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【瑜昉】鲜柠檬(上)

#生子/《放开我,北鼻》

#送给my蚕、my扇,爱你们爱你们。最近实在太忙了,只够写点没营养的沙雕文了,dbq


 

 

 

(上)

 

黄景瑜又是被闹醒的。

 

窗帘拉得紧实。一大早,屋子里还黑乎乎的。

黄景瑜四仰八叉,呼吸规律。虽然混混沌沌中感觉有哪儿不太对,但影响不大,他仍睡得安稳。

 

静谧中响起一声嘤咛。

鼓鼓的被窝动了动,从里面钻出一个小女孩来。长发睡得乱糟糟的,她坐在床上,两眼惺忪,却很勤快地伸手扒拉了几下头发,把自己打理漂亮。发丝柔软,垂落肩上,小脸只有巴掌那么大。

 

揉揉眼睛,打量了下床铺。她突然冒了点起床气,气嘟嘟地朝床上安睡的男人爬过去,伸出藕节般的手臂,皱起小脸去捏他的鼻子。

 

「嗯……」

黄景瑜被憋得不舒服,咕哝了一声,抬起手在鼻子前扇了扇。小女孩机灵地收回手。黄景瑜还没醒。小女孩等他平静了,又上手故技重施。

她把这当成游戏了。

这么反复三四次,睡得再死的人也架不住。

 

黄景瑜不胜其扰,困倦地拢起眉,睁开眼睛时,闯祸的小家伙正对着他嘻嘻甜笑,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。

 

又来!黄景瑜大声呻吟,把手臂搭在脸上,拒绝承认现实。

突然,他感觉到自己身上不太对,肩膀上压着什么,有点重。

 

目光往下挪,定睛一看,一个包着尿布的、滚圆的小屁股正冲着他。

小男孩头脚颠倒,斜着身子横在黄景瑜胸前,呼呼大睡。小脸仰着,嘴巴半张,嘴角挂了晶亮的液体也不自知。他头枕黄景瑜的右边胸膛,白花花的小肥腿却伸到了黄景瑜脖子上。

 

难怪迷迷糊糊中间觉得哪里不对……

 

黄景瑜眼睛还打不太开。他满脸嫌弃,捏着他小小的脚腕,把他的腿挪开。

但这样不是很自在。小男孩嘤咛一声,脚又踹了回来。

 

黄景瑜又好气又好笑。他都不知道这小孩是怎么睡成这样的。每一天睡醒的姿势都不一样,跟在床上打了几套体操似的。晚上不管怎么叮嘱,怎么抱着,夜间还是会固执地做个自由的男人,整张床无死角地打转、跋涉,最终以一些奇怪的姿势趴在床沿或攀挂在黄景瑜身上。

好在小孩年龄不大,小腿小拳头,照胸口来一下也不疼,有时半夜醒来,黄景瑜会拎着他的脚把他拖回身边,但早上睁开眼又是一切如故。

 

黄景瑜一直觉得,如果哪一天,这小崽子是安安分分躺在自己身边的,那估计是旋转过720度的结果。他从没遇到过睡相这么差的小孩,偏偏又是个小怂包,放他一个人睡时,那局促不安、着急得绞衣服又不敢反对的样子,让人看了就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 

黄景瑜又不敢让他跟他姐姐单独睡一块,小姑娘起床气可大了,这迟早得打架。黄景瑜现在睡觉也不敢让他俩凑一堆,俩小孩,左右各一个。小孩子的心思很奇怪,不让他侧躺,因为背对着哪个,哪个都不愿意,就连仰躺着,也还斤斤计较地扯他,说,你过来一点,你离我这么远,离弟弟这么近。

 

黄景瑜不明白这暗搓搓的比较心理是怎么回事。但他习惯了怼小女孩:那你自己不靠过来。

小女孩咕哝几声,嘴上不情不愿,却又迅速挪动身体,贴上来。他就被挤在两个小火炉中间,俩小孩一人抱他一只手臂,等睡熟了才会松开。

 

黄景瑜每天庆幸他买了一张大床,也每天后悔不迭:他怎么就这么想不开,又接了这个综艺??

 

他前一段时间刚杀青两部电影,想歇一歇,也想趁这个机会静下心来思考下之后的戏路问题。

想着他几年前搞这综艺,一开始虽然坎坷,但后来也算如鱼得水,压力不大,黄景瑜嘚瑟嘚瑟着就来了。

 

节目组出了新花样。去北鼻屋之前,先由各个嘉宾单独照料小孩一段时间。

黄景瑜录制的地点在北京的一座公寓。看到节目组发来的地址时,黄景瑜惊愕着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

但这对于其他人来说,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栋公寓楼。他也没什么好说的。只是时隔几年,再踏入熟悉的楼层,恍惚间似乎一切回到了原点。

 

因为相似的布局、装潢,就连在录制的屋子里,黄景瑜也会偶尔走神。

 

