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SilentPlayStrong

昵称:吕吕

【獒龙】谁曾是你这一首歌(第六章/上)

标签:生子/误会/破镜重圆

设定:獒退役经商,龙任教练。对同性婚姻司空见惯的世界设定。

第六章

 

室内一片安谧。但马龙睡得并不安稳。很难说他究竟有没有入睡,在扭曲的混沌睡意中,始终穿插着一股急迫情绪:马龙快睡,争取再睡一下,再睡几分钟……

 

「哇——!」

 

像一颗定时炸弹炸响,马龙一下被惊醒,心悸得慌,过快的心率让他感觉喉咙口堵着,脑袋也像卡壳的齿轮一样,行进艰涩。

 

但他只恍惚了一秒,马上就掀被子下床,冲到婴儿小床旁边。

 

床头灯一直没关。

橙黄色的灯光透过灯罩向外漫渗。像夜色下的波浪,温柔之中,透着静谧气息。

 

马龙蹲下来,看见他襁褓中的女儿正闭着眼啼哭。

 

刚出生的婴儿日夜不分,颠三倒四。

 

她出生两个礼拜不到。小小的一只,柔弱无力,哭起来却翻天覆地,让人头痛。

马龙总是感到奇怪,她这么弱小,那股撕心裂肺的哭劲儿到底打哪儿来的。

 

偏偏他的小祖宗还娇气、爱哭。无时无刻不想博得大人的关注。所以,整晚整晚,闹腾个没完。好在他有先见之明,搬了出去,不然他良心上肯定过不去。

 

毕竟有运动员底子,产后,马龙的身体恢复得很快。而他爸妈毕竟步入中老年了,遭不住小孩每晚折腾。眼见二老被搅得没法睡觉,马龙愧疚,劝他们回家,他们又不肯,怕他一个人应付不来。马龙没了法子,在附近找了酒店。他爸妈每晚住进去,白天再回来帮个手照顾小孩。起先他爹妈不同意,说他瞎搞,谁家小孩不是那么带过来的。可马龙再三坚持,他们也就妥协了,但交待他,如果晚上有什么事,一定联系他们。

 

这样才避免搞疯一家子。但马龙还是每晚得应付她女儿的哭声轰炸。身体底子再怎么好,也负担很重。

 

事实上,他已经三四个月没好好睡一觉了。

胎儿第七个月以后,马龙的睡眠质量就变差了,因为什么姿势睡都不舒服,一晚上辗转反侧就算了,有时候还得半夜起身,坐会儿或者站会儿。

好不容易睡着了,小腿还抽筋,抽着抽着就把他疼醒了。没人给他按摩,他身体累赘,根本不可能自己弯腰去捏小腿。所以,再疼,他也只能咬咬牙忍过去。

 

白天站久了,他的脚腕就浮肿,而且,腰又酸背又痛,难捱得很。从第八个月起,队里就强制让他休长假,这之后,他跟着爸妈搬到了外头,难得地无所事事起来。这减少了他的运动量,下肢浮肿少了,但腰背的负担并没有一丝缓和,睡觉这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也随着月份的逐渐增多而愈发难熬。

 

女儿出生后,腰背负担遽然减轻,马龙感觉舒适了很多。

本以为,几个月的辗转不眠到此就告一段落了,他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了,女儿凄厉的哭声又震碎了他的美梦。

 

马龙哼着歌,低声哄女儿。

 

他当然爱他的女儿。女儿是他捧在手心的至宝,是让他完整的一块拼图。

但他累得不行了。

 

这是他今晚第三次被吵醒了,他好像就睡了三四小时。

连续一个多星期都这样了。马龙精疲力竭,快遭不住了。

 

他的眼袋很重,下巴冒着胡茬也没心思打理,连扯嘴角笑一笑的力气都没有,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。他憔悴得活像酗酒酗了几个月的悲惨男人。

 

「宝宝,别哭,别哭了……」马龙耐心地哄着,却感觉内心有什么在一块块崩塌。

 

女儿还在扯着嗓子嚎哭。

 

空荡荡的房子里回荡着她的哭声。

 

马龙一个人在深夜,心力交瘁。沮丧和疲惫像浪潮一样淹没了他。

他很无助,他想有人帮帮他,就让他睡一觉也好,他很累。

 

马龙扒着婴儿床的边缘,颓然坐在地上,把脑袋埋进手臂里。

夜的阴影笼罩了他。他形单影只。

 

他知道这种东西很矫情。

但他不是什么钢铁巨人。

所谓身心俱疲。身体疲惫至极的情况下,人的情绪就像掏空了的水泥板一样脆弱,经不起打击。他努力地阻止自己,不要向忧郁的沼泽滑去,但这真的很艰难。

 

宝宝,爸爸很爱你,真的很爱,但爸爸一个人好累,你让爸爸睡一觉好吗……

 

 

*这几章太苦了。写不下去了,混更一个上篇

*中间跳了六七八九十个月,因为情节差不太多,没必要细写,细写反而拖节奏,回顾就好

*我晚上努力更一发

评论(35)

热度(182)