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【臻阔】纵容(中下)

@Castle 我多更一点点,你会不会更爱我一点点





###

 

有些时候,做爸妈的对孩子的了解,也许比孩子以为的更多。尤其是做妈妈的,心思敏感,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放过。

 

最初几年,林臻东跟洪阔会慎重一点,虽然不刻意避讳肢体接触,但也克制地保持普通朋友间的交往距离。

可林臻东妈妈仍隐隐感觉,他们俩太亲密了。林臻东跟他其他所有的朋友——甚至包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——也没给过林臻东妈妈这种感觉。

但他们的亲密又不至于过火。似乎就是在模糊的边缘徘徊,偶尔越界,也只是越出半截影子——


能察觉到哪里不太对,又只是猜疑的影子乱晃,捕捉不住一点真实的痕迹。

 

林臻东妈妈了解自己儿子。林臻东重感情,可他毕竟心性高,痛恨露怯,所以他愿意交心的本就寥寥无几,愿意示弱甚至依赖的,更是绝无仅有——林臻东妈妈发现林臻东会自觉不自觉地「依赖」洪阔。而性格强硬的洪阔其实在林臻东身上展现了意外的包容。这给林臻东妈妈暗暗敲响警钟。

 

可她又不敢莽撞地下结论。


考虑到他们的特殊关系,这些亲密似乎是可以理解的。

就像赛场上,赛车手不会拒绝领航员的照顾一样,洪阔只是在尽一个秘书的职责而已。


也许征战过赛场的人,情谊之深厚就是跟常人不同;也许林臻东真的只是非常欣赏洪阔这个朋友……

 

林臻东结交上这么一个意趣相投的人不容易,他跟洪阔在一起时总是神采飞扬的。

他们做爸妈的说实话也很欣赏洪阔这个孩子——进退得体,对林臻东的细致和耐心无可挑剔,工作能力也摆在那儿……

 

林臻东妈妈不忍心因为自己的冒失揣测,让两个男孩子之间产生隔阂。

 

所以,最开始的时候,尽管内心有过不安,也只是埋藏在心底的一股隐忧。她偶尔会梦见,但很少拿出来考虑。

后来回忆起这段,她觉得她单纯只是在逃避,不愿意正视——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再多理性分析都无法推翻,她潜意识里觉得,他俩就是有猫腻。


林臻东妈妈没有跟丈夫提过。

反倒有一次入睡前,做爸爸的不露痕迹地问,林臻东是不是最近没交女朋友。

 

这事一提到明面上说,妈妈心底的不安又骚动起来。

林臻东以前说不上「万花丛中过」,但有一段时间对象也换得他爸妈眼花。做爸爸的观念保守,自打林臻东含着金汤匙出生,就怕他染上纨绔子弟的毛病。可林臻东还是爱玩,而且玩心一起来,什么耳提面命都抛诸脑后。

 

似乎是在躁动的青春期玩够了,林臻东投身赛车后,跟着洪阔一门心思要拿冠军,在这方面竟然消停下去,没动静了。

间或有小道消息传到他爸妈耳中,都被林臻东一一否认。他还骄傲地说:「我的车就是我女朋友。」

 

可是,现在想起来,这空窗期未免太长了。

长得令人不安。

 

妈妈也问过林臻东,林臻东自己耸耸肩,说,「没有看对眼的。单着挺好的啊,我跟洪阔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」

 

洪阔,又是洪阔。

妈妈如鲠在喉。

 

可洪阔是林臻东秘书,林臻东说的也没问题。

 

她感觉自己坐在一个倾泻的滑坡,不可抗拒地朝着某个既定方向滑去。

越接近,越是心惊,却反而越频繁地遍寻理由,劝告自己不要过于敏感。

 

所以她只是把林臻东那句「没有看对眼的」给丈夫转达了一遍。丈夫沉默了一会儿,说:「挺好。」

而后,他们在一张床上彼此无言。


黑暗中,呼吸绵长。


林臻东妈妈明白,丈夫肯定也有所察觉。

可他们这样,却像在彼此安慰。

 

老跟自己说,「他们捉不到证据,不要捕风捉影」,可说到底,还是抱着侥幸心理,不愿面对,所以把写有秘密的纸张揉成一团,藏在自己也看不见的静僻角落。

 

等一切有迹可循时,已经晚了。

不仅两个孩子的感情渐趋稳定,他们几年对洪阔视如己出,也渐渐生出了感情。毕竟人心是肉长的,而洪阔这孩子值得。

 

