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圈画圈画圈画圈[CH1-CH2](科幻AU)

无论看到什么江湖恩怨,什么神仙鬼怪,都请跟我大声念三遍:这是科幻AU!这是科幻AU!这是科幻AU!

放飞脑洞,写得超爽



CH1

 

剑锋迎面袭来。

他瞳孔一缩,猛地向后折腰。冰凉的剑气离鼻尖不过毫厘。

 

他叫马龙,武林盟主。

 

五年一回的武林大会,他站擂,迎战各路高手。

方寸之间,剑拔弩张。

 

四周鼓声震天。

各门派的大旗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

场上气氛紧绷。

对手已有穷途末路之势,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鬓边滑落。

 

马龙从头到尾气势凛冽。

他不搞从容悠游那一套,出手便直取命门。

 

对手绝技在于手快剑快,迎面扎刺,自诩如暴雨倾盆,叫人躲闪不及。

提起「玉龙」招架,马龙趁抵住他的一瞬,足尖轻点,一跃翻身,到对方身后,便一个手起剑落。对手堪堪躲过,却仍被削去袖肥大半,剑气在他臂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,渗出血来。

 

马龙狂纵一笑,突然复制起了对手招式,以密集的剑势封住对手动作。

对手被逼得步步后退,咬着牙,脸色惨白,招架也愈渐吃力。

 

「马龙!马龙!马龙!!」

 

眼见马龙胜利在望,场外呼声甚高。

 

马龙毫不掩饰眼中的狂。

无路可退,对手使尽力气将「玉龙」挡下,妄图扳回一城,马龙眸光一沉,以柔化刚,玉剑顺着对方的剑刃削下,同时侧身后撤,在玉剑摆脱的一瞬,他照着敌方的肩膀就劈了下去。血花飞溅,哀嚎震天。马龙宅心仁厚,没废掉他手臂,抽回「玉龙」后,左手掌心运气,只白袖一挥,对手便飞下了擂台。

 

一时间鼓声大噪,呼声震天。

马龙收起剑,抱拳致谢。

 

胜利的喜悦洋溢心中。

但是,就在这时,一柄暗剑从背后扎穿了他的身体。

 

有人来到了台上,而他没有感知到。他浑身僵硬,低下头来,看着刺穿腹部的剑尖。血淋淋的。

 

人群仍在欢呼,鼓声活跃。

没人看见他被杀。

 

鲜血一滴一滴掉在擂台上。

 

他想回过头去,但意识逐渐模糊。

 

是谁?

 

他背后那个方向,站着的,都是他的同门兄弟。是他这一边的人。

到底是谁要杀他?

 

抱着强烈的疑问,马龙脱离了混沌梦境。

 

他悠悠转醒,打开了双眼。

发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。

 

他头昏脑胀。

一看窗外,已经晨光熹微。

 

 

 

CH2

 

他叫马龙,真实身份是一个上班族,不是武林盟主。

 

他跟都市许多人没什么不同,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。紧张打卡,挨上司骂,听同事阴阳怪气,一天熬到了头,便拖着疲惫身躯回家。又单身,无牵无挂。

 

日复一日的生活令他有些麻木。

玻璃大厦林林总总,街道被太阳晒得晃眼,人来人往中全是陌生的面庞。

但他似乎没有作出改变的意愿。

 

脑子里模模糊糊有个认知:他似乎本该如此。

 

可是,其实他也没那么普通。

他结识了一位「思梦」,据说是介于妖怪和灵体之间的一种东西。

 

这可是个稀罕事。

 

据说,老祖宗有本书记载了,「思梦」就是现实中没亲身经历,而凭空想象出来的梦*。

据说,全天下人大多做过这种梦,但真正见过「思梦」本体的人,寥寥无几。

据说,灵质特殊的灵体才能掌握「思梦」的能力。

 

以上「据说」,出自张继科本人之口——嗯,果然叫「张继科」顺口一点。

张继科就是那个「思梦」。

 

他跟马龙住在一起已经很久了。

 

似乎从少年时代就开始了。

马龙印象十分模糊。

 

