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十八章/上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第十八章

    

白天吹了一阵风,傍晚时分,雾霾就散光了。空气质量一路回落。透过五楼的玻璃,看见了丛立的高楼,清清明明。

落日余晖,将一层薄薄的柔晕铺映大地,气氛如潺湲小河一般,有种别样浪漫。

 

但张继科并未沉浸到这一片浪漫中来。就算带女儿做游戏,他周身也笼罩着一股伤感的气息,尤其是盯着女儿看的时候,他越看,越觉得一颗心又酸又涩。

难受。

 

当初,在那芜杂的错误中,哪怕一个小小的细节也好,被纠正过来了,事情很有可能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——进退维谷,被一片无意义的痛苦之海包围。

他本来可以陪着马龙。再不容易,他也能替马龙扛一半。他本来可以见证女儿的诞生,给她一个再名正言顺不过的身份……

 

现在一切都乱套了。

 

孩子是最敏感的。尽管张继科勉强振作了起来,扯着嘴角直笑,用拔高的语调掩饰内里的低落,但曦曦还是察觉到了父亲的不对劲,连带着她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。

 

「小姑娘,你又为什么不高兴啊?」张继科牵着曦曦的双手,让她在自己大腿上颤颤巍巍地站起来。肉墩墩的小腿看着挺结实。

曦曦踩在张继科大腿上,摇摇晃晃,小手紧紧巴着父亲的手指,就像抓着唯一的依靠。

她咿呀两句,回答不上来,但显然情绪不高。

 

「……」张继科看着她,沉默不语,又牵她站了一会儿,然后让她坐回怀里。

公寓里一片安谧,只有不时几声儿语。夕阳从玻璃窗斜射进来,铺满了厅子的一角。

 

张继科思索了片刻,低下头,他牵起曦曦的小手,凑到嘴边,吻了一下,说:

「不会离开你的,闺女。做个快乐的乖宝宝,好不好?」

 

窗外霞光烂漫。好似打破了染缸似的,一大泼鲜艳的橘红色破开周遭的灰蓝,在傍晚的天幕上肆意浸漫。

又如同浴火重生的神鸟,恣肆地伸展双翅,抖落的片片羽翼点燃天际。

 

难得的好天气。

 

「嘿!来!」

想着带曦曦调整一下心情,张继科将她抱在怀里,抖擞精神站了起来。

「走走走,爸爸带你出去逛逛。」他也要收拾一下自己。

 

其他的,就等马龙回来再说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###

正是晚高峰。但小区里的林荫小道很清静。张继科只戴了一副墨镜,胸前用背带兜着曦曦,一只手扶着,另一只手还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,里头全是食材,还有一点水果和零食。

曦曦会爬之后,就不喜欢被兜着了,这一路上,她跟个大爷似的,不乐意,老别扭着要下来。她现在可活泼了,连张继科挑个水果,她都要指点江山一番。张继科从不忽略任何一个跟孩子交流的机会,也不管她能懂几分:

「不喜欢猕猴桃?这不毛毛的挺可爱的嘛,像你爸我儿子道哥。是吧?嗯?你害怕什么?小怂妞。」

「这芒果很香吧?可惜闺女你不能吃,等长大一点再说啊。」

「火龙果吧?你能吃一点儿,剩下的我跟你龙爸爸分着吃刚好。」

 

当时,超市里人来人往,背景音乐里穿插着喧哗人声。许多是一家人一齐出门,和和乐乐,父母跟孩子拌嘴,推着购物车闲话家常。

这是最平凡、最具有烟火气息的场景。

 

那一瞬间,似乎没有明星与平民、世界冠军与普通民众的差别。家家都在过日子,都有本难念的经。他所享有的日常,跟旁人也没多大不同,像一滴清水汇入河流。

普普通通,司空见惯,但这是他奢求的一切。

 

 

###

陈玘挂掉电话那时候,张继科整颗心被沮丧的灰尘覆盖了。

他难以置信。

 

