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【臻阔】冤家路窄(03)

#ABO/生子/娱乐圈





(03)

 

门打开了,双方父母一碰面便热情寒暄。

洪阔率先反应过来。在林臻东张着嘴,脸上的震惊过分明显之前,他用一个威胁的眼刀,让林臻东把马上要脱口而出的惊叫给吞了回去。

 

洪阔掩饰掉自己的失态,在林臻东父母将目光投向他时,礼貌地点头:「叔叔、阿姨好,我是洪阔。」

 

林臻东听着他的声音,仍然错愕地如同发梦。如果之前有谁跟林臻东说,他不必去找洪阔,洪阔会自己出现在他家门口,林臻东可能会一瓶冰水往他头上扣。

可是,现在,站在他面前的,分明就是他日思夜想的——

 

林臻东爸爸跟洪阔打过招呼后,似乎注意到了林臻东的心不在焉,一拍他的肩膀,爽朗地向洪阔一家介绍:「这是我儿子,林臻东。」他口吻中不无自豪。

 

林臻东赶忙回过神来,整理表情,跟洪阔爸爸握手寒暄。

他面前的不是普通来客,是洪阔爸妈,他的准岳丈、丈母娘。这一认知让向来桀骜的林臻东也不免紧张起来。但是,他的习惯仍支撑着他不卑不亢。

 

洪阔爸爸瞧着林臻东眼熟,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。但这年轻人的气度却给了他不错的印象。

 

洪阔表面和和气气地打量林臻东,心里却早把他骂八百遍了。他简直想马上找个借口把林臻东拉到没人的地方暴打一顿。

 

洪阔爸妈之前透露,林家的Alpha儿子刚回国不久。回国个鬼,他们俩在洪阔的公寓里搞了一年,他的行程洪阔比他经纪人还门儿清,他回哪门子的国?

还有——洪阔冷眼看着林臻东身后的别墅装潢,脑中滚过早先了解的这位「林伯父」的身家资料——林臻东有这家底,他们之前的包养关系算怎么个事?拿他寻开心?看他笑话?


林臻东可真有种,小他几岁竟然还把他耍得团团转。

 

他又烦躁了起来。

寒心之余,洪阔内心一阵刺痛。起先,他以为,一年的时光再丑陋不过利益交换。但是,现在,林臻东的身世似乎在讥笑他,那可能连利益交换都不是,只是一场游戏。

 

可林臻东完全没察觉洪阔的异样。

踏破铁鞋无觅处,他逐渐从最初的震惊中缓了过来,喜出望外。

 

这种场合,两个小辈肯定要认识一下。

做戏做全套,洪阔一派冷静,主动向林臻东伸出手。林臻东握住他时,手掌传来熟悉的体温。他忍不住拿拇指摩挲了下洪阔的手背。洪阔眉头几不可见地微皱,嘴里说着「请多指教」云云,手上的力度却警告一般地突然加大。林臻东的手被握得又疼又麻,却不挣脱,而是盯着洪阔的眼睛,回了不少没营养的客套话,故意把握手的时间延长,让两个人掌心熨着掌心。

 

林臻东就是这样,不愿意吃一点儿闷亏。

 

洪阔脸色微变,两人中间暗潮涌动。

可两家父母没看出端倪来,反倒以为两个年轻人有戏,两位妈妈忍不住交换了一个喜悦的眼神。

 

于是,六个人往屋里走时,寒暄的父母有意把两个年轻人留在后头,给他们空间。

林臻东马上朝洪阔凑了过去。

他又紧张了起来:「洪阔,你……」你怎么在这儿?你还好吗?你收到我之前的消息了吗?……

 

林臻东有一肚子的话想说,都恨不得把洪阔拉进房间里,爱说多久说多久。可洪阔却沉下脸,拧了他一把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音量警告林臻东:「待会儿别乱来!」