两个年轻人起初滴水不漏,后来,也许是林臻东得意忘形,以为这几年他爸妈丝毫没有察觉——抑或是林臻东现在压根儿不怕被他们发现——他越来越放肆了。

 

最开始是林臻东妈妈发现,林臻东晚上不睡他自己房间。好几个早晨她有心去看,林臻东卧室的床铺都非常平整,根本不像有人躺了一夜。

过没一会儿,林臻东便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从洪阔卧室出来。

妈妈问起,他便打着哈欠说,前一天晚上聊车队的事聊到半夜,太困了,就在洪阔那儿睡下了。


他俩的房间明明隔没多远,林臻东却困到宁愿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——床铺是林臻东最私人的领域,他的洁癖在这方面尤甚。小时候,连她做妈妈的想跟他睡一个被窝,他都会蹙起眉头犹豫再三。

 

两个男孩子经常在聊车队、聊赛事。可是,聊什么车队能聊出林臻东脖子侧边的红印来?又是聊哪种赛事会让林臻东脱口而出,洪阔大腿背面有个胎记?

 

大一号的内裤掉在洪阔床下隐蔽的位置。

垃圾桶出现用过的安全套和几团纸巾。

逾矩地摸洪阔臀部以为没人看见。

 

……

 

母亲的感觉总是敏锐的。

她相信林臻东,只是因为她想相信。她希望事实如林臻东所言。


但是,不是遮了眼睛,房间里的大象就不复存在,它在长大,而且明晃晃地就在眼球正中,左顾右盼也难以躲避。

 

终于,有一回起夜,林臻东妈妈听见了动静。

该来的总是逃不掉。但意料之外地,在这秘密揭露的一刻,她却出奇地平静。


她来到洪阔门前。


卧室门掩着,可能是匆忙之间没有锁上,在幽暗的走廊里投下一线光亮。房间里动静不小,她站在门缝前,隐约看见床上鼓鼓囊囊的被窝动得正欢。压抑的喘息令人遐想。


她像石块般伫立了一会儿,最后伸出手,沉默地替他俩阖上门。

 


沉默。


这么多年的隐忧翻了个面,露出另一侧的真实,他们没有勃然大怒,也没有悔不当初地指责:「我就知道!」

他们很沉静,甚至有一丝如释重负的诡异感觉。


仿佛他们一直在等待这一天。

 

既然都发现了,他们似乎肯定要插手的。

可林臻东爸妈没有任何具体的想法。

 

最多是两人躺在床上,林臻东爸爸在阒寂中突然来了一句:

「跟洪阔谈谈吧。」

林臻东妈妈小声地「嗯」了一下。

 

至于怎么谈,谈什么……千丝万缕,林臻东爸妈全无头绪。


他们只是觉得,事实明晃晃摆在眼前,他们不能再假装看不见。

他们似乎得做些什么,全天下做父母的此时应该都会做些什么。

 

但是,要做什么?

或者说,他们想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?

 

没人能给他们答案。

 

他们夫妇都是大刀阔斧式的人,陌生的、棘手的境况遇见过千百次,从来都冷静善变。

可这一回,他们却犹豫了。不像钱赔了可以再赚,这件事关乎他们儿子的人生和幸福,没有回头路可走。


所有的雷厉风行在这一刻只显得鲁莽。

 

他们也不是天生就会为人父母,只能像探出一只脚去试热水一般,谨慎再谨慎。

 

林臻东是块硬骨头,谁都啃不动。他很犟,热爱的绝对要牢牢抓在手心。当初为了赛车跟家里闹得很僵,最终还是他爸爸作出让步。

他们很清楚,依林臻东对洪阔的感情,他要是强硬起来,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全是徒劳——可他们就像走流程一般,仍然费心地插手介入——反倒是洪阔,不管外人怎么说他寡情,林臻东爸妈还是能感觉到,他是个重情的好孩子,也许能从他这儿入手。


这里面隐藏了一种让人羞于启齿的卑劣,仿佛他们过去对洪阔好,只是为了有一天能以此为筹码跟他谈判。

 

那一回,林臻东妈妈甚至单独跟洪阔约好了时间。

 

但林臻东却心血来潮要去滑雪,在机场现买现走,把洪阔带去了北海道,末了只是给他们一个视频电话:

穿着滑雪服,雪镜别在脑门上,大男孩笑得得意洋洋,在呼呼风声中说,他跟洪阔一周后再回去,叫他们别想念。

 