就因为不坦诚,因为他在感情上的幼稚,一点点蚕食了马龙对他的信任。

就因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——在餐厅礼貌性地跟人谈了两句——他们的整个生活轨迹就完完全全改变了。

 

如果他最初勇敢一点,狠下心来跟马龙表白……

如果当时他能识破马龙的伪装,跟其他人保持距离……

如果陈玘结婚那晚,不是他扶马龙回去……

如果在那之后,他能多问马龙一句,跟马龙确认清楚……

 

如果他没有自以为是地疏远逃避……

如果马龙约他那天,他晚一点到……

如果马龙爽约之后,他追根究底,或者多解释一句,抑或随口聊聊,说他遇到了一个熟人……

 

如果那次活动他能多留一个心眼……

如果他去国乒找人那一天,马龙一如平常地在训练场,而不是刚好去请假……

 

如果——

 

如果——

 

没有如果。因果也好,偶然也罢,事情已经发生了。

火车偏离了轨道,就掉不了头了。

 

有时候,最远的距离不是两条平行线。而是交叉的两条线,在交汇一点之后,无限延伸,便无限偏离。

 

但是张继科不甘心。

 

马龙爱他,是吗?

 

马龙还……接纳他吗?

之前为了孩子接纳他,现在呢?

 

在知道真相后的现在呢?


听陈玘前前后后串联一番,尽管有细节还不清楚,但张继科也大致能猜到马龙现在的心态了。


两个人一手主导的误会,一环接一环,随之而来的是疏离、痛苦。

但许昕痛心疾首描绘的那些苦痛,在顷刻间又成了无意义的泡影,其中还有自身原因。

 

张继科毫不怀疑,马龙会产生「自作自受」的想法。

以他那性格,找错,找错,恐怕最终会归咎他自身。

 

马龙下一步会怎么做,张继科也没把握。

 

会重新接纳他吗?——老实说,昨晚马龙来接他、给他备水备药的举动,以及那个拥抱的记忆残影,给了张继科一点希望。

但他也怕,这只是最后的温柔;害怕马龙禁受不住这讽刺的一切,选择彻底了断,一了百了。他怕马龙对这段感情绝望:那么长时间里,明明相爱,却彼此不开口,最终导致破裂,镜子碎片将两人划得遍体鳞伤……

 

可是,说他盲目乐观也罢,反正,从知道马龙爱他的那一秒开始,张继科满脑子就是想跟马龙和好,完全没有什么「为了两个人好,宁愿放弃」的想法。因为这一点都不好!

 

张继科怀疑生活,怀疑自己,但从不怀疑,两人的感情有半点掺假——他跟马龙都不是把感情当游戏的那一类人。在张继科看来,这就够了。

 

他们以前是有误会,没有说清楚,现在及时扭转了过来,未来还是明亮如斯。

 

他不信命不相信什么狗屁上天注定。

 

不懂沟通,相互折磨,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?

——那意义是什么?他觉得他们一家在一起好好的,这就是意义。

没有人生来就懂得如何经营爱情,可张继科相信,如果这一场波折顺利过去了,沟通肯定会成为他跟马龙椎心泣血的第一门课。


张继科宁愿相信,他们大半辈子的苦,到这里,已经受尽了。

 

眼下的一切,他太留恋了。

他疯了般想争取一次。

 

以前,张继科都是想要什么,就拼了命去争什么。比如从省队打回国家队,比如大满贯。

但在马龙问题上,仔细想想,他是从头怂到了尾,觉得感情不能勉强云云。怂到最后,他连退路都没了,满地玻璃渣。所以,这次,他不打算再退让了,管他三七二十一。迫不得已,他会像玘哥说的那样,赖上去。


在这份感情里,在这个逐渐成形的小家庭里,没有什么是他能够失去的。

 

他之前所有的懦弱是基于,马龙对他没感情。但现在,既然知道马龙爱他,他就情愿破釜沉舟。

 

