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【臻阔】冤家路窄(01)

##ABO/生子

Summary:富二代公子哥硬是要「不务正业」当演员做明星,跟家里闹翻,因为性格直、心气高,坐了冷板凳,低谷时期跟另一个富二代公子哥刚上,一冲动,答应被对方包了……

 

 



(上)

 

 

「刷——」

水声戛然而止,洪阔青着脸从卫浴出来。反胃的冲动仍暗涌着,但他已经没什么好吐的了。刚吃下的早餐全吐了出来,反流的酸水让喉咙口又干又涩。洗过脸,他在更衣镜前将额前沾了水的头发打理好,又整了整衣领,企图让自己更精神一些,但眼下的淡淡青黑仍泄漏出他近日的焦躁。

 

算了,蠢死了。洪阔嘴角耷拉下来,眉头微皱,得体的神色收起,脸上顿时多了许多不耐。他懒得再一个人装模作样。反正待会儿才是应酬,而且估计是一次费心劳力的应酬。

 

但洪阔现在只想躺回被窝里,再睡上几个小时。

他这几天睡眠太差了,昨晚尤甚,烦得一点多才入眠——洪阔行事向来滴水不漏,他觉得他保密工作做得不错。分手一个月了,那傻逼也蒙在鼓里,不闻不问。可是,昨晚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得知了,又是电话狂轰,又是消息滥炸,还四处跟人打听,搞得他像失踪人口似的。   

 

洪阔庆幸他昨天回了趟家,不然他公寓的门估计能被那急躁的家伙拍坏。

他把手机静了音,可屏幕几乎亮了一晚。未接来电几十通,聊天框也一滑滑不到头,里边除了道歉,就是「洪阔我们谈谈」,混杂着乱七八糟的剖白抒情,自说自话到后头甚至有点委屈了。

 

早干嘛去了?

洪阔烦躁又气愤。可是,与此同时,心底漾开了一种不被他承认的异样情绪,酸得发苦,像饱浓的柠檬汁滴落杯中,往四周弥散。

 

说到底,不又是有所企图?

所以忽然着急联络他,满世界找他,还放低姿态,委曲求全。

 

之前不挺硬气的吗?

 

洪阔一点没搭理他。他反而一根筋,一整晚就跟洪阔那么耗着,直到夜深了,良心发现,才消停,悻悻地发了一条消息,说:

 

「你早点休息,注意身体。」

 

早点休息个锤子。

洪阔在床上翻来覆去,心烦意乱直想打人一顿。夜里一点多才在困意中镇静下来,徐徐入睡。

 

早上,母亲叫他起来吃早餐,他伸手摸来手机,艰难地睁开眼,想看看时间,映入眼帘的却又是七八条消息,最早的一条在三点多。对方说他激动得睡不着觉,又不无沮丧得补了一句道歉,让洪阔别生气了。之后还有五点、六点的……

我靠,傻逼啊。洪阔把屏幕往床上一扣,蜷回被子里又睡了会儿,才慢吞吞起身洗漱。

 

换作平常,洪阔肯定赖床睡一上午——什么精英气质,才干家形象,见鬼去。他爱干嘛就干嘛。

但是,昨晚他父母跟他说了,要带他一同去拜访一位伯父。伯父是他父亲大学时的好友,毕业后失去了联系,去年才重新联络上。伯父之前一直定居上海,虽然洪阔父母曾去做客,但一直没机会举家前去拜访。上个月对方搬到了北京,说什么也想见一见洪阔,两家人坐下来吃顿饭。

 

说实话,洪阔对这种饭局一点兴趣都没有,找了借口想推托。可是父亲的态度异常地强硬,洪阔隐约觉得不太对劲,直到父亲在聊天中有意无意透露,对方家里有一个Alpha儿子,去年在国外读书,一直没机会见面,最近终于回来了。

 

洪阔眉一挑,才察觉父母的用意。

 

他有几分意外。说实话,家里人从没催过他,更不要说这种有意安排。

同龄人一聚起来就倒苦水:父母怎么怎么过问,七大姑八大姨如何使尽浑身解数,唯独洪阔,从来浑身轻松。

 

但现在看来,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。

 

原因他也能猜个七七八八。毕竟一回到家,他父亲就绷着脸数落开了,问他是不是还在跟那个小明星牵牵扯扯不清不楚。

 

不啊,没有牵牵扯扯不清不楚了,如果搞出一条人命不算牵牵扯扯的话。

 

洪阔实在对这次做客兴趣乏乏,奈何他母亲开了口。他一向顺着妈妈,所以还是点了头。

反正爸妈暗中谋划的事,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。毕竟他这次回家,就是来谈自己情况的——

这肯定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。所以,洪阔想,只不过是一次应酬而已,要是妈妈能因此开心上一阵,也没什么不可以。

 

但晚上失眠,又早早起床,精神焦躁的情况下,洪阔还是对这次会面心生抵触。

听说这家人也姓林。洪阔不明白了,他最近是不是跟姓林的八字相冲啊?怎么还没完没了了?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#所有不合常理的地方都是因为作者又懒又笨

评论(24)
热度(335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