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林臻东跟洪阔就是适合玩野的。


林臻东乱吃飞醋,误会洪阔除他之外还有别的炮一友,于是冷着脸,像被绿了的丈夫一样跑去酒吧逮洪阔。

之前林臻东捧醋狂饮,对着洪阔发了通少爷脾气,都把洪阔气笑了。洪阔喝了六七分醉,可是,连酒精也抹不去他那有些高高在上的姿态。他真正跟个纨绔子弟似的,平日里作为车队经理的自持和稳重不见影踪。

林臻东来找他时,穿了紧身的白衬衫和牛仔裤。洪阔兴致不错,竟然跟他玩陌生人play那一套。看见林臻东,吹了两声口哨。之后越来越过分,眼睛赤果果打量林臻东,捏林臻东脸,灌林臻东酒,还在众人的起哄声中,随手抽出新钞卷起来,塞进了林臻东胸前的领口处,轻佻地拍拍他屁股……


林臻东也被这出戏码也给气笑了,又恼火又上火。

等洪阔塞完钱后,他问:玩够了没?


到了酒店,两个人一张床,洪阔还醉了七八分,局势就完全不一样了。洪大少被林臻东搞得要死,都快喘不过气了,哭叫着骂脏、求饶,爬走一点,又被拉回来一顿收拾。最后,久久缓不过来,嗓子哑了,昏昏沉沉,满脸泪痕,后面也合不拢。


林臻东拿了之前洪阔塞给他的那卷新钞,塞回到了洪阔后面。




评论(9)
热度(73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