被反复电击,不敢再涉足一步,这是所有动物的本能反应。但人不仅仅是动物。人有勇气,人也有理性。因为承受不了而屈服,这理所应当,但也异常贫乏。*

 

张继科知道,他对不起马龙;他也知道,马龙经受的痛苦,远远超出了他想象。他没有权利再苛责马龙。

但他内心有一个角落,始终坚信,马龙对他的感情没那么脆弱——他女儿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

藕断丝连有可能给双方带来新一轮的痛苦,但张继科选择相信自己,相信马龙。

他们能捱过去。

 

因为马龙也不是哭哭啼啼、一蹶不振的人。

他是破坏龙,是张继科看上的男人,是在他们领域叱咤风云首屈一指,一度站在世界之巅的人物。他的意志、他的坚韧,都不是泛泛之辈能拥有的。

张继科爱他,也敬佩他。

 

他跟马龙从来「思想统一」,不是吗?

对于挫折尤为如此。

 

张继科被马龙套住了。他不愿挣脱。

 

就像那枚戒指,依然在被仔细打磨——张继科从超市出来后,接到了戒指的消息。

老实说,他已经快把这事抛到脑后了,因为这一夜一日发生了太多,芜杂的信息淹没了两枚小小的戒指。

但当这事重提时,张继科也由着他们继续做。因为不管怎么样,这两枚戒指都是他不变的心意。


他也不打算跟他们追究说漏嘴的事情。

早晚得有这么一天。如果不是这样,他跟马龙的问题猴年马月才能解决?

 

 

###

 

因为空气不错,张继科带着曦曦在小区多逛了两圈。

 

时间过得很快,不一会儿便暮色四合了。

倦鸟还巢。

 

已经过了给曦曦喂奶的时间,小孩饿得慌,又喊又叫。

张继科也只能一边哄着,一边加紧脚步。

 

他没想到,会在公寓楼下,刚好撞见从车库出来的马龙。

马龙看见他们,也愣了片刻。

 

他看上去有些疲惫,脸上没什么表情——平日里他工作累了,也是这样子。

 

但张继科注意到,今天他眼袋有点重,下颔还冒着胡茬没打理。

一股愧疚之情淌过他心底。

 

「马龙!」张继科叫了他一声。

一时间,笑也不是,愁也不是,他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来面对。

 

但机灵鬼曦曦没有这个烦恼。一听见张继科喊,她就急忙扭过头去看,还大声附赠一句:

「爸爸!!」

 

某种意义上,是曦曦打破了局面。

马龙原先惊愣的眼神,在望向曦曦时,变得温柔。尽管脸上仍交织着复杂情绪,但他态度显然大方一些了。

 

他走过去,牵起女儿的小手亲了亲。

「嗨,曦曦,爸爸回来了。」

 

这样的场面,还是一如既往地,令张继科动容。

但马龙没给他矫情的时间。

 

跟女儿说过话之后,马龙便按捺下内心的波澜,装作平时那样,跟张继科拉家常:

「你带她出去了?」

 

「嗯。」张继科应答,「霾散了,带她出来透透气,闷好几天了。」

 

马龙点点头,打量了张继科一眼,说,「我来抱曦曦吧,你提那么多东西。」

 

「没事。都快回到家了。」这里也没有合适的拆兜带的地方。

 

马龙依旧没什么表情,只是微微弯腰,从他手中拿过塑料袋。

「我来提这些吧。辛苦你了。」

 

「这没什么。」按下电梯按钮,他们还要等一会儿。

 

「下午没回公司了?」马龙问。

 

「没有,不想回去了。」张继科顿了一下,「马龙?」

 

「嗯?」马龙盯着电梯向上的按钮,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句。

 

「谢谢你。不好意思。」张继科指的是昨晚喝醉的事。

 

马龙显然也听出来了,只点了点头,说:

「这没什么。」

 

电梯来了。

他们像是最寻常的一家人,一个人抱着孩子,一个人提着晚饭食材,前后脚进了电梯。

 

在密闭的空间里,张继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还是马龙开的腔:

 

「你买了芒果?」

 

