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【瑜昉】吃醋 大纲

前文:01    02

#替身梗

#祝大家假期快乐!

#因为一些原因,大概率不写了,如果圆舞结局之后没其他大长篇,也许会写?


 



 

尹昉遇见黄景瑜时,顾顺牺牲正好一年。所以,看见与顾顺相像的黄景瑜一个人在雨夜醉倒挨冻,他于心不忍,将黄景瑜带回了酒店。

 

黄景瑜以感谢的名义请他吃饭。尹昉在上海交流学习,要待上两个月。

 

当时的黄景瑜远不像后来那么忙,所以经常去等他,带他在上海转。尹昉偶然聊到他在舞团。黄景瑜说,那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去看你跳舞啊。

尹昉想起了顾顺。当初,他们在返航的舰上聊到尹昉的职业时,顾顺也说,什么时候有机会让我看一场啊。当时他们倚着船舷,浪花在船下静静劈开。

 

说这话的黄景瑜似乎又跟顾顺重叠了。

尹昉鬼使神差地掏出一张票,给了黄景瑜。

 

黄景瑜本来就对尹昉有好感,在看过尹昉的舞蹈后,他再也忍不住怦然心动了。他以前不欣赏这种艺术,但这一次,他被尹昉身体的表现力折服了。

 

之后黄景瑜约尹昉到处玩,并逐渐发现,尹昉这个人,没有第一面给人的印象那么淡定,是个很鲜活的人。

 

感情在急剧升温,更多是黄景瑜单方面的。

他喜欢尹昉,喜欢得不行。

 

他侧面从尹昉舞团那里了解到,尹昉也喜欢男人。

他最大的担忧消除了。

 

尹昉跟黄景瑜在一起也很愉快。他对黄景瑜的感觉很矛盾。一方面情不自禁将他跟顾顺比较,另一方面又被他身上的直率与活力所吸引。

最后一晚,黄景瑜试着去牵尹昉的手。

 

年轻有年轻的冲动。那时候的黄景瑜相信一见钟情,相信命中注定,相信年轻的时候可以轰轰烈烈热恋一场。

 

我喜欢你。他对尹昉说。

 

他一个小年轻,穷小子,身无一物,在偌大的城市漂泊,却依然无所畏惧地表白,说如果尹昉接受的话,他以后一定让尹昉过好生活。

 

自信、无畏、不计后果。

很多年之后再想起来,黄景瑜依然觉得,他那时太勇敢了,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,相信自己的未来会大放异彩。

他不确定,如果年纪再大一点,他还会不会有那种勇气。但他马上又想,会有的,因为他面对的是尹昉。只要是这个人,他总会有勇气的。他就是他的勇气。

 

尹昉早就察觉到了黄景瑜对他有好感,但他仍震惊于黄景瑜的勇气——我喜欢你。这是一句尹昉直至那人死亡都没能说出口的话。

 

他不否认他对黄景瑜有好感。黄景瑜开朗有趣,体贴大方,相处久了肯定会产生好感。

他被黄景瑜的表白打动了,也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,黄景瑜跟顾顺是截然不同的人。

 

可尹昉仍犹豫不决。他觉得不妥。因为他对黄景瑜的感情里,还有相当复杂、难以剔除的一部分,是关于顾顺的……

 

尹昉只能跟黄景瑜说,这只是一时迷恋,等我回到北京,你很快就忘记这种感觉,忘记我的。

没什么感情基础,又要开始异地恋,这跟风雨飘摇的小船没什么区别。

 

可黄景瑜信誓旦旦地说:我不会。

 

你会的。尹昉不相信小年轻。

那你接受我,我向你证明我不会。

这不是耍赖吗。尹昉哭笑不得。

但黄景瑜握住了他的手,他的空荡荡的手。

 

尹昉看着他的眼睛,最终松了口:好。

他也想有个人拽着他。在这迷宫一样的城市。

 

表白被接受后,黄景瑜真挚的眼睛令尹昉心头打颤,立马就想反悔。

有人把一份极其珍贵的感情捧到了他面前。他潜意识里渴望一份真心,但他又感觉他没那么喜欢黄景瑜,他与这份真心不相称。所以他畏缩了。

 

不过,他想,黄景瑜这份热情很快就会消失的,他不用想太多。

想到这里,他心里非常失落,但他没有觉察到这份感情。

 

可黄景瑜没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尹昉以为聊多了,无话可说就尴尬了,但没想到他们有那么多能聊的,总是聊着聊着就很晚了。黄景瑜跟他很合得来。

他们的恋爱就这么开始了。当时网络视讯还不发达,他们的话费都花在短信和电话上了。

 

