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【瑜昉】绿色太阳

黄景瑜擦着头发从卫浴出来时,尹昉趴在被子上迷迷糊糊快睡着了。这两周工作繁忙,尹昉辗转奔波,今天节目录到后边都偷偷犯困了。好不容易熬过一个饭局,吃得满面热气,提前跑了。

回到家洗过澡,一把将自己扑进柔软的床铺,就不想再起来。眼皮重得像老牛爬坡,耷拉着,耷拉着,撑没一会儿还是阖上了。

他头发还没全干。黄景瑜把他从床上扒拉起来时,他不乐意,皱紧眉头抗拒地哼了两声。

「睡觉……」尹昉闭着眼咕哝,但最终没能挣脱黄景瑜。

「先把头发弄干,别感冒。」黄景瑜的口吻故意凶凶的,像在教训小孩,但明明很多时候,他才是那个调皮得会挨揍的大男孩。

黄景瑜把尹昉拉起,让他坐到床沿。尹昉躬着背,脑袋耷拉还在打瞌睡。趁尹昉还没有后仰倒回去,黄景瑜给他抹完面霜后,又拿过吹风机,给他吹起头发来。暖风呼呼,在半干的发丝中间,烘得尹昉昏昏欲睡。黄景瑜的手指也穿过他的头发,指腹抚摸着他的头皮。

他发出两声舒服的鼻音。

连日的奔波工作,让尹昉眼睛下多了一些青黑。黄景瑜站着,他坐着。脑袋低垂,正对黄景瑜胸腹,这时候的他太乖了。如果是一只长耳的狗狗,可能耳朵都乖顺地贴下来了。

每根发丝都熨上热量,变得干爽。

黄景瑜关掉吹风机。噪声戛然而止。尹昉的脑袋也顺势埋在了黄景瑜胸前。

他迷迷糊糊睡得满足。


尹昉改签之前,因为行程紧密,并没有计划回家。但改签之后,时间充裕,不回去就说不过去了。

他们俩回到尹昉家时,尹昉爸爸已经睡了,听见动静,出来打个招呼,又继续休息了。黄景瑜睡在尹昉房间。他是第一次来尹昉在长沙的家。

尹昉的家乡。
 他自小欢笑、哭泣、成长的地方。

这次,黄景瑜贴近它,循着尹昉鲜明的性格,真实地感受它……

尹昉衣柜的衣服半年多没洗了。他俩穿的都是自己带的换洗衣服。黄景瑜一身深绿色的睡衣,布料柔滑,尹昉在上面蹭了蹭,心满意足。

黄景瑜把尹昉按在床上亲时,尹昉半梦半醒,显得异常乖顺——这个时候的他,少了平日那点心口不一,诚实地回应:

他也渴望黄景瑜。

黄景瑜将他肉感的下唇置于唇间,含弄吮吸,不断深入,意图索取更多,如同蜜蜂沉迷蜜糖。

鼻息交混,尹昉口鼻间只剩黄景瑜的味道了。他的双手抓紧黄景瑜厚实的臂膀。

一个绵长的吻过后,两人气息都微微急促了起来。

尹昉稍稍清醒了几分,但还是搂着黄景瑜的腰,意犹未尽地拿嘴唇贴他的嘴角,索吻。

他始终在醒与睡的边缘,因此难得地依恋人,把自己柔软的部分全部交给爱人。

黄景瑜一面亲吻他修长的脖颈,一面抚摸他的身躯。手掌摸进睡袍,从肋骨往下,黄景瑜不无担心:

「你又瘦了。」

「多吃点。」

录制节目的时候,黄景瑜就想亲吻他袒露的脖子了。

如今终于亲上了,却怎么也吻不够。

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两点,明早他俩还要赶飞机,而且他们隔壁房间就是尹昉爸爸……哪个条件,都不允许他们做得太过分。

于是,怎么摸、怎么吻也仍不满足。如同干涸的嘴唇受树梢的露水濡润,亟待一场瓢泼。

黄景瑜双臂拢住尹昉,将他整个人揽进怀里,力度慢慢大了一些,似乎要把他按进自己身体里。

他们明天又要分离了。

各自忙工作,也许在半个月一个月之后再见、碰触。

这本该是习以为常的事了,这一夜,却由于困倦、一点酒精,以及半睡半醒的梦境,变得有些难以接受。

人在这种时候总是任性。

这样很矫情。

但他们忍不住想留住这一夜的时光,去拥抱、亲吻、抚摸,无止尽地触碰……

黄景瑜最终环着尹昉入睡。

尹昉来长沙时,在飞机上看见将落的绿色太阳。它如此地耀眼,可与此同时,它又如此美丽,哪怕视线被晃出黑色斑块,也要鼓足勇气,尽可能地多看一眼,多看一眼……

评论(7)
热度(198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