「嗯,纯粹是解我的馋。」张继科赶紧解释。

芒果刺激物质比较多,还不适合小家伙吃。

 

「那你可得躲着点儿她。」

晨曦口味像张继科,对芒果的香味特别馋。上回张继科想三个人分着吃,结果一查,说是婴幼儿不太适合吃。最终结果是,他们两个做爹的吃得香津津,边吃边交流感悟,女儿在宝宝椅上又哭又闹。

说起来也是没谁了。

 

美好的回忆,终于令马龙紧绷的嘴角现出了一点弧度。

 

「我知道她吃不了。」张继科喜欢马龙笑的样子,「我还买了别的她能吃的,你给看看?」

 

「还有什么?我看看……」

 

平淡无奇的对话,平淡无奇的生活片段。有一瞬间,张继科又恍惚觉得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

回去公寓,他们也跟往常没两样。马龙给曦曦冲奶粉,张继科煮晚饭。

吃饭的时候,他们聊了队里的事,聊了北京的天气,但心照不宣地没聊彼此。

 

晚饭后,看电视、教曦曦说话、给曦曦洗澡,一切也似乎按部就班。

但两个人内心都隐隐有座火山。所以,马龙早早哄女儿睡下了,张继科也早早洗了澡。

 

当他打点好自己,出来厅子的时候,马龙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了。

茶几上放了两杯水。一杯在马龙面前,一杯在马龙对面。

 

马龙抬起脸,用眼神示意张继科坐到对面。

张继科落座。

 

彼此的神色都十分复杂。

 

马龙深吸一口气,开口打破了沉默:

 

「谈谈吧。」

 

张继科说:「好。」

 

 

###

 

说是要谈,但一时不知从何谈起。事先设想过十几种开头,好像不是太冲动,就是太冒昧。他们之间又沉默了片刻,张继科才开门见山:

 

「马龙,我……我现在说什么都不对劲,我……算了,」张继科心一狠,盯着马龙的眼睛说,「我爱你,我想跟你在一起。我……我——很对不起,为所有的一切……但无论怎么样,我不会放弃的。」

他摊了底牌,颇有破釜沉舟的意味。

 

那眼神让马龙心情更加复杂。

他还在酝酿,结果张继科一开场就抛了一颗炸弹。

马龙一时心神不安,不知道怎么回应,决定先从最基本的说起——刨除之前所有自以为是的判断,有些话必须先坦白。

 

「我也爱你,继科。」马龙直视回去,口吻很是坚定。

即使在这个时候,他也没有在张继科面前露怯。

 

「我知道了。」张继科没露出多少惊讶的模样。

 

惊讶的人反而成了马龙。

他眉头一拧。「你以前就知道?」

 

「不,」张继科连忙辩解,「以前我不知道。今天下午跟陈玘打了电话,他告诉我的。」

 

「他还说了什么?」马龙心一沉。他怕陈玘跟张继科说什么辛酸历程。

他不想让愧疚先一步压垮了张继科,因为那一切他自身也有很大的责任。而且,说实话,现阶段,他还架不住张继科的怜悯。

 

「就说了以前的事情,」张继科坦白,「就是——我们为什么会这样……」

 

「那是为什么?」这也是马龙最大最大的疑问了。

 

「我们从头说吧。」张继科提议。

 

「好。」

 

「我哪里说得不对,你有问题,都随时打断我。」

 

「知道。」马龙点点头。

 

张继科拿起水杯,喝了一口水。

他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。

 

此刻,他们都成了矛盾体。

一方面,冷静如铁。直面彼此时,表情纹丝不动;

另一方面,心乱如麻,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。

 

「我……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。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我也不知道。一开始我以为你一定会跟我在一起的……」张继科一点点剖开内心,「那时候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……我觉得,你不选我,还能选谁?」

张继科苦笑。

 

马龙点点头,表示听进去了。他喝了两口水,感觉指尖冰凉。

老实说,他听每一句话都想尖叫,但他不能全程受惊,没完没了发疯。所以他努力压抑震惊感。能顺利理解,就不打断。

 