节目组让他照顾一对双胞胎。本以为以前有经验,一切就好办了。没想到还是状况百出。

 

黄景瑜一直偏爱女儿多一些,看见跟童话公主似的小女孩,就忍不住想宠着,捧在手心都怕摔了。

双胞胎的姐姐也的确长得很好看,柔顺的长发,大大的眼睛瞅着人时水汪汪的,鼻梁高挺,嘴唇有点厚,还爱咬嘴巴,搭配着整张脸的脸型,经常会让黄景瑜错以为看见另一个人,怔在原地,错愕不已……

如果他们当初有个结果的话,生个女儿大概也就这模样吧?……这样的念头一掠而过之后,他又忍不住笑话自己的痴傻。

 

说回双胞胎。

按理来说,小女孩长得这么惹人爱,黄景瑜应该把她宠到心尖上的。无奈她太调皮了,个性十足,无所畏惧。黄景瑜就没见过这么皮的女孩子。每次捣完乱还乐呵呵的,唯恐别人不知道是她干的。那张小脸,再加上那股不知道哪儿来的傻气,让黄景瑜每次还没发火,气先消了一半。

 

双胞胎的弟弟长得跟姐姐很像。但完全不像姐姐那么「外貌欺诈」。他的性格就是姐姐的对立面,软软的,乖巧体贴,特别招人疼爱。但他安静的性格里也隐藏着一种执拗,做什么事都特别认真,能花一晚上跟一堆拼图死磕,拼不出来,一边擒着泪水一边继续拼。

 

弟弟似乎身体比较弱。也许就是这个原因,他姐姐很强势,偏成熟一些,小小年纪还有迷之母性光环。姐姐乖巧的一面,就出现在安抚弟弟的时候:笑得比蜜糖还甜,张开手臂抱抱他,朝他脸颊用力地亲一口……

 

但他们毕竟才四岁多,还不懂事,有时候也要吵架甚至打架。弟弟一犯起倔来,黄景瑜就头疼。

 

好在大多时候他们还是相亲相爱的。弟弟是姐姐的小跟班。姐姐有好吃的会爽快地让给弟弟,弟弟馋得快流口水了,又让姐姐先咬。最后黄景瑜哭笑不得,大手一左一右揉揉他俩脑袋,把好吃的给他俩一分两半……

 

一大早的不得安宁,黄景瑜内心哀嚎了一声。

弟弟终于醒了,揉了会儿眼睛,从黄景瑜身上爬到一边,凑到姐姐身边。


黄景瑜翻下床,从他俩的行李箱里翻出衣服,放到他们面前。

姐姐干劲十足地换完了,踩着被子走到床沿,坐下来,然后一跳,光着脚跳到地板上。

 

「萌萌!穿鞋!!」黄景瑜起床第一句就是操心她。

九月底了,北京很快转凉了。

 

小女孩嘟着嘴蹦跶几下,找到自己的小兔子拖鞋穿上。

弟弟在床上慢吞吞换好衣服,然后站在床上犹豫不决,好像还是有点害怕床的高度。

 

「弟弟,来。」

黄景瑜一把把他抱到地上,盯着他穿上跟姐姐一样的拖鞋。

 

小女孩干什么都很起劲,黄景瑜还没开口,她就精力充沛地冲去洗漱间了。弟弟看她过去了,也心急地拔起小腿追上去。

 

「小心,别弄湿衣服!」黄景瑜大声提醒。

 

「知道了!」

小女孩比他更大声。


「知道了!」

弟弟奔跑间抖动的稚软声音也夹杂其中。

 

 

监督姐弟俩刷完牙,亲自上手给他们擦干净脸,抹好面霜之后,女孩跟放出笼的小鸟似的,连蹦带跳去了客厅。弟弟被黄景瑜抱在臂弯里,既舍不得他的怀抱,又眼巴巴看着姐姐的背影。黄景瑜只得加大步伐。

 

到客厅后,黄景瑜把孩子放到地上,任他又朝他姐姐黏过去。


拉开窗帘,晨光大片大片地倾泻下来。

 

孩子的喧闹声中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室外风景如昨,那些高楼大厦这几年间似乎丝毫未变。

 

黄景瑜拿手臂挡了挡阳光。

 

他也曾经幻想过这样的生活:

清晨,孩子,阳光,他,还有,……


就在一墙之隔的那间屋子里幻想。

 那间他一直在续租,却从未回过去的屋子。

 

可现在,那间屋子仍被昏暗笼罩着。

如同他一直在持续,却再也不见天日的妄想。

 

被搁置在角落里,从未忘记,也不再直面。

 

新的一天,眼前的阳光显得不太真实。


而照不到的地方也依旧空空落落。

 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#诚征弟弟小名

评论(33)
热度(325)
  1. 泡芙芥末泡芙芥末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芥末泡芙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