他跟张继科是各取所需。

张继科毕竟是灵体,晒不得太阳,白昼需要一个栖身之所。

他不吃饭不喝水,马龙多养他一个,没有任何压力。

 

张继科可以捏造梦境。

从捏造的梦境里,获得别人的精神力量。

 

他生前有一个深爱之人。

 

成为灵体后,他没转生,记忆也就一点一点流失了,慢慢地,他连自己爱人的面孔都想不起来了。可那份感情仍旧刻骨铭心。他想去找他的爱人,见那人一面。

 

所以,到了晚上,他就借助马龙的精神力量,一个城市一个城市搜寻。

 

作为交换,马龙可以自由选择梦境,张继科亲手替他捏制。

做梦是一件很爽的事情。世界辽阔延伸,时间纵深流淌,奈何人生苦短,困守一隅。能在梦境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,特别带感。

 

马龙,一个铁杆漫威粉,隔三差五就会体验一次当美国队长、钢铁侠的滋味。大多时候,他也会换换口味,比如当个探险家到埃及、在斗牛场刺杀公牛、纽约大街警匪追踪,再来个谍影重重……再夸张一点,比如世界末日打个僵尸,再比如当个火影炸月球……

想清静一点时,就安安静静世界各地旅个游……

 

比起他朝九晚五的现实生活来,这个「第二人生」不知精彩到哪儿去了。

张继科再三保证,他的举动绝不会对马龙造成伤害。精神力量这东西,做梦一定会产生。不吸收利用,也会自然挥发。

 

张继科没骗他。

这么久了,马龙的身体和精神确实没什么异样。

只是,梦境有时会偏离他们预先设定的内容。

 

比如,昨晚的武侠梦里,马龙最后是不该被人捅刀的。

 

在这种扭曲结局的梦里,他总是背后被人捅刀。

凶手似乎是同一个人。一个男人。还是自己这一方的人。

可他从没见过那人的正脸。

 

张继科解释说,他是用意念在找人,有时候分给马龙的妖力会不大稳定,马龙自己的潜意识会趁虚而入,扭曲梦境。

 

说这话时,张继科盯着他,目光深沉:你有什么被人捅刀的恐惧?

 

这哪能呢,他二十几年健健康康活蹦乱跳呢。

 

那可能是你看过的电视、小说给你的印象,或者工作太紧张。张继科说。

 

可能是这样吧。公司同事之间的氛围一直比较紧绷,竞争很大。马龙觉得他大概是信不过同事。

 

毕竟是梦,被捅了不会痛,也不会死,顶多闹心一点。张继科妖力波动时,马龙也就自认倒霉了。

 

到现在,他跟张继科都老朋友了。

马龙只算半个现充。他有一票关系很铁的师兄弟,但都在别的城市,各自忙事业,平时不怎么联系。

 

说起来,他最熟的,还是张继科了。

 

所以,每天晚上,马龙不跟他客气,要什么梦,开口就是了。

昨晚武侠瘾是过了一把,但古色古香的环境,仍让人留恋。

干脆今晚趁热打铁。这次他要当一个除妖道士,救百姓于水火。

 

继科儿,你要不要当我的同门,跟我一同下山啊。

马龙嘻嘻一笑。

 

张继科捧着马龙手机打游戏,头也不抬。

我今晚不能跟你一块儿。

 

他口吻有点冷淡。

 

马龙没放在心上,仍然兴致高昂:

成。下次我当美队时,我们再一块儿去打九头蛇。

 

 

 


 

待续。

下一章进入主线。

灵异跟科学是冲突的,所以最终科学世界观是排斥灵异的。就这样。

 

***参见《周礼·春官·占梦》:“一曰正梦,二曰噩梦,三曰思梦,四曰寤梦。”郑玄注:“觉时道之而梦。”按孙诒让的解释,“思梦”跟“寤梦”是相对的。“寤梦”跟《说文解字》所说的“昼见”意思相近,是说意识清醒的时候见过、想过、经历过,然后梦见了。而“思梦”则相反,是“无所见而冯虚想象之梦”。

现在我们再看,这两相对立的说法其实是有漏洞的。姑且用之,对正文没多大影响。

评论(14)

热度(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