有一回,黄景瑜生病,重感冒一个多星期,孤零零的。工作不顺,想家,想到自己一个人一事无成,又想到未来,想尹昉,想家人……

在最低落的时候,他傍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,却看见尹昉提着菜站在他家门口。


手机没电了,我想你快回来了。尹昉跟他说。

有人在等他。

黄景瑜鼻头一酸,冲动地上前抱住尹昉。

尹昉有点莫名其妙,但还是抱了抱他。


尹昉给他煲了汤煮了饭菜。因为黄景瑜说过他其实挺喜欢在家里开伙的,可惜没多少时间,一个人也就凑合。

但这次,黄景瑜不用凑和了。他回了家。

孤单漂泊了那么久,能跟人吃上一顿温热的饭菜了。

 

但这对于尹昉来说,其实没什么。

他不知道黄景瑜的内心波澜,只是觉得那一晚,黄景瑜格外黏人——虽然尹昉不排斥他的肢体接触——他发现黄景瑜发红的眼眶,黄景瑜说他是想家,尹昉抱他,拍拍他的背。他能理解,但他不知道黄景瑜此刻对他的感情发酵得多么厉害。

 

之后的日子如常。

他们几乎就是网恋的关系。

 

尹昉没跟黄景瑜做一爱。

但他不小心听过黄景瑜喊他的名字自一慰。

 

尹昉以前有写日记的习惯。也不是固定一天一篇,就是想写时,写写琐事和自己的感情。认识黄景瑜之初,是他感情上最迷惘的时候,他写了不少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旧的日记本丢了,他就没写了。

 

尹昉真正正视这段关系是什么时候,他也不知道。

但半年之后的那件事的确给了他不小的冲突。

 

尹昉来了趟上海,想着给黄景瑜一个惊喜。黄景瑜没想到他会过来。

尹昉开门进去,发现黄景瑜和他爸妈就坐在厅子里,一时间彼此面面相觑。

 

 

尹昉想自我介绍说是黄景瑜的朋友,黄景瑜却暗地里下了决心,主动揽上尹昉的肩,对他爸妈说,他是我男朋友。

气氛僵持。

 

当年,年轻的黄景瑜想家恋家,却对中气十足的爸爸、妈妈没有苍老的认知,责任感还没冒出头,于是更充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。

 

黄父确认黄景瑜不是开玩笑后,他们大吵了一顿。父亲怒极,狠狠打了黄景瑜一巴掌。黄父再要出手时,尹昉挺身护住黄景瑜。

他在黄爸爸面前不算高,但黄景瑜看着他挡在前头的身影,却眼睛发涩。

 

对不起。

黄景瑜跟父母道歉,拉着尹昉跑了。

 

到了外头,黄景瑜跟尹昉说:我可能回不去了。

黄景瑜抹着眼泪跟尹昉说,说他对家里人的感情和歉意。尹昉本以为他要说:要不我们分手吧。

 

尹昉很清楚,由他这一方跟黄景瑜提分手会比较好,不要让黄景瑜为难,可尹昉喉咙跟堵着什么似的,特别难受,一句话说不出。

这么长时间的陪伴和吸引,到底还是让他产生了依赖。这是自然的。他不是木头。黄景瑜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。他很丰富,但又跟尹昉认识的学院派满腹经纶的人不一样。他身上有另一种扎根于生活的吸引力。

 

尹昉苦涩地想,分手也好,黄景瑜太过强烈,也太过真诚的感情始终让他愧疚。

 

可黄景瑜抹掉眼泪后,却红着眼眶跟尹昉说:

 

可我是真的爱你。我不会因为别人放开你。我等他们理解。虽然对你很不公平,但你愿意跟我一起等吗。

 

尹昉看着他,这个小六岁的年轻人。

他觉得黄景瑜像一束光,肆无忌惮的。他发自内心爱他的家人,爱他的爱人。

是什么样的人能拥有他?

 

尹昉又一次心动了,他想被黄景瑜爱。

所以他说,我陪你等。

 

之后尹昉也越陷越深。

 

黄景瑜。

尹昉像是要把这个名字刻进心里。

 

他们第一次之前,有过几次的Phone Sex。

终于有机会见面后,干柴烈火。第一次特别爽。

尹昉满身心都被黄景瑜这个人占据。

 

他们当然也有大大小小的争吵。

但还是一起走过来了。

 

家人那边也曲曲折折,一开始父母怎么都不肯,觉得黄景瑜在胡闹。

他回家前,尹昉很担心,说,保护好自己。

 

黄爸爸说要打断他的腿。

黄景瑜毫不退步。

最后还是不欢而散。

 

是黄妈妈先心软。

打电话给黄景瑜。

 