这种威胁,换作平常,林臻东肯定又跳起来,跟洪阔针锋相对了——林臻东是最激不得的人。毕竟,说来好笑,他们最初的包养关系都是二人置气的结果——但这一次,有错在先,林臻东只感到着急。

 

「洪阔……」

他小声地又叫了一声,伸手拉住洪阔。

 

林臻东难得示弱一次。洪阔把手抽了出来,充耳不闻。

林臻东不再有动作。

 

但洪阔不该天真地以为他死了心。

林臻东就不是乖乖听话的主儿。

 

等一众人坐下来喝茶聊天后,所有人都发现林臻东有点儿不对劲。

洪阔当然也发现了。他就坐在洪阔对面,一双眼睛跟长在洪阔身上似的。

 

林臻东也跟洪阔爸妈说场面话,什么「早就听说洪伯伯有个儿子年轻有为,闻名不如见面」,说得跟真的似的——洪阔见多了林臻东的反骨,还是头一回见到林臻东这么……世故、精英的一面。

 

林臻东到底瞒了他多少事情?

 

这本来是个烦心的疑问,可眼下,洪阔没有心思纠缠在这上头。因为林臻东的目光太……惹眼了。他几乎是一逮到机会,眼睛就黏在洪阔身上,扒也扒不开。

父母们聊天谈及他,他回话时,便自然地把视线移开,可是没一会儿,聊完了,又黏到洪阔身上。洪阔尽全力无视他,无奈那股视线的存在感太强。连林臻东爸妈都觉察到异样,对觑一眼,不知道林臻东搞什么鬼。

 

洪阔表面风平浪静,内心却连连深呼吸,抑制住殴打林臻东的冲动。

 

红茶冒着热气。洪阔早上吐过了,没什么垫腹,喝茶不太舒服。所以,尽管双唇干燥,茶却只动了一口。两位父亲正在热络地回忆往事。


林臻东盯了他好一会儿。洪阔被他看得心慌,却仍然不动声色,听他爸爸讲述,佯装没有察觉林臻东的目光。

林臻东回过头,扬手招呼来个人,耳语了两句。

而后瞥了眼洪阔,又多嘱咐一句。

 

那人点点头,转身离开,没一会儿,却端了一瓷杯蜂蜜水上来。蜂蜜水泡得很淡,仿佛是知道他不喜甜食。

洪阔看向林臻东,林臻东朝他一笑,露出两个小虎牙。他跟洪阔两个人总喜欢把对方气个半死,难得地,林臻东乖乖顺顺地体贴他,甚至讨好他……洪阔内心五味杂陈。

 

可洪阔那点儿感动没能持续多久。

究其原因,林臻东毕竟是林臻东,给他一片羽毛,尾巴就能翘上天的林臻东。

 

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突然婆婆妈妈地操心起来了,借故坐到洪阔身旁,小声问他,是不是又没吃早餐,有没有哪儿不舒服……

洪阔瞪了林臻东一眼,却用大家刚好都能听到的音量,坦然地做戏:「陈总是你同学?这么巧,我也认识他……」

 

双方父母面露疑惑。

听洪阔一说,两个年轻人谈的,也不是什么很私密的事,怎么……就是感觉有点奇怪?

 

很快到了午饭时间。洪阔最近本来就吃得多,空腹一上午,早已经饥肠辘辘。


林臻东又坐在了洪阔身边。洪阔瞪他也没用,林臻东表现得异常自然。洪阔也不说话了,自顾自用餐。可他仍旧架不住肉类的腻味。


林臻东昨晚除了给洪阔发消息,就是在看科普。发现洪阔慢慢没了胃口,他也大概猜出来为什么了,让人加了几个洪阔爱吃的菜,还小声跟他叨念,桌上哪个吃了可能会舒服一些,如果不是洪阔始终拿眼神严厉制止,他可能就亲手动筷给洪阔夹了……

 

洪阔仍然尽可能地把看起来暧昧的场面变得正常。

于是,林臻东跟他说什么,他也礼貌地点头,一副不相熟的样子,还说「谢谢」,说「不用麻烦了,我自己来」。


但他内心真的求求林臻东了:别再殷勤了!