张继科接着说:「后来,我误会你喜欢玘哥。我当时真的感觉天塌下来了,那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挫折吧,因为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……我特别特别难受,不敢面对现实,所以那之后也不敢跟你亲了……」张继科的沮丧溢于言表,马龙没有怀疑的道理,但他实在意外。

 

「误会我喜欢玘哥?」他蹙额,满脸难以置信。

 

「对不起……」

张继科下意识道歉。

 

「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」

 

「就是玘哥结婚那晚。」

 

「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?我不是跟你告白了吗?」张继科那晚之后的疏离,他知道;方博说他醉酒告白的事,他也一直记得。

 

「不是,是我误会了……」尽管一团乱,但张继科还是尽力地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,到后来,都有点把自己绕进去了,但看马龙目瞪口呆的样子,应该是听明白了,张继科也就闭嘴了。

 

马龙像被人当头一闷棍。

他迟迟说不出话来。喉咙堵着的东西,吐不出,咽不下,难受得很。

 

这……这算什么?

就因为……误解?

 

这是一切的根源。

而真相太过震撼。


这错综复杂的一切,究其源头,竟简单到了可笑的地步……

 

马龙没法承认。

 

张继科见他不说话,自己就接着往下讲了:

「我跟那些女孩子真的没什么……我甚至想不起其中一个来,玘哥说的时候我也一点印象都没有……我当时就是幼稚地想让你吃醋……但是后来,我们俩闹掰了。我有一段时间花了很多精力去管控流言,拼了命想跟你和好,但最终还是没戏。我是真的绝望了,马龙,我难受,我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,反正你也不在乎,我又管那么多做什么……」

 

张继科这才想起,许昕说,马龙九个月的时候,一面背负生理压力和精神压力,一面却被他的漫天绯闻笼罩。许昕说的时候,他不知道马龙爱他,所以只是感到抱歉。

但是,现在不同。一想到,马龙爱他,拼了命生他的小孩,在感情上却不间断地遭受来自他的伤害,甚至在压力最大的时候……设身处地去想象马龙当时的心情,张继科感觉一颗心都被撕碎了,他几乎想崩溃地对马龙喊上一百遍对不起。愧疚压得他透不过气来。强烈的爱意更是化成一把尖刀,刺破他每一寸肌肤。

 

「对不起……」

张继科一出声,才发觉声线颤得厉害。

 

他的眼睛浮上了水雾,肩膀也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。

张继科赶忙捏紧水杯,喝了口水,努力镇定。

 

谈话才刚开始,他在这里崩溃有什么意义?

他想说的对不起何止百遍?

 

他随手抹了抹眼眶,声音还不太稳。「但我保证,那些都只是流言,是别人的炒作,不是真的。……从来不是真的。我一直就只喜欢你一个……对不起……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。」他强行说了「以后」,但这一刻,悲上心头,他也动摇了。

 

马龙受到的震撼显然不小。张继科注意到,他的眼眶也红了。

握着水杯的手指在发抖。

 

他沉默了许久。

 

就在张继科以为,这次谈话要由他一个人讲完时,马龙终于开了口——说话之前,深吸了一口气,但嗓音还发颤,像是死命从喉咙口逼出来的。

这场谈话对于他们俩,都很艰难。

 

比想象的艰难。

 

但他们没退路了。

 

「那天晚上的事,我喝醉酒就忘了,一点都想不起来……」他拧了拧鼻子,低下头,不能再看张继科了,「之后感觉你疏远了我,我很奇怪,想不明白。后来是听方博说……」马龙又深吸一口气,「他说,我喝醉了冲着你一口一个『喜欢你』,你听到满脸发黑……我以为,你是异性恋,接受不了这份感情,所以……疏远了我。」





*原话在加缪的《论自杀》,可以看看。

**将近七千字,更得还挺多的其实,但铺垫很多。今天写不下去了……

评论(34)

热度(3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