哪儿来的想念呢?他们俩滑雪的时候,照片一张张地往家里发。

各种雪景,晦暗路灯下插着两根竹签冒着热气的关东煮,林臻东的鬼脸,他倒在雪地里印出的「大」字,一手揽着洪阔的肩膀一手叉开虎口放他脸下装酷。还有,相机设置好后,林臻东不好好拍照,非要捏洪阔的脸捣乱,洪阔忍无可忍对他拳打脚踢,林臻东这么大一个人,穿着厚厚的外套,缩着脖子抱头乱窜……

 

相机把这些忠实地记录了下来。

林臻东爸妈却越看越沉默。

 

疯完了,回国前后,林臻东却发烧了。连烧了几天,人都虚了不少。

林臻东妈妈去了他公寓一趟,洪阔得以空下来,埋头处理了一整天的公事。傍晚,妈妈在厨房煲汤,香气四溢。洪阔伸了伸懒腰,起身到卧室看林臻东。


妈妈来叫人时,在门口便看见,洪阔坐在床沿,侧着身体将手背贴在林臻东额头上。床头灯在他脸庞边缘映出暖色,他脸上的表情既认真又……充满爱意。

 

这一刻,那个问题突然又击中了林臻东妈妈:

他们究竟是想得到一个什么结果?

 

那之后的几次,洪阔跟林臻东回家聚餐,林臻东爸妈心态上都有点别扭。

好几回跟洪阔独处,林臻东妈妈斟酌再三都想开口了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急忙咽了回去。


她甚至因此走神烫到了手。不是很严重,但洪阔着急又冷静地给她紧急处理,林臻东也闻声凑了过来,一脸担心。他们盯着她的手,洪阔小心翼翼挑破水泡,而她抬眼看着两个大男孩近在咫尺的脸庞,一时间心口又满又涩,说不上来什么感觉。

 

他们的生活没了对方是什么样子?


他们最精彩的年岁都给了对方。


林臻东也许迟钝,但也是一头扎下去不要命的主儿。

 

妈妈总在想,她究竟怎么做,才算对这两个年轻人负责?


他们这个年纪的人聚在一块儿,说的最多的就是,年轻人的事管不了太多,看他们造化吧,他们开心就好。 

可是,道理说了一通又一通,家家那本难念的经仍然不见读懂了多少。


她感觉得到,林臻东和洪阔现在很开心。但是,他们能一直这样下去吗?即使不被许多人接纳,即使没有法律关系保障,即使……

 

……

 

两个年轻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知道爸爸妈妈心中的踟蹰,所以仍然打打闹闹,无拘无束。


洪阔还是那个洪阔,林臻东还是那个林臻东,是他们的孩子,并不因为两个人彼此相爱就变得不是他们了。

 

林臻东爸妈并不觉得自己开明,尤其是林臻东爸爸。

他们几乎花了一年时间,才逐渐、逐渐放宽了心。当林臻东妈妈背对着丈夫,叹息一般地说出「我不再管他们了」,压在心头多年的石头才缓慢地卸在了地上……

 

他们走在一起,结局不知是好是坏,那就先朝前走走。他们日子还很长,那些未知的时光属于他们。父母再想再念,到底也不能陪他走完全程。跟他同行的人,得由他自己选择。

 

如果千万人无法接纳他们的关系,那最起码让两个年轻人得到父母的祝福。不然漫漫长路,两个年轻人,一座屋子,未免太空、太冷清。

 

 

 

###

 

时间是悄无声息的梅雨天。

到现在,林臻东爸妈已经释然了。

 

最近多事之秋。

他们这两天让林臻东跟洪阔回家烤肉,也是想让他们清静一点。

 

林臻东向来绯闻缠身。

他无疑是教科书般的绯闻对象——富二代,独生子,赛车手,又高又帅,曝光率高……


只要不过分,他爸妈就随它,毕竟圈子里真真假假这些事,他们看得差不多了。何况林臻东动了心就死心眼,外面沸沸扬扬传他劈腿几个模特,他本尊正在家里被洪阔怼得气急败坏……


绯闻几乎没消停过,洪阔也懒得管。

他真正介入的只有寥寥几次。


其中,最过分的一次,是有哗众取宠的小青年,拿暧昧的语气造谣林臻东涉毒。那也是洪阔做得最狠辣的一次。小青年怕了,在社交媒体上一把鼻涕一把泪,又以弱者自居,企图煽动仇富情绪给林臻东压力。