 

他能看得出来,林臻东爸妈面面相觑的样子,像在怀疑林臻东是不是中了邪。

 

餐后,林臻东大无畏地拿手机在查,怀孕不适合吃什么水果。洪阔终于忍不住了,借口上洗手间,让林臻东给他带个路。洪阔突然主动叫他,林臻东又惊又喜,马上起身。到了洗手间,却被洪阔一把推了进去。门一锁,洪阔揪着他把他抵在墙上,不耐地低喊:

 

「林臻东,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!」

 

这不啻于一盆冷水浇在林臻东头上。

「我怎么了我?」

 

「你做那些是什么意思?」

 

「我能有什么意思?」不是洪阔自己不舒服吗?他关心洪阔,他有错吗?

林臻东脾气也上来了。

 

「我不是说了让你别乱来吗?」洪阔口吻很烦躁。

 

「我怎么就乱来了?」林臻东心一凉,「洪阔,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?我只是在乎你,在乎我们的孩——」

 

「好了,别说了!」洪阔突然打断林臻东,松开了他的衣领。


洪阔有点乱,说实话。


有些事情他还没想清楚怎么解决。


可他仍想保持冷静,「反正待会儿你正常点,别再套近乎了。」说完,他理了理自己的衣服,离开了洗手间。

 

……又是这套发号施令的口吻。

 

林臻东特别难过,又生气。

他知道他做错了,他一直在道歉,可洪阔理都不理他。洪阔让他别乱来,他也就没有把两个人的关系摊到明面上来。他只是关心洪阔身体而已!

 

好吧,他承认,他做的确实过于热络,不像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。但他们本来就不是陌生人!

说到底,也是大少爷心理作祟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洪阔非得装不认识?他们的关系怎么就不能说了?更让他不舒服的是,洪阔这样子就像是离开之后,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

林臻东难受了。林臻东又犯倔了。

 

 

这次让两个小年轻见面,两家爸妈是有小心思的。林臻东爸妈起初以为,按林臻东的性子,他才是最难啃的骨头,可是现在,他却主动得令人吃惊。

洪阔一直彬彬有礼,似乎也没有拒绝的样子……

 

交谈下来,洪阔爸妈也觉得林臻东这小伙见识、谈吐都不错。难能可贵的是,还体贴——洪阔今早上看起来是胃又不舒服了,也不知道林臻东是否有意为之,但送上蜂蜜水的举动着实让洪阔妈妈给他加了不少分……

 

下午茶时间,林臻东变得有些沉默。两家父母没有察觉,洪阔却有些坐立难安:他之前情绪上头,似乎说得太过了,林臻东的确只是关心他而已……

他们的事也不能这么下去了,他对林臻东的道歉不闻不问,多少还在赌气……要不,下午离开之前找个机会跟他谈一谈吧?洪阔出神地想着。

 

两个爸爸正巧在这时,聊到了大学时的另一个好朋友。

林臻东爸爸笑呵呵的:「老孔啊,我上周还见到他呢,他孙女满月酒。」

 

「他有孙女了?」

 

「嗯,他还是我们仨里面年龄最小的。」

 

提及这个话题,林臻东爸爸有意暗示,便叹口气,笑笑说:

「哎,你看看我,也不知道得什么时候。」

 

话说到这份上了,林臻东再不懂他们什么意思就是傻子了。他本来就还在生洪阔闷气,犯倔了,被这么一激,憋了一中午的他,总算是憋不住了。

于是,在这个当口,他幽幽地插了一句:

 

「我小孩也快三个月大了啊。」

 

洪阔刚寻思着是不是伤林臻东的心呢,没想到他一声不吭是要来个大的……


洪阔一阵头晕目眩,直想抄起手边的古董花瓶砸破林臻东的脑壳。





评论(38)
热度(305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