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删评及后续事件始末

今早一上lof,得知我被挂了,还直指我白莲,行吧,既然你不服气,那我们就掰扯掰扯吧。







以上是你的视角。

我先来梳理事件本身,然后梳理我这一方的处理办法。


《圆舞》发到第二章时,我收到了一个评论。



老实说,我看了这条所谓长评,非常莫名其妙,并且不快。我觉得,你根本没有认真看我的文章。《圆舞》(04)的后半截写的是什么?是人物的言行不一,口头和心理在否认,实际上却连放任小孩夜啼一分钟都不舍得。

基于此,长篇大论陈说父母的关爱有多重要,甚至发挥到自身,你不觉得已经跟原文背道而驰,是你单纯在宣泄情感吗?身为一个作者,我不该感到冒犯吗?

再如我之前所问,“在你们心里,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?”你们口口声声说欣赏我,却并没有对我的认同和信任。“(人物)不是下定不了决心的人,(人物)也不是强迫他的人”,“作者大大高抬贵手”,你们就是觉得我会一路跑偏,强行扭转人物性格,为虐而虐。不是吗?

再一次,我不应该感到冒犯吗?

如我之前所问:

你是看了我提纲还是怎么的?你知道发生了什么?我第二章后半段写了什么,你看了吗?我前面埋的几条线都发现了吗?关于安全感,我就写过两段,还全是人物的内心活动,不是客观剧情。他为什么产生这种内心活动?他的这种心理背后是什么?

对,他们不是“下不定决心的人”,也不是“会强迫的人”。是什么使得他们走到两难的境地?你急急忙忙对我指手画脚,苦口婆心劝我,不要让人物“伤害”孩子,你在乎这个故事本身吗?你大概只是觉得虐,觉得OOC,觉得不合理——因为大家之前猜测的“强迫”、“抑郁”都不对,你想不到别的可能造成这种局面的理由,所以你们不接受主人公对小孩的“伤害”。



事件本身说完了,就来说说事件的处理。

如前所说,她第一次给我发评论时,我觉得她没看文,我被冒犯了。她也许觉得她说的话很真情实感,不会冒犯人。但我的确被冒犯了,而且我判断会有其他读者替我抱不平,她说她“重度抑郁和重度焦虑”,我想着把评论删了,她宣泄过了情绪,这事也算完了。我没想到,她会回来看我的评论区,而且又发了两条。我当时都无语了:






我无言以对。但我仍然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。我甚至是在第二次删评论之后,才跟基友们吐槽这件事,担心基友打抱不平,刺激到你。





我想着,第二次删了,该意识到问题了吗?但你还是没有,反而单独发了条lof圈我。

你现在说,只圈了我,应该只有我能看到,你没打tag,别人不可能看到,是我让人过去撕你。

一对一交流不会私信?发出来不就是寻求认同?在评论里跟别人一起指点江山不是很爽?

而且,还真不是我第一个发现你发lof的。当天我刚发过《圆舞》更新,lof的“通知”一栏通知艾特,也通知小蓝手。发完文后,小蓝手一堆通知很正常。我现实生活也有工作,不可能盯着小红心和小蓝手去一个个点,我都是收集到一定数量,闲暇时间点掉。所以是我朋友第一次跟我说,发现你又发了lof。

你发在你地盘上,我删不了,但你说我“煽一动”我不承认,我的态度一直很明确:







但我没想到你对我朋友是那个态度,还更过分地评头论足,我没法不说话了。既然要撕,那我当事人来撕。






我感觉我被冒犯了,不想跟你一对一打交道,所以有了你所谓的“不点名挂了”你和另一个人。“不点名”,坦白来说,还是怕刺激你。我混个圈如果撕逼撕得人出事了,别说现实层面,我个人良心上也过不去。

我自认为我做得仁至义尽了——我删了你全部四条评论,没人知道是你。你自己也觉得你最后一条发在自己lof里,没多少人看到,所以大部分人知道有ky但不知道具体是谁。





这篇行文我态度也有保留,就事论事,想着别撕破脸皮。

至于“隔四个小时”,我还是那句话,我现实中有工作有学习。

我在原lof中说“大家别回复这一条”了,也是怕维护我的人多了,你对号入座感到难堪。但仍然有人发评论维护我,只不过被我删了,lof手机端是可以看已删除的评论的,要截图我也可以提供。


后来,我把文锁了。因为我觉得不值得,我上个星期基本上从早忙到晚,写了几天才写了三千字,结果非但不认真看,还在不清楚背景的情况下盖章质问“又何苦生她呢”(还有另一位说我“bug多”)……我为什么忙死忙活要写文给这批人看?

如果你觉得我这种反应就是“玻璃心”,那我无话可说。我不听你们的话,就是原罪。我写得不明不白,你们猜不出来,更得又慢,你们质疑我bug多也是理所应当的,我不该感到不愉快,而应该虚心接受……

你们觉得我写得不好,批评了我,我不舒服,是我玻璃心,我该在“发文之前好好改改”。对不起,我不觉得我写得不好。


我等了两天,希望等来一句“不好意思”,也没有。因为你完全不觉得你困扰到我,你觉得你是在这篇文章、这件事情上投入了真情实感的人,我们应该理解你,就算你百般质问,我们也要平心静气跟你对话。

我无语了。昨天有朋友劝我,没必要赌这个气,我想想也的确是,你没觉得你对我造成困扰,那我说再多也没用,也不用想着回到之前相对友好的关系。

于是我把你拉黑,把文解锁了。

现在你一个“玻璃心公主病”的帽子扣下来了,说我“不值得”你们粉。

实话说,好在你们不粉了。不是你挂出多少人说你,你就有理。我也不想针对你本身的观念说什么,我很庆幸没跟你一对一说过话。

你不觉得自己ky,不觉得你的评论对我有失公允,不代表事实如此。同样地,你不觉得你的言语会遭路人嘲讽——只揣测是我教唆别人对付你——不代表事实如此。

你口口声声说要我亲自一对一跟你说,但我希望你明白,这件事核心在于:


你没有自知之明,但我没有义务来教育你。





我不会再作任何回应。

你自己身为成年人也冷静一点。






评论(6)
热度(70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