后来过年回家,看见爸妈一年年在老去。爸爸虽然冷着脸,还是爱他,黄景瑜还是觉得自己前几年太莽撞,也许不那么硬着来,换个方式会更好一些。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跟爸妈沟通。这么长时间了,父母仍然很难接受,但总算是点了头。

中间有个小插曲,他们不知道尹昉的年龄,一直以为尹昉跟他同年。

 

生活在继续。

尹昉不是没想过顾顺,清明节时还是一样送花——只不过是背着黄景瑜。他怕黄景瑜乱想。毕竟真的很容易误会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——但尹昉很清楚,很久很久之前,顾顺就没再掺和在他跟黄景瑜的感情中间了。

 

他虽然迷惘过一段时间,但黄景瑜的爱意让尹昉越来越坚定。

 

后来,尹昉进入演艺圈。

尹昉被选定为电影男主角时,黄景瑜特别开心,跟尹昉喝了酒:

「我男朋友一定会成为大明星。到时候我给你潜规则啊。」

他很开心尹昉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。但他心底也有个芥蒂,他说过他想让尹昉过好生活,可他的事业也一直没什么起色。尹昉感觉到了他的情绪,宽慰他。那一晚,两个人趁着酒兴做了爱。事后,黄景瑜还有点醉,头抵着尹昉的肩膀,说,你怎么这么好,有一天你不爱我了怎么办?我这么爱你。

尹昉亲亲他,说,想什么呢。

 

尹昉母亲去世前,他们的关系已经很深了。

黄景瑜去看过尹昉母亲。那时她什么都没说。但那眼神是所有母亲都会有的眼神。她希望尹昉有人照顾,有人陪伴。黄景瑜在病房克制了半天的眼泪,跑到停车场时终于流了下来。

 

母亲去世时,尹昉在剧组拍戏。为了不影响其他人,他去跑步纾解痛苦,总是跑到喉咙辛辣,满头大汗。但是,那一次,在汗水迷疼了的眼睛里,他看见终点站着一道高大的身影,正朝他张开双臂。

那个人跟他说:尹昉,我来了,歇一歇吧。

尹昉放声大哭。

 

后来黄景瑜也一炮走红。

忙碌起来,两人见面的次数不如往常了。

 

一个情人节。黄景瑜给尹昉装了一瓶细沙。是他曾经去过的海滩和河滩的沙子。


我陪着你。我去过的每个城市、看过的每处风景都陪着你。

后来尹昉也每次带回来一点,混在一起。

 

有这些沙粒的地方就有彼此,就是家。

所以,这个礼物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凡。

 

后来,黄景瑜又历经波折。他面对一蹶不振的事业彷徨又迷茫。

有很多朋友扭头就跑,可尹昉一直都在。

 

在他重新起步后,心态好了许多,又提起了旧日潜规则的玩笑。

尹昉就骑在他身上,脱下衣服,说,那我要潜规则你了。

 

有时候,黄景瑜出门前,尹昉给他打领带。

他弯弯腰,尹昉利落地打上,顺好。阳光从窗外照进来。

 

我帅吧,黄景瑜神采飞扬。

在晨光中,尹昉看他,内心洋溢着爱意:他的男人怎么会不帅?

 

尹昉其实跟黄景瑜提过顾顺。

谈到他以前去非洲,被卷入军事行动。他平静地说他被顾顺拯救的过程,但没说他内心那一点感情,也没提顾顺跟黄景瑜长得很像的事。

 

当时他们在纪念日,很浪漫,说之前的暗恋对象实在很奇怪。而且这些都已经过去了。尹昉内心除了平静的悲悼之外,再没有别的了——回想起来,他甚至觉得,他当时对于顾顺的感情只是一种吊桥效应。当时他刚重返舞蹈,困难重重,救他一命、鼓舞他遵从本心的顾顺被他当成了精神支柱。

 

黄景瑜跟顾顺在外貌上太像了。尹昉刚跟黄景瑜处对象时,还问过他有没有兄弟,或者失散的双胞胎。尹昉清楚,这段过去会惹出麻烦来。只要被黄景瑜知道,就有可能会被误会。可他也不知道怎么跟黄景瑜说。

他觉得这件事会永远埋没在心里。黄景瑜无从得知。

他跟黄景瑜的生活很快乐,尹昉有时候也懒得想这种遥不可及的事。

 

两个人的事业在发展。他们还迎来了第一次合作。两个人激动不已。

本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。没想到一本日记的出现毁了所有。

 

尹昉跟他商量搬家,换个更大的房子。

黄景瑜替他整理东西。在床的边角发现一本旧日记。

夹在其中照片飘落下来,像一枚预示寒冬的叶子。

 