但洪阔一点不怂他,跟狼一样,咬紧了就不肯松口。他解决得很利索,把号称吃瓜群众带节奏的几个大V也一并告了。


洪阔那两天气得脸色铁青,反倒是林臻东,仗着有人罩着,自己跟个无事人似的,带洪阔去山路兜风,还掐他的脸说,再绷着就成老头子了。

骗谁呢,林臻东妈妈起初以为他车队雇佣未成年。

洪阔打开他的手,气闷的心情却在夜风中逐渐烟消云散……



最近,「浪子」林臻东又曝出两起绯闻,一是被拍到在慈善晚会跟某模特关系过密,一是有小道消息传他跟洪阔是业内人尽皆知的一对,而且后者还直接传到了林臻东爸爸耳中——这条不是杜撰的,但如果被炒作开的话,比杜撰的还瘆人。

林臻东爸妈不愿意让两个孩子的私事被摊到阳光底下,更不愿意让隐匿在屏幕后面的懦夫的谩骂侵扰他们。


查不到源头,林臻东爸爸第一时间知会了洪阔。

洪阔花了点时间解决了,将结果反馈给林臻东爸爸。

 

林臻东爸爸没有跟洪阔多说什么,但他相信,敏锐如洪阔,不会猜不到他的用意——

他们四个人是时候开诚布公把话说明白了。


的确,这时,洪阔心里已经有了底。林臻东爸爸不傻,他跟林臻东传同性绯闻,做父亲的丝毫不过问,不是准备摊牌,就是了然于胸在等着他摊牌。

洪阔从不盲目乐观,所以他按兵不动,等待这场硬仗到来。

可万万没想到,在这之前,林臻东却先给他出了岔子……

 

 


###

 

越是回想爸妈的表态,林臻东越不知所措。

 

在他未知的地方,他年过半百的父母竟然有过这么多的纠结和踟蹰。

他内心五味杂陈。他们怎么就这么笃定他喜欢洪阔呢?万一他不是呢……他是吗?

 

这是问题的关键。

 

他是吗?

 

不仅他的爸妈这样说,连他的好兄弟也苦口婆心劝他:

 

「东哥,阔哥对你怎么样,有目共睹。你说说,兄弟里面哪个不眼红你啊?你说你怎么回事吧?老说你俩没什么,就真以为你跟阔哥是纯纯的好兄弟啊?你看你跟我们其他哪个兄弟会上床啊?」

 

「恶。」这画面想象起来就恶心,林臻东的嫌弃脱口而出。

 

「你看看你!」朋友隔着听筒提高了嗓门。


「东哥,天地良心,阔哥绝对没哪儿对不住你。之前追他那些人,我就亲眼见过几个,说老实话,条件真不比东哥你差。你以为阔哥为什么拒绝那些人啊?东哥你醒醒吧,我求求你了。阔哥要是女人,你们他妈小孩都可能三岁了。」

 

「就那姓赵的混小子,你觉得阔哥看得上他?阔哥瞎第一次了,还瞎第二次呢?殷勤所以打动了阔哥?那我们对阔哥也很殷勤啊,怎么不见他对谁死心塌地。」

 

朋友还说,早些年他们觉得好玩,老开林臻东和洪阔的玩笑。到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了,只觉得太他妈腻人。现在估计八卦他俩上床用什么姿势都没人感兴趣。

 

朋友甚至透露了一段林臻东缺失的记忆:

 

「……东哥,你车祸昏迷那次,对,轻微脑震荡那次……阔哥没跟你说过吧。老三那傻逼,当时在电话里描述得跟你马上要嗝屁似的,大冬天零下十几度,阔哥赶来医院的时候鞋子都没换,嘴巴冻紫了,眼睛通红,一直在发抖,特别激动。我说大实话,我真没见过这么激动的阔哥……我当时就觉得,林臻东你要对不住他,你可就真是王八蛋。后来,他不是对老三很生气吗?你还问为什么,就是因为这个事。他都不让我们告诉你。」

 

……

 

信息一瞬间拥堵过来,林臻东有点恍惚。

 

可是,像蛋壳啪地裂开缝隙,一块块陷落,他终于迟来地开始正视洪阔,正视所有的那些「理所当然」……

 

正在这时,手机叮咚一响,将出神的林臻东拉了回来。

是他爸爸的一条微信。

 

里面是他爸爸跟洪阔的聊天记录。他爸爸让洪阔去处理一条绯闻——林臻东对此一无所知,他本来关注得就少,而且很多绯闻,他还蒙在鼓里的时候,洪阔就给清理掉了——洪阔将结果反馈给他爸爸,并且明明白白地表示……

 

林臻东一愣。

 

……那条绯闻是那姓赵的小子传开,并且故意要传到林臻东父亲耳中的。

 






评论(48)
热度(443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