜会饿吗?」

 

「……」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服气。「会啊。那时候不好意思天天吃夜宵加餐,就半夜爬起来吃。」马龙坦白。但他不忘将张继科从晦涩情绪中揪出来。

「说实话,继科儿……」

 

「啊?」张继科抬头应了一句。

 

马龙咽下一口面。

「我挺喜欢这面的。你以后多买几个西红柿放着呗。还有,下次别放两个蛋,放一个就好了。」


张继科先是微微一愣,而后笑了。 


「以后」。

「下次」。


对,沉湎回忆没意思,珍惜眼前人才是真。

人不能活在过去。

过去的一切教训,都是为了此时此刻,你能成长为一个更好的人。

 

「成啊。你说怎么煮就怎么煮。」张继科应承道。

 

马龙嘻嘻一笑。

「我爸以前跟我说,我妈怀我的时候,也是,老半夜闹这玩意儿吃。」

 

「哟,这还遗传?……」张继科刚要调侃两句,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句弱弱的呼喊,将两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。

 

「科爸,龙爸……」

 

扭过头,就看见,四岁的曦曦拽着她的小兔子,站在门口,委屈巴巴。

 

「欸,我的小公主怎么醒了?做噩梦了?」哪怕有了第二个,张继科宠女儿的人设也丝毫不崩。

 

「……我饿。」曦曦手指绞着睡裙,眼巴巴盯着老爸们的面碗。

今天晚餐,她跟许昕家那小子玩得有点疯。饭前喝了两杯汽水,肚子胀,没怎么吃菜。到了半夜就尝到「饿果」了。

 

张继科当时就说她了,她也不听。


都说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。这妮子的性格是越来越明显了,又是一个日天日地,犟起来不要命的主,只有在犯错的时候,才恢复成小绵羊模样,一次次故技重施,哄骗继科老父一颗真心。

 

马龙笑了,朝女儿招了招手。

「来,宝贝,饿就过来吃呗。」

 

张继科起身,将女儿抱到她专属的餐椅上,然后到碗柜给她取了一副新碗筷。

 

她把小兔子抱在怀里,两条腿不安分地在餐桌下面踢来踢去。

马龙微笑着,替她把头发都拨到后面。小姑娘发质柔软,头发留的挺长。她自己很宝贝这头发,觉得自己像迪士尼公主,张继科和马龙也不强迫她剪。只是苦了他们俩大老爷儿们,扎辫子,笨手笨脚半天都扎不出什么花样,这么漂亮的头发,大多时间只能梳马尾。偶尔带到姚彦丁宁那儿,才给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

但张继科也不虚。每次一张嘴就是,他闺女长得水灵,不在乎发型。

 

马龙给女儿拨了一碗面。完了,张继科还担心。

「你会不会吃不饱?我再去下一锅?」

 

「你别,喂猪也不是这个喂法。我都快吃撑了。好在闺女给我分担一下。」

 

张继科呵呵笑了:「我可不是在喂猪吗?」

 

马龙不理他,凑过去嘱咐闺女:

 

「别吃太饱啊,曦曦,差不多就得了,明早再吃,不然待会儿睡不着。」

 

「嗯嗯!!」小姑娘低头猛扒,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。

 

一家三口分一碗面。不时说上几句话。

 

张继科吃着面,瞅了眼马龙跟女儿,感觉心底流淌了浓郁的温情。

 

夜深了。一轮明月挂在树梢。

万籁俱寂。


其他住户都熄了灯,沉浸在温柔的梦乡中。

 

只有他们这一家,亮着小小的一盏灯,仿佛一叶小舟,沉醉在柔和的波涛之间。什么是归宿?有时候,大概一碗面里,就能尝出一辈子的归宿。








*我TM写饿了……

评论(63)

热度(3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