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夜夜夜夜

黄景瑜倚在阳台抽烟。屋里一片阒寂。

北京的夜又长又冷。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。北风在林立的高楼中间孤独穿行,呼号得更大声了,像是愤怒,又像不平。

他抽了几口。

香烟的火星明明暗暗。亮的时候,枯槁的烟丝蜷起橘红的光。
灰白的气息在一片清冷中被磨灭殆尽。

深秋有霾。鼻间嗅到的都是污浊,刺激喉咙,时时叫人有呛咳的冲动。
北京沉陷在灰色大海中,连夜生活都不再鲜艳。


他想事情想得出了神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连有人靠近都不知道。直到一双臂膀张开,像候鸟收翅栖息般,从背后搂住他。

那人的胸膛贴着黄景瑜的后背。


有一股不属于这清秋、不属于这黑夜的温热,穿透薄薄的睡衣,带着他爱人的气息与重量,熨到他的身上。


黄景瑜鼻子一酸,红红的眼眶淹没在了夜色之中。


「怎么光着脚?」黄景瑜问他。


「……带你回床上。」尹昉答得文不对题。


尹昉把脸埋在他的后背,饱满的嘴唇贴上他的肩胛骨,隔着睡衣吻了吻。


他们温存了一会儿。


周身静谧。


「烟快抽完了吧?」


尹昉越过他,伸手取走他指缝间那根只剩一截的香烟,含在自己唇里抽了两口,将它抽尽,再摁掉它。


他们交换了一个香烟味的亲吻。吻完后,彼此都嫌弃得皱起眉头。


但黄景瑜心头的重量却慢慢地卸下来了。

尽管诸事不顺,今晚他也许仍然能睡个好觉。


他永远可以彷徨,可以痛苦。可尹昉在那儿,并且一直在那儿。


「好了,回去睡了。」黄景瑜吸吸鼻子,揽过尹昉的肩膀。



而当他们退回屋里,关上阳台门,他们惊讶地发现,他们三岁的小女孩也醒了,正穿着碎花小睡裙,顶着有些凌乱的长发,一脸委屈。


她半夜醒来看不到他们,就自己爬起来了。


「爸爸!」
小女孩冲黄景瑜扑了过来,像小炮弹一样,小手攀着他的腿抱他。


这一份小小的、正在成长的力量也滚烫鲜活,且独一无二,属于他和尹昉。


「嘿!」黄景瑜俯身,一把将年幼的女儿抱起,让她坐在自己臂弯上。
「安安怎么不睡啊?」他放低嗓音哄道。


「……爸爸不睡。」她攀着黄景瑜的肩,咕哝道,可哈欠连连的模样分明是想睡的。


「那回去睡了好不好,宝宝?」他用另一只手拨了拨她过长的刘海。


「嗯……」小姑娘靠在父亲怀里,点点头。
尹昉替她把将掉未掉的小兔子棉鞋脱下拎好。



回到床上已经凌晨两点了。黄景瑜亲亲尹昉,关掉灯。「晚安。」


被窝有点凉了,但三个人捂一捂,没一会儿又捂暖了。

也许明早起来,安安不会记得有这小插曲,尹昉和黄景瑜也会将之抛在脑后,但又有什么关系。



评论(9)
热度(176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