黄景瑜的眼睛瞪大,脑子一片空白。翻了翻日记,他脸色惨白。

日记记得断断续续,但都有提到。


从他们相遇开始……


尹昉说他遇见一个很像顾顺的男孩子。

说顾顺说过想来看他的舞蹈。

说他那一句喜欢一直没说出口。

说他有时候会想顾顺是不是也那么孤独……

后面还有一些琐事和读书笔记……

 

而后戛然而止——那之后本子丢了,尹昉没再写了。

 

但前边的内容已经足够让黄景瑜崩溃了。

 

都是顾顺。

不是他。


上面有提到黄景瑜这个人,却几乎不带什么感情——有的只是不确定,犹豫和怀疑。

 

黄景瑜疯了。他拿到尹昉面前质问他顾顺是谁。他撕碎了那些照片。

他气疯了,想强迫尹昉。尹昉失手砸碎了他们装的沙子。这么些年一点一滴的。顷刻摔了个干净。全没了。就像他们的感情,没有一点意义,流失了就流失了。

 

黄景瑜痛苦不堪。他谨小慎微,心怀敬意和爱意在经营这段感情,却只是别人的影子!!他没有自己的名字,自己的脸,自己的身体……

而他甚至没法跟一个死人较劲。

 

黄景瑜夺门而出。

 

尹昉拿新瓶子去装那些沙粒。拼命挽留。他们俩的回忆和感情都在这里面。这么多年跟他在一起的是黄景瑜,他很清楚。跟他度过难关,在终点等他,用蓬勃的生命温暖他生活的,都是黄景瑜……

可是,他不明白,为什么这些沙怎么这么难抓住,这么难收集……就跟水一样。地上洒了一片,却聚拢不了。

 

景瑜……

 

景瑜……

 

 


他们到摩洛哥拍《红海行动》。

黄景瑜不听尹昉解释。尹昉跟他说了来龙去脉,说,他很清楚,陪在他身边的是黄景瑜,不是顾顺。但黄景瑜不信。尹昉没办法,只能慢慢靠近他。

 

黄景瑜很偶然地看见尹昉行李箱里收集起来的一半沙子——就只剩下一半了。他甚至看到尹昉带了撒哈拉的沙子回来。

 

黄景瑜心如刀绞。

他想问尹昉到底在干什么。为什么还要做这种无意义的事。把他当了这么多年别人的影子还不够吗。为什么还要在分手之后做这些,就不能放过他吗?尹昉从来就没有爱过他,难道他还要再赔上第二个六年、第三个六年吗?为什么不能就这么放手,一拍两散?为什么让他这么痛苦……

 

更打击的事情在后面,他发现,在摩洛哥给他们做军事训练的退伍教官,是顾顺……他没有死,当初的死讯也是任务需要。

 

黄景瑜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面对顾顺……情敌吗?还是什么?

他也不敢猜测尹昉的心情……他害怕尹昉会幡然醒悟,明白他黄景瑜不过是个影子,而顾顺才是他爱的人……他本该感到释然的,但他只是害怕。

顾顺不在,他就算是顾顺的影子,他也是唯一的。他不愿意承认他曾动过卑微的念想,当一辈子顾顺的影子,只要尹昉属于他,只要尹昉之后能慢慢爱上他,爱上这个叫黄景瑜的人,哪怕只有一点——他真的爱疯了尹昉,这么多年,情不知所起。

可是顾顺在,这一切就再也没他什么事了……

 

黄景瑜没有什么恶毒的心思,他只是单纯接受现实,而后感到山穷水尽。

 

但是,接下来的事却远远超出了预料。

顾顺不认得尹昉了。而尹昉也大大方方地说当时遇险被他救下的事。

还有这回事?顾顺快想不起来了,他经历的大大小小战役太多,救下的人也很多。

尹昉点点头,很自然地接受了「顾顺不记得他」这件事。在军事训练中,即使得到顾顺亲手指导,他也没什么异样。一天结束后,他们小队一齐跟教官吃饭,尹昉该笑就笑,该说什么说什么,似乎没受到半点影响。

 

老实说,当得知顾顺不记得尹昉时,黄景瑜其实有点生气。

凭什么这么糟践人的感情?他当宝贝一样捧在心上的人,那家伙说忘就忘了。

 

但尹昉的反应又让他迷茫了。

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

他只能归结为尹昉是在强撑。

这样一想,黄景瑜更难受了。

 

总是避免跟尹昉独处的他,第一次单独找到了尹昉。

尹昉以为他终于听解释了,很开心。

 

谁知道,黄景瑜踟蹰又心痛地说,尹昉你要是难过,就哭出来。

尹昉莫名其妙,问,我为什么要哭?

只要黄景瑜不钻牛角尖,听他解释,他就没什么好难过的。

黄景瑜把猜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。

尹昉无言以对。

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30)
热度(199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