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芥末

阿欢。微博:SweetAngryOphelia

【瑜昉】圆舞(02)

#送给 @Castle ,dbq才写了这么点儿

#ABO/生子/狗血

#忙到头掉





黄景瑜也在这片刻的欢乐中稍微宽解了心头的悲伤。小女孩被养得白白嫩嫩,手臂和双腿都跟藕节似的,小脸没巴掌大,两颊却粉扑扑、肉嘟嘟的。

她出生之前,黄景瑜一个人想象过,如果她长得比较像尹昉,自己应该会特别开心,但兴奋中可能又夹杂一丝醋意。

那时候,他总是在羞愧中偷偷期待三个人的家庭生活,抱守一丝不知哪儿来的希望,觉得能打动尹昉,让他们不至于滑向既定的结局。

 

可他一向运气不好。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。

他赌没赌赢,猜也没猜赢——女儿其实长得跟他更像,只是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瞅人时像极了尹昉。可尹昉……尹昉肯定不觉得有哪儿值得开心,更谈不上什么吃醋。他不在乎。他对一切都不在乎,置身事外,仿佛这块肉离开了他的身体后,连陌生人都不如。

但黄景瑜没有任何立场感到不满。他要么接受,要么离开。

 

于是他选择了后者,为了女儿,也为了尹昉。

是他太过自负,以为能建立起尹昉跟这个家的连结,满心憧憬之间,竟然忘了这个冠冕堂皇的「家」本来不过是绑架尹昉的金笼,而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

女儿躺在黄景瑜腿上,咿咿吖吖叫着,小手兴奋地挥舞,脚也蜷起乱蹬。黄景瑜皱着脸俯下身,让她白净的小脚丫贴到自己鼻梁上。

他盯着女儿,嘴角弯起,却越想越难受。

 

就在这时,他注意到了尹昉的目光。

尹昉直勾勾盯着他们,情绪沉在眼底,叫人辨识不清。

 

「对不起。」

黄景瑜脱口而出,下意识为他父女相亲的戏码感到抱歉。仿佛他碍着了尹昉,而尹昉会在乎这个似的。

 

尹昉感到自己像微风下的毛绒,飘飘忽忽,晃晃悠悠的,就是碰不到地。

他有些恍惚地想,有什么好对不起的?怕他们其乐融融的画面伤他心?可是,他介意吗?说不要的人是他,他不嫉妒……

 

但是,当黄景瑜搂着孩子,尴尬地朝尹昉相反的方向挪动,退到沙发另一端,远离尹昉时——这不是第一次了——尹昉还是像被人照着胸口踹了一脚。

 

小丫头很活泼,手舞足蹈,没一会儿又要黄景瑜把注意力转回她身上。

她就是这样的小霸王。

 

黄景瑜刻意将口吻放得轻松,压低嗓音跟孩子絮絮叨叨,嘴角始终挂着温柔的笑意。

孩子出世后,只要一有机会,黄景瑜就把她抱到大腿上,很有耐心地跟她交流。大多时候只是单方面的自说自话,小丫头咧开嘴乐呵呵的,却懵懵懂懂。但只要她给点反应——咯咯发笑、瞪大眼、抬头看、伸手蹬腿——黄景瑜就很满足了。

有时候他工作一整天,很累了,还会把她从婴儿床里抱出来,靠着木制床栏,坐在地上跟她漫无目的念叨,问她想不想他,他不在家的时候乖不乖,是不是又闹脾气哭成一张丑脸了……黄景瑜满嘴跑火车跑得欢,橘色的床头灯披洒他半身,当时,尹昉从门外经过,这个画面里微妙的寂寞,却像年前的大雪一样,铺天盖地落满他心头。

 

尹昉知道,黄景瑜这么「话唠」,是要一个人说够两个人的份。黄景瑜曾经看着书看着书,躺在沙发上睡熟了。书本滑落到地上,尹昉安静地捡起来,发现摊开的书页上,红笔勾勾画画。其中有几句话被歪歪扭扭地划出来了,大意是,多跟宝宝说话,宝宝语言能力会发展得更好。

 

家里堆的育儿书,黄景瑜都翻看过。

无数个拍戏间隙,不方便捧书的场合,他一个一窍不通的东北大老爷儿们,拿着手机比划着温习入门知识……

 

他对他「家人」的感情从来真挚,不掺杂一丝杂质,抬头挺胸,以一己之力扛起一切,同时掏心掏肺投注所有爱意——不管是对父母,对尹昉,还是这个孩子。

跟尹昉不同,黄景瑜很早便打从心底接纳她成为自己的家人。既然是家人,他就有责任给她最好的。

 

所以,从她还是胎儿时起,学着照顾尹昉和她,操心他们的每件小事,对于黄景瑜来说,就成了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。尽管不合适,但他时常忍不住为生命感到惊奇……

 

宝宝吃饱喝足,玩一会儿又犯困了。黄景瑜哼着歌,哄她入睡,替她把含在嘴里的手指给拉出来,抽纸巾擦干净,又将她圈进怀里,送她回婴儿房。

起身经过尹昉时,黄景瑜朝尹昉点头示意,神色一改之前的温柔,变得有点僵硬。

 

但一背对尹昉,他又像憋久了的人重回一口气般,放松下来,甚至流露出失落。

手掌覆着女儿的后脑,他低下头,拿脸颊蹭蹭她。孩子的小手蜷起,不知怎么的握住了他T恤上一块商牌。

 

厅子里又剩尹昉一个。他剥着指甲,突然意识到,黄景瑜跟女儿玩闹的场面,在这座屋子,这个家,可能是最后一次了。

他的心口绞了起来。他再次感到不真实,好像这一切只是场梦。惊醒之后,他们虽然还是不温不火,但好歹勉强为继……

 

尹昉收紧拳头,握了握,在轻微的麻痹感中,又缓缓松开了。

 

孩子又睡了。她无忧无虑的,想吃就吃,想睡就睡,挺好。而且,她现在什么都不懂,也不会感到难过。等她稍微大点儿了,有感觉了,懂事了……到时候,也许黄景瑜已经给她另外一个完整的家了。

 

完整的家。

 

尹昉咀嚼着这几个字。难以抑制的不适又在胸口翻滚——许久之后,他才承认这是嫉妒引发的愤懑。

 

黄景瑜身边可能站着另一个人。

那人会跟旁人大方介绍,说,这是我丈夫黄景瑜。还会抱着尹昉和黄景瑜的孩子说,这是我女儿。他/她会跟黄景瑜拥抱、接吻,在宽敞的床铺上做更亲密的事,感受黄景瑜无孔不入的、鲜活又稳重的爱意……

 

黄景瑜终于能拥有一个真正的婚礼了,而不再是偷偷摸摸地办个手续,半天搞定,连亲戚朋友都蒙在鼓里……黄景瑜会有鲜花,沸腾的祝福和一对最终会套进手指的对戒。

他所有活跃的浪漫心思都将得到实现。不必再委曲求全,也不必欲言又止。

只要对象不是他,黄景瑜就能轻而易举得到想要的一切,包括一个完美的婚礼。谁不宠着他呢?爱浪漫又不是错。

除了尹昉,谁会逼着黄景瑜把小心思都咽回肚子里,沉默接受现实呢?


评论(24)
热度(274)

© 泡芙芥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